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十八岁,我以为我可以上北大

意林 日期:2020-3-26

那时我还太年轻,狭小的世界被高考轻而易举地撑破,总觉得自己已经全盘皆输。

高考失利是我遭遇的第一次人生挫折。在此之前是顺风顺水的少年时代,我原以为等在未来的,永远是数不胜数的鲜花和巧克力。

当年的我,算得上一个不折不扣的学霸。

最好的一次月考成绩是657分,这个数字令我终生难忘。在我的老家,那个经济落后的边远地区,这个分数代表着国内一流大学在向我招手。

那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用“一考定终身”激发我们的潜能,学习成绩也似乎是我们走向美好人生的唯一资本。而始终处于年级前十的名次,也让我对自己的光明前程深信不疑。

可谁也没料到,如此众望所归的我,高考中却考出一个令人失望的分数。

其实也不算太低,已超过一本分数线20多分,可接下来,我又在填报志愿时失误。这意味着未来的四年,心高气傲的我将就读于一所非著名大学的弱势专业。

许多人劝我复读,可我害怕令人胆战心惊的月考排名,更害怕自己会难逃“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宿命,于是,不得不打点行装,朝着那个意料之外的城市而去。

命运第一次露出狰狞面孔时,我无力招架,只能逆来顺受。与此同时,我开始认识到,自己并非被上天厚待的那一个,拼不了背景,也拼不了运气和天赋。

铁轨声单调地敲击着我用沮丧铺成的1000多公里的惆怅,我以一种落第举子式的忧伤,去奔赴一个混沌不明的前途。

那时我还太年轻,狭小的世界被高考轻而易举地撑破,总觉得自己已经全盘皆输。

到了现在,我想对十八岁的自己说:“高考失败真的没什么,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困难等着你去勇敢面对。”

我用了整整一年平复伤痕。其实少年也识愁滋味,只是那愁绪是轻飘飘的,落到中年人的厚重眼神里,便有些勉强,有些矫情。

可那种迷茫又是实实在在的,经历过的人都懂,就像选了一条自己不喜欢的路,前面是大雾漫天,看不清未来,但你还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大二时,班上发一等奖学金却没有我的份。我这才猛然醒悟:即使在这样一所普通大学,如果做不到出类拔萃,我也将永远地泯然众人。

所以,我在余下的三年里发愤图强,做了学校的学生记者,把专业知识学以致用,同时也认真上好每一堂专业课,保持学习成绩名列前茅。

到了大三时,我已经算校园里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了。那年我升任记者团团长,无缝对接学校党委宣传部,在各类大小活动上露脸,颇有些“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

前途在握的感觉又回来了,我知道自己已在保研名单上,如果不考研,也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无论走到哪条路,这一生应该都不至于太糟糕。

对我来说,大学四年的最大收获,是用实践证实了一个简单浅显的真理:努力了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成功。

可我没把天灾人祸算在内,意气风发的我,还未察觉到灾难已在我的身体内部悄悄潜伏、发酵。

年轻时,你永远猜不到命運设下了多少陷阱,你也永远不知道,前方有多少危机在蠢蠢欲动。

发病的时候,我正在实习,距离毕业还有三个月。

初春的昆明樱花盛放,我在新单位也做得如鱼得水。我的父亲已经计划着为我筹一笔款子,买下单位的福利房,给我未来的生活拉开一个安稳幸福的序幕。

梦想似乎已在这座四季开满鲜花的城市徐徐绽放。

可是一连好几天,我都感觉到令人窒息的胸闷和疼痛,到了医院一查,发现血压高得惊人。那时我还不知道,青壮年人群的血压高就是大病前兆。

但第六感已经把危机准确无误地传达给我,我还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却在回程的公交车上号啕大哭。我旁边坐了一位50多岁的阿姨,那天她拍了拍我的肩,握住我的手,用一个陌生人的温度,安慰了我的惊慌失措。

我的病在三年的煎熬后看见希望。那时我已辗转去过四五个医院,终于从尿毒症的阴影下逃出,带着来自别人的肾脏存活于世。

在等待肾源的两年里,我最常梦见的却是高考考场。我梦见自己还没开始复习就进了考场,面对试卷不知如何下笔,为前途未卜的明天眼泪横流。

醒来后,总是怅然若失,原来我一直对当年的失败耿耿于怀。或许是因为眼前那种无能为力的状况,让我的潜意识一遍遍地返回人生第一个低谷期,试图与命运的种种刁难达成和解。

然后,我想明白了另一句话: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得病和考不上北大一样,都是我从未预料到的不可承受之重,可它既然来了,我就只能直面一切。是谁说的,如果命运一定要给我什么,那我就接受它。

一个人的抗挫折能力,就是他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今年的6月7日,我路过高考考点,看到一群焦虑等待着的父母。

我停下脚步,站在守望的家长中,猛地想起来,九年前的今天,我的爸爸也是这样虔诚庄重地候在考场外,等待着正奋笔疾书的我。

我们都以为那是寒窗苦读的结束,没想到却迎来颠沛流离的开始。

在此之前,我只需要用勤奋获得高分;在那以后,我必须用坚韧和坚守换取生存的筹码。

现在的我,早已从当年的沮丧里全身而退。在经历过大学历练和生死洗礼后,高考失败带来的那点悲伤简直不值一提。

但当年的伤心欲绝不是假的,因为在那有限的经历和认知里,这已是生命里无法承受的重中之重。

后来,那个因为考不上北大而痛哭流涕的我,已经被现在这个战胜病魔的我取代。

成长之所以残酷,是因为它要将你不断地打破,这个过程充满了疼痛、苦涩。可成长的美丽之处,正在于打破之后的重新塑造。

那个新生的你,则更加坚强美丽,宛如破茧之蝶。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2534.html

香奈儿5号为什么畅销不衰

陈敏勇于优秀

我要传播负能量

人类还在进化吗?

