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矫情也是有光芒的时光

意林 日期:2020-6-13

高二时候,重新排座位,我的新同桌是一个名叫艾咪的女生。

这女孩圆脸,童花头,背着大书包低着头走路时,有那个年龄的女孩特有的呆头呆脑。相对特别的是,她不像我们说方言,而是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与我们,像是两个城市的人。

相处一段时间之后,艾咪显出明朗活泼的一面,说笑间,唇齿鲜润,有洁净的微光。所谓邻家女孩的可爱,便是这一种吧。前排的男生因此频频回头,加入我们的谈笑中来。那个年龄的男孩女孩一块儿聊天,说什么并不重要,单是“聊”这种形式就足以令人兴奋,不管说什么或怎么说,都觉得好笑,觉得有意思。

前排那两个男生,一个姓范,一个姓周,原本就是同来同往的,他们还有一个伙伴,坐在后排,姓林。放学时,常见三个人各骑一辆26寸的自行车,从校园里驶过,擦肩而过的瞬间,他们会笑嘻嘻地打个招呼。待到我们在许多个课间聊得火热之后,开始相约着,放学去街上吃点儿羊肉串什么的。

在多少个傍晚,少男少女五人,晃悠在学校门口的那条路上。班上的其他同学,通常是男生经过时,会长吹一声口哨,毕竟,当时的中学生,尚恪守“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但我们五个人,从一开始就泰然自若,别人的目光固然异样,我们自己却觉得与那些心怀鬼胎的男生女生不同。

这可能因为当时我在班上已有点儿才女的名头,才女总不是那么有章法的;亦因为艾咪是一望而知的单纯女生,那三个男孩又向来安静整洁,不像班上的某些风流种子,总带点儿鬼鬼祟祟的不安稳,我们这样的五个人走在一起,有种嚣张的磊落。

但也有隐约的情愫,否则又有什么兴味?在那些傍晚,我们晃晃悠悠地穿街过巷,来到肮脏油腻的小吃街,人人争着付钱,将看上去有点儿意思的东西一一尝过:羊肉串,煎凉粉,八宝粥,五味汤圆……每一个小吃摊前都雾气蒸腾,都有一根电线引出来的电灯泡,将食物照得晶亮。

我们五个人,坐在油渍斑斑的桌前,一会儿笑语喧哗,一会儿又会无缘无故地沉默下来。间隙中,我常常灵魂出窍,好像不是我,而是我多年之后的肉身,在注视着这一切。这些年轻的面孔,这些说笑与沉默,这油渍斑斑的桌子,桌下未被清扫干净的甘蔗渣……眼前的事物,便苍黄漫漶成一片了。

从小吃街回来,三个男生把我们送回家,再回学校骑车。艾咪的家住得远,她通常给父母打个电话,留宿我家。在巷口的路灯下,三个男生说着“再见”转身离去,我和艾咪沿着栽了大片梧桐树的巷子慢慢地走,心里有深一脚浅一脚的难过。不是留恋他们,反正明天就会再见面,是留恋那种时光吧?在那样的灯光下,才特别能感受到那种叫青春的东西,也特别能感到青春的流逝。

回到我的小屋,和艾咪用卡带录音机听孟庭苇的歌: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梦是唯一的行李,街道冷清,心事却拥挤,每个角落里都有回忆……深夜里,卡带旋转,有细微的嘶嘶的杂音。

那天,林应该说了些比较特别的话,让我对他的好感进一步加深,否则不会在第二天,萌生出特别想见他的冲动,要知道,前一晚我和艾咪聊天聊到两三点。

艾咪陪我去找。我们只知道他家大概住在某单位宿舍,便怀着不确定的心情,来到这一带。如果找不到,我也许会觉得如释重负。

我们竟然就遇到了他,就在他们那个大院门口。片刻惊奇之后,他把我们带到他家,跟他母亲打了个招呼就上了楼。他的房间很简单,桌子上有一张纸,是他手抄的岳飞的词: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他说,没想到岳飞的词写得这么好,我以为全是“怒发冲冠”之类的呢。我看着白纸黑字,想的却是,这是他今天早晨抄的吗?昨晚,他也如我们一样,没有睡好吗?“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我想象这少年,夜深悄然起床,面对满院月光,会有怎样的心事?“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更道出几重景深,在日常的寒暄与微笑之外,那口不能言的诉求。

我承认,我是个太容易入戏的人。当我和艾咪站在窗边,看着下面萧索的景色,更有了新的灵感。那是个极静的院落,有老树枯死委地,像是经年人迹罕至,像聊斋里的场景。于是,我笑着问,晚上看书的时候,有没有女鬼来访?林说,有时好像听到有脚步,掀开窗帘看看,很失望。我们都笑了。

那一天,我们还聊到了未来。我说,我想当个作家。林说,他不知道,实在不行的话,他就去街上摆个卖衣服的小摊。他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真实地痛了一下,我仿佛看见,他安静地坐在一个小摊前,小摊前人来人往,无人驻足。我不希望他这样生活,我希望他过得好。

我后来送了一本我发表过的作品的剪贴集给林看。还给我的时候,他用一反平常的强烈口气说,他没想到我能写得这么好。他以前看过我的作文,是那种四平八稳的漂亮,在我发表的某组散文诗里,他看到了不一样的才情。

他说的那组散文诗,如今看来,尽是青春期的长吁短叹,不无矫情,可如今看来,那种矫情也是有光芒的,多么美好。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13522.html

此乃学霸境界

美国名校扶贫斗富

张爱玲的初恋之殇

巴普“借话”劝艾金森

温柔的部分

清晨四点钟

被赞美葬送?

