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蒸气做成的心

青年文摘 日期:2020-10-28

那双手灵活得出乎想象,若茜看得有点发呆。男孩聚精会神,鞋带在他手中飞来飞去,穿梭于若茜的白球鞋上。此时,若茜看到他挑染的一抹蓝色头发,就像一根彩色的羽毛。

这家鞋店就开在学校外面,那男孩是店里的促销员。每个星期若茜都去买一双鞋子,只为了看见他。

在若茜的背包里藏着一封情书,是写给那个男生的,上面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但她没勇气给他。

终于,小店在圣诞节前夕贴出告示,准备搬迁。若茜做了最后的尝试把背包落在了小店里。她想,如果有缘,他一定会看到那封情书。

然而,这颗心直到学期结束也没来。

新学期,鞋店换了门面,变成卖箱包的了。若茜不止一次听到室友说,那个新店主多么年轻英俊,风采动人。女孩子总是这样,追逐爱情也要有个壮胆的,于是,若茜经不住室友的再三央求,陪她走进了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小店。

若茜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不堪室友的婉转纠缠,只用眼光淡淡地扫过那些箱包。耳边传来他们的交谈声,室友已成功打听到那个男孩叫岩俊,19岁,还在念大学,自己出钱开一家小店,不问盈亏,纯属锻炼。下面的话若茜听不分明了,因为她看见,有一个旧旧的背包摆在小店的角落里,正是她“遗失”的那一只。

包仍是包,情书却已经不在了。是什么样的经历?唯有背包知道。

离开时,室友洋洋得意。捏着手机,存下岩俊的号码。若茜默默陪同,脚步渐渐落后。她若有室友十分之一的勇敢,也不至于空对着背包了。

12岁时的一场意外,让若茜失去了一只脚。医院病房里的一个小男孩总爱逗她玩,他问若茜,你想要很多很多的心吗?想要。

于是小男孩搬来凳子,在玻璃上,上下左右,印下一个又一个的心。如今若茜早忘了他的模样,但却怎么也忘不掉他那冻得通红的小鼻子。

若茜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记下这个真实的故事。其实,那个医院的小男孩最后去世了,给若茜在玻璃上印下心形图案,已是他病中最后的时光。但发表时,编辑不喜欢这悲剧的结局,让她改成小男孩出国治疗去了。

今夜,不知为何,若茜又梦到了那些心,还有那红红的小鼻子。

岩俊的短信出现时,若茜没有太过惊讶,她早巳隐约猜到,那个蓝头发的男生将背包和信留在了小店里,而新来的店主自然看得到。

的确,岩俊初看时还以为是写给自己的。真的.从小到大他收到过不少情书,他有着一张吸引女孩子的面孔。可是,看完以后,他已经知道,这个幸福的男生不是自己,因为他没有那抹蓝色的头发。虽然是别人的情书,也难免好奇。

约见在附近的公园门口。面对面,岩俊惊讶地摸摸头,说,我见过你。若茜微笑道,是的,陪我的室友,她在追求你。岩俊居然红了脸,说,我已经拒绝了她。

若茜笑笑,没有回答。她不是个窥人隐私的女孩。

这个春天,来了一次严重的倒春寒。昨天早上还是阳光明媚,傍晚就来了细碎的小冰雹。夜晚过去,地上一片雪白。

若茜的姿势引来了很多目光,多数人平时没有看出来,但这一刻却明白了:这个女孩走路慢原来是有理由的呀?难怪她不用上体育课……若茜默默地在这些目光里穿行,她去了图书馆。雪地里,走起来比往常更加艰难,因为每一步都会陷下去,拔出来才能够走下一步。而她,有一只脚,装着假肢。

在图书馆里,若茜找到一本麦卡勒斯的小说,默默地读着。小说里,也有一个孤独的女孩子,会爬到屋顶上,听收音机里的老歌。

“扑哧”,“扑哧”,闷闷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有人在外面窗前敲打着,他要做什么呢?若茜也从书里惊醒。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孩,拿鼻子贴上窗户,一颗,又一颗,前后每扇窗户都不少,心形图案铺满玻璃,他的鼻子也早被冻得通红。

若茜豁然站立起来竟然是岩俊!