以梦为马

让小火柴升值9000倍

像对待感冒一样对待癌症

是蝴蝶,就不怕翅膀上的雨水

食雪和嚼虫

岳父岳母的爱情

最新文章阅读

  • 黑骏马

    杰德对马了如指掌。他是一个从小与马厮混、在马背上长大的人。尽管他挣的钱从来没有超过10美元,但他有自己的梦想:如果他能够得到一匹公马、一匹母马和1...

    意林2020-4-6
  • 为2400只鸟儿举行葬礼

    加拿大多伦多州的地方报纸,在显眼的位置上刊登了一条醒目的消息,一家玻璃生产公司将要为2400只鸟儿举行隆重的葬礼。 为鸟儿举行葬礼?真是闻所未闻。消...

    意林2020-4-6
  • 为什么每部剧都需要一个胖子

    终于有一个胖子,走上了一直以来只有瘦子能走的路。 几乎每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必定有一个胖子。这个胖子的戏份很可能还不少,他表演丰富、抢戏抢镜,总能让...

    意林2020-4-6
  • 难逃一死的金匠

    1。被迫入虎穴 柳四爷一看这满桌子黄澄澄的金子,就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不由得心里一阵悲凉:自己刚刚四十过五,怎么就摊上了这档子事呢? 柳四爷是今儿...

    故事会2020-4-6
  • 成熟富人与成熟穷人

    前不久,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在南京作报告时说:“我们虽然还不是很富,但也要开始学做成熟的富人。”说得很有道理,切中时弊,一针见血。这...

    意林2020-4-6
  • 作威作福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作威作福 【汉语拼音】zuò wēi zuò fú 【成语解释】 君主独揽权势,专行赏罚。语本《书经.洪范》。后用“作威作...

    成语故事2020-4-6
  • 梦想是眼睛,第一个攀上珠峰的盲人探险家

    对于一位双目失明的人来说,能够生活自理已属不易。但有这样一位盲人,一直坚信只要勇于尝试,任何事情都不会难倒自己。他用12年时间将自己训练成了世界...

    青年文摘2020-4-6
  • 蹲下,是为了跳得更高

    那年我毕业后,在家附近的一个小厂做了一名普通员工。组长是一位尖酸刻薄的中年妇女,我常常因为小失误被她骂得狗血淋头。每天加班到凌晨两点,拖着疲惫...

    励志故事2020-4-6
  • 为什么土壤会有各种颜色?

    土壤之所以会有不同的颜色,是由各地不同的自然条件决定的。青土和白土是由岩石本身仅含有单一颜色或相同色彩的矿物风化后形成的。热带和亚热带多红土,...

  • 三分人事七分天

    工作经验不算多,印象深刻的倒有不少,到了台湾之后,四年岁月,曾在出版社做过兼职编辑和策划,亦曾在大学附近摆地摊做小贩,但一直到了四年级下学期才...

    青年文摘2020-4-6
  • 《深海越狱》影评200字

    《深海越狱》影评 片名决定了内容,很符合贴切,但是也就因此有了局限,因空间原因也大大减少了观众的想像空间。所以影片从头到尾我也没有从心中泛起一丝...

    观后感2020-4-6
  • 如果爱我,请给我写封情书

    一 美国南北战争期间,沙利文·巴卢少校给妻子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爱你至死不渝……若我未能归来,亲爱的萨拉,永远不要忘...

    读者文摘2020-4-6
  • 哄女朋友开心的留言

    哄女朋友开心的留言 1、爱情是什么?猫爱上了鱼,舍不得吃掉;狼爱上了羊,舍不得吞掉;云爱上了天空,舍不得散开;我爱上了你,决定一辈子...

  • 生死盟约

    一、盟约上甘岭 1952年春天,二十出头的热血青年刘复军和张府城,怀着保家卫国的决心,从各自的家乡参军来到了朝鲜战场上。二人被分在同一个班里,由于年...

    故事会2020-4-6
  • 孩子,你系好鞋带了吗?

    县春季田径运动会中学女子3000米长跑中,一女孩刚跑两圈就发现鞋带松了,眼看其他队员纷纷赶超自己,她果断地踢掉那只松了的鞋子,光着一只脚跑完了全程...

    青年文摘2020-4-6
  • 电话侦探

    过了这个电话亭,再向前走百来步,雅妮便到家了。可能是中饭吃得太少的缘故,这时候的雅妮已经肚子饿了,所以她很希望能一步到家,丈夫此时早已做好了香...

    故事会20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