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学生

青年文摘 日期:2020-11-6

尹老师是我高中时的数学老师,没有念过大学。本来他可以去一个名牌大学读书,但是在高考前,校长告诉他,现在学校缺老师,希望他能留校。尹老师没犹豫,同意了。就这样,他和几个高考成绩比较好的同学高中毕业后就当了老师,一直到退休。

他在讲课时,时常把这件事拿出来做“反面教材”,鼓励大家争取考上好大学。

高二,文理分班,尹老师教文科班数学。第一节课,尹老师看到我,疑惑地问:“你怎么学文了?”我支支吾吾地说:“物理不好。”他说:“你数学好,物理不可能不好,要不你回理科班吧。”

尹老师之所以感到意外,是因为之前学校开了一个数学提高班,选拔数学好的学生参加区里的数学竞赛,尹老师负责这个班,我在这个班里,给尹老师留下一点印象。所以,他不太理解为什么会在文科班看到我。

我学文不是因为文科好,完全是因为跟物理老师赌气。

在文科班,我除了数学,其他都马马虎虎,我也没什么远大志向。到了高三,同学们都开始谋划自己的未来,有人想当记者,有人想当会计,有人想出国……我在这种氛围下也使劲儿想了想,将来能干什么。当时能想得比较清楚的是,高中毕业后考一个中专,毕业了到工厂当工人,钳工车工都可以。我那时最迫切的愿望不是上大学,而是想早点工作。

高三的第一个学期,我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气氛,同学们不再像过去那样贪玩了,言谈话语之间都流露着“高考是第一重要的事情”的情绪。而我,忽然感到有些孤独。论学习成绩,我在班里差不多是稳稳占据后十名位置,每次考试总有那么一两门不及格。日趋紧张的气氛,让我有些不适应。到了高三下半学年,我的心理有些崩溃,决定破罐子破摔,没事就跟一些成绩不好的同学在一起玩,这样心里面多少还能找到些平衡。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暴自弃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高考带来的压力。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因为学习感到过压力,中考似乎就是按部就班参加了一场仪式,没费什么力气。但是到了高中,明显感觉到力不从心。高中是个区重点,大部分学生是从市重点掉下来的。而我是从一个普通中学考上来的,我上的那所普通中学,严打(1983年)的时候,我们年级从五个班变成了四个班被送进工读学校的学生凑够了一个班。可想而知,学习环境是什么样子。

当你的初中三年和别人的放在一起,巨大的差距就立刻显出来了,这也成了我心里的一道阴影。临近高考,我的各种不着调,现在想想,其实是掩饰内心深处的恐惧。

我把同学追得到处跑,结果,在楼道的拐角处,我和尹老师撞个满怀,差点把他手里的教案撞到地上。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尹老师不是我班主任,所以去他的办公室我不怕。

“你知道什么时候高考吗?”

“七月七日。”

“你不想考大学吗?”

“能考个大专中专就行了。”

“你脑子够用,为什么不考个大学呢?大学环境比中专好,你想事情的方式都不一样。视野,视野很重要。你是能考上大学的。”

在此之前,没有哪个老师认为我能考上大学,包括我自己。我能考上大学?这在当时几乎是一种奢望。但我确实把他的话当回事了,大概是因为只有在上数学课的时候我才能找到些许自信。是这种好感让我开始很认真对待他说的每一句话。换个老师,可能三秒钟后我就忘了。

那天放学回家,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以前的课本翻腾出来,有些已被我当成废品卖了,就去楼上找一个去年参加过高考的邻居,要了一部分课本,总算把初中高中的课本凑齐了,开始复习看书。但我心里没谱,四个月,还来得及吗?

有一天,尹老师跟我说:“你晚饭后来我家一趟。”我和尹老师家就隔着一个公园,那是我第一次去他家,一路上很紧张:他一定是因为我最近这次数学考试没考好,要“修理”我。

尹老师没怎么讲考试卷子上的事,而是讲了一晚上“马虎”是怎么回事。我每次考试丢分都不是因为做不出来,而是因为马虎造成的。

从此,我经常被尹老师叫到他家里开小灶。当时他教两个高考班,非常忙,但总是要抽出时间专门辅导我。其实,讲数学题的时间不多,更多时间他在跟我聊别的,人生啊,创造力啊,逆向思维啊……他不像是个老师,而是像个朋友,东拉西扯,他从来不讲什么大道理,但总是能切中要害。对考大学这件事,我开始有了信心。

高考的日子在一天天逼近,该填志愿了。我模模糊糊开始有了点志向,既然学文,那么将来去当个作家倒是件名正言顺的事儿,至于自己行不行,没想过。模拟高考志愿表发下来,我毫不犹豫填上了北大中文系、山东大学中文系、北师大中文系。

尹老师问我:“你打算考什么专业?”“中文。”“为什么?”“想当作家。”他听完脸沉了下来,想了一下说:“好作家都不是中文系出来的,比如柯云路、张承志。中文系只能教会你写作技巧。”“可是我想当作家。”之前想当作家只是为了应付高考填志愿,我从来没有认真去想过这件事,但是尹老师这么一质疑,好像坚定了我这个愿望。尹老师说:“真正的作家,必须了解中国的社会现实,不然写不出好东西。”说完转身走了。

