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差

青年文摘 日期:2020-2-7

当那个高个子男生从人群里探过大半个身体的时候,姚若汐只是很轻巧地扭动了脖子,让自己的视线从他的脸上轻轻地掠了过去。

“你好”很礼貌的声音,“请问,你是不是叫姚陈?”

“你认错人了。”她笑着抬起头看他。

“这样啊……”男生用手搔了搔头,明显流露出难为情的表情。犹豫了片刻又问道:“那,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身边的女友看不下去,冷哼着把没来得及回答的她拽走了。

“若汐,听说你以前改过名字……是不是刚才他说的那个?”走在路上,好友的询问宛如一颗炸弹,把岁月更迭炸得粉碎。回忆在瞬间就变得清晰无比。

A城的老区,至今还是许多人回忆中最值得留恋的地方。林嘉树就是其中之一。

那是一个雨天。

突如其来的暴雨。他骑车拼命从学校往家里赶。马路边突然跑出一个女孩,横冲过来。几乎来不及拐弯,就撞了上去。他来不及理会隐隐作痛的胳膊,径直扑向甩落在一旁的琴盒,宝贝似的捧在怀里。

“你怎么这样啊!”他转过头责备突然跑出来的女孩。然而,剩下的话却因为看见女孩流血的膝盖而吞咽回去。

“你受伤了……”他抱着琴盒走过来,试图安抚坐在水里瑟瑟发抖的女孩,“我扶你起来。”手伸出去的瞬间,女孩出乎意料地哭泣。就像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肆意地宣泄。

林嘉树就那样傻傻地站在她的身边。雷声隆隆,女孩莫名澎湃的眼泪混杂在大雨中,成为关于一个夏季最沉重而隐晦的记忆。

后来在送她回家的路上,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叫做“姚陈”。居住的地方也仅仅与他隔着一条马路,两人的学校都是在x中。

而如今,苍白阳光照耀下的晴天,与记忆中的并无区别。五年的时间,纵然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身高、体重,可是,眉眼间的神情,却是时间这把刀无法轻易雕琢更改的。

因此,原本是要去老师家拜访的,只因无意的一瞥,看到路边的她和身边人说话时那种漫不经心的神情,才确定地调转了车把,一路跟了下来……然后,看见她停在一家精品店的门口。他在不远处细细观察她面上的表情变化。就在这时,她猛然侧过头,朝他这边看来。她脸庞脸颊突然腾起的红晕,让他想起她曾对他说:“嘉树,你相信心电感应吗?”

“那是什么?”

她神秘兮兮地笑了笑,然后低下头,看他给她布置的课外题。临近高考,她的成绩却突然掉得很厉害。于是,每周会有三天傍晚,林嘉树对妈妈撒谎说小提琴班要加课,抽出1个半小时,来为姚陈补习。

然而她的心思却并不在课本上。只是在作业本上记录一些很单调的数字:1、2、3……80……90,直至百千。

“你在做什么?”林嘉树终于忍不住,伸手抽掉她面前的习题册,皱着眉看那些排列得整齐的数字。

“心电感应。”她咬着笔头,眼睛睁得大大的,“我看我要在心里念多少次你的名字,你才会注意我。”

“专心一些!”他佯装不快,红着脸用塑料直尺敲她的头。她缩一缩脖子,样子娇憨。

直到看见她挽着女友的手一同迈进“小提琴培训中心”的大门,林嘉树才在心里确定,那个在内心期盼了无数次的名字,终于可以五年之后,叫出口了。

他仿佛又看见当年那个瘦瘦小小的姑娘,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站在他的面前,说,“我想听你拉琴。”

他们常去学校里一间破旧的小剧场。扣满铜钉的软皮大门,终年紧紧闭合。侧边的一扇窗户,因为大风震碎玻璃后而成为唯一的通道。

是姚陈第一个发现这个“好地方”。她率先攀上窗沿,跳进剧场后,再探出半个身体对林嘉树喊:“胆小鬼,快一点。”然后倏忽闪进去。若不是随后腾起的美妙音乐,自己在姚陈的眼里真的是一无是处吧。林嘉树将琴夹在脖颈中,默默地想。

后背是昏暗的剧场,墙壁斑驳有发黄的水渍。窗外是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有云慢慢散开又慢慢拢合。林嘉树的身影落在姚陈的脚下。姚陈低头,若有所思。

半晌忽然开口,“一把小提琴需要多少钱。”

琴声戛然而止。

“普通的大概几百块,不过,像我手中的这把,是我爸爸托老同学在意大利买的,手工制造,就要几万块。我来教你吧。”姚陈迅速地摇了摇头,“不要了。”林嘉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空气忽然沉默下来。没有琴音,没有人声,只有清清浅浅的呼吸,和重重的心跳。

此时,早已经知道了姚陈的生活状况。与其他同龄的小孩相比,她并不算幸福。“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讨厌我。似乎我流着的不是他的血液。”她曾惆怅地叹息。

“他会改变的。只要有一天,他能够看到你的优秀。”

“会吗?”姚陈转过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一定会的。”林嘉树重新把琴递了过来,“来,我教你!”

