看看大海,看看浪花们

意林 日期:2020-5-18

编辑意见:作家毕淑敏携子一共用了114天乘着邮轮环球旅行。新书《蓝色天堂》为毕淑敏环球旅行之后所写的心灵体验。如她所说,关于海洋,我们知道的太少太少。走出去,想高远,看与不看,大海与天空与土地一直在那儿,凝滞成不老的旅行之向往!仔细想想,人生亦是一个蓝色海洋的延伸,一场永恒轮游的尽头,神秘,却又没有边际……

连续的航海,海如同一本又一本打开的书。深夜,走上甲板,突如其来有一种想跳入海中的冲动。我不恐慌,但是好奇。刚开始以为只是我个人的幻觉,后来问了好些人,居然都有这样的时刻。想啊想,终于明白。我们的生命是来自海洋的,在每一个细胞里,都储存着对于海洋的眷恋和记忆。在某些特定场合,它魔咒一般复活,押解我们的身心如人质回到远古。

黄昏黎明时分,在海中央看海,大海苍天,只有你一人夹在其中,天人合一之感,醍醐灌顶。船是一种特殊的载体,当它蹒跚大海之腹,远离陆地,自身比例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放眼四野,围绕眼帘的都是圆滑到无可挑剔的海平线,凡俗的世界早已悄然遁没。

所有曾经的烦恼,芜杂的人际关系,不堪回首的悲苦,还有层出不穷的愿望,都像被船桨切断的海草,漂浮而去……

夜幕下的海,纯净剔透的黑与蓝,天幕是银光烁烁的星。你只想爬上星辰,将尖锐的星芒直抵掌心,感受那种冰凉的刺痛。任何认为星辰是不可以爬上去的常识,都是谬说。你无比孤独,而且绝望地发现,它是不能战胜的。

人生真是太渺小了,和时间相比,和夜色相比,和海洋相比……哪怕是一朵浪花,也比人更长久。它永不疲倦地涌动着,没有死,也没有生。或者说它们无时无刻不在死亡之中,也无时无刻不在襁褓当中。你不能说一朵浪花死了,就像你不能说一朵浪花是在何处诞生。

必先确立了人生的虚无,然后才能确立人生的意义啊!

你想知道什么是彻头彻尾的虚无吗?你想死心塌地灰心丧气吗?你想就此归去,把人生来一个总结,有一个新的开始吗?你想从此不惧死亡,兴致勃勃地走到人生的终点吗?如果你的回答是:是。那我向你推荐一个地方,可以帮助你解决上述的问题,那就是海洋深处。深处,是海的胸膛之上,在渺无人烟的苍茫波涛之内,思索。

你从那里将领受生命大道若简的意义。作为一个巨大的偶然,我们降生人间。我们所能具有的唯一能量,就是有目的地向着一个既定的方向前进。这个方向,在哪里呢?

在航行上,辽阔水面尽收眼底,澎湃海浪不停肆虐,你无可逃遁地得出一个答案。海洋上,人会变得极其单纯,完全丧失了思索的能力。并不是悲哀,海洋以它的无与伦比的壮阔,已经给出了答案,不必我们这些渺小的生灵再来费劲地思考了。

一朵浪花,要是离开了海洋,片刻之间就会萎缩。时间之短,我相信任何一种陆地上的短命花卉,都会比它开得长久。太阳会晒干它,烈风会吹飞它,鱼会把它吞入腹中,云会把它吸走,雾会把它裹挟而去。雨会把它当作自己阵营遗失的一滴,蚌会把它摩挲成珍珠的雏形。人会把它当作坠落的眼泪,咸而且苦……

一朵浪花,让自己永不枯萎的秘诀只有一个,那就是汇入一个丰饶的集体中。很多浪花聚集在一起,成就波峰浪谷,托起巨轮,掀起风暴。可以永不止息地歌唱,可以没有开端也没有结尾地走来走去,可以在1000次毁灭后获得1001次重生。

