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恐怖

意林 日期:2021-7-24

当价格与价值完全背离,销售成为一种数字游戏时,什么奇迹都有可能发生。所以,听到黄鹤楼1916典藏版香烟一包卖到1000元时,我已经不吃惊了。我知道这或许只是吉尼斯数字记录游戏的新开端。

每根香烟50元,抽烟者抽的不是烟,而是身份。

一个个先富起来或正在富起来的人,正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物质图腾。从国窖1573到黄鹤楼1916,对生活必需品的奢侈化,走上了一条快速道。

金钱游戏,真金白银就这样流入特许垄断行业的大口袋。

最富有想像力和拥有特别通道的人,都在为全社会的财富权势阶层服务,引导渴望阶层晋升的人士,步入奢侈品消费行列。掠夺攫取如今越来越轻而易举,并越来越有某种成就感。制造奢侈品的,也在享受数钱的快感。为腐败阶层提供簇新的攀比炫富工具,为行贿者提供更有指标性的行贿物品,同时获取了腐败溢价收益,那高高在上的阿拉伯数字,就是他们小聪明的溢价收入。腐败制造业已经是一个蒸蒸日上的朝阳产业,中国现实决定了他的生命周期依旧看长。在政治清明之前,钱越洗越多,越洗越快,泡沫般的人民币就这样哗啦啦流向那些幽深的下水道。那里已经挤满了猕猴桃般奇异的脑袋。

什么都可能成为奢侈品代码,比如房子。资本与权势的黑手伸向那里,那里就会滋生让民众自卑绝望的奢侈品,比如大蒜,比如辣椒。

经由对一个个生活必需品的垄断与支配,特权富贵阶层炫富之余,炫实力能量,他们生活的巨大乐趣竟然从剥夺穷人开始。他们没有敌人,只有恶作剧的对象。精神上的堕落,造成空前的残忍。他们自成一体,过着体面光鲜的日子,还要穷人的难看。这就是丧失了伦理底线的中国资产阶级的德性。

我腐败我快乐,但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快乐。

让大众成为无法参与富贵金钱游戏的可怜虫。

穷的只剩下钱,绝非富人的撒娇,而是其真实生命状态的写照。上海有一位男士,每天的目标是花掉10万元,他必须通过消耗皇家礼炮才能完成任务。接受邀请的朋友,经常被一字排开的炮口所惊吓,喝高之后,他们一听到皇家礼炮就浑身哆嗦,“那不是酒,是敌敌畏啊!”通过豪宅、名车、金表、时装、鞋子、挎包、项链、脚链、手链、雪茄诸如此类的奢侈品,新富阶层那股压抑不住的内心膨胀感和自我炫耀的冲动得以宣泄。大众媒体的超级媚态,凸显着这种爆发性炫富冲动的价值,并塑造着中国社会的基本价值观。

世界奢侈品协会指出,2008年中国奢侈品消费首次超越美国,2009年中国奢侈品消费总额超过94亿美元,占全球比例高达27。5%,仅次于日本。有人指出,在未来一两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

在中国,奢侈品是一个日新月异的概念。比如美女,比如博导、教授。

衣食住行全面奢侈品化。在上海等地举办的国际顶级奢侈品展上,2000元一两的茶叶、1万元一瓶的白酒、1200万元一套的家俱,其中价值257万元的手表、2万多元一瓶的法国干邑等千万元以下的商品相当好卖。所有最好元素的叠加,在制造琳琅满目的顶级奢侈品,比如中国文字里的“鑫”,以及民间高人创造的诸多“福禄寿”的最高级合成物。最高级物品是一个比想像力的运动,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出的。把最高级由形容词变成名词,失去实用功能或者甚微的奢侈品创造系列,显示了人们满足虚荣心的卓越才干。在那些东西面前,权贵以及附庸玩物们眼波流动,那是装饰其平凡肉身的神物。而对老百姓而言,则灼伤了他们的双眼。他们因自卑而却步,那是一个与他们无缘的世界。

物质把世界分割成不同的种姓。我们不再是一体。

奢侈品的泛滥,是财富集中的征兆。无数穷人供养了那些腰缠万贯的权贵。

他们跑车、名表、别墅与包养女人的数目,既是他们圈子里炫富斗狠的标尺,也为全社会卑微而心怀不甘的人做了示范。

穷者越穷,富者愈富。更多的人民币淘洗着民众的财富,同时让权贵们更显其富。那些奢侈品就是他们的战俘,悬挂在指间、脖子间和裆下。

在虎年春节期间,鞭炮也摇身一变而为奢侈品,富人们整车购买,释放自己内心的欢乐。我快乐,你就不一定快乐了。广东揭阳普宁大户人家杨俊树家购买了超过10万元的烟火,燃放烟花引发爆炸,已致围观者20死49伤。杨家家族为新添男丁而大放特放,他们的香火毫发无损,看热闹的孩子死伤惨重。古有率兽食人,今有奢侈品恐怖。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28773.html