我回到教室,把招生简章翻出来,试图从那些密密麻麻的专业里找出一个可以了解中国社会现实的专业。最后,我选择了学法律。

那年高考,我发挥超常,成绩在班里排进前十名,高中三年来从来都没及格过的政治居然都考了81分,在全校名列第三。一直不喜欢我的政治老师第一次对我露出笑容:“你以后可以当政治骗子。”那一年(1986年)是国家教委第一次尝试标准化考试。我大概是占了这个便宜,因为我从来不喜欢背那些大答题,而是喜欢做选择判断题,不然我不可能“当政治骗子”。

老师、同学都不相信我能考这么好,包括我自己,一直觉得是把我跟谁的分数搞错了。只有尹老师认为我就应该考出这样的分数。

三年之后,我和尹老师在广场意外相见,两人抱头痛哭。他说:“你真是我的好学生!”

然而我从上小学到大学毕业,从来都不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9915.html

两支银凤钗

[成长] 那些雷倒招聘官的简历

感动于凋败之美

香蕉及皮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假装没那么担心你

人各有志的孤本,精彩不可复制

败给考试的爱情

不自量力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苹果有心

最新文章阅读

  • 哭笑的理由

    有一次,一位教授来给大家做演讲,他给大家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大家听完后,有的人捧腹大笑,有的人低声微笑,有的人满脸笑意,总之大家都非常开...

    人生感悟2020-11-24
  • 抱瓮灌畦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抱瓮灌畦 【汉语拼音】bào wèng guàn qí 【近义词】:抱瓮灌园、抱瓮出灌、抱瓮灌圃、汉阴抱瓮 【反义词】:炉...

    成语故事2020-11-24
  • 天上为什么会有云?

    地面上的水在太阳的照射下会变成水蒸汽,水蒸气跟着地面上的热空气一起升到空中。由于高空中的温度比较低,水蒸气遇到冷空气后,就形成了许多小水滴。这...

  • 李雁雁:洞亮命运的盲点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我就在当时的《九华周刊》上看到过对他的专题报道,知道他是一个求学海外的盲人留学生。而得知他已是学成归来的亚洲唯一盲人医...

    读者文摘2020-11-24
  • 忍者王长田:光线的十亿个掌声

    王长田曾说要打造中国的时代华纳,几乎没有人信;他坚持不做奖项交易,要将音乐风云榜打造成中国格莱美,也几乎没有人信。他似乎总是憋了一嗓子。如今光...

    意林2020-11-24
  • 幸福蜿蜒在人生路

    幸福蜿蜒在人生路 幸福出现于一次旅途。 正是在这趟状况百出的旅途里,我才明白了一件事情:幸福不是一部热闹的连续剧,那么大开天阖,显而易见。它总是...

    青年文摘2020-11-24
  • 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

    有一句著名的格言:“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这句格言本身,就是一条真理。 人们都很尊敬发现真理的人。其实,真理常常就在你的身边,看...

    读者文摘2020-11-24
  • 好样的,海内斯

    2010年6月28日至7月3日,英国5岁残疾小男孩莱奥•海内斯,在萨默塞特郡汤顿市图书馆举办了自己的画展,展出的40幅绘画作品吸引了上万人参观,并被收...

    意林2020-11-24
  • 为你存酒

    我经常打电话给妈妈,只是想问她好不好,想知道她在干吗。 但我妈一听完我的问话,想也没想就会说:“我在等你啊!”虽然我妈妈这样说并不是要...

    意林2020-11-24
  • 最浪漫的告白

    最浪漫的告白 1、爱你爱不够,只想陪在你左右;紧紧握住你的手,陪你风霜雨露;天涯海角亦无悔,不离不弃永相随;缠缠绵绵到白头,一生一世...

  • 在白宫做服务生

    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白宫录取,成为照料奥巴马总统的超级服务生。在接到电话那一刻,我的心飞了起来,听说自己是史上第一位亚裔服务生进驻总统办公室,...

    读者文摘2020-11-24
  • 过客

    人生多少相逢,是“绝版”的。 告白之后,便是告别。转身之后,各自天涯。命运,只许给彼此短暂的一段光阴。此前不曾有,此后不再有,一生仅此...

    青年文摘2020-11-24
  • 翻脸如翻书的皇帝

    公元450年盛夏的一天,在北魏平城的官道上,一队皇家禁卫军正押解一辆木笼囚车走往刑场。车内,关押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囚犯。当囚车行到平城南郊时,几十...

    意林2020-11-24
  • 所以结婚

    所有的宴会,必有曲终人散的时候。热闹之后,对比之下,气氛更加冷清,渴望有个终身伴侣,与他分享生活中的乐事、分担压力,所以结婚了。 想象中确是好事...

    读者文摘2020-11-24
  • 太后赏赐吃不得

    清光绪初年,山东大旱,朝廷命户部侍郎额敏父子前去赈灾。没想到,额敏克扣赈灾钱粮,中饱私囊,以致齐鲁大地饿殍遍野,白骨千里。遭此天灾,又遇人祸,...

    故事会2020-11-24
  • 每遇大事有静气

    在闷热的体育馆里,几场激烈的乒乓球赛正在同时进行着。国家男子乒乓球队主教练刘国梁不停地转动着身体,仔细地看着选手们在赛场上的表现。 这是一次青少...

    读者文摘2020-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