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我们是否这样撒过谎

青年文摘 日期:2019-10-11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初二年级三班的同学全都兴高采烈,只有向小荣一个人在努力保持冷静。他必须确保接下来的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才能让那张粉红色的百元大钞稳稳地落进自己的口袋里。

没错,这个周四,就是学校一年一度组织春游的日子了。为此,班主任早在上周五就下发了给家长的通知书,向小荣也规规矩矩地让老妈在上面签好了名字。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面耍了一个小花招他并不是在上周末做好这件事的,而是故意拖到了这周一的早晨,才假装突然想起的样子,抓住正要出门上班的妈妈,让她在匆忙之间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就和向小荣之前设想的一样,当时他那可爱的老妈完全没时间仔细看通知书上的内容,也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故意把“参加/不参加”的选项空在那里。到了学校之后,他趁着同学们都在忙着交作业时,便不动声色地在“不参加”的下方打了个小钩,然后又在“理由”一栏上填上了“看牙”两个字。

果然,班主任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毕竟最近班上总有同学请假去医院“看牙”。

接下来的三天终于波澜不惊地过去了。周四一早,向小荣像每一个要去郊游的同学一样,高高兴兴地起床、洗漱、吃早饭,把妈妈给他准备好的三明治放进书包里,同时,也终于拿到了那张他渴望已久的100元钞票。

向小荣是很需要钱的,虽然他一向不缺钱花。

应该怎么说呢?

他缺的是那种完全属于自己、任由自己支配、买什么都不必经过妈妈同意的钱。

比如说,每天放学后,他的那几个好哥们儿(虽然妈妈说他们都是“狐朋狗友”)很喜欢一起去校门口的小卖店里买辣条吃。向小荣虽然觉得辣条并不是很好吃,但还是很喜欢和大家保持一致。只是他妈妈一直都不同意让他去买这类零食,总会生气地说:“小卖店里的零食不卫生,你为什么不吃爸爸从意大利带回来的巧克力呢?”

再比如说,去年过年的时候,向小荣好不容易从爷爷那里磨来了100元的零花钱,兴高采烈地去买那套他向往已久的漫画书。谁知进了书店,他妈妈在翻过那套漫画书之后,就态度坚决地否定了这件事,最终给他换成了一套少儿科普书《小牛顿》。

总之,在分析对错、讲道理这件事上,向小荣永远说不过他老妈。老妈总是知道什么东西才是“应该买的”。

所以,这个春天开学之后,向小荣就开始偷偷执行起他的存钱计划,隔三岔五地就报告哪些文具坏了,借此从老妈那里骗来一点儿零花钱。但是没过多久,他的这个办法就失灵了他万能的老妈嫌这样一次一次掏钱太麻烦,就干脆自己到文具批发市场,给她的宝贝儿子买够了起码能用一年的文具。

天啊!望着满满一抽屉的作业本和签字笔,向小荣欲哭无泪。万幸的是,正在他感到人生无望的时候,老师突然通知学校要组织大家去春游!噢,感谢老天!向小荣瞬间就想到了如此完美的“一夜暴富”计划!

成败就看今天了。

出了家门,小荣故作轻松地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头脑中反复计算着应该怎样逃离:既不能太早偏离原先上学的路线,否则可能会被老妈发现异样;同时也不能太晚撤出,不然很容易被认识他的同学们发现。

最终,他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晃进了一个平时没注意过的小路口,然后找了一家十分隐蔽的早点铺子坐下,点了一碗最便宜的馄饨,在那里一直待了大半个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他在书店门外消灭了书包里的那个三明治,然后推门进去,欢天喜地地奔向那套他渴望已久的漫画书。

太好了,它们还在那里,就像和他约定好了一样,安安静静地等着他将它们带走。

向小荣伸手把这几本书抱在怀里,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委屈,也非常了不起。

但是最后他并没有掏钱把它们买下来。站在收银台前排队时,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也许以后自己还会看到更喜欢的东西想买下来,也许自己还会遇到其他事情更需要花钱。

最终,向小荣把那张粉嘟嘟的百元大钞,小心翼翼地藏在了代数课本书皮的夹层里。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7096.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终点线

    那是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期间一个寒冷的夜晚,还有10分钟就到7点了。来自坦桑尼亚的运动员约翰·斯蒂芬·阿克瓦瑞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奥林匹克露...

    青年文摘2019-9-23
  • 忠诚与欺骗

    三国时期,孙权任用扬州牧(类似省长)吕范为大司马(类似军委副主席),印信还没有下达,吕范就去世了。 当初,孙策(孙权他哥)让吕范掌管财经,当时孙...

    青年文摘2019-4-29
  • 头狼的标志

    如果你观察过狼,可能会得出结论:没有哪种动物像狼这样,和人的行为方式如此相似。狼有它们的社会结构和地位追求,“alphamale”一词,在人类...

    青年文摘2019-3-22
  • 拥抱

    坐在那里的第三次,她允许我抽一根烟。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但一小时之内如果抽不上烟,就什么后果都有可能出现。看来她还是比较了解我的。前两次...

    青年文摘2019-1-12
  • 踏脚石

    好动的孩子喝完养乐多,煞有介事地在室内跑来跑去,非常忙碌,像一只到处点火的萤火虫,忽然安静了,走到面前说:“姑姑,我发现我长大了耶!&rdquo...

    青年文摘2019-6-11
  • 那些逗比的极品古人

    黄庭坚爱养鱼,不过人家的鱼不是养在鱼缸里,而是养在尿罐里。据说养在那里营养丰富,鱼儿们又大又肥,唯一的缺憾就是味道差了点。 晋朝王戎家里有一棵李...

    青年文摘2018-10-18
  • 记忆中的星光

    那些最好的儿子都没能回来,他们留在淮海平原的冻土里了。 1948年的冬天非常寒冷,11月24日我在中原野战军4纵13旅37团3营的一个连队里。那天上午,国民党...

    青年文摘2019-8-1
  • 古典的爱情再也不存在了

    我不知道人类是什么时候有了爱情的,但我可以知道人类什么时候是没有爱情的。比如伊甸园里的亚当夏娃,赤身露体、不知羞耻,浑噩而麻木地一同在世,只是...

    青年文摘2018-10-14
  • 一次游戏成就的大师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费城一家建筑师事务所里,一个神情阴郁的男子正用铅笔在纸上乱画。这时,一位老妇人推开门:“请问,您是文丘里先生吗?&rdq...

    青年文摘2019-2-11
  • 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我很喜欢新南路东边,正数第三家店铺里的粉色裙子,蕾丝花边,V领,穿在身上露出洁白脖颈和带着金黄汗毛的脊背,配一双帆布鞋,再裸出脚踝,叮叮当当的银...

    青年文摘2018-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