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一碗小肠汤

一碗小肠汤

青年文摘 日期:2022-1-16

结婚二十年,除了操劳赚钱养家之外,家里的家务活我是从来不做的。老婆有时打趣我:“晚饭做好了,老爷,请用膳吧。”

就这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地过日子,有时想想,咱在外头辛辛苦苦,回家里享受一下,那也是应该的,便这么心安理得的过日子。对于老婆偶尔的牢骚,也全然不放在心上,有时还会理直气壮地对老婆说:“你还觉得不幸福?你看看别人家的女人,谁又不要里里外外地做事?”

日子就这样平平常常地过。

那天,老婆感冒打了点滴回来后,突然说:“想吃小肠汤,给我去买一碗回来。”

到外面买一碗小肠汤,很小的事。到了一家饭店,突然想到,这汤端到家里,不凉了吗?于是,打道菜市场,买了一斤猪小肠。

猪小肠要洗,洗起来还很麻烦,没干过这活,向老婆咨询,老婆说:要翻过来,拿一根筷子,顶住一头,往下翻,如果肠子太长,就截成几截,翻过来后,加盐巴加醋就可以洗干净了。

说起来简单,对从来没有做过的我来说,做起来就很困难了,好不容易翻过来,按照老婆教的方法洗猪肠,果然洗得有些干净了,索性放开水龙头,让水冲,稍不留神,只见快洗净的猪小肠一条条漫出水瓢,赶紧伸手去抓,却滑不溜秋,一条条往出水孔里钻去,手忙脚乱,终于抓住最后一条尺把长的小肠,心里直后悔:怎么事先不懂得把出水孔堵住?

无奈何,一斤小肠只剩一二两了,将就着煮了,又怕放多了盐,一点一点地放,一次一次地调味,咸了加水,淡了又再加盐,一小截的小肠居然煮成了一大锅的汤,变通一下,把汤水倒掉,小肠留住,终于有一小碗,端给还躺在床上的老婆。

“煮了这么久,一定很辛苦了。”老婆说。

“你先尝尝味道怎么样,初次下厨,没经验,请多包涵。”我装出一副笑脸说。

老婆尝了一口,抬起脸来,那眼睛竟然是亮晶晶的,继而落下一滴泪来。

怎么了?

“我尝到了幸福的滋味。”老婆的脸上却是一脸的笑。

惭愧,幸福的滋味竟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