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的哲学课

青年文摘 日期:2020-3-2

Justice(正义)是哈佛最受学生喜爱的课程之一。近日,哈佛大学把迈克·桑代尔教授开设的这门课程。首次通过在线的方式,向全世界开放。迈克教授一开课,啥佛大学古色古香的桑德斯剧场就座无虚席。

哈佛的哲学课为什么这么受追捧?请听:

假设你是一辆有轨电车的司机,你的电车正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速度在铁轨上行驶。你发现,在铁轨的末端有五个工人在工作,你尽力想停下电车,但这时刹车失灵,你的电车突然停不了。你感到万分绝望,因为你知道如果电车撞向这五个工人,他们必死无疑。正当你无助的时候,突然发现就在右边还有另一条轨道,那条铁轨的尽头只有一个工人正在工作。你的方向盘并没有失灵,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让电车转到那条铁轨上,从而只选择撞死这个工人,另五个工人会因此获救。那么现在请大家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们该怎么做才对?

从大家的反应来看,现场只有少数人选择了一直开下去,而大多数人会选择转向。让我先听听看你们认为选择正确的理由。

学生a(女):当你可以选择只撞死一个人的时候,你却撞死了五个人,这是不对的。

学生b(男):我觉得这个和“9·11”时候的一件事类似,当时我们把将飞机撞向宾夕法尼亚空地的人们视为英雄。因为他们选择了只牺牲飞机上的人,拯救了大楼里更多人的生命。

所以你认为你选择转向的原因和“9·11”事件时人们的选择是一样的:既然悲剧一定要发生,那么牺牲一个人总比撞死五个要好得多。那么现在,让我们再考虑另一个关于电车的例子,看看是不是多数的人依然会坚持自己判断的准则。

这次,你不是电车司机了,你是一个站在一旁桥上的旁观者,同样的电车开过,铁轨的尽头有五个工人,刹车失灵了,电车马上就要撞到那五个人。因为你不是司机,所以对此无能为力。突然你发现你身旁有一个非常胖的人靠在桥上。如果你推他一下,他就会掉下去并且挡住电车的去路。虽然他会死掉,但是那五个人会因此得救。这回,你们有多少人会选择推一把桥上的胖子?请举手。(几乎没人举手)多少人不会推?(几乎全举手了)显而易见,大家都不会这么做。那么,刚才你们坚持的判断准则(牺牲一个人总好过牺牲五个人)怎么失效了?

学生c(男):我觉得第二个例子涉及主动选择去推一个人下去,而这个人很无辜,他本来是不会被牵扯到这场事故里的。是我们替他做了选择,把他拉进来了。而在第一个例子里,司机、两队工人都已经卷在这场事故中了。

学生d(男):我觉得,在第一个例子中我们不得不在五个人和一个人之间做选择,因为一定会有人因为电车而死。这与你无关,因为是电车失控了,你必须瞬间做出选择。然而,推那个胖子下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谋杀,因为你本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学生e(女),我认为那个理由不好,因为无论你怎么选择,不管是你有意识地选择转向还是主动地选择去推那个桥上的胖子,你都是在杀人。

那么我再问个问题。你不一定是要亲手推他,如果他的旁边有一扇活动门,这扇门可以像转方向盘一样转动,你会转这扇门推下胖子吗?

学生d:那样我觉得就更加不对了。

让我们先把这例子放在一边。现在来想象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场景,这次你是一个急诊室里的医生,有六个病人来看病,他们都被电车撞到,五个受中伤,一个受重伤。你可以花一整天救那个重伤病人,但另五个病人会因此死掉。或者你可以治疗那五个病人放弃那个重伤病人。有多少人会选择去救那五个人?(绝大多数举手)有多少人会选择救一个人?(几个人举手)我猜和刚刚是同样的理由,一条生命对五条生命对吧?那么现在请思考另一个关于医生的例子。这回你是一个器官移植科医生。你有五位病人,每位病人都迫切需要器官移植以活命,他们分别要换心脏、肺、肾脏、肝脏和胰脏。但你并没有别人捐赠的器官,你将不得不看着他们死去。然后你突然想到就在隔壁房间有一个健康的人来医院检查,他恰好睡着了,你可以轻轻地走进去取走他的五个器官。虽然这个人会死,但是你却因此救了另外五个人。多少人会这么做?(一个人举手)那位刚刚举手的同学,你的理由是什么呢?

学生f(男):我只是想提出另一种可能性:只要从那五个病人中找出第一个死去的人,然后就能用他健康的器官去救剩下的四个人。

这是个非常棒的主意,只可惜,你的建议绕开了我们要讨论的哲学观点。让我们重新回到这些事例和争论上。在我们刚刚的讨论过程中,某些道德准则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让我们思考一下这些道德准则具体是什么。我们涉及的第一个准则是事情的正确性以及道德性取决于你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如果最后有五个人可以活下来,那么牺牲一个人的生命也是值得的。这个例子就体现了结果主义的道德推理。

哲学教化我们,但它同时也会使我们对已知知识产生困惑。这门课的难度在于它会使我们对一些已经熟知的事物一下子产生陌生感。刚刚那些严肃却不失趣味的事件正是起到了这种作用。哲学是把我们熟悉的事物变陌生,它不是给我们新知识而是给予我们另一种看待事物的方法。

