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着跳着青春就过去了

青年文摘 日期:2021-9-8

读书的时候学过一种大概叫作十四步的舞,是一个时髦的女同学教的。她是城里人,姓叶,尖瘦的长脸挖着促狭的两只细眼睛,一张阔嘴,眉毛全没了,用眉笔描出黑而突兀的两条,远看要吓人一跳,以为蚯蚓游到了额上。

班里联欢,她唱一首歌,不知道歌名,歌词依稀记得几句:“为爱神魂颠倒,气喘又心跳,为爱神魂颠倒,汹涌如波涛……”一边放肆地蛇扭,手从胸口抹下去,然后是腰、腹、臀,收回来,再抹一次,拍沐浴液广告般。她的眼内有一种笨拙却辛辣的勾引,向台下人左右翻撩。男生们紧张起来,绷紧了脸,攥紧了手心,跳完时他们倒是一手的汗。

夏天的时候,忽然兴起跳舞热。姓叶的女同学说:“我学了一个交谊舞,好看,教你们!”

一个女同学乐颠颠地走过去,被她搂住,两人盯紧脚尖,慢腾腾地,一边念叨:“左一步,右一步,前一步,后一步……”几近半个月,我们的寝室里一直回荡着数步子的声音,把那步法数得几乎和乘法口诀般熟了,有人大起胆子来,说要去小城里的歌舞厅里试验舞功。

当然,我们都没好意思说出真正的理想:一个浪漫艳遇。

翻出最好的衣裳,描眉毛画眼睛,还涂了些唇膏,喜滋滋地赶往舞场。三轮车的斗子里滚过夏天的晚风,霓虹灯早已亮了,小摊子的斗篷正在霍霍咔咔地挂。我们挤成一团,香樟的树叶子擦过一只丰腴的臂,有人笑起来,仿佛那痒已经无限制地,钻到了心里。

那是一个露天的舞场,白地砖外围绕了几丛棕榈,树上牵着几圈碎光流窜的小灯泡,卖冷饮的推着白冰柜满场滑步,往各个白塑胶桌上源源不断地运送瓜子、话梅和汽水。我和女友们坐在一个角落,心情忐忑,像初尝禁果一般甜蜜、坚决和害怕。

第一曲大概是快三吧,跳的多是中年人,全涌到舞台中央,嘣嚓嚓,嘣嚓嚓。我们老实地坐着,盯着台子,不敢上去。第二曲是慢四,第三曲是什么我忘了,总而言之,我们悲哀地发现这半月学习的其实是屠龙之术。

于是死了心,放弃跳舞,转而专注地搜寻场上少得可怜的年轻异性。几个小青年正在不远处抽烟,穿牛仔裤、白衬衫,还算漂亮。

因为我们也同样年轻得醒目,那些人走过来,笑着搭讪,然后请我们跳舞。

有一曲拉来拉去、转来转去的舞,我开始尚能应付,最后转得几近晕厥,胡乱起来,像乱撞的苍蝇,好几次踩住他的脚,虽没有被抱怨,但自己已经觉得羞耻,摸索着赶回座位来。

舞伴跟在后面,说:“很简单的啦。”

那晚我们离去得早,拒绝了他们的挽留,仿佛待久了,就要破坏纯真似的。他们要送,但我们连不用不用都没说,瞅着空子就跑了。因为听说社会青年很会缠人,一旦挨上,就难以脱身了。

走出大门的时候,我没能忍住,向里瞟了眼,看见紫黑的夜幕里,我陌生的舞伴倚着一张桌子立着,面容清瘦英俊。

在师大时,开设了体育舞蹈课,但我不喜欢几个动作翻来覆去,学得漫不经心,偶尔去,就和女同学互为舞伴,搭着对方的肩,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就忍不住反胃,想掉头,或者扇她一巴掌。

后来转换兴趣,喜欢上了民族舞。学校里有一个专业的舞蹈老师,为赚外快,开了培训班,在自家的客厅里树起满墙镜子,招生授课。在这里学了傣族舞、新疆舞、朝鲜舞、蒙古舞、藏舞、东北秧歌,还有稚气夸张的儿童舞蹈,被我们跳得近乎可笑,几个身体健壮的大姑娘蹦着弹着,摇头晃脑,作孩子的天真状,实在是古怪至极,想都不敢细想。

那时冷老师的家在一个山脚下,是一个平房,静谧得很,门口有一个小院子,种着高大的桂树,红茶蔷薇大白菊,还有几小畦葱韭。外面的巷子也应景,细长而宁静的一条,两旁是低矮的青砖屋舍、裁缝店、内衣店,以及一家糕饼房这是我喜欢的地方,卖好吃的茶饼,外脆里酥,一咬,便有一种芝麻苏打桂花混合的幽香覆上舌苔。

冷老师四十多岁,丰白的脸,微有罗圈腿(这是舞者的通病),但气质逼人。她给我们看她表演孔雀舞时的剧照,云般的丝纺把她的人和脸罩住,只一只手探出来,拇指食指相捏,作嘴,状若安栖的白鸟,不真实地美着。

我们周六和周日去她家,学新舞。分列排开,踏着节拍,盯紧她的表情动作,然后尽力模仿。有一回跳新疆舞,不会扭脖子,被她按着肩,盘着我的头左右挪擦,有一种被捉上断头台的恐怖与尴尬。从大镜子里看自己,突出的脸,丑而木,吓了自己一跳。

上周回家淘旧书,发现老相片,拍着我们在简陋的舞台上跳舞,满脸的年轻,满脸的“未来是我们的”,满脸的“岁月也奈何不得我们”的自以为是。没想到一晃,青春就已经过去了。

