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一双姗姗来迟的旅游鞋

一双姗姗来迟的旅游鞋

意林 日期:2021-11-26

16岁时,我的梦想是拥有一双旅游鞋。把拥有一双鞋子当成梦想,对我来说,其实并不为过。

我8岁时,父母离婚了,父亲远走高飞,母亲随即改嫁。年幼的我过起了与外公外婆相依为命的日子。上初中后,学费与生活费越来越高,外公外婆年迈的身躯便更难以负担起我的生活。而同学们在那一年纷纷穿起了漂亮的旅游鞋。至今我依然无法表述它的样子,只记得它散发出来的青春气息深深地俘虏了我。我深知自己的家庭条件,然而想拥有一双旅游鞋的欲望却如同深海中的水草般疯长。

穿旅游鞋的同学渐渐增多,他们穿的每一款旅游鞋都那么符合我的期待。穿上旅游鞋后,他们犹如脱胎换骨般神采飞扬,走路时头抬高了,上课时身子坐直了,跑步时步子大了。期中考试后,拥有旅游鞋的人越来越多,穿帆布鞋的人越来越少,而穿解放鞋的全校也只有我一个。那些天,我总想把脚藏起来。于是,我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多,出教室的时间越来越少。

那年秋天,我在外婆家遇到一位远房亲戚,他说家里有许多旧旅游鞋,让我跟他去取。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如同一波洪水,盖过我日益膨胀的虚荣心。我怀着莫大的期望,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人未到他家,旅游鞋的“倩影”就已在我脑海里徘徊了无数遍。

终于到了他家,他指着墙边的一堆破鞋子对我说,那些旅游鞋都很新,你随意挑吧。墙角躺着的旅游鞋破旧不堪、庞大笨重,我失落得无法言语,但还是挑出一双破得不完全的,穿在了脚上。因为对旅游鞋的欲望太过强烈,以致完全消解了此刻我内心应存的感激。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境已与出门时完全不同。我看着露在空气里的脚指头,懊恼地安慰自己,有总比没有强。

原以为穿着旅游鞋的我会在学校里大放异彩,却不承想鞋子给我带来了莫大的苦恼。眼尖的同学很快发现了我露在空气里的脚指头,问我:“你的鞋怎么这么破?”我的脸烧得灼热,但依然硬硬地回答:“被我弟弟拿到石头上磨破了。”

问的同学多了,我的底气便越发不足。我开始再次期待,要是能有一双不破的旅游鞋该多好。

期待归期待,我拥有一双旅游鞋的梦想却一直搁浅在岁月里。虚荣心膨胀厉害的时候,我也曾想过央求外公外婆给我买一双,但他们佝偻的身影、苍老的脸庞、花白的头发如一根根刺,扎痛我几欲发声的喉咙。

穿上旅游鞋是上了大学之后的事,我用勤工俭学的钱买了人生中第一双旅游鞋。看着洁白的鞋帮,我突然眼眶发红。那个晚上,我用脸贴着新买的旅游鞋,闻着它特有的清香,一边奔跑一边哭泣。

我知道这双旅游鞋有些姗姗来迟,但我也深知,曾经的翘首企盼,让我明白何为珍惜。艰难的岁月让我咀嚼出珍惜二字最深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