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的儿子

青年文摘 日期:2019-10-29

儿子刚和我通过电话。他的声音从遥远的英吉利海峡飘来,很温暖,很轻快。时不时的,他还开几句玩笑,把电话这边的我和老伴儿逗得前仰后合,房间里一下子阳光灿烂。

儿子晓剑在伦敦的一家中餐馆做厨师长,已经整整5个年头了。他的老板非常赏识他,一些去他们餐馆就餐的食客(其中不乏英国当地人)常常写帖子表扬他菜做得好,他很开心,我们为他骄傲。

本来,一个喜欢烹饪的孩子,长大后恰好干上了这一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当别人知道我也就是孩子的妈妈,是个大学教授,而孩子初中毕业后却没有走所谓正统的阳关道,没有上高中读大学,而是直接去了职专学烹饪,就会一脸惊讶,仿佛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非要我道出个子丑寅卯来。好吧好吧,我就来讲讲我儿子的故事。

说起来,儿子喜欢做饭或许也是逼出来的。他小的时候,我和他爸爸工作都特忙,我在南开大学上课,他爸是一家企业的厂长,我们忙得几乎顾不上照看他。

我记得很清楚,晓剑上小学4年级的时候,他自己就会做蛋炒饭了,或许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喜欢跟锅碗瓢盆打交道了!

晓剑很聪明,也很贪玩,小学读得挺不错,等到了中学,由于我们疏于管教,他的学业就马马虎虎了。仿佛一转眼的工夫,他就要从南大附中毕业了。

以他当时的成绩,上重点高中还有相当差距,是继续马马虎虎读普通高中、复读还是做别的选择?晓剑来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那是1994年。

我们领孩子去参加了水上公园的毕业生咨询会。非常偶然的,在这里碰到了孩子爸爸的一个老朋友,他是天津烹饪服务学校的领导,也巧了,他们学校那年首次招生。这位老朋友说,今后“本本”会越来越多,不比我们那阵子金贵了,还是让孩子上职校学门技术更实用,以技养生,万事不难啊。

可像许多家长一样,此前我们想得更多的是让儿子读高中上大学,要知道,在高校老师们中间,这种希望孩子接受精英教育、望子成龙的氛围尤其浓厚。彼时彼刻,看着孩子笃定的眼神,我们只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因为他毕竟还小,如果选错了道儿,还可以回头。

在我们犹疑的目光中,儿子快快乐乐地去烹饪学校学习了。

两个月后,他第一次回家,就主动下厨,做了个汆丸子。真好吃啊!我和他爸爸咂摸着嘴儿,由衷地赞叹。儿子开心极了。

那年“十一”,我们家族大聚会,晓剑二话不说系上围裙主厨,荤荤素紧张罗了一大桌,大家不住地向晓剑竖起大拇指,“好吃好吃!太棒了!”即便在这样的时刻,我也没有得意忘形,因为心底深处,那个让孩子接受精英教育的梦还影影绰绰未曾消失。

那年寒假,儿子变着花样地施展自己的烹饪才情,给我们做各种各样的美食,比方说,仅一个土豆丝,他就有十几种做法,每一样有每一样的好。

儿子每天泡在厨房里不亦乐乎,我们被喂得很滋润。

最让我感动的是,儿子跟他的同学们经常在电话里互通情报,“喂,我又发现了一个新菜,名字好听极了!材料原来是”“哦哦,哈哈哈,嗨,等一下,我记下来。真哏儿!”他们像发现了新大陆,大笑一通,把一旁的人也感染得兴高采烈。

有时很晚了,儿子还在抄录他和同学们侦察到的那些菜谱,灯光下,他的微笑着实迷人,完全是一种发自肺腑的陶醉。一个大男孩,那么用心地做一件事,那么真心的快乐,我几乎被融化了。

这时候,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终结掉脑海深处那个缥缈的正统教育的想法,才真正快乐着儿子的快乐,幸福着儿子的幸福。

