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治野生小赤狐

青年文摘 日期:2021-7-16

这是前年的事了,当时我们家还住在离威克洛市不远处的农场。在这个宁静的乡间,有条伐木古道,野生动物很多。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和丈夫马克、大女儿安妮到户外散步时,突然听到有隐隐约约的叫声。

一只幼小的赤狐,在雪地里呈现出秋天红枫叶的颜色,在被人非法设置的陷阱中挣扎。看见我们走近,小赤狐恐惧地拱起背脊,迅速向空中一跃,却重重地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小宝贝,别怕,你的腿断了。”安妮说,“让我们来帮助你!”

马克脱下外衣,轻轻将小赤狐罩住,我动手将它的断腿从夹子里取出。我担心它会扭过头来咬我,可是,在马克的大衣下它并不反抗。它又疼又怕,一双黄色的眼睛闪闪放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们。回家的路上,安妮一直小心谨慎地抱着它,我们给它取名莎拉。

我是兽医助理,学过动物饲养。当我们把莎拉带到厨房时,一只冻坏双脚、正用吊带吊挂在笼子里的猫头鹰打量着新来者;另一只折断了一边翅膀的秃鹰紧紧倚在沙发的靠背上,密切注视着我们;还有一只笼装的貂,当我们发现时它几乎要被冻死,此刻从网孔中伸出鼻子深嗅着;我们的家猫则体毛直竖,十分警惕。

马克坐在桌上牢牢钳住莎拉的头,我准备把它的断腿接上。我们的三个孩子也围过来,“它是一位小公主哩。”五岁的卡尔惊讶着。“千万不要弄疼它。”七岁的安娜轻声说。“莎拉,别怕,你能行!”九岁的安妮抚摸着莎拉金黄色的头身。

马克把棉球在乙醚中浸泡一下,用来作麻醉药。我尽可能把断骨接得吻合如初。手术之后过了好几个小时,莎拉的眼睛才动了动,张开了。“妈妈,让我来护理莎拉吧!”说着安妮双手捧着笼子与莎拉进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早上,莎拉侧身卧在一块粉红色毛茸茸的毛毯上,呼吸均匀。

然而,手术两天之后的一个早上,我们发现事情糟了。晚上莎拉趁安妮睡着时,发疯似的想要把腿上夹板咬掉。结果一根断骨卡在笼子底部动弹不得。马克检查后说:“再也无法修复,只能做手术了。”马克和我一阵忙碌,麻利地把它的断腿锯掉。直到第二天凌晨,莎拉才慢慢苏醒。我拿来毛巾,浸泡了冷水往它嘴里挤,马克和我轮流在它身边照看。第二天,安妮和安娜、卡尔都一整天守在莎拉旁边,只有吃饭、上厕所时才离开一下。

过了几天,莎拉终于站立起来。它的笼门我们从没关上,但它只是到处打量打量,并不想出来走动。可一天夜里,我一觉醒来,分明听到它轻柔地走在我们卧室的地板上,接着便感觉到一只冰冷的鼻子在我手上摩挲,然后我听到它走过大厅,到孩子们的房间去了。

不久,笼子似乎成为它的房间,在那儿它清理自己的皮毛,把食物藏到地毯下面。它俨然把那块粉红地毯当成自己的财产,有时会自己抱着地毯到炉火边去睡,这时我们看到的只有粉红的一团。

莎拉现在能自如地四处走动了,要是我们靠它太近,它就一溜烟跑开。它最喜爱的玩具是安妮的一只旧手套。它先朝目标偷偷靠近,然后突然猛扑过去,抓起它扔到空中,再接住。

不知不觉八个星期过去了,离动物繁殖季节只差几个月,莎拉需要去寻找自己的配偶,需要拥有自己的家。但是,把它放归旷野之前,我和马克必须弄清楚它能否捕捉猎物。

一天晚上,马克把一只鸡放到厨房当牺牲品,并与安妮说好不要提示它。可莎拉连一动也不动,我满心失望地上床睡觉去了。可是第二天早晨,我们发现莎拉躺在笼内,地毯下面有一堆吃剩的鸡骨头。

现在它在家里待不住了,不安情绪与日俱增,晚上它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不时望着窗外。

安妮很惋惜地说:“看来,我再也没有借口留住它了。”一天晚上,我们发现莎拉用脚爪拍打房门,并用鼻子从门缝里嗅吸外面的空气。我们知道莎拉该走了。慢慢地,我把房门打开,可是,莎拉来到门口,又折了回来。

如此五个晚上,莎拉都是在门前返来复去。到了第六个晚上,莎拉依然在门前返来复去的。“走吧,”最不愿意莎拉离开的安妮也红着泪眼说,“走吧,莎拉!你一定能行!”这时,我们的莎拉终于壮起胆子走了出去,雪地上印出一串三只脚的脚印,消失在树林里。

全家悲喜交集,马克和我赶快把笼子抬到外面怕万一它晚上要回来。安妮和安娜搬来莎拉的粉红毛毯,还拿来几块骨头、一些食物和那只它最爱玩的手套。第二天早晨,我们迫不及待地出来察看:食物吃了一半,余下的藏在地毯下面,雪地上分明印着莎拉三只脚的脚印。www.jingdianyulu.net

