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我是神秘“黄金兵”

我是神秘“黄金兵”

青年文摘 日期:2021-11-17

从藏北无人区,到冰封雪覆的新疆阿尔金山,再到青海可可西里、内蒙古、云南……万余名特殊战士,在26个省区探寻地下宝藏。这支世界上唯一的寻宝兵团,就是中国武警黄金部队。

手指一点,黄金万两

39岁的支队教导员张琦,20年的野外经历,赋予他一脸的古铜色。乍看上去,黄金兵与一般武警并无两样,但胸标上的“黄金”字样,表明除了军事训练之外,他们还要接受地质、测量、地球物理勘察等专业训练。

金矿石就是一块块大小各异、形状各异的石头,“这就是金矿石,肉眼是根本看不出来的,摆到面前也没人会拿。”因为,金子在地壳岩石中的储量不到亿万分之一,也就是每吨矿石中只要含有1克金子,就可以确定为金矿了。

在整个黄金部队中,在编军人主要分为两类:技术干部和施工战士。勘探的巨大困难,使技术干部显得尤为重要。他们多是地方大专院校地质专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毕业后直接入伍,主要工作就是在野外甚至“无人区”采集矿石样本、分析化验,并依此判断当地金矿的位置、数量等信息。虽人数不多,却称得上是整支队伍的“大脑”。在部队里,技术干部的年薪只有六七万,加上奖金也不过10万元,但地方上很多金矿企业却给他们开出几十、上百万元的诱人年薪。

不过,20年来张琦从未递交过转业申请。对此,他很坦诚地表示:“说没动过心是不可能的,但我是部队培养出来的,穿着这身军装就不想‘跳槽’。除非哪天黄金部队用不着我了。”

除了技术干部,大多数是普通的黄金兵。这些战士的分工主要有两种:槽探和钻探。槽探是指在地表挖深2至3米、宽2,5米的方坑,并从坑中取样化验;钻探则是用钻探机,从地下几百米的深处采样。

噪音是钻探兵常年面临的挑战之一。医学证明,人类听力所能承受外界的噪音是80分贝。而黄金兵们每天工作的钻探机台前,噪音却高达110分贝!刘大坤被战友们誉为“拼命三郎”,他在机台前干了8年,累计钻井达2万余米,相当于钻透了两座喜马拉雅山,为国家探明黄金储量80余吨,潜在经济价值上百亿元。由于常年在噪声环境中工作,28岁的他患上了神经性耳聋,如今只能依赖高倍助听器与人沟通。

黄金兵将采集到的矿石样本送到各支队的研究所,所有的化验结果汇总起来,就是黄金部队的“寻宝”成果。这些成果连同勘探图纸,都要上报总部,再由国家统一协调开采。

黄金部队最大的秘密自然是勘探成果和地质资料,它们就像金矿的藏宝图,内行人得到了,就能按图索骥,找到地下宝藏。正因如此,黄金部队的所有技术干部都要和部队签订保密协议,资料的借阅和登记十分严格,电脑资料都经过了加密。有些人拿着数万元现金和重礼找到部队战士,许诺说只要在地图上指一指金矿的位置,他们就能得到巨额回报。因此,黄金部队的官兵也被形容为“手指一点,黄金万两”。但令对方失望的是,从没有一名黄金兵背叛过部队和国家。

远看像难民,近看是财神

尽管每年都能为国家找到上百吨产量的金矿,寻宝奇兵们却无缘见到光灿灿的黄金。他们风餐露宿、翻山越岭,奔赴白山黑水、戈壁荒漠,历尽艰辛找到的只是含有金子成分的矿石。

但也有一次例外。在黄金部队的辉煌战绩中,流传最广的是那块“狗头金”的故事。1983年,五支队战士姚金风在大兴安岭地区寻找金矿时,意外发现了一块沾满泥沙的石头。他刚想将其扔掉,却发现这块石头掂在手里异常沉重。小姚好奇地把它用水管冲洗一番后,不由惊呆了:眼前居然是一块熠熠生辉的金疙瘩!这块“狗头金”重2155。8克,含金70%以上。

狗头金是一种产自脉矿或砂矿的自然块金,因形状酷似狗头而得名。世界各国都以拥有珍稀的狗头金为骄傲,因为每块1公斤重的狗头金,聚成时间都需要上亿年。如今,这块黄金部队的“镇队之宝”被陈列于国家军事博物馆内。

发现“狗头金”需要绝好的运气,更多时候,黄金兵寻宝是依靠科技和他们惊人的毅力。对于黄金部队来说,如果在野外采集的矿石标本不准确,就可能和深埋地层的黄金宝藏失之交臂。战士们把矿石标本视为自己的生命。

