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涎香和沉香

青年文摘 日期:2020-6-17

接触了几个喜欢香和焚香的朋友,在他们看来焚香不单单是信仰的需要,还关乎生活和心灵;我也知道有的朋友所用的香都是很贵的,他们的小香炉也不是一般的器物,焚香对于他们来说是生活富足悠闲之后的一种至美享受。

而我还在忙于生计,还没有足够闲适的心境,平时几乎不焚香,只有逢年过节方才点上几炷香,其实是一种简单的祈福仪式。所以我只熟悉普通的线香,对名贵的香了解不多,当朋友跟我谈起龙涎香和沉香之类的好香时,真的很惊异。

朋友讲,在动物类的好香中,龙涎香是代表,而在植物类的好香中,沉香则是代表。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家之言,听了朋友的介绍,我大开眼界,最感兴趣的却是两者的形成过程,简直有种历久弥香的意味。

第一次听到“龙涎香”,虽然我并不相信龙的存在,可是还会不由自主地朝龙这种神秘图腾身上靠,难道这种香真的是龙的口涎吗?朋友说我这样认为并不可笑,因为在很长时间人们都不知道龙涎香的形成之谜,后来海洋生物学家们经过反复研究,才知道它来自海洋动物抹香鲸的体内,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它居然还是抹香鲸的排泄物。原来,抹香鲸最喜欢吃章鱼类的动物,然而这类动物长有坚硬到难以消化的“角喙”,如果直接排泄出来,势必伤害肠道。抹香鲸自然不肯放弃这种美食,经过长期进化,它不但可以鲸吞它们,而且自己的胆囊能够分泌出大量胆固醇,进入胃中将“角喙”团团裹住,再通过肠道排泄出去。这种排泄物非但没有任何香气,反而奇臭无比,令人窒息,接下来就是它在痛苦、孤独、坎坷和忘却中艰难修炼的漫长过程:它要不断经受海浪的冲刷颠簸,遭受烈日的曝晒考验,承受空气的催化提携,当初的腥臭味终于慢慢变淡,然后暗香浮动,渐渐趋于浓烈、丰富和奇异,颜色也由黑色变成灰色、浅灰色,最后成为洁净高雅的白色,令人向往的龙涎香由此形成,可谓华丽转身,终成正果当然,越洁白的龙涎香越有价值,但是它要比其他龙涎香经历更多更长的苦难和沧桑,甚至长达一个多世纪,只有将所有的杂质一点一点地从体内割裂、脱离出来,它方才能够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名贵的东西原来真有它名贵的道理,幸亏我没有在懵懂无知的情况下焚燃过龙涎香,否则就是暴殄天物了吧。龙涎香的香气如此来之不易,而我只需轻轻一点,它就会很快化成灰烬,这是多么令人痛惜啊,所以现在看到朋友焚香时那么虔诚、那么珍惜、那么静心,我就会全然理解了。

那么,沉香是怎么形成的呢?它是不是跟檀香一样,是一种树木?

朋友回答我说,很多人都误认为沉香是一种树木,其实它不是,不过它跟树木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它离不开树木。

如果说龙涎香的形成对于自己最初的来源抹香鲸来说并不痛苦,痛苦的只是自己,而沉香则直接来自树木的伤痛,它自己就是痛苦的化身。具体说,当香树受到了伤害,便会分泌一种油脂,用来平复自己的创伤。让香树想不到的是,无数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也趁机侵入它的伤口。很多年之后,香树的伤口慢慢凝结出了沉香,其中有自己最初的血泪,也有后来的“落井下石”者。携带着痛苦的结晶,也许还被人误认为是畸形怪物,香树又坚强地生存了很多年,可能是一百年,甚至一千年,它终于告别了这个世界,倒伏在泥土里,或者水流里,即便它的整个躯干都渐渐腐坏,散成碎屑,它留下的伤痕也不会腐烂变质,反而团聚成结结实实的块状物,犹如人体内的“结石”,很难用药物化解这种痛苦的产物。经历过生死考验和时光筛选的沉香,坚硬而芳香,有些比重比较大些,丢在水里竟会下沉,因此人们美其名曰“沉香”。

当然,也有很多沉香并不沉水,同样具有一种淡然优雅、可以温润心灵的奇异之香。因此,是否沉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涉过痛苦之海的沉香具有什么样的香气,如果它的香气越纯粹越好闻,那么它就越有生命力越有价值,香气才是一块沉香的不朽的香魂。

听了沉香的故事,我套用了泰戈尔的一句诗: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香。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沉吟无语了。