在上面的讨论中我们注意到:当不得不做出选择时,我们试图理清能让自己做出判断的原因和准则,但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儿。对于“杀少数人,还是让更多人死”这个问题,许多同学表现出用结果主义进行道德推理的倾向。当我们判断一个行为,是依据其造成的后果和影响,这种判断方式被称为结果主义的道德推理。有时一件有着好结果的事儿,其行为动机未必道德,如果一个人怀着不良动机做了一件坏事却意外地造成了好的结果,在对这件事情做道德判断时我们就不能单纯地使用结果主义的道德推理,说这个行为是正确的。行为对错,往往比结果好坏复杂得多。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41265.html

妈妈的爱有多长

赴死容易反抗难

两只狐狸的爱情

西装革履见爹娘

古代交规趣谈

老鹰的遗言

循序渐进地说服别人

匪兵甲和匪兵乙

被老虎吃掉的朋友

名校校训——纽约大学

最新文章阅读

  • 哈佛的哲学课

    Justice(正义)是哈佛最受学生喜爱的课程之一。近日,哈佛大学把迈克·桑代尔教授开设的这门课程。首次通过在线的方式,向全世界开放。迈克教授一...

    青年文摘2020-3-2
  • 不要小看任何人

    上古时代,黄帝带领了六位随从到贝茨山见大傀,在半途上迷路了。 他们巧遇一位放牛的牧童。 黄帝上前问道:“小童,贝茨山要往哪个方向去,你知道吗...

    人生感悟2020-3-2
  • 年轻可以一无所有

    如今的很多年轻人,不仅是要早早买房,还要买大房。买不起就到处泄愤,仿佛别人欠着他们的。我因为号召中国发展高密度城市、小户型住房、多使用公交,立...

    读者文摘2020-3-2
  • 有什么样的电视剧就有什么样的社会

    新世纪的10年,中国内地的电视剧产量达到世界第一,拍摄题材五花八门,紧随市场需求成为主导,迎合了观众不时变换的情绪。 美蒋敌人,这一过去文艺作品中...

    青年文摘2020-3-2
  • 把理想和良心装在心里

    非常高兴能站在这里,北大是改变我一生的地方,是使一个农村孩子走向世界的母校。没有北大,就没有今天的我。北大给我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学生生活是非...

    读者文摘2020-3-2
  • 坚强的“弓鱼”

    我国闽浙一带,有一种独特的保存活鱼的工艺。用一根绳子,一头穿过鱼鼻扎牢,另一头绑住鱼尾,用力把绳拉紧让鱼成弓形,经过这样捆绑后的鱼,当地人叫&ld...

    意林2020-3-2
  • 《王牌特工2:黄金圈》影评500字

    《王牌特工2:黄金圈》影评 首先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我之前没有看过王牌特工的第一部作品《王牌特工:特工学院》,本来还担心是否会存在剧情落差感,而实...

    观后感2020-3-2
  • 青春时候别偷人生的懒

    和我一起学画画的小孟特别自律,不像我,练会儿线条明暗,兑个水彩自己涂涂抹抹些意识流的东西,一节课就过去了。他很认真地一直画线条,很多堂课,唰唰...

    青年文摘2020-3-2
  • 不畏孤独,是成长给你最好的礼物

    我从小就是个没有游戏细胞的人。 小时候我常跟表弟一起去姨妈家过周末,因为姨妈家有DVD和各种各样的游戏碟。我们常常打游戏到半夜,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我...

    意林2020-3-2
  • V领衣柜

    家具市场不太景气,设计师们拼足了力气,在设计上求新求变,吸引客户的眼球,最近一款“V”领型的衣柜在北欧一带火了起来。 这款“V&rdqu...

    意林2020-3-2
  • 受伤的南瓜

    周国海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哥哥叫大明,弟弟叫小明。两人今年读初三,成绩都很好。 可周国海不光要抚养两个儿子,还要照顾长年躺在病床上的妻子,就是送一...

    故事会2020-3-2
  • 为什么植物也需要空气?

    我们人和其他动物都是时刻离不开空气的,植物也一样,在它们生活的过程中,一刻不停地要进行呼吸,白天和晚上都要吸进氧气,吐出二氧化碳。所以,如果离...

  • 手套与袜子

    为了谁更尊贵一些这个话题,手套与袜子争辩起来。 袜子说,自己和手套由同样材料织成,本来是没有尊卑之分的。 手套说,自己是为人的手服务的,自然是香...

    人生感悟2020-3-2
  • 李嘉诚去哪儿

    首富撤资的全球金融影响 当朋友圈不断地被李嘉诚“跑了”这样的文字刷频,我本能地站了起来,盯着挂在墙上的世界地图看了很久。那种感觉,好像...

    读者文摘2020-3-2
  • 母子之间

    我入宫过继给同治和光绪为子,同治和光绪的妻子都成了我的母亲。我继承同治、兼祧光绪,按说正统是在同治这边,但是光绪的皇后隆裕太后不管这一套。她使...

    读者文摘2020-3-2
  • 活法

    在回首往事七十七年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个词叫做“活法”。 我经历了伟大也咀嚼了渺小。我欣逢盛世的欢歌也体会了乱世的杂嚣。我见识了中国的...

    读者文摘202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