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最完美的爱情

青年文摘 日期:2021-9-6

我在今年最后一天的晨光中醒来,照例先去母亲的卧室。她还没有醒,这几乎是个例外。我站在床前轻轻地喊了两声,母亲睁开眼,看我的眼神有些迷糊。我赶快说:“还早,再睡一会儿。”睡梦能让她忘掉一切垂危的病体、疼痛和那些尘世的纠缠与烦恼。

我在工作与母亲之间穿梭:一边是工作互联网的新浪潮,改变旅游行为的新概念,历史人文在旅游过程中的渗透,准确、便携、智能的用户体验;另一边是母亲的疼痛,身体像被撕裂一样的疼,令人心生绝望的疼。面对工作我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虽然有冲突、矛盾、不满,但现实生活中,有一个属于我的位置,有让我感到被认可、被肯定、被重视的存在感。然而,回到母亲的世界里,对她来说不断重复着关于疼痛的感受,永远都是新鲜的、必要的,她需要我感同身受式的安慰,渴望被我重视,尽管任何形式的安慰都无法真正减轻她的疼痛。

我尽量减少进入她房间的次数,她说话时声带的振动都可能引起肋间神经的疼痛,但只要看到我,她就要说话。她或许只是想让我更充分地理解她,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每一次关于疼痛的表达都只会把我从她身边推开,让我离她更远,因为这种表达每一次都在加强我内心对她的歉疚和对现在局面的无力感。我无法感同身受,我无法代她疼痛,我无法逆转她身体正在衰亡的事实,我甚至无法向她表达我每时每刻的虚无感,以及对自己的不满和失望。我始终没有给母亲她渴望的:一个可爱的外孙,一个令她满意的女婿,一个和睦快乐的家;或者带着她去周游世界、品尝美食,体验所有新鲜浪漫的异国情调;再或者,让她觉得此生因为我而感到生命的圆满;也或许,因为我的存在,让疼痛化为无形,而不是任由她自己与疼痛纠缠、撕扯、抗争,我只是旁观者。

“我不求别的,只要不再让我疼,安安静静地待一天就足够了。”母亲绝望地、近乎哀求地说,但我们都不知道,她该去向谁哀求。

杨宏毅来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因为怕光,母亲要求把卧室的窗帘拉上,这样,突然从外面进来的人,一时间很难适应从炫目的明媚到死寂的幽暗的转变。他是从700公里以外的县城赶来的,前不久,母亲向他要一些吗啡片剂。在省一级的医院里,就算有特需证明,每次也只能由主任级医生开出三片麻醉类止痛药片,不过在母亲曾经工作过的县医院里就没有这么严格的规定。以杨宏毅在那里的级别和权威,他能有更大一些的权限,这次他是来送药和探病的。

四十多年前,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父母响应“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最高指示,离开了医学院附属医院的病房,带着青春的无畏与爱情的甜蜜到了一个离省城700多公里的县城,那时他们才第一次听说这个地名。“那里的茶叶和野生菌都很有名,以后你就经常有好茶喝了。”母亲这样安慰喜欢喝茶和饮酒的外公。有爱人陪着,她一定觉得哪里都是世外桃源,都有良辰美景。举行完简单婚礼的父母在外公外婆无限的担忧中,在老师和同学对他们这种置美好前景于不顾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中,踏上了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旅程。没有人知道他们将面临怎样的生活环境,只知道那里出产著名的茶叶和上等的野生菌;没有人能预想到他们将展开怎样的人生际遇,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县城医院,一台已经被公认为常规、成熟的手术,都可能是一个新的开端,且身边没有老师、没有权威、没有良好的手术环境。

“那时候,我们心里只想说,在哪里都是当医生,更何况,那里真的需要我们这样的医生。”母亲回忆起这个改变了我们家庭命运的决定时这样对我说,“而且,离开了,我就不用再去同时面对你爸和甄叔叔,分手这件事,我心里一直对他存有愧疚。那时,我们三人在同一家医院,虽然是在三个不同的科室,但总归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个只享受过瞩目与宠爱的少女在那个只讲革命的年代,当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令她尴尬的局面。母亲回忆说,很多个夜晚,父亲牵着她的手,从医院大门出来,她都能看到门口大树后面晃动着的人影,她当然知道那是谁。她不敢对牵她手的这个人说,更不敢跑过去跟树后面的那个人说“你别等了,我已经属于别人了”。她只是把头低得更低,好像看不到脑袋的身体就能隐藏起所有的事实。父亲从来都是坦然而笃定地往前走,偶尔还说着让母亲忍俊不禁的笑话。这个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瘦高羸弱的男人,用他的聪明、刻苦、好学,其实我认为关键还在于他吹拉弹唱的本领和幽默风趣的情调,彻底征服了母亲。而且,他更懂得如何不失时机地把心爱的女孩变为自己的女人,让她连试图逃离的念头都不敢有。