有三周时间,莎拉每天回来吃一个我们为它预备的鸡蛋。在这三周里,它把手套和骨头一一拿走。突然有一天,我们在笼内发现一只刚咬死不久的松鸡。安妮扭过头来对我说:“妈妈,它行啦!”又一天晚上,莎拉又搬走了地毯。我们知道:尽管它就住在附近,可这将是它最后一次到笼里来了。

六月,我们得举家迁徙。临走的那天,莎拉来到古道旁坐下,朝我们观望。它一身夏天的皮毛,看上去挺健康。“莎拉,你真棒!”安妮高兴地抚摸着它。我停住车最后一次向它道别,“莎拉,你要多保重!”莎拉“嗽嗽”两声以示回应,眼眶湿润。这时,莎拉突然立起全身,右前爪向安妮摆了摆,然后转身疾奔而去。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46974.html

民国时期怎样打击空置房

怎不让人心疼

“北大双胞胎男神”之弟弟感言:世上只有哥哥好

瑞士银行的名头

不敢不乐

探险家金飞豹:没有比心更高的山峰

勇气

努力不是一种动作,而是一种结果

除了打杂,实习的更高意义是什么

想带母亲去坐飞机

最新文章阅读

  • 关于老婆体重的几种说法

    综合版:体重的增加是物理变化。脂肪的增加是化学变化,体重计的变化是数学变化,而我对你的爱没有任何变化。 化学版:你的同化作用总是强于异化作用。 ...

    意林2021-7-16
  • 一句话搞笑签名

    一句话搞笑签名 1、一只公鹿,它走着走着,越走越快,最后它变成了高速公路。 2、有的人因为扭曲而融入黑暗;有的人,因为不小心触碰了黑...

  • 读巴黎圣母院有感_读后感

    因为雨果思想活跃,既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倾向,又同情刚刚兴起的无产阶级的革命,因此保守顽固的沙皇下令在俄国禁止出版雨果的所有的作品,但我们不能不...

    读后感2021-7-16
  • 妖猫传观后感800字

    妖猫传观后感 妖猫传给我最大的感触是不同身份的人对杨玉环不同的爱与情。皇帝,阿部,白衣少年,影片以白居易的视角出发,用一只黑猫串联起了白居易和杨...

    观后感2021-7-16
  • 强人与幽默

    幽默来自智慧,也来自品格。强人们的幽默则将他们的人格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曼德拉 这位南非前总统在出席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首脑会议上领取“卡马...

    读者文摘2021-7-16
  • 不是一条鱼的问题

    春节渐近,在职工的一再要求下,局里决定提前发放部分作为福利的实物年货。 今年局长一高兴,专门派工会的吴主席到海边拉了满满一车鳕鱼,每人二十斤,人...

    人生感悟2021-7-16
  • 偷出来的故事

    这天,韩军科急匆匆地来到城西客运站。他拎着手提包正穿过拥挤的人群时,被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一撞,险些打个趔趄。候车的人很多,当他排队到售票窗口时...

    故事会2021-7-16
  • 一夜暴富

    一大早,大门口老槐树上飞来两只喜鹊,“喳喳喳喳”叫得欢。我正想是不是有什么喜事,突然接到大奎从省城打来的电话,说是我托他联系工作的事...

    故事会2021-7-16
  • 不调味的美

    有些东西,不用调味,就很美了。 法国的螃蟹,愣头愣脑的,6月间,就被扎扎实实地包装好,放在超市冰鲜架子上,脑满肠肥一大个,每只折合人民币三十元。...

    读者文摘2021-7-16
  • 书语莫负情语

    他俩是通过相亲认识的。两人岁数都不小了,老实说各自也都相过不少回了,对相亲这种形式也没了太多新鲜感觉。在程式化的寒暄之后,又开始习惯性的沉默。...

    青年文摘2021-7-16
  • 生活在表层

    一位最亲近的朋友,经常讽刺我是个麻木不仁之徒,因为她从来没看到过我流泪……回想起来,我确实有许久不会哭了。 隐约记得,只有年少时生病...

    读者文摘2021-7-16
  • 萨特说

    青春这玩意儿真是妙不可言,外部放射出红色的光辉,内部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我是在书堆中开始我的生活的,就像毫无疑问地也要在书堆中结束我的生命一样。...

    读者文摘2021-7-16
  • 初恋是人生最初的爱慕练习

    在她梦中出现的时候,他还是17岁的模样。她遇见跟他同班的学姐,跟她说说笑笑。梦里的学姐调侃她:当年你肯定喜欢那谁谁吧。梦里的她大大咧咧地笑了:当...

    意林2021-7-16
  • 救治野生小赤狐

    这是前年的事了,当时我们家还住在离威克洛市不远处的农场。在这个宁静的乡间,有条伐木古道,野生动物很多。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和丈夫马克、大女儿安妮...

    青年文摘2021-7-16
  • 施振荣交棒术

    放眼台湾企业,大都是“家天下”模式,很少像施振荣一样,不让自己的儿女进入宏碁,却将经营三十多年的宏碁集团,交给一群一起打天下的职业经...

    意林2021-7-16
  • 窗户与镜子(银行家与学者)

    一个富有的银行家脾气非常暴躁,对周围的一切都看不惯,感到生活没乐趣。 一天,他听说附近住着一位大学士,生活简单而幸福。 银行家便去访问学者,希望...

    人生感悟202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