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的伪装

青年文摘 日期:2020-2-7

对于一些野生动物研究者来说,天天都是万圣节。他们装扮成各种野生动物的模样,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这当然图得不是自娱自乐或者吸引别人的眼球,而是想获得动物们的好感。

伪装不是穿上夸张的动物服装那么简单。

真正的伪装,不仅外观可以迷惑对方,连气味、习性和行动方式也会被动物视为同类。伪装成动物的至高境界是掩盖人类属性。

人类最容易在动物面前露馅的是气味。卧龙自然保护区中国大熊猫研究与保护中心的饲养员,会在身上喷洒臭烘烘的熊猫粪便和尿液,用以掩盖人的气味。当饲养员和熊猫“臭味相投”,那些呆萌的熊猫幼崽就会感到毫无压力,也不会害怕这些“大熊猫”的“嘘寒问暖”了。

仅仅盖住气味还是不够的。美国动物学家布莱迪·巴尔曾经伪装成鳄鱼,深入坦桑尼亚河岸的泥巴洞穴,想接近一群尼罗鳄。他穿戴的鳄鱼头套由玻璃纤维材料制成,身体部分是一个铝制防护框。

正当他觉得万无一失时,却犯下了一个致命错误他不是模仿鳄鱼缓慢爬行而是快速移动了一下。一只大鳄鱼察觉出异样,猛地转过身来,把头凑到巴尔跟前,直盯着这个“同类”。

如果既想打入动物群体内部,又不想被凶险的它们灭掉,动物之间的排斥感是天然的自我保护利器。哈佛大学一名博士生想要查清楚,是否所有的河马粪便都会引起鱼类的死亡。但问题是,采集水样要冒着被一头或几头4吨重的庞然大物压扁的危险。于是他定制了一艘遥控小船,用仿制的尼罗鳄鱼头做了巧妙的伪装,船里满载着测量水质用的传感器和声呐装置。

河马和鳄鱼一直以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这个伪装奏效了:小船成功穿越了被河马占据着的溪流。

利用“易容”的招数接近动物,并不是要伤害它们,而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些与人类共生的物种。动物不会告诉人类,它到底需要什么。所以,人类要主动倾听它们的心声。

巴尔做“鳄鱼卧底”是为了研究尼罗鳄的习性。在动物学界,他是目前惟一研究过全部23种野生鳄鱼的人。几年前,他成功混入层层叠叠的尼罗鳄中间,甚至在鳄鱼尾巴上系上记录器,以便采集鳄鱼的体温数据。

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巴拉布市的国际鹤类基金会,员工们打扮成“幽灵”,却并不是为万圣节做准备。他们把自己隐蔽在白色伪装服里,袖口还伸出长长的锥形鸟喙。这是仿生制作的布偶,但看上去和真的并无二致。嗷嗷待哺的美洲鹤幼崽从人工鸟喙里叼走草蜢,就像从母亲口中分享美食一样。

国际鹤类基金会的员工们试图扮演成熟美洲鹤的角色,谆谆教导年幼的小鹤如何捕捉草蜢,以适应残酷的野外生活。二十世纪40年代,美洲鹤遭到大规模猎杀,栖息地丧失殆尽,野生美洲鹤的数量仅有20只。现在,野生美洲鹤已超过400只,这归功于各国的猎杀禁令和栖息地保护政策当然,带着人类体温的布偶同样功不可没。

一些珍稀野生动物在安逸中逐渐丧失了对捕食者的警惕,有的科学家决定使使坏,让它们意识到危险是无处不在的。乔治·伯格是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学会的野生动物学家。有一次,他穿着驯鹿服装,装作不经意地将狼的粪便丢在这些大型哺乳动物旁边。令人担忧的是,那些生活在黄石公园里的驯鹿还是很悠然,丢失了一闻到狼的气味就迅速跑开的本能。

狼在几近灭绝后又重新回到了它们的领地,但驯鹿对危险毫不知情。不过,后来的研究显示,驯鹿们很快恢复了警觉如若不然,它们将会成为狼群的晚餐。

在不少人看来,伪装动物真是个糟糕的工作,形象尽毁。但有的科学家乐此不疲,他们享受的不是“动物秀”的千奇百怪,而是真正走进动物们的世界。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6003.html

山墙倒了

我从来就不是灰姑娘

持续精进的能力

[热读] 梦里故乡

大学时代

到麦田去弹吉他吧

泉水叮咚

青海湖边的大厨

爱就是那条夜夜为你编织的围巾

学会让思维转弯

最新文章阅读

  • 人之异于猩猩者几希

    这回讲一个猩猩的故事。 在古书里,猩猩是种很可爱的动物,它知道人的名字,还会说话,声音像玉磬一样清亮。据李贤注《后汉书》引《南中志》,曾经有人给...

