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受惊吓后会脸色发白

十万个为什么 日期:2021-4-8

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每一个人都会遇到某些紧急情况。比如受到突然惊吓时,人会立即作出反应,脸刷的一下变白了,四肢发冷,出冷汗,汗毛也会竖起,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是因为在人体内有一套防御系统,当人体受到强烈刺激时,体内就会出现一系列神经内分泌反应,例如交感神经兴奋和垂体——肾上腺皮质分泌增多等现象,以适应强烈刺激,提高机体抵抗外界刺激的能力,这在医学上称为“应激”。交感神经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分泌增多,造成心跳加快,心脏收缩力加强,有利于提高心脏的血液输出量,提高血压。除此以外,它还促使体内血液重新分布。这时,皮肤、腹腔内器官、肾的血管收缩,而脑血管不收缩,心脏的冠状血管反而扩张,骨骼肌的血管也扩张,保证了心、脑和骨骼肌得到更多的血液供应。这样一来,就有利于抵抗外来的强烈刺激,保护人体尽可能不受到伤害。但是,由于此时皮肤和内脏等许多器官中的小动脉、毛细血管收缩,发生了缺血缺氧,就会造成脸色苍白、四肢发冷、出冷汗、汗毛竖起的情况。

人体遇到的紧急情况,如受惊吓、寒冷、紧张等,如果不是过分强烈,时间也很短暂的话,一般在受到刺激的短时间内会恢复正常。这种应激将有利于机体的动员,以便更好地完成必须完成的任务或者更好地避开可能要发生的危险,也就是说;它将会使人们能有效地去应付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局面。不过,如果刺激过于强烈,时间又较长,长时间处于应激状态中的机体可能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https://www.jingdianyulu.net/wsm/75756.html

为什么蜂鸟能在半空中停留?

为什么海豚不睡觉

为什么银河系是条"流动的河"?

为什么说世界上的东西都是由元素组成的?

为什么钟表里的指针会移动?

人打哈欠为什么会流泪?

为什么雨后经常会有彩虹?

蚂蚁为什么要搬家?

雄獅懒,雌狮勤吗

为什么在火区要爬行?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后一瓶酒

    年幼的儿子喝了父亲藏的所谓“最后一瓶酒”,给意志消沉的父亲上了珍贵的一课。 那年,他35岁,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本来经营得相当红火的...

    青年文摘2021-4-9
  • 看重现在

    这一天晚上,所有的工作结束后,我真的觉得很累。天空飘着细雨,季节即将转换的时候,就是我筋骨酸痛最难抵挡的时候。我忽然想念起温泉来,对让我搭便车...

    人生感悟2021-4-9
  • 盼着土匪来抢钱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

    故事会2021-4-9
  • 老去

    人是奇怪的动物。人会理性思考,聪明,能辨是非,但面对客观事实时,却不一定肯承认。我们一天一天地老去,属自然规律,但不少人拒绝接受。 有个朋友爱热...

    读者文摘2021-4-9
  • 和男孩子表白的正确方式

    有个网名叫丧心病狂的读者前两天跟我说:“玛门,我就要毕业啦。我想跟我男神表白,但是怕班主任骂我,你说我表不表白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你...

    意林2021-4-9
  • 身家数亿当文员

    2009年年初,我在一家公司做顾问时,碰到一位奇特的职员:一个身家数亿的女士,竟然到一个公司做了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我发现她的“秘密”纯属...

    意林2021-4-9
  • 到底和谁关系好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

    故事会2021-4-9
  • 管好那张不会说话的嘴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1-4-9
  • 阿P修车记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

    故事会2021-4-9
  • 书的莞尔一笑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

    人生感悟2021-4-9
  • 你让我们懂得怎样看待人生_读后感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

    读后感2021-4-9
  • 一年清致雪霜中

    1904年,天津,严氏家塾。 她十岁,在城西的严氏女塾念书,喜欢穿素净的长棉袍和厚厚的毛坎肩,把一头长发盘进帽子里,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 女塾设在严...

    读者文摘2021-4-9
  • 想象尚未发生的事

    我每天都在想象尚未发生的事,各种媒体中正在报道的新闻事件,未来会如何演变?朝鲜会不会真攻击对手?H7N9会不会大流行?虽然这些事我都离现场很远,但...

    青年文摘2021-4-9
  • 转变

    这些年来,你的价值观,是否有转变? 一定有吧,否则,何以存活。 必然逐年修订,十几二十年之后,可能与出发点南辕北辙,完全改变了方向。 不过,内心深...

    读者文摘2021-4-9
  • 不试试,怎么知道爱不上

    “站在十米跳台是什么感觉?”我畏高畏水又懒于运动,面前站着的却是奥运跳水选手邱波。 他去过世界各地比赛,拿过大大小小的奖牌,但他没有体...

    意林2021-4-9
  • 为孝行埋单

    接到二弟的电话,说是母亲病了,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急三火四地坐上客车往老家赶。 正逢双休日,车上人很多,连过道里都挤满了回家探亲、外出旅游的乘客...

    青年文摘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