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武士打仗

青年文摘 日期:2020-10-1

小时候听评书演义,觉得古代打仗都是大将之间的单挑。士兵就好像是来打酱油的,甭管双方人多人少,只要主帅一死,士兵就全散了。

这种情节只出现在小说里,实际上,中国古代打仗绝没有这么浪漫。打仗最重要的是士兵排阵、集体作战,阵形一乱,基本上这个仗就没戏了。现在电视剧里那不叫打仗,整个儿一个打群架。有没有像中国评书演义里那样打仗的呢?还真有,日本人就是这么打。

最好的归宿

日本武士必须信奉武士道精神,他们打仗非常有意思。平安时代,日本武士在战场上先是远距离弓箭对射,而且双方要遵守一定的战争规则:不许射对方大将的马,只能射马上的人。因为在日本,马是很宝贵的东西,养马必须得有草原草场,日本国土狭小,哪儿有草原?所以,能够捕获战马是很拉风的事。

等到所有的箭射完之后,武士们冲到一起进行肉搏战,但必须是捉对厮杀。就是找跟自己身份相同的武士厮杀。上校打上校,大校打大校,既不能大校打少校,也不能大校打中将。你的身份高了低了都不行,一定要找和自己身份相同的人,很像我们今天的相亲现场。

武士纵马出战,先是向对方高喊:我祖宗是某某某,干过什么大事,官拜啥啥啥;我爸爸是某某某,干过什么大事,官拜啥啥啥;我是某某某,干过什么大事,官拜啥啥啥。这么长的词一口气得念下来,而且还念不错。

日本武士之间的战法,在中国人看来绝对是二百五。当然,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为了不使自己变成无名之鬼,也为了让对手能够看清自己身份,很多武士都把自己的名号写在长方形的白布条上,系在头盔后面,或者别在大铠的袖子上。一场战争打完,满地的尸体都顶着姓名,跟现在玩的电子游戏似的。

在两个武士对打的过程中,双方的士兵都不许帮忙,要是帮忙,就坏了规矩。眼看自家主将要落败,你上去帮一把,把对方弄死,你的主将不但不会赏你,还会把你宰了。因为你让自己的主将丢脸,坏了他的名誉,以后他都没法见人。

更有意思的是,两个武士战斗,一方战死,胜利的武士固然得意扬扬,而失败的武士也不会垂头丧气,因为武士最好的归宿就是战死沙场。

玩命的精神

元朝的时候,元军曾在日本博多湾登陆,给日本人上了一课,日本人终于知道刀是铁打的。

当时,日本人从来没有见识过各种部队统一配合作战,元军用的兵器也比日军先进得多。元军使用的弓箭,射程能达到二百二十米,日军的弓箭射程只有一百米。元军甚至还使用了名叫震天雷的火器。

元军进退是以锣鼓为号令,击鼓向前,鸣金收兵。日本人从来没有使用过,马匹也不习惯,往往听见元军的锣鼓就惊退了。元军都是集团作战,摆成阵法。日本人仍然是一骑打,来将通名。

跟元军激战一天后,日军大败。日本参战的都是职业武士,个人军事素质可能优于元军。元军不都是蒙古人,还有汉人、女真人、高丽人,这些人出身并不是战士,而是农民。但是,元军在战法上的优势弥补了单兵素质上的差距。梦想扬名立万的日本武士,面对元军的集团战法,遭到惨重损失。

在镰仓时代,日本成年男性身高也就一米五左右,而且体型偏瘦。到战国时代,织田信长只有1。69米,已经是日本国罕见的巨汉;丰臣秀吉只有1。54米。而日本国的马,生长在海岛上,没有草原可以驰骋。日本马的块头,据说也就跟中国毛驴差不多,比蒙古马矮小得多。

另外,日本武士如果跟元军比赛射箭的话,好比拿手枪跟步枪对射,肯定落下风。据说,元军还在箭头上涂了毒药,只要箭一射中日本武士,哪怕不是要害,也会让日本武士伸腿瞪眼。日本武士只能大骂元军卑鄙,不符合武士道精神,却没有任何破解的办法。

给日本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不是元军甲胄武器的先进,而是元军讲究集体配合的协同

战法。当武士们乱哄哄地冲向元军阵营的时候,首先迎接日本武士的是密集箭雨。即便有人侥幸没被箭雨射中,毫发无损地冲到元军阵前,元军弓箭手迅速后撤,用盾牌保护的长矛大刀手也会冲上前来。任何敢于和这个铜墙铁壁单挑的武士,不是被戳成筛子,就是被剁成肉酱。

日本没有国家军队,武士都是私人部曲(家兵或私兵)。这些武士发动进攻的目的,只是为了捞点战利品,日后能得到幕府的封赏,改善家里贫困的生活。一小股日本武士,五个一群,三个一伙,十个八个就冲向元军大队。

元军一看,一帮小个子骑在比狗大不了多少的马上,冲着他们叽里呱啦地怪叫。蒙古人听不懂日语,更没有耐心听你老祖宗是谁,你打过什么仗,马上乱箭齐发,就把吱哇乱叫的日本武士射成了刺猬。这些武士如飞蛾扑火一样,像小小的浪花拍在巨岩上,摔得粉碎;然后再上来一拨,再摔得粉碎,周而复始。

