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蛋壳我的家

青年文摘 日期:2021-4-7

隔老远,我就听见她的大嗓门破锣般地嚷嚷:“楼上的,能不能把你们家的衣服甩干点再拿出来晾?水都滴到我们家晒的被子上了,真是的,能不能行了?”

她的嗓门像高音喇叭,有本事把全楼的人都叫了出来,众人的目光像电网一样笼罩在她身上,她犹不自知。我红着脸,心慌慌地跳着,悄然穿过众人的目光森林,回家。

你能不能行了?是她的口头语,她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上,当然,用在我身上的时候最多,她喜欢用食指戳我的脑门,恶狠狠地丢下旬:死丫头,你能不能行了?

有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她张扬,无所顾忌,天不怕地不怕。我胆小怕事,恨不能钻到尘埃里。

我常常幻想着我的亲生父亲在这个世界上的某处等我,住大房子,开跑车,可以买给我喜欢的“艾格”服饰,为我开盛大的生日Party,鲜花摆满房间,我骄傲得如同公主,看看那些同学谁还敢笑话我?

而事实上,我和她住在一处老房子里,小得像一只鸡蛋壳,我从不敢领同学回家,因为房子小得无处落脚,怕他们笑话我有一个扯着破锣般的嗓子在早市上卖鸭脖子的妈妈。

她不会知道我内心里这些细微的小想法,只是自顾自地按自己的想法给我吃的和穿的。衣服是她在早市上淘的,土气而便宜。她常常会沾沾自喜地对我说,乖女儿,你看我给你买什么了?然后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件有小熊图案的衣衫问我:“漂亮吗?”

我厌烦地转过身去,我都多大了?她还给我买有小熊图案的衣服。早餐永远是她亲自制作的豆浆,以至于我一打嗝儿,老远都能闻到大豆的豆腥味。

她不喜欢我,就像我不喜欢她一样,我是这样认为的。她常常坐在角落里发呆,我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听到她自言自语,你若是个男孩该多好。也不枉我这些年苦扒苦做带着你,老来也好有个依靠。我不屑与同她争,但心里却觉得委屈,我是男孩还是女孩,由得了我做主吗?

我考试考第一名的时候,她会撇着嘴说:“有什么可骄傲的啊?瞎猫逮着只死耗子而已。”我不敢公然反抗,只能小声嘟哝:“有本事你逮一只我看看。”她顺手抄起一只苍蝇拍追着我说:“死丫头,学会顶嘴了?你能不能行了?”我在学校的运动会上,拿了一个200米跑的冠军,以为这次她会夸我几句了,谁知她不冷不热地嘲讽:“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别弄得跟我似的,书念得不怎么样,只会跑,将来也只会在市场上摆个小摊卖鸭脖子。”

我从心理上反感她的所作所为,抵制她,排斥她,人多的场合我拒绝称呼她,开家长会的时候,多数我不通知她。她知道以后常常会追着我骂:“死丫头,你能不能行了?”

那时候,我暗恋班上一个长得很帅的男生,他在运动场上打篮球的时候,我的目光总是一刻不停地追随他,义务给他当拉拉队。他参加学校举办的演讲比赛的时候,我总是下面那个拼命鼓掌的女孩:原本有些暗淡的青春,因为这个耀眼的、像风一样的少年而变得美好起来。

心中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美好情愫,也因为这个男生碎成了模糊的一片。

那天早晨,刚进教室,就听见他在跟同学们瞎侃:“不是说她骄傲得如同公主吗?我叫她向东,她决不会向西。知道她家住哪儿吗?城郊,一个鸡蛋壳大小的地方。知道她妈妈是干什么的吗?一个在早市上卖鸭脖子的……”

我呆住了,先是愤怒,而后是委屈,继而是满眼的泪。我听见内心里哗啦一声脆响,那是我的自尊,我那点可怜的自尊碎落了一地。我没有进教室,转身跑了,有生以来第一次逃课了。

那是一段很难熬的日子,每天,我都觉得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我,眼神满是嘲笑和讥讽,我恨不能找个地方躲起来。

那天下午,开班会的时候,老师领进来一个人,我一看,脑袋就大了。老师说:“今天的班会,我们邀请了一个特别的嘉宾,那就是甘甜甜的母亲,她想给我们讲讲一个单亲母亲养育孩子的故事,大家欢迎。”

是的,甘甜甜是我,她还嫌我出丑出得不够大啊,竟然亲自跑来拆我的台,要我以后怎么在学校里混?

她收敛了平常所有的嚣张,口齿清晰,语调平稳,我不知道她居然能说一口那么标准的普通话。她说:

“我是甘甜甜的母亲,是一个单身母亲。大家都很好奇甘甜甜的出身,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每一个孩子都是母亲掌心里的宝,我要感谢甜甜,因为有了她,经受过若干打击的我,每一次都能顽强地从苦难中爬起来,甜甜不能没有我,没有了我,她就没有了整个世界,所以我不能倒下。

不管是市场上摆摊与人纷争,不管是发烧感冒下雨下雪,不管生活有多么困难,我都咬着牙在坚持。最困难的日子,我和甜甜三天之内只吃了三个馒头,每天一个,维持着生命的最低体能。有一次甜甜发烧,半夜里下雨,住在郊区的我们叫不到车,我背着甜甜一步一步走到医院,到医院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她讲了很多,我的脑子乱成一锅粥,素常的日子里,她从来没有跟我抱怨过什么,我知道她过得不容易,但不知道她挣扎得这么厉害,我的一粥一饭,我的一点一滴幸福的感觉,都来源于她的付出。我有什么理由任性、逆反,不管不顾地和她对抗?

