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世界,花菩提

意林 日期:2019-6-7

初识它,是在一册诗书里。

原是坊间小曲,被人吟唱。后被文人推崇,成词牌名,按韵填词,名扬天下。从远唐,一路逶迤而来,一唱三叹,缠绵旖旎。

我仿佛瞥见,大幅的屏风,上面栖息着大朵的花,牡丹,或是芍药。屏风后,美人如水,怀抱琵琶,浅吟低唱着虞美人。她葱白的手指,轻拢慢捻,一曲更一曲。

月升了,夕阳斜了,美人的发,渐渐白了。

女人的年华,原是经不起寂寞弹唱的,弹着弹着,也便老了。

后来,我识得一种花,叶普通,茎普通,花却浓烈得让人惊异。血红,红得似天边燃烧的霞。单瓣,薄薄的,如绫如绸。它们在一条公路边盛开,万众一心。

公路边还长了低矮的冬青树,里面夹杂着几株狗尾巴草。让人一喜,分明就是曾经的熟识啊!

我停在那儿,等车。车迟迟不来。

那是异乡。我因了几株狗尾巴草,不觉异乡的陌生与疏离。又因了一朵一朵殷红的花,不觉等待的焦急与漫长。

我的眼光,久久停在那些殷红上,它们腰身纤细,脸庞秀丽,薄薄的花瓣,仿佛无法承载内心的情感,无风亦战栗。很像古时女子,羞涩见人,莲步轻移。

寻问一当地路人:“请问,这是什么花?”路人瞥一眼,说:“虞美人啊。”许是见多了这样的花,他不觉惊异,回答完我的话,继续走他的路。

他完全不知,他的一句“虞美人啊”,在我心中,激起怎样的狂澜!

看着眼前的花,想着它的名,远古的曲子,不由分说地,在我耳畔轻轻弹响:

是李后主的“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是周邦彦的“柳花吹雪燕飞忙。生怕扁舟归去、断人肠”;

是纳兰性德的“残灯风灭炉烟冷,相伴唯孤影”;

是苏东坡的“夜阑风静欲归时,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

人生最难消受的,是别离。是虞姬且歌且舞,泣别项羽。这个楚霸王最爱的女人,当年风光时,她与他,应是人成对,影成双。垓下一战,楚霸王大势尽去,弱女子失去保护她的翼。男人的成败,在很多时候,左右着女人的命运。她拔剑一刎,都说为痴情。其实,有什么退路呢?她只能,也只能,以命相送。传说,她身下的血,开成花,花艳如血。人们唤它,虞美人。

真实的情形却是另一番的,此花原不过田间杂草,野蒿子一样的,贱生贱长,不为人注目。然它,不甘沉沦,明明是草的命,却做着花的梦。不舍不弃,默默积蓄,终于于某天,疼痛绽放。红的,白的,粉的,铺成一片。瓣瓣艳丽,如云锦落凡尘。

人们的惊异可想而知,它不再被当作杂草,而是被当作花,请进了花圃里。有人叫它丽春花。有人叫它锦被花。还有人亲切地称它,蝴蝶满园春。

春天,竟离不开它了。

生命的高贵与卑微,本是相对的。纵使不幸卑微成一株杂草,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可以让命运改道,活出另一番景象。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31359.html

是“稿费效应”成就了金庸和古龙

变卖为租

找到自己的海

约束也是一种保护

唐家三少:我成功是因为我每天只做一件事

弱关系办大事

你想要当女王吗

保持失败状态

送水大伯

邪恶的“死巫婆”

最新文章阅读

  • 兜售幸福的老人

    很多人到日本旅游,都会去看一看位于北海道的一座废弃车站,不为别的,只因它有一个美好的名字幸福车站。 1987年,最后一列火车从这里驶过后,这条线路就...

    读者文摘2020-1-22
  • 雨的抒情

    雨,好像是千万个魔指,好像是千万条琴弦,弹出了千变万化的声音。 春雨柔软,夏雨粗犷,秋雨苍凉,冬雨肃杀;因季节变化,情调各异。但是,雨色一样美丽...

    意林2020-1-22
  • 提前敲响的下课铃

    初三那年,教我们物理的刘老师身体不好,经常犯胃病,但她总是强忍着病痛坚持上课。 有一次,刘老师的病发作了。她左手使劲地压着胃部,右手挣扎着在黑板...

    青年文摘2020-1-21
  • 鹏程万里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鹏程万里 【汉语拼音】péng chéng wàn lǐ 【成语解释】 大鹏飞行的路程数万里。语本《庄子.逍遥游》。后用“鹏...

    成语故事2020-1-21
  • 关于真正的友谊的名言警句

    关于真正的友谊的名言警句: 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有几个头脑和心地都很正直的严正的朋友。 爱因斯坦 和你一同笑过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但是和你一...

  • 你也一样可以

    你也一样可以 考克斯是一个有点讨厌的老家伙。这个老家伙曾任职棒球裁判员,已经退休,住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东海岸的小房子里。 他在邻居之间人缘并不...

    青年文摘2020-1-21
  • 来电与应答

    当耶思卫星电视公司的推销员德芙拉打来电话时,我礼貌地说:“因为我刚刚摔进了一个洞里,碰伤了前额,还扭了腿,所以时机实在是不合适。” &l...

    故事会2020-1-21
  • 口腹之欲所带来的羞耻感

    朋友的堂妹来北京,我们一起吃饭,她妹妹是个有些羞怯的小姑娘,还在念初中,块头却超乎常人,不仅胖,而且敦实,手臂和双腿上的肉都硬邦邦的,很精实。 ...

    意林2020-1-21
  • 一块面包的精神

    1812年,查尔斯·约翰·赫芬姆·狄更斯出生在英国朴次茅斯的波特西地区,他的父亲是一个嗜酒好赌的家伙,经常把能跳会唱的查尔斯带到...

    青年文摘2020-1-21
  • 经验加分,挖掘潜在的亮点

    新人有自己的优势,只要运用得当,一样可以为你的职场之路添火助力。 有个网友问我,是不是所有的实习生都要从打杂开始?是不是所有的新人都要被欺负?是...

    青年文摘2020-1-21
  • 调侃女生的话

    调侃女生的话 1、要是你知道最后嫁的是谁当初还会跟别人……睡吗? 2、天天吃稀饭,不甘心,昨天去菜市场绕了一圈,我想我还是继续吃稀饭吧...

  • 人有时需要的是念想

    大冰的书中这样写道:“请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既可以朝九晚五,也可以浪迹天涯。任何一种长期单一模式的生活,都是在对自己...

    读者文摘2020-1-21
  • 女人难为

    我最喜欢同女人讲话,她们真有意思,常使我想起拜伦的名句:“男人是奇怪的东西,而更奇怪的是女人。” 她们能看清一切矛盾、浅薄、浮华,我很...

    读者文摘2020-1-21
  •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1】 我一直记得自己九岁时阿公的模样。那时的他有结实的身板和一双异常粗糙的大手,那双大手总用来织补渔网;常年风吹日晒的黝黑肌肤上,散发出一种海...

    意林2020-1-21
  • 老规矩破不得

    清朝道光年间,山东寿张县城有个“老孙羊肉铺”,老板名叫孙大年,六十多了,大家都叫他孙老伯。孙老伯为人友善、买卖公道,很受街坊的尊敬。...

    故事会2020-1-21
  • 看见的和看不见的镣铐

    普希金和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呼吸,都是在圣彼得堡止息的。在清幽的莫伊卡河畔,有一栋三层的老房子,它就是普希金最后的居所。在书房的写字台上,陈列着一...

    青年文摘20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