    意林2020-2-17
  • 金门匪女

    一、海匪盯上刘财主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闽浙海上大大小小出现了不少股海匪,他们神出鬼没,除在海上劫持商船外,还时常去陆地上绑票。其中金...

    故事会2020-2-17
  • 洞房花烛等

    洞房花烛 闺密新婚,我问她:“洞房花烛夜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别有一番情趣?” 闺密回答:“那天晚上他喝多了在睡觉,我在数钱。&rdquo...

    故事会2020-2-17
  • 智斗绑匪

    下午放学后,六(1)班的周小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正走着,一辆轿车突然停在他身旁,车里蹿出一高一矮两个人,牢牢抓住他的胳膊并反捆起来,还往他嘴...

    意林2020-2-17
  • 谁是善人

    这是个永恒的问题:我那么善良,却遭遇坎坷,患上癌症,而无恶不作的人,则衣食丰足,福禄寿全。公道在哪里? 有人去问一位德行极高的师父,师父慈悲地看...

    人生哲理2020-2-17
  • 那眼神真可怜

    他点的粥端上来的时候,雪白的粥里赫然有那么一大勺葱末,他可是专门跟店员讲“走青”的。这个事情要是放在从前,他是一定要找经理出来理论一...

    青年文摘2020-2-17
  • 那面军旗还在

    二战期间,德国入侵苏联。一次战役中,苏军某师被德军重重围困,师长动员全师准备突围。普格和达夫是这个师的中尉档案员,突围前,师长特意找到他们,并...

    读者文摘2020-2-17
  • 陈建斌:男人是这样炼成的

    有人说屏幕上的陈建斌憨厚,率真,爷们儿,而屏幕下的陈建斌则笑称自己是“沉默,笨拙,矛盾”。然而这个号称是“天底下最不八卦”...

    读者文摘2020-2-17
  • 拐弯抹角的英国人

    我是一个在工作上努力要求自己不要产生偏见的人,因为偏见会让我们丧失判断的客观和理性,很有可能让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但是,在旅行途中,在梳理自己...

    读者文摘2020-2-17
  • 像植物一样睡觉

    花生其实是一种贪睡的植物。每当夕阳西下,它的叶子就会无精打采起来,慢慢合拢,表示自己要睡觉了。 合欢树也是,它的叶子由许许多多长长的小叶子组成,...

    人生感悟2020-2-17
  • 兵谋帅事

    几年前,一个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微软公司上海技术中心当了一名统计员。上岗伊始,他发现公司业绩统计表按月上报,经理月末才能看到,就动起了心思:...

    意林2020-2-17
  • 拥有就是负担

    我曾经跟随潮流,追买Swatch的手表,当时还贪婪到认为有可炒之道,结果那一两年内竟然买了接近两百只。如今手机已代替了手表,换句话说,手表已失去了实...

    读者文摘2020-2-17
  • 冰毒到底有多毒

    一个明星因为吸一种俗称“冰毒”的毒品被抓。有人出来替他说话,说冰毒是一种“软性毒品”,对人没有危害。更有人说,毒品的危害是...

    青年文摘2020-2-17
  • 词典的故事

    很多我这个年纪的人回忆起自己的青少年时代,往往会慨叹今天的青少年是多么的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且,这种感叹总是很具体地指向吃,指向穿,指向钱,都在...

    读者文摘2020-2-16
  • 学会合作

    有人和上帝讨论天堂和地狱的问题。上帝对他说:“来吧!我让你看看什么是地狱。” 他们走进一个房间。一群人围着一大锅肉汤,但每个人看上去一...

    人生哲理2020-2-16
  •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来自东方叙述者的西方故事

    李安精挑细选了4段电影片段来到北京,亲自陪伴大家一段段看完,他说他通常在拍完一部电影的时候,心中便有个定数,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至今心里的尘埃...

    意林202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