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良和九蕊

青年文摘 日期:2021-1-9

继良和九蕊同在南方一个小镇的电子工厂工作。不过,一个来自北方,一个来自南方。

两个人做的都是办公室工作。九蕊文静而内向,有细长的眼睛和莹白的肌肤。她寡言,但是笑起来有淡淡的酒窝,很迷人。继良爱说话,他的嗓音很亮,有鼓动人心的气魄。九蕊暗地里迷恋这洪亮的嗓音,觉得笃定温暖。

九蕊休息日喜欢去郊外走走,镇的东头有木板的老房子、古典的小桥、潺潺的流水。

继良休息日爱去城里买书。他买的书都是励志类的。九蕊知道一个男人窝在这里不会快乐。离小镇几十公里就是现代都市,那里被宣传为创业的热土,继良疯狂地喜欢那里。

双休日的时候寒流来了,九蕊如常地向老镇走去。因为雨,游人少了,老镇便很安静,安静得能听到自己心里的话。九蕊一回头,却见继良在她身边。

继良笑笑,说:“我也难得在这老镇走。”九蕊只觉心中开了花,是一朵一朵小小的茉莉,慢慢地绽开,满是芬芳。他们走过一座座小桥,九蕊的脚踏在青石板上,期望这路没有尽头。

但是,她敏感地感觉到身边的继良有话要说。果然,他期期艾艾地向九蕊提出借钱,因为他要去那个都市寻找工作。

九蕊借给他5000元,那是她大半年的积蓄。继良不知道说什么好,眼睛有点儿红,只是承诺尽快还。九蕊是个外表淡然却内心执著的女子。就在继良走后没几个月,她也决定去那个城市。

坐在通往城市的巴士上,她看见灯火璀璨,可离城市越近,她越发怀念老镇。但因为继良,她义无反顾。

(一)

九蕊和继良不再是同事,只是在同一幢大楼工作。九蕊依旧做她的小文员,继良做销售。城市生活让继良如鱼得水,他洪亮的嗓音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继良把住处让给了九蕊,自己又找了房子。虽然让给九蕊的房子地点偏远,但是她却很喜欢,因为房子带一个小小的院落。九蕊甚喜这个小小的天井,她在院子里种薄荷和金银花。

花开的时候,九蕊一一将花草摘下,虔诚地把花草在阳光下晒干,然后把它们装人小小的布袋。送给继良。她说:“你一直在外面跑,免不了急躁焦虑。它们能够明目清心。”继良既感动又羞愧,说:“上次的5000元还没还你。”九蕊淡淡地说:“我也不用钱,放在你那儿,就好比给我攒着。”

继良不钝,他明白九蕊的心意。可是九蕊这样清淡和悦的女子,继良感觉亲近又遥远,他喜欢九蕊的一尘不染,但他又怕烟火日子会很快把这样的女子打磨得粗糙乏味。继良理所当然地认为,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就是要用很多钱给她一份安定的生活。但刚刚闯入这个城市的自己,却什么也给不了九蕊。

他不知道,九蕊不是这么想的。九蕊觉得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只要把一颗真心捧给她就行了。屋子里能够放上一张床,饭桌上有简单的菜蔬,院子里有朴素的草花散发出香味,这日子就是幸福。

九蕊羞涩而矜持,她等着继良开口。继良有一日终于满脸通红地站在她面前,她满心惊喜,以为盼望已久的事即将发生。谁知继良竞说能否再向她借一些钱,甚至说不出理由。

她也不问,去银行取了钱给他。她体谅他的难堪,而且他向她借钱,让她觉得自己和他亲近,这使她欣慰。

(二)

继良借钱是为了追求小爱。

小爱是本市女子,长得娇俏可人,生活时尚而又精致。隐秘的意识中,他觉得小爱是通向城市的桥梁。小爱家境不错,颇有根基。能够娶到小爱,继良觉得自己会被这个城市接纳。

九蕊不是不知道。有次她逛商场,看见继良和小爱。她隐身其后,看见小爱选了一款昂贵的蕾丝内衣,之后随意地把付款单抛给继良,继良满脸卑微地去付钱,脸上是讨好的笑容。

她心里隐隐抽痛,快步跑了出去。她心疼他,为了刚才的表情,他在她眼中,一直是树一样的男子,开朗率直而生命蓬勃。在另一个女子面前,他怎么变成了弯绕的藤?那样委屈自己,使她不忍。九蕊不明白,名利真的那么重要?

第二天上班前,九蕊在门口遇到一对老人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皮肤黝黑,说着土话。他们拿着继良的照片,说他们的儿子在这里住过,问九蕊可曾认识?

