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爱情成碎片,拿什么进行到底

爱情成碎片,拿什么进行到底

青年文摘 日期:2022-4-14

很多人去电影院看《将爱情进行到底》,是冲着12年前那部顶着“中国第一偶像剧”光环的同名电视剧。当时,处于即将或者刚开始爱情马拉松长跑年纪的80后,对于爱情,要么停留在憧憬阶段,要么处于试验时期。把“将爱情进行到底”当成是爱情口号,也视为心中目标,初生牛犊不怕虎。

对经过《将爱情进行到底》电视剧版洗礼的观众来说,12年时间,他们已经过了爱情的洗礼。再看电影版时,就如同十几年后邂逅初恋情人。无论她年老色衰还是风韵犹存,内心都百感交集。自己可以在内心说她的不好,但绝不允许别人说她的坏。看电影不是看电影本身,而是口味电影所承载的关于青春、关于爱情的记忆和命题,一花一木总关情。

恋爱进行,爱情遭遇附加值

电影给12年后校园时代的爱情设定了三种结局。初一看,电影中的三个故事貌似都很肤浅:为了将爱情进行到底,“偷窥+偷情+金屋藏娇+红杏出墙”在所不惜,就如同茅台涨价,是“为了兼顾国家和消费者利益”。混蛋总有混蛋的逻辑,还一直试图冠冕堂皇到底。

但是若深入故事,就会发现这些都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第一个故事:爱情遭遇七年之痒,男人离家出走,女人客串007,“我想回家,但我想她把我找回去”爱情的棱角被时间的奥卡姆剃刀磨平;第二个故事:爱情遭遇残酷现实,男人修兰博基尼,女人卖手机,“爱情已回不去了,你还想怎么样,还能怎么样?”爱情在柴米油盐面前不堪一击;第三个故事:爱情遭遇中年危机,男人欲将初恋续前缘,女人宜将剩勇斗小三,“文慧,跟我走吧!”“大象怎么办?”爱情在欲念诱惑面前挣扎无力。

这不是拍给正初恋着的情侣们看的电影,因为爱情启蒙在电视剧版中就已完成,而看电视剧版的观众在看电影版时已过了初恋的年纪执子之手,与子观影的手,牵的也不再是当年看过电视后偷偷递纸条的伊人;而看电影版的正当初恋年纪的观众,已不再纯情也不再认同电视剧版的纯情最后一个故事中,李亚鹏和徐静蕾这信守“将爱情进行到底”的老派爱情代言人,面对何洁,这一信奉“十年,我没想过那么久”的爱情新人类时,哑口无言。就如同老派的手机霸主诺基亚遭遇新潮的苹果挑战时,江湖日下。

你认为不变可以应万变,只需在恋爱时把爱情修炼得炉火纯青就能俘获芳心,我信奉惟一不变的就是变,努力提升爱情之外的附加值四两拨千斤曾经,爱情是恋爱的惟一目的,就如同以前把通话质量看成衡量手机性能的惟一度量,爱情就成为恋爱的首要硬件指标;如今,爱情已成为恋爱诸多附加值产品中的边缘产品,就如同当下,手机打不打电话无所谓,智能才是硬道理。

“将爱情进行到底”这是一句曾经指引过同学们开展校园爱情运动的响亮口号,如今却成为“吞噬青春,葬送爱情”的代名词。“将爱情进行到底”,12年前的电视剧中提这口号时铿锵有力;“将爱情进行到底,还是不将爱情放进同一个篮子,是个问题?”12年后的电影提出命题,并悄然做出了论证三个故事,说了校园爱情遭遇现实后的三种可能,但三种都“在路上”漂,没有一种脚踏实地“走到底”。

当爱情的度量不再有公认的国际标准,甚至没有了标准,“进行到底”就成了后话,如何进行爱情就成了首先要弄清的问题。

爱情触底,求完璧还是捡碎片

当12年前,第一次谈恋爱时,眼里只有爱情;12年间,谈过很多恋爱,只不过不再为爱情而恋爱;12年后,曾经沧海,蓦然回首后才发现,众里寻她千百度,只需“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如今,也许爱情还在进行,貌似还要进行,只不过主角一直在接力。