在那尘灰覆盖的旧物里,也看到弟弟的日记本,稚气用力的笔迹,应该是他在六七岁时写的吧。那些年,我们家还没有电视,每到除夕,就会开一个家庭联欢会,每个人都有节目,或独唱,或独舞,或者互动演出,轮流胡闹。当年弟弟那么小,小得就像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萝卜头,傻乎乎地滚动着,可是,他用一支铅笔,在打着绿色方格的作业本上,一笔一笔地记录下当年的欢乐和遗憾:

“今天晚上,我们做了许多灯long,插在我的房间里。到了晚上,大家点上了灯long,一人拿一支,在中间的灯long边围着跳,围着唱。我们做了一个小品,做《白雪公主》这个小品,我演白雪公主,我非常高兴。我爸爸和姐姐做小ai人,妈妈做后妈,不过一会儿,我们开始了,过了好久,我们做完了。完了后,爸爸跳得最好,我跳得最差,妈妈说我连白雪公主都不会演,我心里热热的,心里想下回跳好些……”

我看了泪如雨下。

一晃,二十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而今,那个一门心思要跳好白雪公主的舞蹈的小男孩,已经长大,成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过许多地方,历经许多苦楚。他大概早已经忘了这些事吧,就如同,我也差点要忘了那些数步子的岁月,那些在各色舞曲中荡气回肠的青春。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9033.html

你不知道的米开朗琪罗

对不起,生为女人

吻多少青蛙才能吻到王子

一包烟的受贿罪

睡在天堂的爱

中国地图

和好容易,如初难初

如何提高简历的命中率

餐桌上的蒲公英

爱情上上签

最近更新的文章

  • 你不知道的米开朗琪罗

    有一次我淘到一本旧书,三联版精装印刷的罗曼·罗兰《米开朗琪罗传》,丢在书柜一直没读,文学大师写艺术大师,想必难读。后来翻开此书,哑然失笑...

    青年文摘2021-9-16
  • 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挺我

    小孩子时常面临的一个选择题是,爸爸和妈妈你喜欢哪个?说都喜欢的通常被夸奖为“伶俐”,我一直不伶俐,我一贯的答案都是我妈。 其实我爸对我...

    意林2021-9-16
  • 涸鱼得水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涸鱼得水 【汉语拼音】 hé yú dé shuǐ 【近义词】: 涸鲋得水、绝处逢生 【反义词】: 束手就擒、  枯鱼之肆、&n...

    成语故事2021-9-16
  • 最值得纪念的事

    戴维·布伦克特曾先后出任过英国政府的教育大臣和内政大臣,是全世界盲人中最有成就的一位,但在说起自己最值得纪念的大事时,他却提到一件在别人...

    人生感悟2021-9-16
  • 天价二手房

    这天,方汉南刚一回家,家里的座机电话就响了。对方是个中年男人,对他说:“你的房子卖不卖?我出比市场价高5万的价格……” 方...

    故事会2021-9-16
  • 出口成章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出口成章 【汉语拼音】chū kǒu chéng zhāng 【成语解释】 从口中说出的话有章法有文理。语本《诗经.小雅.都人士》。后用“出...

    成语故事2021-9-16
  • 假面游戏

    壹 自从诺可考进大学,母亲的上方政策与时俱进地从“早恋必须死”改成了“恋爱要趁早”。 诺可即将大二,从未谈过恋爱的她属于奇货...

    意林2021-9-16
  • 时隐时见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时隐时见 【汉语拼音】shí yǐn shí xiàn 【近义词】:若隐若现 【反义词】:清清楚楚 【成语出处】宋《邵氏闻见后录》...

    成语故事2021-9-16
  • 天堂就在你身边

    一天的功课结束了,进入梦乡之前我微微闭上眼睛,回顾当天做过的所有事情,疲惫的心喜忧参半。喜是因为顺利度过了一天,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失误;忧是因为...

    读者文摘2021-9-16
  • 苦乐

    人生是苦的。“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苦是生活的常态,几乎日日有之。读《红楼梦》,想这样钟鸣鼎食之家,衣食无忧,应该是很快乐的,然...

    意林2021-9-16
  • 清白公主未了情

    世上无一了,自然无百了;若得常相见,除非能一了! 1不欢而散 建宁公主是清太宗皇太极最小的女儿,虽说一生下来母亲就因难产而死,但由最得皇太极宠爱的...

    故事会2021-9-16
  • 《奇迹男孩》观后感250字

    《奇迹男孩》观后感 《奇迹男孩》这部电影讲了个脸部做了27次手术的丑男孩奥吉故事。让我来描述一下奥吉的外貌吧。他的脸与平常的人不同,他脸是凹下去的...

    观后感2021-9-16
  • 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一个巴掌拍不响 【汉语拼音】yī gè bā zhǎng pāi bù xiǎng 【近义词】:孤掌难鸣 【反义词】:众志成城、众擎易举 【成语出处...

    成语故事2021-9-16
  • 一张邮票

    那年她才16岁,一个人从农村挣脱出来上了省城里的戏校。 只有她,是一个人背着行李来到省城。很多孩子都有人送,但她很知足很高兴,因为第一次看到这么大...

    读者文摘2021-9-16
  • 爱乐之城观后感300字

    《爱乐之城》观后感 下午到最近的电影院看了《爱乐之城》,不说里面的配乐和绚丽的服装了,剧情也是很打动人。 繁华的洛杉矶,男孩塞巴斯蒂安以在酒吧弹...

    观后感2021-9-16
  • 对不起,生为女人

    张岱在《陶庵梦忆》里写过“扬州瘦马”的故事。“瘦马”不是马,而是贫困人家的幼女,因为羸弱,所以“瘦”;因为任人欺...

    青年文摘2021-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