小的时候,我无数次从母亲与旁人的谈话中,听到她对父亲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仰慕、欣赏。在我的眼中,那是天下最完美的爱情,虽然没有王子也没有公主,更没有水晶鞋。为了让父亲能顺利地拿到医学院毕业证,外婆不得不提前终止街道分配给她的工作,用不长的工龄换成钱,帮父亲交清在学校欠下的伙食费。其实,外婆并不看好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年轻人。站在一个长辈的立场,她对他的健康和日后在家庭中可能承担起的体力劳动表示担忧。就像没有人能阻止母亲要去当一名乡村医生的决心一样,也没有人能阻止她成为这个年轻人的妻子。外公外婆也因此背负着对甄叔叔的歉疚,他们实在看不出,他怎么就不值得女儿去托付终身。

情况并不像父母想象的那样顺利。坐了四天的长途汽车,他们来到只有一条马路的县城,卫生局给了他们一纸通知:这些来自省城医院、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需要最基层的锻炼。于是,他们带着行李,又坐了一天的马车到达了乡卫生所,开始他们乡村医生的生涯。在他们来之前,这个卫生所里只有一个能给家畜治病的兽医。两年后,他们才正式成为县医院的大夫。在这两年期间,有一次,母亲因为翻山越岭去给一个难产的农妇做剖腹产手术,在回家的路上流血不止,因此失去了她的第一个孩子一个四个月大尚在腹中的男婴。对于一辈子都希望有个儿子的父亲来说,这并不是一个不得了的打击,他乐观地认为他们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但母亲当时的状况父亲解决不了,也没有条件解决,他们只好连夜跋山涉水到地区医院。父亲背着依然出血不止的母亲上路,蹚河水、走山路,在公路边等待愿意让他们搭顺风车的好心司机。在无数次被拒之后,父亲咬着牙说:“老子一定要生个儿子,长大让他当司机。”他绵柔的四川口音消解了这发誓赌咒中的狠劲儿。

他们终于可以回到县城工作了。除了临床实践,他们还办起了医疗短训班,杨宏毅便是短训班的第一批学员,也是父亲最得意的学生。父亲离开县医院后,杨宏毅接过老师的衣钵成了远近闻名的外科第一把刀。有一年,他希望自己在神经外科方面有更高的成就,于是到北京联系进修事宜,我们陪着他到过三四家医院,院方在看完他的学历证明后,十分不屑而且带着鄙夷的表情说:“我们只接受研究生以上学历申请者的进修申请。”杨宏毅并没有我预料中的沮丧,他说:“我还回去开我的刀,病人需要我。”他或许是从父亲身上看到作为一名医生如何才能得到病人的尊敬和爱戴除了医术,最重要的品质就是仁心。

父亲被葬回县城后这些年,杨宏毅是每年清明必去祭扫的人之一。

他还像从前一样沉默少言,喊了声老师,问了问母亲现在的病情,剩下的时间都沉默着。临走前,他掏出几盒吗啡片这是他花了三四个月时间才攒起来的量,他说,这几乎是整个县医院的存货。“疼了就吃,没有了我再送来。”他不知道的是,吗啡其实已经不能有效缓解母亲的疼痛了。

我没有心情留他一起吃晚饭,把他送到门口时,他突然停住。“情况不乐观,还是送医院吧。”他尽量压低声音说。我笑了笑。“你害怕吗?”他又问。我还是笑了笑。

母亲躺在床上,眉头紧锁,服药前她勉强吃了几口粥,就又躺下了。如果没有生病,母亲今天一定要张罗一桌子的菜,在摆满百合花、白玫瑰的餐桌上,举着装有红葡萄酒的杯子,挨个祝福一遍,然后喝下。她不胜酒力,只要一小口,就会两颊绯红、目光迷离,她独自笑着,尽是妩媚和风韵,或者一句话也能逗得她笑个不停,笑得不能吃东西,趴在桌上抖着肩膀。她觉得这是失态、丢脸,但我觉得那是她最美丽的时候,因为她全身心地陶醉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5216.html

倾听爱情

你的白发让我心动

妈妈,送给你一座城市的温暖

爱很简单

“玩火”的父亲

幸福是灵魂的香味

醒着的爱

我们家的儒道互补

不贫穷的爱

西点军校的校训:责任、荣誉、国家

最近更新的文章

  • 何处有更好的生活

    1 我,曾经逃离北京回到家乡,现在又逃了出来。 我是4年前某刊《逃离北京》一文的主人公。 2010年2月,报道发表后,一些老家单位的同事,仅点头之交,追...

