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谁占了故宫的地盘

谁占了故宫的地盘

青年文摘 日期:2021-11-21

把故宫的还给故宫

这被认为是履新故宫博物院院长不久的单霁翔给自己出的一道难题。因为2002年至今,虽然故宫开放面积从30%提高到45%,但还有许多占着古建筑的办公部门亟须迁移、还有几个钉子户亟须“请出”。

1月正式到任,3月的两会上,单霁翔就首次抛出了关于故宫的一系列新举措,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莫过于故宫的“内部拆迁”到2016年,将所有办公场所迁出故宫红墙外,同时辅以古建筑修缮、改造,届时故宫开放面积可从目前的45%达到76%。

而这项举措要啃的最硬的一块骨头,当数那些占用故宫古建筑多年的“其他单位”。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故宫的一些古建筑和文化环境不断被外单位占用,最多时,在故宫办公的外单位达到13个,故宫的完整性受到一定的影响。

近十年来,通过政府部门的协调和故宫自身的不懈努力,御史衙门、大高玄殿、端门等建筑陆续收归故宫管理,“收复”工作初见成效。

眼下,收复被外单位占用的建筑这项被视为“史无前例”的工作正在进一步推进。故宫何时复归它本来的面貌,我们拭目以待。

“五一”开始的新变化

对于游客来说,最快在今年“五一”就能看到故宫的新变化:曾经挤满了各种商店和展览的端门广场已经经过改造。此后,故宫的售票、检票点将从午门前移至端门,端门50间西朝房全部改建为售票处、观众咨询中心等服务设施。届时,高峰期人们在午门售票处排长龙的景象或将得到大大改观。

过去作为文物库房的午门两侧雁翅楼,所保管的39万件文物已经移交国家博物馆,修缮后将被建成一个近3000平方米的大型展厅,与文华殿陶瓷馆、武英殿书画馆一起,构成故宫博物院“金三角”展览区。故宫文物的展览功能被大大强化,弥补了过去人们游故宫“只见古建筑,不见藏品”的遗憾。

今年“五一”前后,包括皇极殿在内的宫殿将再次对外开放。慈宁宫、慈宁花园和寿康宫等也列上对外开放的日程。而此前,这些地区或为办公用房,或为地面文物库房。

近年来,参观故宫的人数持续增长。1949年,故宫一年接待了100万观众;而到了2002年,这个数字增加到700万;2011年,这个数字更是突破了1400多万。每年持续增长的游客对于故宫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博物馆的管理都带来了挑战。对此,故宫曾经提出“限流”的办法。但单霁翔认为,故宫参观人数在绝对数字上的增长是长期的趋势,是限制不住的,还是要通过错峰参观、扩大开放面积来解决。

“根据《故宫保护总体规划》,故宫开放面积由2002年的30%增加到了目前的45。79%,面积达到33公顷。经过不懈努力,全部规划完成后,故宫博物院对公众开放的面积大约占全部面积的76%。”单霁翔说。

“把红墙内的殿宇还给游客”

走在故宫里能真切感受到,故宫有两道墙:一道是外围的灰色城墙,又称“紫禁城城墙”。“灰墙”四四方方,四角有角楼,南有午门,北有神武门,东西分别有东华门、西华门。

灰墙内便是高约8米的故宫红墙。红墙并不像灰墙那样直来直去,而是围绕不同的建筑群,形成“院落”和“胡同”。红墙内的面积大约占故宫整体面积的2/3。

而在灰墙内、红墙外的地带,有不少是故宫里的“城中村”。记者看到,不少院落挂着锁,透过贴着封条的门缝,可以看到里面的破落景象。始于2002年的故宫大修,首先把重心放在中轴线周边的开放区域上,一些非开放区域则年久失修。

单霁翔此番提出的“把开放面积提高到76%”,增加的这31%的面积,很多都来自红墙外、灰墙内的一些非开放区域。

单霁翔告诉记者,扩大开放面积将从四个方面着手:

首先通过修缮使更多的文物建筑保持健康状态,实现对公众开放。

然后通过调整展览布局,合理扩大开放空间。比如修缮后的慈宁宫、寿康宫都将设立与其风貌相符的展厅,与南部的武英殿等展厅共同组成西部开放区,吸引更多的观众从中轴线分流过来。