大概就是从那一天,破旧废弃的剧场里,总是在黄昏后传来时而流畅、时而艰涩的琴声。

4、2、3、1……琴弓在琴弦上流转迂回。

林嘉树从来没有遇到一双像姚陈那样对声音如此敏锐的耳朵。他一边在心里赞叹,一边耐心地讲解。有时,会手把手地教她如何运弓。

他的手掌宽厚有力,指节处有粗糙的茧。握住她的手时,能分明感受到彼此体温的差别。

他始终记得她的手。单薄、修长,冰凉。握在手心里,如同握住一块尖锐的冰。但他始终没有说,那句在第一次见面时,便埋藏在心底的话

“我想用所能汲取的热量,去温暖你。”

琴音悠扬而绵长,如同心事,在幽暗的黄昏中轻轻荡漾。

林嘉树的父亲找到学校的时候,姚陈已经可以演奏《夜莺》了。那天,楼外突然传来父亲的喊声,“林嘉树,你给我出来!”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外就响起了大力踢门的声响

他慌乱不知所措,伸手推向姚陈的肩膀,“快走!”

“嘉树……”姚陈想说什么,又忍住。转身从窗户上跃下去。也许是太慌乱,竞在落地时没站稳,一下子跪在水泥地上。

一定很痛。林嘉树看见她挣扎了一下才站起来。离开的时候仍然揪心地看了看剧场。然后一瘸一拐地跑走。他看见父亲站在窗户下,定定地看着姚陈的背影。但是,并没有出声。

出去后,父亲一把夺下他怀里的小提琴,狠狠地摔在地上,“让你学这个,不是用来追女孩的!”

琴弦摔在地面,发出“呜呜”的响声,仿佛也在哭泣,如同那个大雨,她的声音。

林嘉树流下眼泪,对父亲说,“对不起。我错了。”

就是从那一天,他没了琴。黄昏没有他悠扬的琴声,也变得很寂寞。

那天后,姚陈来找过他。等在两人放学总会走过的那条路的路口。林嘉树远远就看见她蓝白相间的校衫,撇过脸调转车头,穿马路走那一边。

姚陈站在对面看着他,看着他如陌生人从面前经过。身后的白槐花突然坠落。

在拐弯处,他转过头去看,只见一片白色的花海,仿佛宣告一场青春的落幕。

他没有告诉她,那时候他父亲就在身后跟着,只为监督有没有什么能再牵绊住儿子的心。

林嘉树退缩了。他以为用这样一种默然的姿态,就可以保护她。但同时,却也重重地伤害了她。他知道,却无能为力。

再后来,他还没来得及毕业,她就离开了。他听别人说,她妈和她爸离婚了。她原本就是她妈妈和别人生的孩子。

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就好像,她不过是那场大雨遗留下的水滴,当雨季结束,太阳出来,她就消失、不见。

很久以后,姚陈看到一段话:我们生存的这个宇宙,其实就像是一个骰子,投掷到哪一面,所呈现的就是哪一面的生活。可是,剩下的面,并不是不存在,它们只是以别样的角度呈现给生活在那里的你、我、他看到。

也许,在这个宇宙里,她是自卑的、身世不明的姚陈,曾经在大雨夜出逃。也曾故意在考试中表现很差,找借口与那个男生接近。而那个男生,他拉一手好琴、每日送她回家、会在路上采摘洁白纯净的槐花给她……他正直、优秀,让她看到希望,却也最终亲手毁掉这份希望。

而在其他那些她看不到的宇宙里,也许,她同样高傲、自信,而他依然那么好,他们行走在同一条人生路上。

她幻想着,在那些个宇宙里,他们亲密无间,齐头并肩……可是,当她无缘无故,忽然与他相逢,与那些逐渐走失的记忆重新相逢。

晴朗天气忽然弥上乌云。

她终于知道,幻想与现实之间,终究有无法逾越的温差,让人的内心:忽冷,忽热。

那一刻,她看不到他期盼的眼神,只看到那把曾在自己手里跌落的提琴

鱼鳞云杉的面板,枫木的背板,晶亮的琴面照出她在他记忆里,永远卑微瑟缩的样子。

“你认错人了。”她抬起头,只能这样,微笑着对他说。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41805.html