    读者文摘2021-9-19
  • 倾听爱情

    有一次,我在朋友的婚纱店里遇到一个即将做新娘的女孩。女孩幸福得满脸绯红,身体镶嵌在纱羽和蕾丝花边的婚纱中,整个人显得非常妩媚。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

    青年文摘2021-9-19
  • 穿烂一百双女式球鞋

    很小的时候,母亲领着他和哥哥讨生活。母亲发现他对篮球极度热爱,就给他找了一家球馆训练。随着球技的提高,他渐渐滋长了自满的情绪。 一天,他要参加一...

    意林2021-9-19
  • 你的白发让我心动

    她年轻的时候长得漂亮,被誉为“一朵花”。她凭着一朵花的优势,找到了一生的挚爱。男人是个小文人,虽没有很多钱,却懂得风花雪月的浪漫,她...

    青年文摘2021-9-19
  • 世界之外,哪儿都可以

    人生就是一个医院,这里每个病人都被调换床位的欲望纠缠着。这一位愿意到火炉旁边去呻吟,那一位觉得在窗户旁病才能治好。 我觉得我还是到我不在的地方去...

    读者文摘2021-9-19
  • 鬼琴

    徐家成是个京剧琴师,30多岁了还没成婚。不是没有女人中意他,而是他总在冥冥中感到,他有一段刻骨铭心、充满凄惨浪漫的爱情故事。他还是个充满爱心和热...

    故事会2021-9-19
  • 真假厂长

    许来发原是镇五金厂的副厂长,因为揭发厂长侵吞国家资财之事,遭到打击报复,被开除出厂。这天,他穿戴整齐,进城上访。途中,由于班车出了故障,直到中...

    故事会2021-9-19
  • 天生聪明,还是越来越有才

    德威克在一群小学生身上发现了某种区别。其时她正在做“如何应对失败”的研究,在实验方案中,她先给孩子们一些特别难的字谜,然后观察他们的...

    读者文摘2021-9-19
  • 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一天上午,胡广来乘班车去省城看望他的老姐姐。班车开出市区不远,在大召镇上来一个和胡广来年纪差不多的男子。男子拎着一个编织袋子,上了车把编织袋子...

    故事会2021-9-19
  • 爱心换时间,在瑞士有你不知道的时间银行

    在瑞士旅居期间,我租住在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娜的老人家里。克里斯蒂娜今年66岁,退休前在一所中学教书。虽然克里斯蒂娜退休已经两年了,但她每天依然早出...

    意林2021-9-19
  • 幸福婚姻的十个钝感定律

    1别总是盯着他从中间挤牙膏,也不要总提醒他吃饭时不要出声。 有些女人天生在意的所谓优点,男人同样天生不乐意遵循,就像他喜欢啤酒,你喜欢香水一样。...

    读者文摘2021-9-19
  • 妈妈,送给你一座城市的温暖

    我是他男人和情人的私生女 8岁那年,我被妈妈扔在她家门口。那个生了我的女人说,你若跟着我,只有死路一条。你爸爸死了,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那天风很...

    青年文摘2021-9-19
  • 爱很简单

    大学毕业后一年多,我在离家最近的小城市找了份工作,结束了自己一无所获的北漂生涯。临时的租住地是座老旧的家属楼,楼下时常弥漫着一股香甜的、馋人的...

    青年文摘2021-9-19
  • 贞静的地下作物

    南在南方,是一句废话,用来写字。本名毛甲申,用来当爹、买票,等等。老家陕西镇安,现在湖北武汉。写小说一些,随笔一些。 《今生今世》里,胡兰成写和...

    意林2021-9-19
  • “玩火”的父亲

    那是半年前,我去看望父亲,发现他总喜欢玩火,有时见他擦火柴玩,有时见他看着燃烧的蜡烛发呆。但我什么也没问。 后来某一天,父亲给我打电话说:&ldquo...

    青年文摘2021-9-19
  • 娇声娇气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娇声娇气 【汉语拼音】jiāo shēng jiāo qì 【近义词】:娇里娇气 【反义词】:粗声粗气、瓮声瓮气 【成语出处】鲁迅《热风·随...

    成语故事202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