烹饪学校学习的第三年以实习为主,儿子被推荐去了美膳酒楼实习,因表现好,他被留下了。之后,他又去了天津鸿起顺饭店干了两年多。

他在这两家饭馆里前后工作了将近6年,掌握了很多烹饪技巧,会做两三百种拿手菜,理论和实践相互充实,他成了一名响当当的一级厨师,特三证也考下来了。

儿子是2002年去的英国。也挺偶然的,当时正好有一家英国中餐馆来津招有工作经验的厨师长,儿子被他们相中了。

他刚去时间不长,一个英国人就去他们餐馆订120英镑的外卖,老板让晓剑来定菜单并主厨,这在晓剑当然算不了什么。乒乒乓乓一通忙活下来,饭菜做好送过去了,英国人的反馈信息很快就回来了,他们大赞“这个店的饭菜真不错”。

就这样,晓剑的能力很快得到了认可。老板之后相继开辟了八九个分店,其中有6个分店都是让晓剑去打前线,他做得越来越顺手了。

去年,晓剑结婚了。说起来挺有趣,他的新娘跟他也算因厨艺结缘。女孩子是大连人,比晓剑晚一年去的英国,她是去读书的,课余去饭馆打工,恰好去的是儿子所在的饭店。这姑娘很爱吃晓剑做的饭菜,时间一长,两个年轻人慢慢地走到了一起。现在他们在那边生活得很快乐,彼此很相爱。这让我和老伴儿倍感踏实和欣慰。

人们常说,兴趣和职业合而为一的人有福气。看着儿子今天这么快乐,我暗自庆幸自己当年没有一意孤行,没逼儿子走所谓的正统的成才之路,因为对他来说,那很可能反倒是一条弯路。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31929.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亲情换爱情

    石岩新在一家公司上班。小长假越来越近,可公司接了批大订单,时间紧任务重,老板下了死命令,这回不放假。石岩新爸妈走得早,他跟奶奶相依为命,放假了...

    青年文摘2019-10-17
  • 从一团欢喜,到活出自由与尊敬

    在我心里,比较理想的一种人生是,年轻的时候活得像一团生动鲜活的气体,一团欢喜;渐渐的质地黏稠起来,像一流液体,沉下来,在流动;再然后,人到中年...

    青年文摘2019-6-5
  • 循序渐进地说服别人

    公元前266年,赵太后刚刚执政,秦国就急忙进攻赵国。赵太后向齐国求救。齐国说:“一定要用长安君来做人质,援兵才能派出。”赵太后不肯答应,...

    青年文摘2019-4-15
  • 赤脚向前冲

    7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他跟着母亲和三个姐姐一起生活。四川郫县农村的生活是艰苦的,在他童年的时候,他没有接触过任何乐器。他对音乐的启蒙来自于当时...

    青年文摘2019-6-11
  • 柏林的未来故事

    2016年盛夏,在那株白玉兰树下,树影斑驳,我听到了蝉鸣,是那种尖尖的跳跃,一阵一阵,一长一短,一尖一微,于是逗留在滋滋的躁动童年里。 2029年国庆,...

    青年文摘2019-1-13
  • 跑调的雄鲸打光棍

    對座头鲸的最初印象,是从听觉开始。 2011年夏天,我好像一块木板静静地漂浮在南太平洋的海面,遥望那个离我20米远的模糊影子,忽然一种奇怪的声音传入耳...

    青年文摘2019-6-2
  • 母亲的新年愿望

    记忆中,母亲的新年愿望,总和自己无关。 第一次和母亲聊到新年的愿望,是在十岁那年。母亲说,希望爷爷和奶奶的身体能好一点,等以后经济状况改善了,两...

    青年文摘2019-10-14
  • 在你上班的第一天

    现实生活中有咒语吗?像阿里巴巴一样,为我们打开满眼璀璨的未来?其实很大程度在于你自己。你就是魔镜,你就是咒语。《出水芙蓉》里的那个舞蹈老师怎么...

    青年文摘2019-5-1
  • 孙悟空,海外身份很复杂

    大头、小身体、大耳朵、圆眼睛、圆脸,这只天然萌属性的孙悟空不仅带着群猴“打家劫舍”,甚至交了小龙女做女朋友,这是日本漫画家手冢治虫画...

    青年文摘2018-9-23
  • 差生也能造原子弹

    我有幸成为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不幸的是,第一个学期结束,我的成绩惨不忍睹,几乎所有的学科都是D和F。教务长决定把我降级为试读生并宣布,如果第二...

    青年文摘2019-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