九蕊请了假,把他们带到家中,泡了薄荷茶给老人喝,又煮了清淡的饭菜,然后打电话给继良。继良匆匆赶到,一见到他,母亲就哭了,说:“这么些时间没给家里寄钱以为出了什么事,现在一切平安都好。”继良难堪地低下头,说城里开销大,实在没有多余的钱。继良的父亲久久地沉默,然后说:“只要你好,钱不钱的是小事。”

继良的父母不肯过夜,吃了饭就要回去。继良想问他们要不要见见小爱,终究没敢开口。他无法想象小爱会怎样轻视自己的父母。就在这时,他突然清醒地觉得,他身处旋涡。盲目地追求城市生活,他会离生他养他的父母越来越远,他会离那个从小哺育他长大的美丽山村越来越远。

等火车的时候,母亲不停地说九蕊好。父亲不说话,但提到九蕊的名字眼中有温暖的笑意。继良突然觉得心里也很温暖。他好像在嘈杂的人群中闻到九蕊的气息,清淡平实仿佛枝头绽放的小花。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很爱九蕊。她给他的踏实和愉悦是任何人都不能给予的。

(三)

秋天来的时候,庭院里的菊花开了。日光流连在花上,花瓣似吸足阳光,散发氤氲清香。上面有褐色小虫,九蕊手执喷壶,一一除去。忽然听到后门响,是继良。

和继良已有半年未联系,彼此好像心照不宣般自动隐身。隐约听到他的一些消息,他已和小爱分手。有时去餐厅吃饭,她故意和他错开。她想他一定知道,这半年她坚持给他父母寄钱。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不想让老人失望担心。她不愿继良把这当做恩惠,九蕊生性羞涩,最怕别人感恩戴德。

见到继良时,她还是会心跳。门外,继良穿着普通的灰色T恤,九蕊欣赏他这般朴素。衣服不过是一段布料,何苦追求这轻薄的奢侈?阳光在他们中间跳舞,听得见时光寂静流动的声音。继良笑问:“不让我进来?”

继良踏进院子,看见有晾晒的床单,一个男子在用掸子扑打床单。看到继良,他微笑一下,是个清秀的男子,笑容温和干净,却使继良勃然变了脸色。

九蕊是好女子,就不会有人热烈追求吗?

继良冷静地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九蕊,说:“我不进去了,这是欠你的钱还有利息。这半年你寄给我父母的钱也在里面,谢谢你。”

继良飞快地把话说完。他等着九蕊推托,并告诉他那个男人和她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九蕊的心灰了大半,她没想到他这样恩怨分明、干脆利落,作出两不相欠的冷漠姿态。九蕊接过来,淡淡地说一声:“知道了。”

半年,183天。继良在梦中都想着和她见面的欢喜雀跃,他们会开始一段崭新的感情。但,只是他想。现实这般惨淡收场,他的心犹如针扎。

他勉强挤出微笑,说:“再见。”她点点头。门在他身后关上。

第二天一早,九蕊发现门口有玫瑰。虽然已经失去鲜嫩,但猩红的花瓣上还有露珠闪烁。她想,是他吗?

(四)

不久后,九蕊回到了古镇,租了一片小小的店面,开了一家书店,专卖书和咖啡这是她从小的梦想。没想到生意居然不错,渐渐成为小镇一景,她的照片还登在古镇旅游网上。

这一切,她并不在意。长久以来,她只关心自己的内心。安静的日子对于她是疗伤剂,细小的伤口逐渐平复。

冬日细雨的黄昏,冷且湿,没什么客人。九蕊预备关门。古镇还是用老式关店门的办法,就是上门板。有人接过她手中的长条板子,是继良。他背着沉重的背包,把背包递给九蕊,然后扛起一块块板子,关了店门。

现在店堂里只有他们两个。开了一盏昏黄的灯,两张脸浮现在灯光下,只听见彼此的呼吸,乍喜乍悲。九蕊不想问,继良也不想说是怎么遇到九蕊借住的堂哥,又怎么在打听到九蕊回到古镇后他便不管不顾地辞了职,抛弃了薪水不薄的销售主管职位,跳上末班车一路狂追过来。

不说了,什么都不说。细雨打落在窗上,夹杂着雪珠。密集敲打的雪珠告诉人们又一个寒潮要来了。九蕊热了酒,继良烧了菜,他们相视一笑,说:“吃饭吧。”

知道很多很多个日子、很多很多年,他们会一直过这样寻常的温暖的白饭菜蔬的日子。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42822.html

求职别找“好”老板

路遥父亲: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

当众讲话

所谓尊重,就是让主角是主角

有用崇拜

富可敌国的财神为何穷困而死?

