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不打电话

不打电话

青年文摘 日期:2021-11-23

宋朝的赵师秀曾写过一首《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友人约好了要来下棋,时间一晃就过了半夜,客人久久不至,只听到雨声不断,蛙声一片。灯芯已经燃得很长,诗人拿起黑白棋子在棋盘上轻轻敲打,而笃笃的敲棋声又将灯花都震落了。短短四行诗,描写了诗人雨夜候客来访的情景,也写出约客未至的一种怅惘的心情,可谓形神兼备,全诗生活气息浓厚。

仔细品读,忽然感触颇多。如果那个时候,网络像现在这样发达,这样脍炙人口的小诗,恐怕没机会流传下来吧?约好的事情,忽然不来,对于习惯了快速生活节奏的现代人来说,简直无法忍受,电话早不知催过多少遍了,哪来的如此闲情雅致?

很希望可以像古人那样,慢慢品味生活,多些意料之外的惊喜,即使是惆怅,也是一种淡淡的、美丽的情杯。于是,生活中的我,越来越少打电话了。

回去看父母,突然推门而至。母亲埋怨着:“怎么不打个电话?我也好准备准备……”自己家孩子回来,有啥好准备的?如果真的打了电话,哪怕你叮嘱一万遍,两位老人也会一趟趟上街,把他们认为好吃的、好用的,全都搬回来,让我心疼又无奈。这样多好,一家人坐下来,说说笑笑聊天,尽享天伦之乐。

下班时,顺路拐到老同学家,她显然没料到我来,身上随便套着大背心,踩双旧拖鞋,躺在沙发上啃着西瓜看电视。哈哈,这才是这厮的本色呢,如果打电话来,她肯定会手忙脚乱一番,使劲收拾自己乱糟糟的窝,真的拿我当客人招待呢!这样多好,我也坐下来啃西瓜看电视,高兴时一起手舞足蹈,伤心了扯过纸巾抹眼泪,仿佛重温了校园里那纯真又美好的友谊。

出差路过姨妈家,一家人正吃午饭,我把带来的礼物放到一边,姨妈急得搓着手说:“这小地方偏僻,逢集才有卖菜的,让你吃什么好呢?”我笑笑,早已不客气地坐到餐桌旁。这黄澄澄的小米粥、腌得出了油的鸭蛋、新鲜的韭菜炒鸡蛋,样样都对我的口味,是最正宗好吃的农家饭呀。如果提前打电话,姨妈肯定要张罗一桌子鸡鸭鱼肉,那才真真败了胃口。看我吃得开心,姨妈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下。

在滚滚红尘中行走,虽然无法做到像古人那样的闲情雅致,却不妨抽些时间,将手机束之高阁,品味原汁原味的生活,或许就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