但是,日本武士唯一的优势,就是不要命的狠劲。有一个叫竹崎季长的人,带着五六个人就敢向元军发动进攻。第一次跟元军拼命的时候,他被射下马来,一共带的五个郎党(上级武士的随从)被射死两人。他在地上趴着,等元军过去之后,又爬上马,继续跟元军格斗。

日本武士就是靠这种玩命的精神,弥补他们战术的不足。横的怕不要命的,元军占领的滩头阵地也因此无法稳固。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5800.html

洪承畴活得不容易

莫因一粒沙,丢掉一块玉

爱我,就和我聊聊天

感动不是感情

找工作前,先要找自己

爱久见人心

宽恕的光芒

不让“输的鱼”流泪

丑有特殊价值

[万叶集] 幸福的十个忠告

最新文章阅读

  • 命硬的老王

    老王第一次续弦是1982年,那年55岁。老王叫王辉,个子不高,身上没几两肉,面相也不好看,尖嘴猴腮,饿死鬼托生似的,但满城的离婚丧偶女人都争着嫁他。...

    故事会2020-10-1
  • 趣谈武士打仗

    小时候听评书演义,觉得古代打仗都是大将之间的单挑。士兵就好像是来打酱油的,甭管双方人多人少,只要主帅一死,士兵就全散了。 这种情节只出现在小说里...

    青年文摘2020-10-1
  • 我会记得你,然后爱别人

    认识黎安是2011年的微博上,看见她分享了五月天的一首《突然好想你》,然后互关。 那时候忙着高考,聊天的时间不多。谈心的时候,是在2012年,我为了一段...

    青年文摘2020-10-1
  • 鬼市人头

    黎明前的神秘集市,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真相扑朔迷离…… 1,人头血案 民国期间,天津老城厢有个鬼市。所谓鬼市,并不是什么闹鬼的地方,而...

    故事会2020-10-1
  • 灵蛇

    ~~(一)~~ 太婆下葬的时候我没有去。当时全家人都去了就差我一个人。 八十八岁的太婆是饿死的。有一次外公外婆不在,她挣扎着起来要自己去厕所,却...

    意林2020-10-1
  • 毕淑敏读后感400字_读后感

    让我们静下心来审视一下自己,是不是忙得有价值,忙得有意义,忙得有目的,看一看我们是不是因为忙而迷失了自己。如果我们仅是为了忙而忙,那不妨让自己...

    读后感2020-10-1
  • 四个男人和一个箱子

    在非洲一片茂密的丛林里走着四个皮包骨头的男子,他们扛着一只沉重的箱子,在茂密的丛林里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这四个人是:巴里、麦克里斯、约翰斯、吉姆...

    人生感悟2020-10-1
  • 夫妻关系陋习

    夫妻关系陋习: 1。世人都晓购物好,唯有钱包不够饱。 2。太太逛街情未了,先生拎袋受不了。 3。在外慈眉赛观音,在家常做河东狮。 4。单位端茶兼扫地,...

    故事会2020-10-1
  • 和我一样学新闻的爸妈

    见面的时候人们相互介绍,经常听到这样的标签:他来自艺术世家,他家是书香门第,她是大家名媛。好像知道了你的家庭背景就能大抵了解你这个人一样。我是...

    青年文摘2020-10-1
  • 被狗抢劫

    这天晚上,巡警赵刚在路上巡逻,突然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指令,说有人在绿城广场被抢劫了,他放下电话,急忙开着车子,和搭档一起赶了过去。...

    故事会2020-10-1
  • 品尝家

    在一家出售葡萄干布丁的商店里,一到圣诞节期间,就会陈列出许多这类美味的食品,摆成一排供顾客选购。你可以挑选最合你口味的品种,甚至还允许顾客把各...

    读者文摘2020-9-30
  • 懒起早床

    我敢说睡懒觉这毛病肯定是可以遗传的。记得小时候,我父亲就对起早床有深恶痛绝之感。每逢上班必须得起床时,他的痛苦便溢于言表,常常咬牙切齿道“...

    读者文摘2020-9-30
  • 你永远不知道别人嘴里的你是多少个版本

    1 我大学时十分不愿在学校洗澡,有一种内心的偶像情结,很怕被谁叫一声学姐,却看见裸体的我在洗澡堂中正卖力气地搓澡,再加上年轻任性,在胸上文了一处...

    读者文摘2020-9-30
  • 生活可以将就,生活也可以讲究等

    现在人才辈出,不愁后继无人。眼睛睁不开了,嘴巴合不拢了,腰也直不起了,头脑不清醒了,还赖在台上,是不讨人喜欢的。 前副总理田纪云日前撰文呼吁,高...

    意林2020-9-30
  • 杂草的生命力为什么特别强?

    农民对杂草最头疼了,因为田里有了杂草,就会影响农作物的收成。可是,杂草的生命力特别强,总是除不尽,每年都会长出来。 为什么田里的杂草总是除不尽呢...

  • 孙亮判案

    三国吴主孙亮喜爱吃梅子。 一天,他吩咐宦官去库房里取来蜂蜜渍梅,正吃得津津有味,却忽然在蜜中发现了一颗老鼠屎。大家见状,都吓得面面相觑。那宦官连...

    故事会202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