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拾麦穗

拾麦穗

意林 日期:2020-4-15

又是一年麦收时,田野的季风远远袭来,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麦香。闻着空气中的麦香,我不由想起麦浪翻滚的家乡,想起童年时拾麦穗的情景。

家乡有句农谚说:“三秋不如一麦忙。”到了麦子成熟的时候,家乡的雨季也到来了,所以此时的乡下最繁忙,无论大人小孩都忙着抢收抢种。学校也给我们这些孩童放了半月的麦假,让我们回家劳动。

因为那时还是改革开放初期,没有收割机,收麦子全凭镰刀。这种手工作业费时又费力,每年的麦收像打仗一样,趁着好天气要赶紧收割,要是收割得不及时赶上下雨天,未收割的麦子就会倒在地里,隔夜就发芽,影响产量和质量。因为是手工收割麦子,麦地里常常会落下好多的麦穗。

收割后的田野里,筷子高的麦茬尽收眼底,收割散落下的麦穗就裸露在太阳炽烤下的麦茬上面。这时母亲又“诱惑”我了:“今年你拾的麦穗,单给你放着,等开学了卖的钱给你。”为了这诱人的许诺,我便开始了起早贪黑地捡拾麦穗的日子。

天刚蒙蒙亮,母亲起来做好早饭,将我喊起,吃过饭,拿起编织袋,带上一瓶水就出发了。我弯着腰,踩着麦垄沟,一个一个地拾着掉在麦茬上的麦穗,一会儿手里就有了一大把,放进袋子里继续拾。太阳出来的时候,捡拾麦穗的黄金时段过去了,此时湛蓝的天空中,几片雪白的云,几乎一动不动地浮着。艳阳高悬,阳光洒在空旷的田野里,一阵风吹过,带来的也是热风,散发着振奋人心的热浪。但想到“美丽的诱惑”,毒辣的日头也不怕了,麦茬扎着小脚丫也不觉得疼了。脸晒黑了,肩上胳膊上脱了一层皮,每天还是起早贪黑,乐此不疲。母亲忙完地里的农活,把我捡拾的麦穗摊在院子里晒干,用棍子捶打,掠去上面的麦秸,然后簸去麦糠,装进袋里一称,有好几十斤呢!

多年后,我无意中看到了米勒的油画《拾穗》,激动不已。那土黄色的异国田园情调,暖色的夕阳镀亮了广袤的原野,夏风中,三位穿着粗布衫裙和沉重木鞋的农妇弯腰拾麦穗……这幅画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现在,我身居城里,总忘不了拾麦穗的岁月。岁月,虽收割了我们的童年,收割了我们的青春,却永远收割不了我们的那段记忆在阳光下踏着馨香的土地低头捡穗的童年。

每到麦收季节,我便给儿子讲与麦穗有关的话题,让儿子从网络上欣赏米勒的油画《拾穗》,他眨巴眨巴眼睛,反问我:“麦穗还需要捡拾吗?”也许他们这一代不明白,麦子对于我们及我们的父辈那一代人曾经是救命的东西,我们及我们父辈那一代人吃过没有粮食的苦,怀着对每粒粮食的感情,耐心而不辞辛苦地拾着麦穗。这些苦及经历是他们这一代晚辈人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