眼泪抑制不住地漫上了眼睛,我跑到前面抱住她。

她笑了,眼睛眯缝成月牙状,在同学们如雷的掌声中说:“乖女儿,这就对了!”

青葱的岁月里,总会有一些小小的虚荣和敏感。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能选择的,就是有什么样的父母。他们就算再不优秀,也是我们的父母,是上天赐予的缘,所以,唯有珍惜。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41329.html

只有母亲走的路

掌中宝玉

母亲的名字叫“笑着面对”

70分先生的传奇

野牛

世界那么大,看过怎么办

把心灵卖给自己

事业是男人的姿色

学由瓜得

社交女王养成记

最新文章阅读

  • 你的人品金不换

    新兴小区住着一对小夫妻,男的叫金来,女的叫刘洋,有个四岁的女儿金玉儿,两人都把她当成眼珠子般呵护。 这天,正是元宵灯会,刘洋单位里有事脱不开身,...

    故事会2021-4-11
  • 真心朋友话语

    真心朋友话语 1、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没有人能够单独的走完一生。于是,茫茫人海中,你追寻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真心朋友。真心朋友不仅是...

  • 致命狂飙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十字路口。走错走对,往往就在一念之间。如果当时能做出正确的第一选择,那么很多悲剧就不会发生…… 1.意外肇事 邵飞...

    故事会2021-4-11
  • 乌合之众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乌合之众 【汉语拼音】wū hé zhī zhòng 【成语解释】 像乌鸦般聚在一起的一群人。比喻暂时凑合,无组织、无纪律的一群人。语...

    成语故事2021-4-11
  • 渡越忘情海

    女孩卓贝达一直暗恋着琼斯。他俩都出生于医生世家,曾是青梅竹马的玩伴。 十六岁时,琼斯以优异成绩被波士顿一所医学院录取。他告诉卓贝达,自己之所以选...

    青年文摘2021-4-11
  • 请你千万别成熟

    看《少有人走的路》这本书,开头第一句就击中我:人生苦难重重。 成年以来,我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面对生活和命运,早已经习惯了独善其身,虽然我骨子里依...

    读者文摘2021-4-11
  • 你知道什么叫作“水木剧”吗?

    你知道什么叫作“水木剧”吗? 不知道。那还敢说自己看的韩剧多? 这种叫法其实是指在周几播出。在韩国和日本,星期的记法是承袭了中国古代的...

    读者文摘2021-4-11
  • 关于名人的警示名言

    关于名人的警示名言: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更美好!但很多人都死在明天的晚上,故而只有真正的英雄才能见到后天的太阳!马云 因为每个人在某些...

  • 一生定要美一次

    电视中有档《人与环境》的节目,介绍了一种奇怪的花,依米花。 依米花生长在非洲荒漠地带,默默无闻,很少有人注意过它。许多游客以为它只是一株草而已,...

    读者文摘2021-4-11
  • 不平的椅子

    他从家具店买了一对儿硬木靠背椅,一左一右地放到封闭式的包窗阳台的地坪砖上。可是左边的那只椅子怎么也摆不平。难道是四只椅子腿长短不齐?试来试去的...

    读者文摘2021-4-11
  • 拿破仑的读书生涯

    1769年8月15日,拿破仑出生在法国南部科西嘉岛的阿雅克修城,父亲卡尔洛·波拿巴是律师。除父母亲以外,他还有一个哥哥、三个弟弟和三个妹妹,家庭...

    读者文摘2021-4-11
  • 回“家”的路才是旅途

    大学毕业那年,我被某著名国企录取,那年竞争相当激烈,3万名竞争者里,总部只需要3个人。拿到offer之后,我狂喜了一段日子。直到入职培训的电话打来,我...

    读者文摘2021-4-11
  • 为什么你挣得比别人少

    为什么有的人挣得多而有的人挣得少?这个问题我问过好几个人,得到的回答首先令我对自己的表达水平感到绝望。有80%的回答者认为我要把话题引向社会不公的...

    读者文摘2021-4-11
  • 给内心打个电话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为了学英语,买过几本美国大学生的课外读物,是一些大师写的针对某个社会问题的观点性评论文章。整本书是以正反两方面的观点出现,赞...

    青年文摘2021-4-11
  • 格调

    一种怡人的格调的养成,有赖于一种氛围的熏陶。诸如,读最优秀的书籍,听最美好的音乐,交最出色的朋友等等。 这样一种氛围不但是美丽的,而且也是重要的...

    读者文摘2021-4-11
  • 胜利的手势

    收到鲍勃照片的时候,我很难把照片上这个搂着“州年度最佳射手”奖杯、一脸阳光的年轻人,同12年前那个瘦弱畏缩的男孩子联系起来。但是,他...

    读者文摘202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