朋友说我说得很对,然后又告诉我说:由于香树的日益减少和生态环境的日益破坏,沉香已经成为愈来愈稀缺的珍贵物产,据说越南将沉香定为国宝,开始禁止出口,也许到一定时候,喜爱香的人只能在心头点燃一炷无烟之香吧。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38127.html

让李嘉诚迷醉的红颜

一个人的青春战役

萨勒叔叔

我给名流当管家

我们为什么会失信

我的故乡的梦

母亲的新年愿望

企业家为什么喜欢马拉松

你也有舞台

母亲的米饭饼

最新文章阅读

  • [卷首语] 生活的一种

    院再小也要栽柳,柳必垂。晓起推窗,如见仙人曳裙侍立;月升中天,又似仙人临镜梳发。蓬屋常伴仙人,不以门前未留小车辙印而憾。能明灭萤火,能观风行。...

    青年文摘2020-6-20
  • 不妨“虚张声势”

    我的一个朋友做房地产生意,他总是为自己卖不出楼房而愁眉不展。 最近,他却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的楼房突然间很畅销呢?他说:&ld...

    意林2020-6-20
  • 有节操地挣钱

    马力是我的发小,有一天大半夜,他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他在那头气势汹汹地咆哮:“你快给我起床,咱们今天不醉不休!”我一个...

    读者文摘2020-6-20
  • 我在城市卖沙滩

    1978年,杨一峰初中毕业后随父亲在长沙做小贩,从那时起,他就有一股强烈的改变命运的想法,为了寻找更好的机会,他于2000年2月孤身来到了深圳。 但是,...

    意林2020-6-20
  • 林则徐的遗憾

    1839年6月3日,奉命赴广州禁烟的清朝钦差大臣林则徐,将收缴的大量英商鸦片在距广州一百多里的虎门当众销毁。一时间,全世界都将好奇的目光对准了东方,...

    青年文摘2020-6-20
  • 谁能为你变卖家产

    60岁时,她仍孑然一身,得了癌症,即将不久人世。她找了一位律师,想把自己的巨额财富留给一位珍爱她的男人。她的律师,为她设计了一道测试题。他给所有...

    青年文摘2020-6-20
  • 自尊是初生牛犊

    他是在父母宠爱下长大的孩子,十岁赴美夏令营,十一岁赴英。父母秉承的是先进教育理念:不带他参加任何培优班,不在乎他成绩是否倒数,更愿意他多一些时...

    青年文摘2020-6-20
  • 你怕啥

    邹六家的地离家远,来回得一个多小时。每天中午,邹六都让老婆到地里给他送午饭。老婆记性差,丢三落四,送饭老忘东西,有时忘了拿筷子,有时忘了拿茶杯...

    故事会2020-6-20
  • 人生两道菜

    中国的菜系繁多,有四大、八大之称,也有二十大之说。总之,各地的美食令人目不暇接,尝之不尽。不过,人生有两道菜,窃以为必须吃之。 第一道菜是吃苦。...

    人生感悟2020-6-20
  • 为什么不发行大面额人民币

    1987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了第四套人民币,100元纸币在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出现在国人面前。从那时到现在,近30年过去了,国内的物价一直在上涨,原来100...

    读者文摘2020-6-20
  • 闺女要嫁人

    我有一发小,没赶上好年头,几乎就没读书,仅比文盲强点。攥着手机,不会发短信,更不会存储哥们儿的电话号码,老揣着一个看着眼熟、又不常见的小本通讯...

    读者文摘2020-6-19
  • 1.5元的光明

    大学毕业后我找了一个离单位较近的房租住。我租的是一幢新楼的六层,比一比这个小区内挨了10余年风吹雨打的旧楼,开门走进出租屋时我难免会沾沾自喜。我...

    青年文摘2020-6-19
  • 面试中的自我介绍不是编故事

    面试时,求职者肯定想好好表现,但在表现自己时,好多人走上了歪路,自我介绍水分过大,通过编故事为自己增辉添彩,然而,谎言终究是谎言,一旦被戳穿,...

    意林2020-6-19
  • 人生经典的励志语句

    人生经典的励志语句: 世界上最残忍的不是野兽,不是刽子手,而是时间;因为时间不等人,时间不留情。 世界上不可能的事情,是想出来的;世界上可能的事...

  • 趁双亲还健在时

    我从来都没有问过自己,我为什么曾经那样爱我的父母,并且还继续深爱着他们,尽管他们早已不在人世。我想说,当他们已经不在我们中间的时候,我越发强烈...

    青年文摘2020-6-19
  • 旁观者效应

    当你想通过电子邮件征询某种答案时,你最好逐件分发,这样会更有效,而以邮件组的形式同时发给许多人,则效果不大。因为当他们收到信时,发现你将这封信...

    人生感悟202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