母爱不盗版

棉袄

在我成名之前

母亲那些卑微的愿望

最新文章阅读

  • 意志的极限

    如果用生存的能力来考验一个人的意志,那么英格兰90岁的老汉阿列克·阿尔德堪称意志最强的人。 他一生充满了苦难。1926年,8岁的阿尔德从一棵4。5...

    人生感悟2021-1-9
  • 财富的聚与散

    集关于财富的聚与散,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哲学命题。一方面,正如孔子所说的,“富与贵,人之所欲也”,“富而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rdq...

    意林2021-1-9
  • 因为你影响了你自己

    一个孩子竟然在上公开课的时候睡着了,还打着呼噜,这是怎样的一个场景?我想任何一个老师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一幅画面,但是却实实在在地在我的身边上演...

    意林2021-1-9
  • 为父亲撑起一片天

    一夜的狂风暴雨。 睡梦中,我听到父亲的房门开了好几次,伴着的还有沉重的叹息声。现在正是玉米的结穗期,而这一场狂风暴雨,势必会让大片快要成熟的玉米...

    青年文摘2021-1-9
  • 继良和九蕊

    继良和九蕊同在南方一个小镇的电子工厂工作。不过,一个来自北方,一个来自南方。 两个人做的都是办公室工作。九蕊文静而内向,有细长的眼睛和莹白的肌肤...

    青年文摘2021-1-9
  • 细节决定印象

    我认识的一个董事长,最近被他公司离职的总经理举报偷税漏税。 尽管税务机关查了一通后,并没有查出举报信里所说的严重问题,但着实让这个董事长心惊肉跳...

    人生感悟2021-1-9
  • 活着,按自己的方式

    看见她自己带来的医疗转介单时,这位医师并没有太大的兴奋和注意,只是例行地安排应有的住院检查和固定会谈。 会谈是固定时间的,每星期二的下午3点到3点...

    读者文摘2021-1-9
  • 等待梦想花开

    普雅花生长在南美洲安第斯高原上,历经百年的风雨才开花。花开时极为壮观:花穗巨大,形如铁塔;万朵锦簇,云蒸霞蔚。流溢的浓香浸润着贫瘠的土地,让人...

    意林2021-1-9
  • 历史衣袂上的生动褶皱

    施爱 淮阴侯韩信有一段时间,穷极无聊,在城下钓鱼。聊以维持生计。 同样在水边的,还有一些前采漂洗的妇女,其中有一个老妇人,见韩信饿得可怜,就把自...

    读者文摘2021-1-9
  • 毒 虺

    有一个人到山里去旅游,他坐在山路边休息时,脚腕被一只黄蜂蜇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发现那只黄蜂。他摸着脚腕上那个肿胀的包,心中感到非常恐惧。 他曾...

    哲理故事2021-1-9
  • 鹦鹉大葱

    我认识一位老哥哥,我们都叫他老爷。老爷家里养了一只鹦鹉和一头猪。猪的名字叫福禄兽,宠物商人说它是那种永远长不大的袖珍宠物猪,即便成年之后也只有...

    读者文摘2021-1-9
  • 失踪的骨灰盒

    姚莉原先在某旅游公司当出纳,各方面表现平平。可自从丈夫吴德当上古林县县长后,不到一年她就被提拔为县旅游局局长。姚局长走马上任后不仅在本部门吃拿...

    故事会2021-1-9
  • 花钱

    中国传统文化里,有一路子是善于吹的,如中医大夫,如气功师,街头摆摊卜卦的,酒桌上的饮者,一分的本事吹成了十二分的能耐。连破棉袄里扪出一颗虱来,...

    青年文摘2021-1-9
  • 怀念摇滚

    最早接触摇滚,是从大洋彼岸那个猎豹一样矫健、黑蛇一样柔韧的迈克尔·杰克逊开始的,他忽而狞厉如夜枭,忽而纤弱如怨女的嗓音,在那时的我听来,...

    意林2021-1-9
  • 包装预言家

    因为沉溺于电脑游戏,初中毕业后我便辍学去城里打工。 我很希望找到一份能够一直坐在电脑前的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一个有点沧桑有点落魄的中年人...

    故事会2021-1-9
  • 蚁人观后感500字

    蚁人观后感 主角的设定原本是个小偷,所以片中含有大量的盗窃场景。而Ant Man潜入企业的目的也是盗取装备,摧毁资料。因而本片完全可以当成一部盗窃片来...

    观后感20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