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药店成为一个城镇的标识

意林 日期:2020-2-6

我在这个小镇上工作生活了14个年头,这14年,我见证了小镇无数的更迭嬗变,但特别有趣的是,这些变化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那越来越多的药店。

小镇是我们的县城,南北狭长,东西逼仄,街道只有纵横交错的几条,在日新月异的南方,这样的县城的确过于“袖珍”。近年来,小镇虽有所扩张,但总体变化不大,方圆依然不到3平方公里,依然纤细单薄,如营养不良的农家女。然而,就在这3平方公里不到的地方,却随处可见装修时尚的药店。以前,药品是附属于国营医院的,民营药店极少。近些年,小镇上的药店发展异常快捷,首先是一两家,而且规模较小,接着是三五家、十数家、数十家,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保持蓬勃之势,如今数数,大大小小差不多上百家了吧,规模也越来越大。我住所所在的街道,从头至尾不足500米的距离,街道两旁就林立着“百姓”、“千金”、“祥林”、“人民”等4家大型药品超市,中间还有一些很难让人记住名字的门店,也大都是卖药的。这条街原来还有一家卖百货的“津津乐”大型超市,营业不到两年就被“百姓大药房”扩张掉了。

这些药店中,有的是原来街道上的小店面发展起来的,有的是一些医院离职人员集资开发的,有的是外地品牌的连锁经营。我的一个李姓熟人,原来在妇幼保健医院的门前租了个约3米宽、5米长的门面做药品零售,如今他在小镇上已经拥有3家药店,经营面积千余平方米,小镇的药店发展情况,可见一斑。还有的药品连锁店在小镇上远不止一二家,“千金大药房”连锁超市在镇上就有5家。在笔直的街道旁,密集的药店齐唰唰地亮相,鳞次栉比,争奇斗艳,也算小镇一大奇观。这些年,最能反映小镇商业繁荣的,唯有药品零售一行。站在街头左右望过去,那夸张艳丽的招牌,彻夜耀眼的灯箱,着装整洁的收银员,一律都是药店。间或碰上促销的时候,药店门前还会搭起高台,支起音响,花鼓戏演员和通俗歌手粉墨登场,同台献艺,远古与现代,铜锣与萨克斯,南腔北调混杂在小镇特有的市声中,颇给人一丝幽默的享受。

药店多了,倒给出行的人们提供了不少便利,这真是无心插柳的收获。比如人们串门购物,招呼好的”后,对司机不必说到某某路下,直呼到某某药店,的士立马风驰电掣而去;生人问路,指路的大爷大妈听完问话也必定快人快语:哦,那儿呀,直走右拐,过了某某药店便是;年轻人通电话约会,地点迅即就能敲定:6点半,某某药店前,不见不散啊……如同人们一说起玉就会想到蓝田、一说起瓷就会想起景德镇一样,药店成了我们这个小镇的名片,成了小镇街道的标志。

要问小镇上这些年哪类人生意做得最好,赚钱最多,赢利时间最长,人们一定会异口同声地回答:开药店的。前文提到的那位李姓熟人,不仅药店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而且盖了别墅,换了车子,应了小镇流行语:药店就是生产力!与药店越来越多相对应的是,小镇的体育健身场所越来越少了。小镇原有一个体育馆,后来被商人开发了,但特有意思的是,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药品超市,占地十余亩,三层楼房,电梯通联,“千金大药房”的招牌赫然醒目。小镇原来还有一个露天溜冰场,如今也成了房地产开发商的生财宝地了。杂文家魏剑美说奥运会“豪华开幕式和高居第一的金牌数并没有给普通老百姓带来随处可见的体育设施”,仿佛出人意料之外。而在我们的小镇,体育场馆的消失,带来了药店的繁荣昌盛,却确实是情理之中的事。

小镇上唯一能与药店增势相当的是酒楼的增多。近年,小镇上的酒楼虽然天天有开张的也有关门的,但总的趋势是开业的多于关门的,赚钱的多于赔本的。小镇除了酒楼就是药店,这给人一个印象,就是这里的人们首先是吃饭,然后就是吃药。吃饭是口食之欲,先哲告子说:“食色性也”,可见吃饭问题是与生俱来的要求。而吃药呢?肯定不是与生俱来的要求,因为人只有身体出了毛病才会去吃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去吃药那是脑子的问题,不是身体的毛病。不过,如今脑子有问题的人并不在少数,很多人稍有伤风感冒就紧张得一惊一乍如世界末日,慌忙提着长长的购物袋走进药店。有人把吃药当成了生活习惯,家里柜子抽屉里到处是像存折一样码得整整齐齐的药物,大人的,小孩的;外用的,内复的;健胃的,消脂的;滋阴的,补阳的……没事就翻箱倒柜找药吃,反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倘肚里填多了山珍海味荤腥油腻而捡个富贵病什么的,那人就更成了名副其实的“药罐子”,必然天天时时“与药共舞”,药店生意不好才怪。