人的生命也是一样的。就其个体来说,多么惨淡啊!连一朵浪花也比不上。浪花们互相紧密连接着,你无法将一朵浪花和另外一朵浪花相分离,它们从本质上密不可分。它们先天的属性,使它们从不孤独。但是,人却不行。人有皮肤,在皮肤之里,是自我的界限,在皮肤之外,是他人和自然的范围。人必须有意识地走出自己的皮肤之外,和同伴找到精神上的依存关系。这种依存,不单单是互相帮助,而是本质上使自己一生不再渺小不再脆弱的唯一法宝。

这种连接,有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名字,叫作关系。关系分为很多种,疏离和密切是最基本的分野。密切关系是魔力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没有学会处理关系,关系处理失当,你就无法享受人生的乐趣,你就时时被各式各样的烦恼所袭扰。

看看大海,看看浪花们。它们是如此的平等,如此的团结。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东西南北的区别,天下浪花结成一家,遇风则啸,遇雨则飞。风平浪静的时候,就缀成一块硕大无朋的蓝绸,大智若愚微微抖动着,与天公比试着碧蓝和寥寂。大海养育了多少生灵啊,地球上最大的动物蓝鲸,就生活在海洋中。我在博物馆看到过蓝鲸的标本,它浮游半空,孤悬万千海洋生物之上,如乌云蔽日,体积大到难以想象。仰望蓝鲸巨大而美丽的流线型身体,我不由得想,它活着的时候,每天要吃多少食物啊?需要多大的疆域才能养活它啊!需要多大的区域它才能活动开身体腾挪扭转!需要有多么大的浮力,才能让它保持着优雅游势,不至于一个跟头沉没啊!它是如何长到这么大体量啊?那是怎样一段进化的漫漫长征,需要一个多么丰饶广大无拘无束的舞台啊!

是海洋托举了它。海洋是蓝鲸的摇篮。

海洋中物种的丰富,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特别是深海,更是一个远远没有叩开大门的宝库。

这种荡涤灵魂的经验,可以从大海的涟漪、风暴的吼声、海鸟的奏鸣和海豚的跃动中习得。倾心体会大自然的旋律,待身心与自然融为一体,光明自然体现。

关于海洋,我们知道的太少太少。然而仅仅是已知的这一点点,就已让我们倒头拜叩,肃然起敬。这一生,如有机会到大海的核心部分走一走,请千万不要错失。如果没有机会,就要千方百计地创造一个机会。你一定所获甚丰。

也许有人会说,我常常到海边去。海边和海中央是不一样的。就像树叶和树根是不同的。树叶当然青翠可爱,但你在看到树根的时候,会感觉到深邃的力量和一种不可预知的神圣。反观树叶,你只会觉得精致和稍纵即逝的脆弱。

海洋是一所大学,教会我们生命的感悟。浪花就是教授了,无数位,虽无职称,但日夜授课,永不言倦。

海洋带着一种永恒的苍凉,把你关于这个世界的所有表浅认识,都颠簸着飞扬起来,发生碰撞和杂糅。举目四望,你是如此的孤独,天空和水永远在目光的尽头缝缀在一起,包围着你,呈现出博大的哀伤。你知道自己是一定要灭亡的,而大海则永远存在……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31790.html

网络上流行的“新成语”

林殊哥哥,见字如面

没有结束的开始

差旅费彰显价值

别把有趣不当实力

一增一减显智慧

我会暂时离开

港人晒衣

习惯之祸

银幕后的那些事儿

最新文章阅读

  • 无限接近天堂

    “吉昂,这个世界根本不是天堂,对吗?” 月光下闪现着吉昂的微笑,他说:“你又在学习了,海鸥乔纳森。” “那么,还要发生什...

    读者文摘2020-5-18
  • 找个“冤家”做搭档

    海湾战争之后,一种被称之为M1A2型坦克开始装备美军。这种坦克的防护装甲目前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它可以抵抗时速超过4500公里、单位破坏力超过13500公斤的...

