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枯竹

枯竹

意林 日期:2022-5-11

我在南方北风呼呼的野外,遇见了它一株枯竹,静静地斜卧在青翠的众竹前,像白发苍苍的垂暮老人,显得那么另类。

竹仿佛是邻家的小哥哥,一直在我的童年里俊朗地挺立着,伴我走过懵懂无忧的童年。

小时候,村子里,人们都喜种竹,竹占据着村头巷尾、屋前屋后的所有空余地方,因此出门皆遇竹,总能见到竹之清俊摇曳的身影,仿佛抬头都能看到一幅幅清人郑板桥“细细的叶,疏疏的节”的淡竹水墨画,都能听到“鸟啼白日静”,都能闻到“风吹细细香”。犹记得,雨后的春日里,我在竹林里咔嚓咔嚓地掰断少年般稚嫩的春笋,拿回家,母亲的巧手把它变成一盘鲜嫩的笋丝炒肉,令人食欲大振;燥热的夏日里,竹林间声声蝉唱送来阵阵清凉,我和一帮小伙伴举着小竹竿到竹林里捕蝉。夏夜,与伙伴们打着小电筒到竹林里捉蝉。在夜晚,蛰伏在泥土里的蝉蛹会钻出来,爬到半高的竹枝上脱壳,蝉蛹脱壳的时候完全没有抵抗力,我们轻易地将它们手到擒来;秋日里,竹林里秋虫啁啾着告诉我它们的童话故事;冬天下雨的夜里,雨打竹叶发出清脆悦耳的沙沙声,像一首摇篮曲,伴我进入温暖的梦乡……悠悠岁月里回首,一株株绿竹在我的童年里摇摇曳曳,每一片竹叶,都依附着一件难忘的童年趣事。

面前的这株枯竹,枝干枯黄,细叶干枯,一身萧索,在披碧挂绿、踌躇满志正值青春的众竹面前,是那么惹眼,禁不住引我遐思连连我仿佛见到了它的前身:某个雨后的春日早晨,它憨憨地从土里钻出头来,好奇地看着这个大千世界,见到春雨润泽,燕子蹁跹,春花含笑,蜂蝶飞舞,于是抖落身上的旧盔甲,用力拔长。宁静的夏夜它与清风交谈,与明月对望,它聆听夏蝉的歌唱,他知悉秋虫的心事,它也团结土壤,与寒风对抗。

这株枯竹,也引发我对它后世的遐想:它化身一支笛、一管箫,啸啸天籁游走于天地苍穹间的出尘;它是“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煮茶吟诗的高雅;它是竹篱上爬满牵牛花的田园;它是竹篮采野花、摘野菜的诗意;又或,它走进寻常百姓家,化身竹筷为烟火,化身竹竿为晾衣,化身竹席为静卧;再或,它成为农家人灶膛里的柴火,化为一缕缕温暖的炊烟……

它是王维,“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它是刘禹锡,“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它是苏轼,“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它是陆游,“好竹千竿翠,新泉一勺水。”它是朱熹,“坐获幽林赏,端居无俗情。”它是郑板桥,“雪压不倒,风吹不折。”它是戴熙,“心虚根柢固,指日定干霄。”

枯竹,仿佛是走过盛年、走过无数人生风雨的垂暮老人,它不是走向生命的终结,而是走向了更高远的生命。它于寒风中淡定从容的样子,像一个问号,引发我对生命的思索。

冬寒时节,一株不期而遇的枯竹,引起我遐思无限,给我融融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