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节日中的“君子国”

节日中的“君子国”

青年文摘 日期:2022-5-8

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就像在以往的圣诞节一样,总能听到各种购物的奇闻。这次的一个奇闻发生在加州。

当地有家叫Safeway的连锁店,在圣诞节那天下午门锁坏了。这是家二十四小时的连锁店,平时根本不用锁门,所以也没有人检查门锁是否还管用。但是,圣诞节这天各家店都关门,这家也不例外。而许多顾客,因为节前忘记购买必要的日用食品,大家发现了这家不上锁的店,就大模大样地走进去采购。本来关门的店,一下子门庭若市。

很快,有人报告了警察。警察闻讯赶到,发现了不可思议的情景:大家不仅秩序井然地购物,而且都把钱自觉地留在收银台上。没有任何抢劫偷窃的事情发生。同时,该家连锁店的另一分店在圣诞前夜也发生了门锁失灵的事情,同样是任何东西都没有丢。

此事听起来离奇,但如果你居住在我现在居住的小镇上,恐怕会觉得很正常了。我是夏天刚刚搬进来,觉得这里就像个君子国。一次,开车迷路在路边停了下来,后面的车也随即停下来。我本来以为自己找路时方向盘把握不稳定,致使车在路上东摇西摆,人家停下来要和我说说理。没有想到,下来位中年妇女,和颜悦色地问:“你是不是迷路了?”于是耐心地把路给我交代清楚。妻子去垃圾站倒垃圾,刚从车里拖出个大纸箱子,冷风刺骨中马上有位素不相识的绅士接过去放在废纸回收箱中。不久前的感恩节,妻子带着女儿到镇中心地段挨家挨户要糖。结果发现:各家糖粟充裕不说,还有几家四门大敞,准备了丰盛的食物,不管是否认识,一概来者不拒。难怪房地产代理人一直向我们这等顾客建议:即使在这种昂贵的地方发现一处便宜房子也不要轻易购买。因为邻居都太富了。逢年过节或者遇到慈善事业,人家慷慨起来,你陪不起,会觉得自己属于另类。

圣诞前夜,我们为了在新居住地多认识些邻居,就去了教堂。除了免费听听圣诞音乐外,就是看那些善男信女祈祷。最后一个节目是捅钱。这一点是我们事先想到的。听了人家唱诗班的音乐,捐几块也算个门票钱吧。但是,到了捐的时候才知道,钱根本不是为教会捐的,而是直接捐给慈善组织。在圣诞歌声中,一个小篮子在来宾中相传,篮子传到你手中时,你把自己捐的钱放进去。没有人能看见你捐了多少。我看那篮子里满是十元、二十元的大票子。还有更大面值的支票。即使在这些普通人中,我们也有了点另类感的惭愧。

我们全家都不是基督徒,对圣诞节也没有任何宗教意义上的感情。不过,每个圣诞节,都有些让我感动的东西。这个节日的基本精神,就是救助和关怀那些不那么幸运的人。比如,电视上报道一个无家可归的中年妇女,圣诞节前后居然当了志愿者,到街上为慈善组织募捐,帮助更穷困的人。她对记者说,当能够这样为别人提供帮助时,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了意义,也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困境。

美国远不是个夜不闭户的国度。相反,在商店里偷盗,甚至店员自己偷盗,一直是个大问题。如果你到美国开店,我劝你不仅要装坚实可靠的门锁,还要有报警装置,否则遇到紧急情况会措手不及。不过,前述的“君子国”行为,在圣诞期间也经常出现。因为这样的节日,总是以某种崇高的价值为感召。这种节日给人一种超越世俗的机会,让人至少暂时地净化一下自己的灵魂。

这几年所谓洋节冲击下本土节日的危机,已经成为中国公共话语的一部分,甚至传统节日被列为申遗的范畴。这恰恰说明其和现实的脱节。我们应该更多地考虑传统所代表的价值是什么。具体而言,就是传统节日所代表的价值是什么。春节也好,中秋也好,如果仅仅限于大家聚一下、吃一顿、放放鞭炮,这样的节日在现代社会就很难再有生命力。中国的传统节日,必须拿出对现代人的灵魂有感召力的价值来,否则就难以保持其永久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