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母亲的维生素

母亲的维生素

青年文摘 日期:2021-11-20

母亲是调音师,我排行老六,在家中乐谱上属“啦”,男声部,上有四姊一兄下有一弟,我们排队打饭特像乐谱上的正弦音阶。七个小家伙共饭,难免有奋勇当先的,因此饭菜虽差油水不多,也总是一扫精光。经常是几个大的让着小的,待我们几个小的腆着肚子开溜,母亲才用残羹剩汤将就着对付。吃了这顿,母亲又得为下顿发愁张罗了,一顿饭菜少不得十来斤。平常供不了油荤,母亲就想方设法弄来她认可的“维生素”,以飨一群馋嘴,解了不少燃眉之急。

母亲通过多种渠道,将别人准备舍弃的低劣粮物接过来,比如荞麦、细米末、藕蒂、糠油、羊油、猪皮等,然后变着法子把它们做出花样,以供我们添肚。

油水少粗粮吃多了,肠胃是很难受的,特别是荞麦红薯之类。当年白腊腊腥膻膻的羊油人们很少食用,母亲就差几个姐姐上山采回野葱,然后大把和在荞麦面里掺上盐,以羊油作底烤出来,让我们趁热入口,至今那味道似乎还在牙缝里透着香气。当年我参加学校野营拉练,备的就是这道餐,本想这种冷饼不免寒碜,自个闷头吃就算了,不想那冷饼香气四溢,招来不少同学争食。那黄豆大的葱白是泛香的缘故,可惜我今日再也没有寻到那种野葱了。

母亲将藕粉厂不要的藕蒂成担挑回来,刨皮洗净晒干,然后人工磨成藕蒂粉,掺入地菜之类的野菜,做成各种面食,同样口味特别。母亲还将大食堂较次的肉皮低价弄过来,发动小萝卜头们钳毛,用文火慢炖后加在蔬菜中,以增加小家伙们长身体的营养。

武汉人有道奇菜,估计遍访全国也寻不着,这就是臭瓜皮。这西瓜皮加辣椒腌出的咸菜,闻着比臭豆腐还臭,吃起来比臭豆腐还香,往往臭辣得口中牙缝滋滋作响,特下饭,地道的武汉人至今还踏破铁鞋寻它解谗。当年母亲夏天一腌就几大缸,作为一家在青黄不接时的下饭菜,同病相怜的邻里也不时来抓取,大家乐得互通有无,共享臭辣。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这支音乐之声的小队伍,母亲是调音师,我们这些音阶由她任调,听从各式差遣,大家自觉服从民主管理,相处不乱,协同拔音,各司其职,秩序井然。

为了使家中伙食有所改观,母亲将家务压给十来岁的大姐,舍去老学生的面子,自己一面穿上草鞋当搬运挑河石,一面组织我们开山挖鹅卵石、到郊外开荒种菜、捡柴禾、采野菜、拾麦子等,以弥补家中日渐增大的开销。

记得当时家中常吃的一道大餐是米糊糊,根据不同季节,不时掺有红薯、南瓜、青菜、萝卜、野菜、芋头等。母亲为推销其大餐鸣锣开道,依据有三,一是米糊糊可保持蔬菜中的维生素不流失,二是易吸收易消化不丢营养,三是省柴省油省时间,化繁为简。于是糊糊里掺的东西越多,大家越是乐于接受,助长了米糊糊大行其道。

由于荤腥见得少,七音盒里难免有些闹嘴馋的,这时母亲的维生素理论就会老调新调一起弹,于是维生素ABC竞相出来敲打我们。这时母亲有如班主任,大姐像班长,共同进行“人是为了吃活着,还是活着为了吃”之大讨论。母亲的结论是:吃是为了活着,但活着是要干事情的,不然社会就不能进步。

我们对母亲的小理论听油了。她是旧社会的小学生,街坊邻居喊她三先生。本来母亲是做会计也可以教书的,但孩子们拖了后腿,无奈当了童子军头头。她长期读书看报记日记,因此报上的新名词新观点知道得早,所以她的维生素说教经常在我们左边吹右边扇,因为听得多了,我们有时就有意调侃她,与她耍贪嘴,难得竖耳倾听,但内心里还是予以接受的。过去母亲常念叨的维生素,如今不少都排上了绿色、营养、减肥食品,这不能不说是母亲的先见之明,叨之有据,唠之有理。

在有限的条件下,母亲尽一切可能让我们吃饱,又省出钱来让我们七个孩子上学,但她对自己很马虎。家中改善伙食时,小的们犯抢,少不了喊母亲吃一口,母亲总说她已尝过,有时食物不足,她没有吃一口饭也骗我们说她已吃过了。直到现在我们也难得见她吃一个正餐,总是待别人吃过了她再凑合着吃二口,无论我们如何力劝,她就是改不了这毛病,这个习惯都是为我们的成长形成的。她信仰一个观点:给予别人的越多,获取的就越多。她对吃从来就不奢求,这也遗传给了后代。

如今要吃啥就有啥,可母亲还是钟情她的维生素,吃要吃清淡降火的,菜要含不同维生素的,喝绿豆汤要不加糖的,长期迷信她甘蔗荸荠共煮有点怪的水,油荤还是很少沾,说是这样融合自然,气血平和,生津理肺,阴阳平衡等等等等。受其“妙”论长期影响,七音盒的基调似乎也往她那一边倒,饮食均以清淡为主,只要一二天不吃青菜,口中就无津生苦,都不暴饮暴食,个个胖瘦适中,生性平和,不躁从凡,几无现代病。

母亲的“维生素”养育了我们,调适了我们的肌体,更调理了我们的心性。以母亲的炮制手法用自家粗茶淡饭,既治得病来,又减得肥膘又省开销,自得其乐。由七音盒扩展开来的阵容,都保持着恬淡宁静的心态,学会了在社会的大幸福之中寻找小快乐,有所收获不狂乱,有所缺失不悔怨。由母亲延伸下来的这支队伍守淡泊而显不尽快乐,处宁静而具无穷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