钥匙

七条短信里的爱

下评语的标准

最新文章阅读

  • 着了魔的“疯丫头”

    1811年的一天,英国女孩玛丽来到多塞特郡海边玩耍。她在沙滩偶然发现一块“普通”化石,便以23英镑卖给了一位游客。游客付完钱,开心地说:&ld...

    人生哲理2020-6-13
  • 设身处地

    美国哲学家、诗人爱默生,有一天和儿子想把一头在牧场上撒欢奔跑的小牛犊赶回牛栏,父子俩好不容易把小牛犊驱赶到牛栏旁边。爱默生在后面使劲推,他的儿...

    人生感悟2020-6-13
  • 棉花糖保存的秘密

    是否,我们可以找到一种方法,长久保存我们的幸福与美好的感受,就像能够长久保存棉花糖,让它蓬松、甜蜜、有光泽。如果,我们可以。 小时候最喜欢和父母...

    读者文摘2020-6-13
  • 真忙与瞎忙

    所谓真忙,如写情书,如种自己的地,如发现九尾彗星,如在灵感下写诗作画,虽废寝忘食,亦无所苦。这是真正的工作,只有这种工作才能产生伟大的东西与文...

    人生感悟2020-6-13
  • 与死神抗争的孝心奇迹

    为拯救身患癌症的母亲,抚顺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师张鑫19年来拼尽全力与死神搏斗,6次把妈妈从死神的魔爪中夺回,使母亲创造了存活19年的生命奇迹。 张鑫6...

    意林2020-6-13
  • 美人鱼观后感1000字

    《美人鱼》观后感 终于看了星爷久违的《美人鱼》,记得好久好久之前已经传出继“西游”之后第二部大作《美人鱼》开始选角......要知道,星爷的...

    观后感2020-6-13
  • 愿有人为你的面包抹上黄油

    【1】 在这座号称东方巴黎的城市,略过它的百年荣辱和风华绝代,略过曾在戏台上清冷决绝地唱过“一马离了西凉界”的孟小冬,略过叱咤上海无往...

    意林2020-6-13
  • 民国文艺青年

    今年春节,在酒桌上喝了半瓶茅台后,父亲和姨夫为姥爷是不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吵起来。姨夫冷笑:他对儿女根本没有感情,否则当初就不会抛弃...

    读者文摘2020-6-13
  • 找到属于自己的崇高

    日本有很多文艺作品,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就是把一个普通的职业神圣化。 比如,《排球女将》把运动员这个职业神圣化;或者拍个医生的电视剧,把医生这个职...

    青年文摘2020-6-13
  • 那种矫情也是有光芒的时光

    高二时候,重新排座位,我的新同桌是一个名叫艾咪的女生。 这女孩圆脸,童花头,背着大书包低着头走路时,有那个年龄的女孩特有的呆头呆脑。相对特别的是...

    意林2020-6-13
  • 嗜酒的褐蚂蚁

    褐蚂蚁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过着群居生活,在它们的群落里,有一种隐翅虫,褐蚂蚁待它们如上宾,什么都不用它们干,而且提供丰富的食物。当遇到敌害劫巢...

    人生哲理2020-6-12
  • 5月受伤的蜗牛会飞翔

    男孩出生在城市,由于父母的工作较忙,他是由乡下的外婆一手带大的。男孩自小就喜欢乡间的柔风,清浅的池塘,林林总总的植物的叶子,不过,男孩最喜欢的...

    青年文摘2020-6-12
  • 不让“输的鱼”流泪

    几年前,我大外甥要去美国。其实,他算是IT精英,在国内某大型企业,有一份年薪20多万且单位提供食宿的工作。当时,我姐姐姐夫想让我劝劝外甥,这么好的...

    青年文摘2020-6-12
  • 医生未必告诉你的健康秘密

    1、饭后水果也许不能帮助消化 果酸可以帮助消化,如果你消化不好,饭后吃一个水果是不错的选择。但如果你消化功能良好,饭后水果可能会帮倒忙,因为这不...

    读者文摘2020-6-12
  • 萧伯纳借宿

    有一年,萧伯纳和好朋友一起到郊外春游。他们爬山爬累了,就在山顶的一座凉亭上休息。本想闭目养神一会儿后,再下山,可没想到在春风的吹拂下,他们不知...

    读者文摘2020-6-12
  • 成功就是一个字

    1881年,他出生在苏格兰亚尔郡的偏僻乡下,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靠几亩薄地为生。他是家里第8个孩子,也是最小的一个。断断续续地读了几年书,16岁那年...

    意林202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