他说,难怪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眼熟,我一直没想起来。后来,直到看到你的脚,我终于想起来了。你还记得我吗?我就是跟你一个病房的小男孩呀,我出国治疗回来了,一直在找你,现在终于找到了。

他的鼻子那么红,那么红,就好像若茜的眼睛一样。

关于那个蓝头发的男孩,在为若茜穿鞋带时,就觉察到了这个女孩子的缺陷。他看到了她的情书,但没有回复。他并不是一个坏男孩,只是没有勇气接受一个有着残疾的女孩的爱意罢了。

关于岩俊,若茜猜到他是看了自己的那篇文章,竟然假冒顶替得如此认真。他告诉若茜,真正爱你的人,总会来到你身边。若茜没有揭穿,就让一切都这么美好,不好吗?哪怕是一颗水蒸气做成的心,也值得握在手心里呵护呀。

雪地里,留下并列的四行脚印。两个年轻的孩子一路无话,安静得好像雪后的天空。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7584.html

[热读] 一位母亲的歌

[情感] 用美好成全美好

为了抬头的璀璨

看不见的叶

当柴米油盐突然来袭

留学是一场修行

关羽的神秘妻子

世界地图与芭比娃娃

兔的白白

哭是最没有用的

最新文章阅读

  • 世界上最霸气的话

    世界上最霸气的话 1、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剑。不求连城壁,但求杀人权。 2、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 2000万打败1.5亿

    这是一个发生在D市和S市之间的故事。阿迪木就住在通往两座城市的公路的中点。D市和S市相距本只有100多公里,但山路崎岖,交通不便,七弯八拐,到最后,10...

    意林2020-11-18
  • 《请回答1988》观后感800字

    《请回答1988》观后感 在看这部剧之前,我也追了很多韩剧,一向对韩剧不感冒的我,在一个假期里,变成了韩剧的狂热爱好者。但在这期间,《请回答1988》...

    观后感2020-11-18
  • 天地有大美

    我们生活里常常有机会用到一个字,就是“美”。“美”究竟是什么?“美”常常停留在一种感觉的状态。所谓感觉就是说:我...

    读者文摘2020-11-18
  • 成为富人是一种选择

    关于财富与人的话题有人提出过这样的一个假说:在一个系统内,初始状态有富人也有穷人。然后,我们让系统内的所有财富重新平均分配给系统内的每一个人,...

    励志故事2020-11-18
  • 优雅的文章

    优雅地辛劳 很难有人把公交车女司机与“优雅”二字挂上钩。这个职业,注定是女性的天敌。嘈杂的马路,鼎沸的人声,淹没女人特有的娇媚、羞涩和...

    读者文摘2020-11-18
  • 他们为什么这么成功

    年初,我去湖南卫视录了一期《非常靠谱》,汪涵主持,节目做得雅俗共赏,妙趣横生,虽然是午夜档,收视率不太风光,但仍是评价很好的节目。 我去的那天,...

    意林2020-11-18
  • 人为什么会有口吃

    从人类开始使用语言起,就存在着口吃现象。自古以来,曾有许多人研究和探寻给人们造成语言障碍和精神痛苦的口吃之谜。早在2000多年前,古希腊大哲学家亚...

  • “草根”的蔓延方式

    我所在的单位也算是比较大的企业,这些年,看着一拨又一拨的高校毕业生走马灯似的来了又去了,长则数月,短则十几天。这是个职场激流潮涌的年代,他们或...

    青年文摘2020-11-18
  • 为什么称巴西是"足球王国"?

           巴西是南美洲最大的国家,是世界人种的“大熔炉”,有白人、黑人,还有印第安人。不管是何人种,...

  • 孟子他妈

    白晓丽刚到房地产中介所上班没几天,就有“大客户”上门了。“大客户”姓钱,她在电话里说:“白小姐,你就叫我钱姐吧,我要买...

    故事会2020-11-18
  • 故事的开端,叫作一见钟情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这句歌词完完全全可以镶嵌在我和我老婆的婚纱照上。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的确有一种被雷击中的震动...

    意林2020-11-18
  • 人生山水画

    人生像什么?人生就像一幅山水画! 所谓山水画,有浓淡、深浅、远近、高低、起伏、明暗等种种的色调与伏笔;透过色彩浓淡的铺陈,才能显得出山水画的意境...

    读者文摘2020-11-18
  • 留白

    小时候与父亲常常在林间走。家的门口有一片茂密树林,密不透风的林子,很多树都倾颓了,倒下去,巍峨的样子不再。 “种得太密了。”父亲说。 ...

    青年文摘2020-11-18
  • 霸王别姬的三个版本

    断桥版 虞姬:大王,我还没有拔剑自刎,你怎么就把我推到桥下? 项羽:虞姬,你误会啦!我是被敌人逼得走投无路,实在没有办法,急得我干跺脚,没想到这...

    意林2020-11-18
  • 在爱的心头成长

    在爱的心头成长 1 她的第一个恋人,是被母亲故意赶走的:进家门不到两分钟,母亲便推了一脸灿烂的哥哥出来,25岁的男子汉,斜斜地仰躺在轮椅上,宛如一个...

    青年文摘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