当然,药本身也能给药店带来顾客和效益。我的一位同事,孩子身体欠佳,隔三差五地送孩子上医院。后来,孩子点滴打多了,药用得太“好”了,结果一般的药用在小孩身上根本不见效。据说,这是因为药物影响了孩子的免疫力。用医疗术语说,是因为孩子对药品产生了“赖药性”。没法,药品的档次只得越来越高,药品的剂量只得越来越大。从此,这位做父亲的,药店就成了他除家里和单位而去得最多的地方,光荣地成了药店一个没有报酬只有贡献的编外打工仔了。

一个不足4万人的小镇,拥有如此庞大的药品零售体系,确实值得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好好研究一番。我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问题:倘若某一天又像四十年前一样面对大饥荒,田里产不出庄稼,菜地种不出菜蔬,山上长不出野果,那时的人们会不会疯狂跑进药店抢药吃呢?那超市货架上琳琅满目的药品能不能把人们的肚皮给撑起来呢?这的确是个很“雷人”的问题。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28488.html

1000美元一碗的中国拉面

地球上的“地狱之门”

我的生命可以更短

何为优秀领导人

聪明人要花笨力气

美代子与导盲犬

机舱里的钟声

住了七百年的家

雅香生活

后来的眼泪

最新文章阅读

  • 沉默是金的名言警句

    沉默是金的名言警句: 说话是银,但沉默是金。 克莱尔 即使当他是正确的时候也能保持沉默的人,离神最近。 佚名 缄默有时就是最严厉的批评。 伯斯顿 我深...

  • 成功四步走

    到北京只拼搏10年,乔守民就在回龙观购买300平方米价格昂贵的大房子,让父母在里面过幸福的生活。他令人羡慕的成绩,到底是如何创造的?究竟那些能力使他...

    励志故事2020-2-7
  • 脱鞋走路赢来的机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年轻时在麦肯锡咨询公司上班,当时她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律师。 有一天,拉加德去见一个客户,争取跟对方签订长期合约。为此...

    人生感悟2020-2-7
  • 某年,某天,某地

    女孩说,她和她喜欢的人现在不能在一起,她希望某年某天,他们可以在某地重新开始。 真的可以吗? 我们说某年某天某地的时候,总是怀抱着一个希望,同时...

    青年文摘2020-2-7
  • 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

    生存在这块土地上的我的父老乡亲们,喜食高粱,每年都大量种植。八月深秋,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高粱高密辉煌,高粱凄婉可人,高粱爱情激荡。...

    读者文摘2020-2-7
  • 为什么有些植物能长在水里?

    一般的植物泡在水里,时间长了就会烂掉,可为什么有些植物却能长在水里呢?原来,这些植物具有种种适应水中生活的特殊本领。比如,生活在水面的植物身体里...

  • 拼一把胜过傻等着

    前不久,约上好友去登山,不到半山腰,我们便陶醉在满山炫目的红叶中,忍不住钻进了林间小道。走了一会儿,眼前出现几条岔路,弯弯曲曲都看不到头。五六...

    读者文摘2020-2-7
  • 让幸福寻找你

    美国哈佛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和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共同进行了一项实验: 把参加实验的对象分成两组,一组每人赠送一件高档工艺品,而另一组则把赠送给第...

    人生感悟2020-2-7
  • 良心

    我把良心看做是一个心灵中的卫兵,社会为要存在下去制定出的一套礼规全靠它来监督执行。良心是我们每人心头的岗哨,它在那里执勤站岗,监视着我们别做出...

    读者文摘2020-2-7
  • “美版王思聪”,一心只想做动画

    作为全球著名体育运动品牌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的儿子,特拉维斯·奈特从出生起就备受这一身份的桎梏,于是从年少叛逆时起他就拼命想要证明...

    青年文摘2020-2-7
  • 鱼骨头

    沃尔特·席格是与特纳、培根齐名的英国大画家,被誉为英国印象派绘画的先驱。席格年轻时喜欢在街头写生,一次在法国北部海边画画时,有个十几岁的...

    读者文摘2020-2-7
  • 上帝从不怜惜一个患得患失的人

    搞体育,好像天天就在考虑“成败”这两个字。熟人朋友见了我,首先不是问我生活怎么样、身体好不好,第一句话就是:啊呀,最近不错,又赢啦!...

    读者文摘2020-2-7
  • 英国医院里的小规定

    最近一次腹腔镜阑尾手术,让我看到了英国医院的人道关怀。有趣的是,“平等和尊重”这种抽象名词被定格成医院的许多规定。 住院期间,医院发给...

    青年文摘2020-2-7
  • 下一站人生

    曾经有人问我:“你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吗?” 我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有幸福的家庭支持我;有爱我喜欢我的“娜离子&rdqu...

    读者文摘2020-2-7
  • 借脑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精力是有限的,才能也是有限的,不可能样样精通,要想弱势变成强势,除了做好适合自己的那份工作而外,还要学会借脑。前车之覆,后车...

    青年文摘2020-2-7
  • 口渴的乌鸦故事及寓意

    乌鸦口渴得要命,飞到一只大水罐旁,水罐里没有很多水,他想尽了办法,仍喝不到。 于是,他就使出全身力气去推,想把罐推倒,倒出水来,而大水罐却推也推...

    伊索寓言20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