没有声音的舞者

蒋开儒,月圆月缺都美丽

以貌取人,取的是什么

张忠谋再创业

蜘蛛与牡丹

成功不过是多一分坚守

爱情武士道

那些万能的虚拟理科男

女体

女人每天别忘七件事

最近更新的文章

  • 蚂蚁大力士

    每天一大早,小蚂蚁都要出门去寻找食物。有一天,走过蟋蟀家门口时,看见蟋蟀坐在漂亮的庭院里弹琴,十分羡慕。她呆呆地看着,自言自语地说:“如果...

    寓言故事2021-9-27
  • 芦花开在故乡里

    是秋天了。 草,慢慢地枯了;叶,悄悄地落了;菊花,悠然地开了……行走在秋天的城市里,我的目光总是下意识地掠过眼前熟悉的一切,向着远方...

    读者文摘2021-9-27
  • 没有声音的舞者

    他从出生起,就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到了上学的年龄,还不会叫一声妈妈。 12岁时,有一天,在电视里,他看到一个节目交际舞比赛,那如蝴蝶般翩翩起舞的舞者...

    意林2021-9-27
  • 人为什么会长头发?

    人体作为一个整体系统,自己有自己的独立光子信息,人体存在的时候,自己的光子信息并不是自己完全吸收,而是要向空间辐射,特别是自己的头部四肢,它是...

  • 阿林的艳遇

    在老婆的眼里,阿林是个好男人,他“工资基本上交”,每月只留50元的车票钱;“家务基本全包”,老婆要干的只是铺床叠被的活;&ldqu...

    故事会2021-9-27
  • 安慰伤心朋友的话

    安慰伤心朋友的话 不要害怕做错什么,即使错了,也不必懊恼,人生就是对对错错,何况有许多事,回头看来,对错已经无所谓了。 不要去反复思...

  • 龙肝豹胎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龙肝豹胎 【汉语拼音】lóng gān bào tāi 【近义词】:龙肝凤髓 【反义词】:一钱不值 【成语出处】《晋书·潘尼传》:&...

    成语故事2021-9-27
  • 我喜欢的那个祥子_读后感

    我总相信夜晚的太阳也在放出光芒,只不过照射于地球另一方。人的心也一样,人的情也一样,有时不是我们冷漠,而是我们的疏忽,是生活的无奈使我们忘记亮...

    读后感2021-9-27
  • 吃蛋黄对健康不利吗?

    吃蛋黄对健康不利吗? 很多人认为蛋黄中的胆固醇含量很高,吃了容易导致血管硬化,对身体不利。 尤其是一些老年人和患有心脏病的人,更是从来不吃蛋黄。 ...

  • 蒋开儒,月圆月缺都美丽

    蒋开儒是我国当代著名的词作家。 蒋开儒生于广西的一个地主家庭,16岁时考入军政干校,开始了他坎坷的军旅生涯。23岁时,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却因为他的...

    意林2021-9-27
  • 时髦信号

    如果你穿越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一定会被街头的“时尚青年”所震驚。 他们骑着自行车,戴着深色镜片的“蛤蟆镜”,穿着格子衬衫和喇叭...

    读者文摘2021-9-27
  • 像落叶那样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我能将自己美丽的生命存放在一片落叶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以为那些生命的元素会变得更加的精彩灿烂,就像我一直以来精心培植的...

    读者文摘2021-9-27
  • 最得意的爱情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过年。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的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有三个年头没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

    青年文摘2021-9-27
  • 以貌取人,取的是什么

    内在的涵养和思想,能够潜移默化一个人的容貌,你的脸就是你灵魂的模样。 1 我承认,我是个俗人,识人先识脸。 也曾看不起“以貌取人”这样的...

    意林2021-9-27
  • 在桃花绽放的季节

    春日姗姗,四月草长莺飞已数日,方见迎春迟迟黄花吐蕊;一夜春雨绵绵,忽见桃花羞赧吐红。万柳丝中,蓓蕾如丹,桃红梨白,争相怒放,迟到的春天终于光顾...

    读者文摘2021-9-27
  • 张忠谋再创业

    56岁时,张忠谋决定重新出发,干出一番事业。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办一个世界级的半导体公司。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让对手发抖 在这之前,张忠谋已经...

    意林202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