同时,将收回故宫进行管理的文物建筑,经过修缮后科学合理地利用,增大故宫开放空间。如被修缮成为大型展厅的午门雁翅楼,以及紫禁城北侧的大高玄殿,经过科学规划也会采取适当的方式对公众开放。

还有就是调整办公科研用房,把红墙内的殿宇还给游客。到2016年,将红墙以内目前存在的办公设施、科研设施、服务设施等迁出,实现“红墙内无办公区”,把红墙以内整体作为故宫博物院的陈列展览、接待服务、观众参观的空间。

然而,自家的办公场所好搬,有些占着故宫古建筑的外单位却很难“送出门”。

把外单位请出去

收复历史上被长期占用的古建筑群,被认为是近10年来故宫博物院所做的史无前例的基础性工作之一。

端门地区之前所属混乱,存在诸多胡乱收费、档次不高的展览与商户,影响了故宫的形象。

按照文化部确定的“端门在2011年‘五一’前划转给故宫博物院”的指示精神,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李季,与国家博物馆党委书记黄振春,分别代表故宫博物院和国家博物馆,于2011年4月29日正式签署了端门划转协议书。

“我们十分珍惜此次端门地区的归属调整,端门地区的使用将坚持公益性,坚持为观众服务。”单霁翔表示,“对于故宫博物院来说,它的正门就此大大地往前推进,午门和端门之间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文化广场,使得观众在进入到紫禁城之前能够享受到很好的服务,比如改善购票环境,为观众提供饮水、咨询、轮椅等公共服务,使参观变成更为愉快的过程。”

大高玄殿位于故宫紫禁城的城墙外、筒子河外的北部地区,也已划归故宫博物院进行管理,如今正在进行抢救性的修缮,经过科学规划也会采取适当的方式对公众开放。同时,在它附近的内务府御史衙门也同样回到了故宫的管理范围。

单霁翔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无论是御史衙门、大高玄殿,还是端门、皇史宬(明清两代的皇家档案馆,又称表章库,位于北京天安门东边的南池子大街南口),在明清时期都是紫禁城的一部分,和皇家宫殿建筑群浑为一体,密不可分。几任故宫院领导都恪尽职守,遵循故宫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真实性和完整性的原则,力求还原紫禁城原貌,做了大量工作。近年来,从御史衙门,到大高玄殿,再到端门及两侧朝房,一座座文物建筑得以回归,紫禁城更加壮美。”

拆不掉的“屏风楼”

4月5日,记者经过两道岗亭,来到位于故宫西南角的“非开放区”。从紫禁城城墙西南角楼向东、北两个方向延伸,就是眼下故宫被外单位占据最严重的地方。

到了这里,便出现与故宫景区内截然不同的景象。紧靠南城墙的一个偌大的院子里,停满了大客车。还有“训练基地”、篮球场等健身场所。

此外,西华门两侧,紧贴西城墙,有五栋高楼。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中国紫禁城学会常务副会长晋宏逵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些楼俗称“屏风楼”,建于1975年,高度超过16米。屏风楼建造时,拆除了西华门两侧城墙的马道,对古建筑造成了破坏。

据说,当年建这些楼是为了挡住中南海的游泳池,因此才称“屏风楼”。记者在屏风楼前看到,这些楼在西华门两侧延伸很长,但进深却很小。“并不好使,就相当于个围墙。”晋宏逵说。

如今,西华门“屏风楼”最北侧的3栋里住着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西华门两侧的2栋“屏风楼”及西南角则是某部队驻军。“西华门附近是被外单位占用最严重的。现在故宫里占用的外单位,主要就是部队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其他的基本都搬出去了。”晋宏逵说。

他对记者回忆说:“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占用,说来话长。故宫博物院初成立时有三个馆:古物馆、档案馆、图书馆。当时文化遗产保护的意识不是很浓,图书馆的大量宫廷藏书,都给了当时的北京图书馆(现在的国家图书馆)。后来,档案馆干脆也不管了,给了国家档案局,国家档案局接了一段时间一看忒麻烦,又交回故宫,如此反复。”

记者查阅故宫年鉴得知,1955年12月26日,故宫博物院院属档案馆移交国家档案局领导;1967年7月8日,明清档案馆从国家档案局回归故宫博物院;1980年3月28日,故宫博物院与国家档案局签订协议,从当年4月1日起,明清档案部划归国家档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