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的最后时光

青年文摘 日期:2020-6-21

再有一个月,就是祖母99岁了。祖母的生日我一直记得清清楚楚,从没有忘记过。我对祖母的感情很深,从小,我就是祖母带大的,长大了,无论在外地上学,还是工作了,每当到了祖母生日那一天,我就会回到家乡,给祖母买个生日蛋糕,再磕几个头,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仪式。

大概在祖母90岁的时候,我对祖母说,我一定要给她过百岁生日。

祖母听了,伸出她那苍老,但依然柔软的手,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脸,说道,我的好孙子,谢谢你啦!活的太久了,我要走了,我要去和老头子见面去了,那时,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祖母说这话时,声音有些激动,她似乎已经等待太久了,等得她有些急不可待,就像是赴一场约会,心如鹿撞。

祖母30几岁时,祖父就去世了,从此,再也没有改嫁,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几个孩子哺育成人。据说,祖母年轻时很漂亮,是十里八乡的大美人。当年,祖父是村子里戏班子一个唱戏的小生。他用一句句字正腔圆的唱腔,终于赢得了祖母的芳心,将祖母娶回了家。从此,俩人琴瑟和谐,过了十几年,养育了三个孩子。祖父因病去世后,许多媒婆找上门来,要给祖母说亲。

那时,祖母依然年轻美貌,丰韵犹存。祖母听了媒婆来意,总是淡淡地说道,他不曾离我远去,他就在我身边,他的唱腔,依然在我耳边响起,我的心,再也装不下别的人了。祖母说着,一脸平静,没有一丝悲伤。

抗日战争时期,县城的一个伪警察局长,看到祖母美貌如仙,把他的心撩的魂不守舍,三天两头来提亲。谁料,被祖母一顿臭骂,将伪警察局长拒之门外。伪警察局长不甘心,派手下的人将祖母抢到县城,想要强行成亲。祖母依然义正词严,柳眉倒竖,宁死不从。伪警察局长将祖母关了三天,祖母不吃不喝,依然不从。伪警察局长无奈,怕闹出人命,只好将祖母放回了家。

从此,再也没有人给祖母说过亲,因为大家知道,在祖母的心里,那个人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她从没有感到孤单过,她过得一直很幸福。

我常常问祖母,祖父长得什么样?

祖母听了,苍老的容颜露出一红幸福的红晕,她深情地说道,他长得很英俊,个子高高的,皮肤白白的,眼睛很明亮,他的戏文唱得很美,戏台上,他的唱腔悠扬、婉转,吸引了许多戏迷。那时,许多女孩子都追求他呢,可他却偏偏只看上了我,天天在我窗前唱情戏,最后,把小鸟都唱得停止了鸣啭,躲在树枝上,害羞地聆听他悠扬、婉转的唱腔。

我躲在窗后听着,听得脸羞红,心乱跳。终于,他把我心唱软了,我轻轻地打开窗户一条缝,说道,进来唱吧,再唱,让大家都听到了。他听了,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喜不自禁地跑了进来。

就这样,他把我唱到手了,也得到了我一颗心。从此,他把我当作个宝贝似的宠的,我一直得到他的爱。

祖母说道这儿,目光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好像她就依偎在祖父身边,从没离开。那一刻,我感到心灵上一种颤抖,爱,对祖母来说,是那么刻骨铭心,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淡化,相反,却依然一往情深,爱得淋漓尽致,爱得浓情蜜意。

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我才知道,祖母近来身体状况很不好,母亲低声说道,祖母好像要走了。

我匆匆赶到乡下,我把祖母的生日蛋糕也带回来了。祖母躺在床上,看到我回来了,眼睛一亮,嘴唇努力翕动着。我赶紧伏下身子。祖母伸出她柔软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喃喃地说道,我又看到他了,他在向我跑来,我就要见到他了。

我听了,不禁泪流满面。这个时候,祖母心中看到的,依然她心爱的人,她的爱,依然是那么年轻、痴情。

我含着泪水,将一小匙蛋糕放在她的唇边,她轻轻地咂动着嘴唇,低声说道,他就喜欢吃蛋糕呢,我要带给他尝尝。

时间在悄悄地流淌,祖母的生命仿佛在一点一点地熬干。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祖母显得很平静,她的眼睛有时慢慢地睁开,像在想着什么,然后又轻轻合上,带着幸福的笑意。

我伏在她的头前,我感到从她鼻孔下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有一些微微的热浪。

看到床前聚拢上许多人,祖母微微皱着眉,轻轻地说道,你们都走吧,我要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这,你们不要打扰我。

亲人们听了,黙默地相互慢慢地退出房间,没有发岀一丝声响,只有橱柜上的闹钟,在不紧不慢地发出“嘀嗒、嘀嗒”地声响……

天边泛出了鱼肚白,又是一天来临了。我悄悄地走进祖母的房间,房间里的闹钟,还在不紧不慢地发出“嘀嗒、嘀嗒”地声响。我缓缓地走到祖母的床前,发现祖母像是睡着了,嘴角还有一丝蛋糕,脸色很慈祥,似乎还有一丝笑容。我把手轻轻地放在祖母鼻孔前,顿时,泪水夺眶而出。

我退出屋外,流着泪,对母亲说道,祖母走了!

