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情

青年文摘 日期:2020-8-19

那是1964年10月,我们在滇西北地区普查找矿。工作车是由一台戛斯-63汽车改装的,车厢为封闭式,测量仪器固定装在车内,接收器放在车厢顶上。我们小分队一共8个人:1名司机,3名技术人员,4名武装警卫战士。他们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支手枪。

一天早晨,我们向保和镇进发,去完成我们普查任务的最后一站。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一道去维西。

我们沿着金沙江上游向西北方向前进。10点多钟,我们到了小镇巨甸,稍事休息后继续进发。路上积雪越来越厚,尽管我们工作车的车轮较宽、花纹也大,并有前加力,但仍然不时地打滑。

下午两点多钟,面对路面上半尺厚的积雪,汽车终于显得无能为力了,喘着粗气,车轮飞转,就是不能前进。但也绝不能后退,控制不住就有滑下山崖的危险。我们的人,包括纳西族老乡,一起下来推车,并找些干树枝打眼,汽车艰难地一步步前进。

正在这时,我们几乎同时发现,在我们车后200米的路上,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正慢慢向我们靠近。是牛群?不像,是狼?颜色不对。北方的狼大多是灰褐色的,怎么发黄呢?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上去,上去,赶紧上车去,这是一群饿狼。”

我们不禁大惊失色,急慌慌爬上车,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前后加力,车还是在原地空转,真急死人了。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好家伙,一共8只,个个都像黄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后腿显得更细。

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转向后门,纳西族老乡大喝一声:“干什么!”他一手夺下小吴的枪,高声道,“绝不能开枪打,打也打不到,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拐进树林,我们可就完了。狼群会不顾一切把车胎咬坏,把我们看起来,然后召集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

我说:“那可怎么办?”老乡说:“别急,有办法。雪封山了,狼找吃的东西难了,一个个饿疯了,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

我们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准备带回昆明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一块块、一串串往下丢。狼群眼都红了,大吼着扑向食物,第一批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但它们不走,狼群排成一排坐下盯着后车门。

老乡继续下达命令:“再丢下一些!”我们车上放的肉品足有一百多斤,豁出去了。“保命要紧,扔吧!”我带着哭腔说了这句话。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飞出了后车门。8只狼又是吼着扑向食物,但吃的速度明显慢了,眼见每只狼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吊得不那么高了。也就一袋烟功夫,8只狼还像刚才一样整齐地坐着,盯着后车门。

老乡看着我们每个人,异常坚定地又发了话:“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车,等我们回来从丽江再买,千万别心疼。”我盯着那位我们刚刚相识的纳西族老乡,心里说:“我们还回得去吗?”按照老乡的要求,我们将车上所有的肉品,包括我们特别舍不得的一点鹿子干巴,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阵大嚼,吃完了肉还试探性地嗅那十几包饼干,没动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8只狼的肚子已滚圆滚圆,目光开始变得温顺,不再横排坐着,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又朝车前方跑去,其余7只狼没动。不一会儿,那只狼又跑回来,带着那7只狼朝松林钻去。

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司机小王也从驾驶室下来,朝我们深深呼了口气,意思是说:“好险哪!”我们又开始推车,仍然无济于事,看来我们今天有可能被困在这里,如果再遇上另一群狼可就彻底完了。

正在这时,我们看见那8只大狼又钻出松林,跳到公路上。奇怪的是每只狼的口里叼着一根大树枝,不知它们又想干什么?我们只得又爬上车,警惕地观察着。小王干脆把头从驾驶室里探出来,我也打开窗想看看群狼到底要干什么。

只见8只大狼把口里叼着的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哈哈,狼给汽车打眼了!”我高兴地大叫起来。狼见我大叫,只是朝我望了望,我也发现狼的眼光里没有了敌意。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我正不解其意,却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一部分雪飘到山下,一部分雪堆向路边。不一会儿,8只狼又从车底钻出来,跑向车的前方,头朝前,尾朝车头一字排开,嘴一齐拱到雪里,朝前拱去,然后又头对头一边4只,一齐用强有力的后腿向后扒雪,路面渐渐露了出来。

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狼帮我们扒雪了,赶快发动车。”车果然启动了。有希望了,纳西族老乡也激动得和我们紧紧抱在一起。

车向前驶,狼向两侧闪开,又一齐朝后跑去把树枝衔了回来,车子刚好行到积雪厚的地方,又空转打滑了。8只狼又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先打眼,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如此重复了十来次,车向前行进了一里多地,也就到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

汽车到达山顶后,狼不再咬树枝了,在我们车后仍然是一字排开坐着,不同的是,有一只狼稍稍向前。

老乡告诉我们,那是头狼,主意大概都是它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可是这8只可爱的狼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只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地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6335.html

与强者为邻

做一个让人笑得直不起腰来的人

所谓尊重,就是让主角是主角

生死攸关的签证

那个无名的男子

打给爱情的电话

武者灿烂的黄昏

信仰也需要竞争

民国时期怎样打击空置房

爱是一根线

最新文章阅读

  • 美女和私印

    网上有人问:去除口红印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先不看答案。单看这问题就藏着故事。作为猥琐的联想主义者,我首先关注的是:如何使用和去除口红这是女人的专...

