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改变了很多惟您不变

青年文摘 日期:2020-7-18

亲爱的外婆:

岁月似把弯弯的镰刀,将麦田里的麦子割得只剩下麦梗;岁月像彩色的沙漏,一不留神便所剩无几。但纵使岁月褪尽,有些人和事永远也不会变。

父母为了工作,将我寄养在你家里,我于是整天跟着你,爬遍每一座山,渡过每一条河。你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下地干活是你的职责。每天天蒙蒙亮,你便在“咕咕咕”地呼唤着小鸡崽,把它们轻声叫出笼子,然后撒一把秕谷,开始你一天的行程。我偷偷跟着你去了麦田,你瞅见我,以为我真想学些农活,手把手地跟我解释农活原理,哪知我的心思早飘到那满天的蝴蝶身上去了,但也只能气得直跺脚。

从小我就是个急性子,有次吃饭吃太快噎住了,顿时我的脸涨得通红,小手不停在空中挥舞。你见状赶忙放下碗筷,用手轻轻拍我的背,边拍边数落着我:“又没人跟你抢,瞧你那猴急样!”等到我缓过神来,你已经手拿一个白瓷杯倒了杯开水。我刚想碰,你就拿起了茶杯,一面看着我,一面用嘴吹着开水。开水的蒸汽缓缓上升,将你的脸上蒙上一层白雾。等到开水够凉时,你才把杯子送到我手边,然后把杯把转向了我:“喏,小猴子,可以喝了。”看到我大口喝水的样子,你的眼眯成一条缝,脸上泛满红光。

一眨眼,我已从当年的顽皮猴子长成落落大方的姑娘,而你却患上了老年痴呆。周末,我喜欢陪着你一起坐在阳光下。你不像当年那样和我讲你以前的故事,只是默默地看着天。你的银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轻轻抚摸着。你愣过神来,眼睛又眯成一道缝。怕你渴,我进门拿了只白瓷杯倒开水。当我刚刚放下杯子时,你忽然用你的瘦小的手缓缓把杯把转向了我。我无言地站在那里,任凭泪水模糊我的双眼。

我知道,岁月改变了很多东西,但有些总不会变。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33479.html

没有嫁给你

以逻辑打动人心

给他人留面子的三重境界

树的记忆

扬“长”还是补“短”

心胸有多大,成就有多大

云梯和树

灰姑娘没有水晶鞋

古典的爱情再也不存在了

相扑日本的文化名片

最新文章阅读

  • 昆虫都能

    在热带地区,一位传教士决定带几位教区的村民乘坐飞机。飞机从他们的村庄上空飞过,越过群山,越过河流,越过大片森林,村民们偶尔向窗外望去,但整个行...

    读者文摘2020-7-20
  • 一张照片结束一场战争

    好莱坞著名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曾困惑于虚假照片折射出的道德困境,为此,他拍摄了电影《父辈的旗帜》。故事起因于一张震撼人心的战争照片:四...

    读者文摘2020-7-20
  • 诚信砚台

    节外生枝 华二是个惯偷,可每次被抓后,因为案值不高,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放出来。这天,华二进了一户人家,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找着,不由得有些泄气。这时...

    故事会2020-7-20
  • 爱从不委屈

    小双是大四学生,她出生于鲁西南一个偏远山村,家里贫困。得以顺利求学,是因为一位名叫徐丽珍的女人一直赞助她。小双上了大学后一直想跟徐丽珍联系,想...

    读者文摘2020-7-20
  • 孩子如风筝

    你耗费毕生精力将他们托离地面。 然后不停地奔跑,气喘吁吁…… 不幸,有一天,风筝坠到房顶。 你修修补补,辅导安慰。 再次迎风托起, 确保...

    读者文摘2020-7-20
  • 爱情交通规则

    人生是一条由情和爱编织的五彩飘带。飘飞在天,她是彩虹一弯霞光四射,让你疯、让你闹、让你哭、让你笑;化落为地,她是长路一生事故频发,让你爱、让你...

    青年文摘2020-7-20
  • 幸亏还有想象

    许多事情,总是想象比现实更美。 说起来你肯定有同感,因为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一个事物或者一个人离你很远,你会憧憬,你会思念,想象中是无尽的美...

    读者文摘2020-7-20
  • 大师的“较真”

    吴宓喜欢《红楼梦》,简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不仅把自己比作小丫头紫鹃,还放出大话,说中国称得上红学家的只有两个半,一个是俞平伯,一个是他自己,...

    青年文摘2020-7-20
  • 掌握好自己的杯子

    主动出击,不做老板的一次性杯子 金融危机刚刚开始的时候,鲁小荫就通过自己的努力应聘到一家外企营销部做助理。刚上班的第一天,总监姜文彩就把她喊进了...

    故事会2020-7-20
  • 唐宣宗是个“高考”狂

    古代的科举考试是出身寒族的读书人获取功名利禄的唯一途径。由于每年科举录取的名额有限,能幸运地冲过科举考试独木桥的举子,实在少之又少,因此,古人...

    读者文摘2020-7-20
  • 为什么要给星星取名字?

           为了方便研究和观测,给星星命名是第一步。它有特定的命名法。国际上通用的对恒星命名的方法是:在每一个星...

  • 悲伤是完结悲剧的力量

    24岁的女孩Z是成都人,两三岁时,妈妈与爸爸离婚,从此失去联系,一直到现在都不知所终。她爸爸是个花花公子,对女人很殷勤,情人不断,但对女儿一直缺乏...

    读者文摘2020-7-19
  • 总有一些标志在来时的路

    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回时是不是还能找到来时的路? 这不是每个人都曾想过的问题,不过有的人想到了,想到自己来时的路,想起了一些标志。 记得10多年...

    人生感悟2020-7-19
  • 最后的朝天女户

    明永乐二十年春,永平府庆阳村附近的一块空地上,五六个八九岁的孩子正在嬉戏追逐。跑在最前面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被后面4个孩子追上,遭到拳打脚踢,女孩...

    故事会2020-7-19
  • 日内瓦的坚守

    37。5米,是日内瓦坚守的底线。 这一高度,是100年前建造的圣彼埃尔教堂的楼高。所有的建筑物,只要越过红线,超过这一高度,拆你没商量,并且永远取消违...

    读者文摘2020-7-19
  • 启功“变脸”

    世人都知道,启功是一个行圆智方,“双眉弥勒开”的“脸微圆,皮欠厚”的长者,生性忠厚,亲和率真、极少表现“多目金刚怒&rdq...

    读者文摘202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