佛家修炼推崇“黄龙三境界”: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虽然走了一个大圈后又回到起点。但是玩的是那个过程,修炼提升后,见到恒河一粒沙不再是沙,而是三千世界。爱情轮回后,爱情不再只有“进行到底”一种可能,而有三千种镜像。

当第一重境界时,思维还是单线条,爱情还是一块完整的镜面,当对方向你投之以明眸时,你会自然地进行镜面反射,报之以笑睐,镜里镜外都是纯情;第二重境界时,思维已经开始多元,爱情之镜已支离破碎,一千块碎片中照出一千个哈姆雷特,各怀司马昭之心;第三重境界时,镜面又被拼完整,完整的镜面中会照出当前爱情的完整镜像,但每块零乱的镜片中会留有往日爱情的残影。

不是每一对恋人在修炼爱情时都能老僧入定走完黄龙三境。三个故事说的也是现实中的三类爱情,水平推进。

第一个故事是爱情“完璧”型:爱情从校园盛开后在现实中瓜熟蒂落,两人就如同一对璧人,被龛在镜子内外,彼此互为镜像“完璧”型的爱情太满,太单一。没有留白,没有变通,只会让人压得喘不过气,久而久之爱情的甜蜜会麻痹味蕾文慧在做全职太太的几年中有了自己的学业、事业和朋友,杨峥竟然全然不知;杨峥消失的几十个小时内,文慧竟然没发过一条短信、打个一个电话,彼此早就视对方如空气。当爱情进行得太顺利时,将爱情进行到底就会变得索然无味,这时要将爱情进行到底面临的课题,就是重新发现彼此,让彼此的镜像有灵魂,让明天的爱情和今天有差异。

第二个故事是爱情“破镜”期:两人毕业后就分手,就如同镜子被摔碎。但是每个碎镜上都选择性失明,忘却了失恋的整理阴影;选择性投影,记住了往日爱情的甜蜜碎片,一起翻校门的经历,一起打工的回忆,他在楼下等她的场景当爱情不能进行时,才会追忆爱情进行时的酣畅淋漓文慧拦飞机,不是想留下杨峥,只是不想他带着她糟糕的记忆别离。这时,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方式,就是让爱情碎片成为记忆碎片,在彼此觉得恋爱暗淡无光时闪闪发光。

第三个故事是爱情“重圆”期:文慧的感情危机,让杨峥有了和她破镜重圆的机会。但是这种机会是建立在“同病相怜”和“同仇敌忾”的基础上,就没有了爱情的原汁原味。爱情只是回光返照而非柳暗花明。所以在得知自己只是文慧星河灿烂的爱情碎片中的一片后,杨峥放下录有12年海浪声的手机,也放下了当年和文慧将爱情进行到底的约定。放手,其实也是将爱情进行到底的一种方式。让撒旦的归撒旦,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拥有最多碎片的得破镜。

其实三个故事,爱情的三种结局,正是电影中间“插播”的恋人们爱情进行的过去、将来和现在三种时态。

“我走过很多地方的路,过过很多地方的桥,饮过很多地方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纪的姑娘”沈从文笔下的专属爱情,也许只能存在他笔下的边城中。“将爱情进行到底”如今关于爱情的臆想,也许只能在爱情刚发生时。它就如同点开苹果软件商店下载程序,当新鲜感减退后,立马下载另一款代替当把爱情看成一款游戏,可以设定参数,可以通过存档、删除、重启的方式达到多重结局,爱情进行时必然会三心二意,最终关于爱情的记忆也会支离破碎。

这个时代是碎片化的时代,社交、阅读、爱情莫不如此。当爱情成碎片时,每一个碎片都是爱情的延续和衍生。爱情在被虚化和泛化的同时,也变得无比的零乱和琐碎,这时,让爱情进行到底,工程量也就变得无比浩瀚;爱情进行到底,也就成了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