母亲一惊,眼圈一红,说道,轻点声,别惊扰了祖母,她是睡去了,在天国里,她又能见到他了,她又能听到他悠扬的唱腔了,她是幸福的!

祖母平静地走了。她似乎只是赶赴一场约会,在另一个世界里,她和她的他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离了。这一天,她似乎等待许久了,她走时,脸上依然浮现出一缕羞涩的红晕,那优美的唱腔在她耳旁,一刻不曾停顿过,真真切切,如梦如幻……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541.html

蚂蚁的宇宙

和尚来生

亘古长存的萤火

[热读] 一位母亲的歌

那段耐人寻味的成长

杰克和布兰克

你是不是做老板的料

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一条弯路

数字的妙用

“真性情”怎敌“大酱缸”

最新文章阅读

  • 做“万金油”,不如做“专业户”

    “万金油”,顾名思义,就是哪儿都能用得上,可是搁哪儿都派不上大用场。放到职场中,“万金油”形容的是这样一类人,有的属于什么...

    意林2020-6-22
  • 最美的月亮

    那个中秋节他和母亲是在医院度过的。 母亲的手术是8月12日那天做的。母亲感到身体不适,本来以为是老毛病,但医院检查结果竟然是癌症。他不敢把这个消息...

    青年文摘2020-6-22
  • 男人眼中的女人

    如果作理性的分析,一个女人,既然是仅属于女性的人,其形象的美与丑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但实际的情况是,每一个男人,包括最理性者,见到一个具体的、活...

    青年文摘2020-6-22
  • 挣钱与花钱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亿万富翁的梦想,我想应该是很多人都会有的吧。我们憧憬着有钱之后的种种享受,比如穿名牌衣服,比如住大房子,比如&hellip...

    意林2020-6-22
  • 错怪

    这是在农贸市场的一个摊位前发生的一幕。一个小偷悄悄靠近一个买菜的中年妇女,并开始伸出了他的罪恶之手。善良的男摊主发现后,趁着在找钱时,有意重重...

    读者文摘2020-6-22
  • 关于好心情的句子

    关于好心情的句子 1、爱情,要么让人成熟,要么让人堕落。 2、爱情是灯,友情是影子,当灯灭了,你会发现你的周围都是影子。朋友,是在最后...

  • 不记别人的过错

    据《宋史·王溥传》记载,赵思绾反叛,周祖带兵前去讨伐,王溥跟随周祖一同出征,很快平定了叛乱。在清理赵思绾留下的文件时,他们看到有很多信件...

    人生哲理2020-6-22
  • 是谁杀死了爱情

    想来,很多富二代都会有她这样的困惑:面前那个深情款款的男人,心里装的到底是我的人,还是我的钱?他的爱是真心还是假意?无从分辨时,她就去了网络征...

    青年文摘2020-6-22
  • 与这个世界把盏言欢

    1 生命的原乡是安静。 人在物质富足的时候,很难让自己安静下来。喜欢喝热闹的酒,唱嬉闹的歌,跳欢闹的舞,去纷闹的地方,过喧闹的生活,没有点响动,人...

    人生感悟2020-6-22
  • C罗:父亲塑造我的足球人生

    我一直非常爱我的父亲。不幸的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但是我还是感到他离我很近。 我一直活在我的心中,不管我在做什么,不管我身在何处。始终有那么多关...

    意林2020-6-22
  • 生死门

    1。养老院 青山养老院坐落在风景秀丽的青山之畔,是个颐养天年的好地方。 这天,一个年轻人搬着一堆生活用品来到了养老院,进了106房。106房里本来住着两...

    故事会2020-6-21
  • 中文课上的留学生

    我在大学里教“中国文化概论”,这学期,我的课堂上来了位留学生,他个子很高,每次来上课都会坐最后一排。“中国文化概论”是门选...

    故事会2020-6-21
  • 小壶大意

    壶,泡茶之器物也。昨夜无事,往西门茶壶伯铺头一坐,就看中了三把紫砂小壶。待回到家里,已是夜深。一时睡不着,索性用清水把这几把壶里里外外淘洗了,...

    读者文摘2020-6-21
  • 输是一座桥

    上中学的时候,有一次代表学校参加教育局举办的乒乓球比赛,结果第一场就输了,被淘汰出局,年轻气盛的我,恼得把拍子狠狠地摔在地上,觉得还不解气,又...

    青年文摘2020-6-21
  • 祖母的最后时光

    再有一个月,就是祖母99岁了。祖母的生日我一直记得清清楚楚,从没有忘记过。我对祖母的感情很深,从小,我就是祖母带大的,长大了,无论在外地上学,还...

    青年文摘2020-6-21
  • 描绘一个更大的梦想

    有一年,马云去美国考察,拜访了多家世界500强企业的老总,在与这些商界大佬交谈时,马云都会饶有兴致地问他们:“在您的心目中,谁是竞争对手?&rd...

    励志故事20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