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与父亲

青年文摘 日期:2021-2-9

我早就预感到了。那天晚上的煤油灯好像生了一场大病,比平时暗淡好多。风从窗缝里钻进来,把灯苗吹得躁动不安,忽明忽暗的屋子里要有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那人来了。

那年我10岁,和同龄人一样,顽皮、固执,被父母无限宠着。那时候的乡下还落后,家家户户都掌煤油灯。人们忙完一天的农活,吃过晚饭,抽袋烟,然后开始串门。串门的原因无非两个,一是聊聊一天的收成,二是节省,少用自家一点煤油。

可是,他不一样,他来借钱他又来借钱!他低着头小声说道,二哥,我知道你也不宽裕,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二娃的学费还差好几十,孩子不能……

没等他说完,我就绷不住了,起身走到他面前,狠狠地跺了跺脚,然后跑到我家唯一的橱子旁停了下来。我开始喘着粗气,挽起袖子,不停地推拉那个抽屉拉开,推回,拉开,推回,拉开,推回……动静非常大,以至于旁边的煤油灯被吓得左摇右晃,就要灭了。

我没敢看那个人的脸,但我觉得父亲肯定同意我这么做,因为他好不容易才凑齐我的学费,哪有钱再给他。果然,父亲没有责备我,对我的行为也没有说一个字。让我不解的是,父亲还是答应了他,毫不犹豫地。母亲从我的学费里拿出一些给了他,他低着头一口一个“会还你的会还你的”走了。

那人刚走,耳光就结实地落在我的脸上。我扭着头,捂着脸,看着那盏昏暗的煤油灯。

父亲语重心长地说,你记住,人都有困难的时候,人家有求于你就是对你的信任,你要义无反顾地帮助他,咱们家也跟别人借过钱,咱们家借钱的时候,人家的孩子没有像你……

时隔多年,我跟着父亲走了更远的路,帮了更多的人。我早已经忘了那一耳光的疼,但我依然记得那个昏暗的晚上,和那盏躁动不安的煤油灯。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9023.html

当众讲话

烦恼这样靠近你

激情燃烧做小事

想一想十年以后

职场停滞,请学加菲猫

大车队

电梯女孩的昂贵青春

非比寻常的高三

爸爸的分咐

品格可能在重大的时刻才表现出来等

最新文章阅读

  • 车祸

    总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金钱、俸禄、美女……自古天经地义都是代代书生们的理想。可谁又能想...

    故事会2021-3-7
  • 人生活命哲理

    我心里始终装着一个“活命哲学”: 没心没肺,能活百岁;问心无愧,活着不累;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也就没有过夜的病。...

    人生哲理2021-3-7
  • 排球比赛中运动员为什么打暗号?

    目前在排球比赛中,各队都在组织进攻时采用了暗号手段。用什么样的暗号,就表示将采取什么样的战术,这样,队员可以按照事先定好的方案组织战术,攻击对...

  • 《怦然心动》观后感1000字

    《怦然心动》观后感1000字 这是一部温暖得可以让人从开始一直微笑地看到最后的电影,这是一部美好得可以让人觉得时间停了1小时30分钟的电影,这是一部让...

    观后感2021-3-7
  • 蚂蚁为什么要搬家?

    任何动物都需要合适的生存环境,蚂蚁也不例外。蚂蚁对蚁巢湿度的要求非常高,它们不喜欢太湿的生活环境。而下雨前的空气湿度较大,会使蚁巢变湿,所以蚂...

  • 记忆留痕

    “你真是个卑鄙的老家伙!”走出拉尔先生的房间时,我一字一顿地对他说。 年迈的拉尔先生住进这家疗养院才八个月,却让每一个护理人员过上了地...

    读者文摘2021-3-7
  • 上雨旁风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上雨旁风 【汉语拼音】shàng yǔ páng fēng 【近义词】:上漏下湿 【反义词】:富丽堂皇 【成语出处】唐·韩愈《面海神...

    成语故事2021-3-7
  • 爱情的信任

    我和一个女孩在上海看过一出澳大利亚的形体剧,在短短45分钟的表演时间里,4个身材健硕的演员用肢体演绎了一个完整的家庭成长故事。 这是个四口之家。一...

    青年文摘2021-3-7
  • 马云之路

    无论你是否喜欢马云,他走出的这条路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在20年来追赶美国硅谷的缩影。 美国时间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LOGO贴满美国纽交所,在一片橙色世...

    读者文摘2021-3-7
  • 与谁共享,有谁分担

    在一场以“经营亲密关系”为主题的讲座中,我设计了几个题目,给在座的人自我检测。“如果你中了十亿元,你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几个人?&rdq...

    读者文摘2021-3-7
  • 妈妈,不要死

    妈妈,不要死 她是一代须生言菊朋的二小姐,一代宗师梅兰芳的私淑弟子,一代昆曲大师俞振飞的妻子,她自己,曾经是大红大紫的一代坤伶。但,你知道她吗?...

    青年文摘2021-3-7
  • 长干行

    当他夜里走向淡水车站时,仿佛寻到答案了长干行,无论怎样绮丽动人,毕竟只是古老湮没了的故事。只能合乐…… 1 她是他二十几年回忆中唯一的...

    青年文摘2021-3-7
  • 大自然的享受

    我们这个行星是个很好的行星: 第一,这里有昼和夜的递变,有早晨和黄昏,凉爽的夜间跟在炎热的白昼后边,沉静而晴朗的清晨预示着一个忙碌的上午:宇宙间...

    读者文摘2021-3-7
  • 盐的味道

    一位禅学大师有一个总是爱抱怨的弟子。由于心胸狭窄,常常置于烦恼之中。 有一天,大师派这个弟子去集市买了一袋盐。弟子回来后,大师吩咐他抓一把盐放入...

    人生哲理2021-3-7
  • 最好的尊重是不干涉

    野生动物电影纪录片的制作者德瑞克·朱伯特和贝弗利·朱伯特夫妇,从年轻就一直居住在非洲博茨瓦纳的野生环境中,长达30年。在拍摄过程中,...

    读者文摘2021-3-7
  • 战马出征归来

    战马出征归来,正在树下休息,突然来了一群驴子。 “大英雄,你冲锋陷阵,立下战功,我们佩服极了!”驴子们说,“快给我们介绍经验吧,...

    寓言故事202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