包裹里的我

记住客户的名字

那些你不知道的“狄仁杰”们

倒置的啤酒

一纸家思

奇葩科举作文题

和不适合自己的一切告别

到手的生意飞不了

护士发错药之后

柏林的未来故事

最新文章阅读

  • 金门匪女

    一、海匪盯上刘财主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闽浙海上大大小小出现了不少股海匪,他们神出鬼没,除在海上劫持商船外,还时常去陆地上绑票。其中金...

    故事会2020-2-17
  • 洞房花烛等

    洞房花烛 闺密新婚,我问她:“洞房花烛夜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别有一番情趣?” 闺密回答:“那天晚上他喝多了在睡觉,我在数钱。&rdquo...

    故事会2020-2-17
  • 智斗绑匪

    下午放学后,六(1)班的周小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正走着,一辆轿车突然停在他身旁,车里蹿出一高一矮两个人,牢牢抓住他的胳膊并反捆起来,还往他嘴...

    意林2020-2-17
  • 谁是善人

    这是个永恒的问题:我那么善良,却遭遇坎坷,患上癌症,而无恶不作的人,则衣食丰足,福禄寿全。公道在哪里? 有人去问一位德行极高的师父,师父慈悲地看...

    人生哲理2020-2-17
  • 那眼神真可怜

    他点的粥端上来的时候,雪白的粥里赫然有那么一大勺葱末,他可是专门跟店员讲“走青”的。这个事情要是放在从前,他是一定要找经理出来理论一...

    青年文摘2020-2-17
  • 那面军旗还在

    二战期间,德国入侵苏联。一次战役中,苏军某师被德军重重围困,师长动员全师准备突围。普格和达夫是这个师的中尉档案员,突围前,师长特意找到他们,并...

    读者文摘2020-2-17
  • 陈建斌:男人是这样炼成的

    有人说屏幕上的陈建斌憨厚,率真,爷们儿,而屏幕下的陈建斌则笑称自己是“沉默,笨拙,矛盾”。然而这个号称是“天底下最不八卦”...

    读者文摘2020-2-17
  • 拐弯抹角的英国人

    我是一个在工作上努力要求自己不要产生偏见的人,因为偏见会让我们丧失判断的客观和理性,很有可能让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但是,在旅行途中,在梳理自己...

    读者文摘2020-2-17
  • 像植物一样睡觉

    花生其实是一种贪睡的植物。每当夕阳西下,它的叶子就会无精打采起来,慢慢合拢,表示自己要睡觉了。 合欢树也是,它的叶子由许许多多长长的小叶子组成,...

    人生感悟2020-2-17
  • 兵谋帅事

    几年前,一个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微软公司上海技术中心当了一名统计员。上岗伊始,他发现公司业绩统计表按月上报,经理月末才能看到,就动起了心思:...

    意林2020-2-17
  • 拥有就是负担

    我曾经跟随潮流,追买Swatch的手表,当时还贪婪到认为有可炒之道,结果那一两年内竟然买了接近两百只。如今手机已代替了手表,换句话说,手表已失去了实...

    读者文摘2020-2-17
  • 冰毒到底有多毒

    一个明星因为吸一种俗称“冰毒”的毒品被抓。有人出来替他说话,说冰毒是一种“软性毒品”,对人没有危害。更有人说,毒品的危害是...

    青年文摘2020-2-17
  • 词典的故事

    很多我这个年纪的人回忆起自己的青少年时代,往往会慨叹今天的青少年是多么的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且,这种感叹总是很具体地指向吃,指向穿,指向钱,都在...

    读者文摘2020-2-16
  • 学会合作

    有人和上帝讨论天堂和地狱的问题。上帝对他说:“来吧!我让你看看什么是地狱。” 他们走进一个房间。一群人围着一大锅肉汤,但每个人看上去一...

    人生哲理2020-2-16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来自东方叙述者的西方故事

    李安精挑细选了4段电影片段来到北京,亲自陪伴大家一段段看完,他说他通常在拍完一部电影的时候,心中便有个定数,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至今心里的尘埃...

    意林2020-2-16
  • 中途岛战役日本失败之因

    第一个失败的原因就是联合舰队的司令官山本五十六轻敌。这也是中途岛战役失败的最重要的原因,实际上如果当时的日本舰队全部出动的话,实力远远超过美国...

    青年文摘202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