    青年文摘2020-9-2
  • 为什么天会下雨?

    河流和海洋的水被阳光蒸发后会变成水蒸汽,水蒸汽上升到空中变成小水滴,小水滴聚集到一起便形成云层。当云层内的水滴积聚至不能再负荷的时候便会从天上...

  • 赌场里有大数学家

    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几乎每年都会举办一场赌王大赛。去年的比赛在一栋豪华宴会厅里举行,一屋子人凑在一桌玩二十一点游戏的桌前,桌上的人在赌二十一...

    读者文摘2020-9-2
  • 一个女人与两个男人

    有一个女人,她年轻漂亮,极迷人。有两个年轻男人,他俩爱上了这同一个女人,几乎同时向她求了婚。两位的求婚使她心满意足。有生以来,能够挑选总是让人...

    人生感悟2020-9-2
  • 感触的社会_读后感

    不管对方身上有什么缺点,也始终能让你难于割舍。但嫌弃却不同,之所以会嫌弃别人,只是因为有了对比,通常只在分手时见分晓,这就是爱情的悖论。 《复活...

    读后感2020-9-2
  • 对不起,你的运气可能真不太好

    世界不会迁就对自己迁就的人。 早上上班,刚收拾完桌子,就听到咚咚咚的高跟鞋声从外面传了进来。我心想:完了,不会是经理来上班了吧,她今天怎么这么准...

    青年文摘2020-9-2
  • 兔子钓鱼

    有一个关于兔子钓鱼的笑话: 第一天,兔子去河边钓鱼,什么也没钓到,回家了。 第二天,兔子又去河边钓鱼,还是什么也没钓到,回家了。 第三天,兔子刚到...

  • 我知道一种信仰

    我知道一只猎豹。风抚摸着它带血的皮毛,它知道面前这只疯狂的野牛对已身受重伤的它意味着什么。它最后一次冲上去,野牛尖尖的牛角刺入它雪白的肚皮,顿...

    青年文摘2020-9-2
  • 最简单的高尚

    乔基是一位来自新西兰的留学生,他是被中国的汉字所吸引才来中国留学的。在他眼里,中国的汉字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文字。 认识乔基后不久,我就发现这个新西...

    读者文摘2020-9-2
  • 不断延伸的地平线

    人在这个世界上好像真的可以大有作为,因为世间有那么多联姻婚嫁、决战厮杀,因为我们每日都按时急匆匆、乐滋滋地将一份食物一去不复返地塞入我们自己的...

    读者文摘2020-9-2
  • 七爷的故事

    七爷比我父亲还小三岁,辈分大。父亲说,七爷是他们那一拨中最风流的一个。 说七爷风流,是因为他年轻时自由恋爱过。土改那会儿,七爷是村会计,兰花是村...

    读者文摘2020-9-1
  • 情郎

    明末左都御史趙南星,受阉宦魏忠贤迫害,削籍遣戍山西代州后,以“清都散客”为笔名写了一本《笑赞》。其中一则,记北齐皇帝高洋之事。高洋有...

    读者文摘2020-9-1
  • 两公里的雪

    你的爱是沉默的黄金 我的路穿透了你的青春 今天我已独自走远 梦中还有你的泪光笑颜 父亲一直是我们所惧怕的那种人,沉默,暴躁,独断,专横,除非遇到重...

    青年文摘2020-9-1
  • 烟雨杏花寒

    一条小路蜿蜒着爬上了山坡,山坡矮矮的,几棵树惊人地粗大。 站在树下,我依稀看见唐朝的车马,踽踽而行,临近小城。车中坐的,正是杜牧,此来赴任池州牧...

    读者文摘2020-9-1
  • 铁器

    在我家的院门口,那儿有一块空地。下午来了一伙外地人,请求从我家扯出电线供他们使用,再把一只灯泡高高地吊起。 有一个男人,他为观看的人群表演。 那...

    意林2020-9-1
  • 爱入骨髓,也心甘

    1 我在走进人体临摹教室的那一刻,几乎要退出来了,这是怎样的炼狱!在众多的学子面前,我的勇气一下降为零。可高杰盯了我足足有十秒钟,我屈服在他的眼...

    青年文摘202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