一次,在哈密地区南湖戈壁的红格尔塔拉,战士伍军良在采样返回营地的途中迷失了方向。战友们几经周折找到他时,眼前的伍军良已经面目全非:脸颊皮肤灼伤爆裂,鼻腔里流出的鲜血已经结痂变黑,因长时间在灼热的戈壁上行走,磨穿洞的胶鞋底已经和脚掌粘在了一起。三天两夜中,伍军良一直在与死神进行着艰难抗争,他相继扔掉了水壶、干粮等,然而直至昏倒的那一刻,小伙子也没有放弃采集来的26件矿石样品。

以前的探金工具是“老三件”:地质锤、罗盘、放大镜,作业全凭人力。现在他们的勘探设备换成了“新五件”:新型全液压钻机、高密度电法仪、数码摄像机、手持GPS(全球定位系统)、掌上电脑。精兵有了利器,寻金效率自然大大提高。

这种“鸟枪换炮”的感觉,令战士们感到快乐至极。要知道,过去没有这些便携式轻型设备时,他们都要把几十吨重的设备拆卸开来,像蚂蚁搬家一样,一遍遍人拉肩扛地沿着崎岖小路运上山去。寒冬季节,冰凉的钻杆能粘掉人的手皮,寻宝兵们佝偻着后背咬牙前行,几趟扛下来,肩膀就磨得血肉模糊了。长年的野外生活,使一些黄金兵过早地白了头发、驼了背,一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上去就像五六十岁的小老头。

“远看像难民,近看是财神”,是一句在金矿区老百姓中流传甚广的顺口溜,他们以此形容黄金兵。因为,比起那些衣装整洁笔挺的军人,他们显得如此“另类”

迷彩服破旧不堪,上面经常沾满油渍和泥污,粗糙的大手上老茧密布,与之握手会被“扎”痛。可为什么这些貌似难民的“落魄战士”,又被老百姓视为财神呢?因为寻宝奇兵们托起了无数人的财富梦想。

品格如金,雪域高原赢得美人归

寂寞是黄金兵的“天敌”之一。远离人群的他们整天与岩石打交道,与大山密林交朋友,渐渐形成了寡言少语的性格。如果碰巧有一个乐天派的战友,会被大家视若珍宝,成为队伍中的“红人”,因为士兵们太需要性格活泼的人解闷了。

27岁的乔凌峰来自天津,一次回乡探亲,他被硬拽着认识了一名在天津上大学的湖南女孩许盈。一来二去,随着对黄金兵的认识越来越多,盈盈对小乔的好感也越积越深。乔凌峰的品格犹如一面伟岸的旗帜,渐渐征服了这位女大学生的芳心。

2010年暑假,许盈怀着对男友的强烈思念,悄然向乔凌峰寻金的西藏奔去。她历经坎坷踏上这片冻土,每走一步都气喘吁吁。两天后,那头素有“高原之舟”美誉的牦牛,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任凭当地向导强拉硬拽都不再往前挪一步。女孩也昏倒在地,紧急输氧后才挣扎着爬起来。一对恋人在雪域高原相见后,不由激动地抱头痛哭。

美女大学生的到来,使整个黄金支队沸腾起来。官兵们平日都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寻金,长年看不到女性,如今驻地忽然“天降飞仙”,许盈的性格又是那么活泼可爱,大家自然高兴得像过年一样。领导下令,以最高规格接待这位“为爱远征”的勇敢姑娘!

当晚,许盈望着高原上繁星如织的夜空,听着男友用磁性的嗓音高唱《黄金战士之歌》“穿过那荒野密林,越过那峡谷山冈,我们是黄金战士,肩负着人民的热切希望……”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如此美好,美得令她潸然落泪。

接下来的日子里,后勤班多了一名编外女战士。被褥天天有人晒,衣服破了有人补,有时收工回来大家还能尝到鲜辣过瘾的湖南美食。

2011年初,许盈毕业后再一次来到黄金支队西藏驻地,与男友在海拔5000多米的雪域高原上举行了婚礼。

守着金山借款买房、走出戈壁看到一棵绿树惊喜得痛哭流涕、几年见不到家乡的女友穿裙子是什么样、因喝戈壁咸水大量脱发、大雪封山留守多日靠喝稀粥抗争生理极限、原始森林里被凶猛野兽穷追不放……这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在武警黄金兵的眼里,早已习以为常了。尽管寻金过程充满艰险曲折,可一旦探明金矿,每个寻宝兵的心里都会充满自豪与幸福感。他们知道,一座金矿的诞生,将会给当地带来翻天覆地的美丽变化。

组建32年来,这支寻宝兵团已先后在26个省区发掘金矿床325处,探获黄金资源储量2269吨,经济价值超过6000亿元。连续4年来,我国的黄金产量一直位居全球第一,这无疑给了中国雄厚的底气。

这群无名英雄用智慧和血汗,为国人筑起了一座座金色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