    读者文摘2020-5-18
  • 担心

    我出生在陕北黄土高原上一个偏僻的乡村,家里有一棵杏树。农历三月,杏花凋谢后长出小小的果实,我就会迫不及待地摘下来吃。味道非常苦,但我还是忍不住...

    意林2020-5-18
  • 年入百万的免费租书店

    福州闽侯大学城旁开有一家免费租书的店。这家书店看起来不大,陈设很一般,乍一看,很不起眼。可就是依靠这样一家不起眼的书店,老板钟昊的年收入过百万...

    意林2020-5-18
  • 冰心一片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冰心一片 【汉语拼音】yī piàn bīng xīn 【近义词】:一片赤心 、一片丹心、 清心寡欲 、冰清玉洁 【反义词】:利欲熏心、利令智昏、...

    成语故事2020-5-18
  • 元帅将军们的幽默风范

    元帅将军们在战场上运筹帷幄、用兵如神,他们在战场下面却是很幽默风趣的,他们的幽默显示出了一种非凡的自信与从容,能在残酷的战争面前,调和紧张的精...

    读者文摘2020-5-18
  • “世界记忆大师”李威:挑战只为鼓励生病女儿

    14位川剧演员,舞台上轮番变换120张绚丽多彩的脸谱。旁边站着一个男人,个子不高,相貌平平,略带羞涩。他紧紧盯着变脸演员,时而眉头紧蹙,时而闭上双眼...

    读者文摘2020-5-18
  • 钱阿姨

    一 1957年年底,我们家来了个新保姆,叫钱家珍,江苏扬州人。她丈夫是个小商人,另有新欢,她一气之下跑到北京。她先住后母家,不和,下决心自食其力,经...

    读者文摘2020-5-18
  • 要命的胡子

    汤姆和杰克打算去抢劫,杰克知道他的老板克鲁斯非常有钱,就提议去抢劫他。汤姆一听吓得直摇头:“那家伙壮得像头牛,我可不敢。”杰克却说:&...

    故事会2020-5-18
  • 抱歉,你想要的太多了

    前段时间看见一篇文章,是一对在北京奋斗了10年的夫妻终于首付了100多万买了一套房子,于是讲述了这10年间夫妻二人如何节衣缩食地攒钱,终于买了房子。他...

    青年文摘2020-5-18
  • 在不幸中寻找转机

    在伊朗的德黑兰皇宫,你可以欣赏到世界上最漂亮的马赛克建筑。那里的天花板和四壁看上去就像由颗颗璀璨夺目的钻石镶嵌而成。走近细看,你会惊讶地发现,...

    人生哲理2020-5-18
  • 精选4篇狼图腾读后感2000字_读后感

    在姜戎的《狼图腾》中向读者展开了草原、人类、狼群之间发生的种种故事,情节曲折紧张,场面宏大而神奇。在人类与狼群之间的争执搏斗中凸显了狼的顽强不...

    读后感2020-5-18
  • 英国人的“高深莫测”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接触过一些外国同事。就接触的经验来说,美国工程师最好打交道,德国工程师最为刻板,而英国工程师总给我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阅读英...

    青年文摘2020-5-18
  • 郎平与臧克家的忘年交

    郎平和著名诗人臧克家的忘年交,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的交往开始于1980年。当年,郎平19岁,是威震四海的“铁榔头”,而臧克家75岁,是“...

    读者文摘2020-5-18
  • 《那一曲军校恋歌》观后感200字

    《那一曲军校恋歌》观后感 《青春集结号》改编小说《那一曲军校恋歌》,我也是00后,那样的时代,一群娇生惯养的女孩变成穿上军装的女兵,遇到了不一样的...

    观后感2020-5-18
  • 徒然草

    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以前的恋人,还记得她情深意切的话,但人已离我而去,形同路人。此种生离之痛,有甚于死别也。故见到染丝,有人会伤心;面对...

    读者文摘202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