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抉择

青年文摘 日期:2020-8-19

“儿子,妈妈终于可以为你报仇了!”阿齐兹手拿法院的判决书,泪如泉涌。一年前,儿子赛米尔在街头遇上一群斗殴的少年,一个少年误认为他是敌方中的一员,用尖刀刺入赛米尔的前胸。汩汩流出的鲜血染红了赛米尔手中的布鞋,那是他要送给母亲的生日礼物。年仅16岁的赛米尔躺在母亲怀里,大睁着双眼,慢慢停止了呼吸。

一夜无眠,赛米尔的音容笑貌一一浮现于眼前,恍然中,阿齐兹看见赛米尔站在自己面前,脸上露出俊朗的笑容。

“赛米尔,是你吗?”阿齐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妈妈,是我,我很好,不用惦念。求您一件事,宽恕那个杀害我的凶手吧。”

“为什么要宽恕他?他杀了你,理应受到惩罚。”

赛米尔只是微微笑着,且行且远。阿齐兹脚步踉跄,无法追上儿子。焦虑中,她惊醒了,才发现只是个梦。

一年来,每每想到儿子,阿齐兹就心如刀绞,这种爱与痛,转化为对凶手的恨,那是刻骨铭心的恨。梦中,儿子居然要自己宽恕那个凶手,这让阿齐兹无法接受,她望着黑沉沉的夜空,心里矛盾万分。

第二天,阿齐兹买完菜回家,看见一个女人低着头,无力地跪在自己家门口。看不见她的脸庞,但当阿齐兹看到她的脚时,不由得一阵心酸。那是双饱经风霜的脚,脚板上有厚厚的老茧,脚后跟上一条条深深的裂纹纵横交错,鞋子已辨不清颜色,鞋帮早已破烂不堪。或许,是因为贫穷,她舍不得买一双鞋子,可是,她的孩子呢?也买不起一双鞋子送给母亲吗?阿齐兹不由又想到赛米尔,泪水盈满眼眶。

看到阿齐兹,女人立即直起身,说道:“您好!我是法哈德的母亲……”

“法哈德”,听到这个名字,愤怒与仇恨顿时如汹涌的波涛涌上阿齐兹的心头,她不容女人再说什么,走进屋,砰地把门关上。女人在门外等了许久,最后失望地缓缓离去。看着她步履蹒跚的背影,阿齐兹心里纠结万分。

三天后,阿齐兹与丈夫来到集镇上的刑场,那里早已挤满了前来围观的人,杀害赛米尔的凶手今天将被处决。

凶手法哈德被带上了断头台,他的双眼被黑布蒙着。人群一阵骚动。

“法哈德!”一个女人扑向断头台,声嘶力竭地叫着,警察把她拦住了。看到法哈德的颈部被套上了绞绳,她一下子瘫坐在地,脚上的鞋子不知何时已跑丢了一只。看到那双脚,阿齐兹认出,她就是昨天那个跪在自己家门口的女人。

“妈妈。”法哈德把脸转向女人,大声叫道,声音中有无助、惶恐、绝望,“妈妈,不要离开我。”

“妈妈,不要离开我。”赛米尔临终前,也对自己说过这句话,阿齐兹仿佛又听见儿子微弱的声音,泪水瞬间汹涌而下。她一步一步走向断头台,站在法哈德面前,抬起手,用力扇了他一耳光。清晰的声音让刑场顿时一片寂静,每个人都静静地看着阿齐兹,等待着她将凶手脚下的凳子踢翻,让绞绳结束他的生命,这是法律赋予她的权利。然而,阿齐兹并没有那么做,她默默地把套在法哈德颈部的绞绳解开,然后走向法哈德的母亲,把绞绳放到她的手里。

那个依然瘫坐在地的女人惊愕得目瞪口呆,几秒钟后,她才如梦初醒,转而抱着阿齐兹号啕大哭。她知道,阿齐兹已宽恕了自己的儿子。

走下断头台重获新生的法哈德跪在阿齐兹的面前,虔诚地忏悔。阿齐兹抹去脸上的泪,轻轻对他说道:“记住,有能力的时候,别忘了给你母亲买双新鞋。”

所有的人都向阿齐兹投去敬重的目光,善良、宽厚与仁慈的阿齐兹最终选择了宽恕,这样的抉择何其艰难与痛苦,但她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人们,宽恕的美好远远胜过报复带来的一时之快。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3439.html

贾母为何不为黛玉做主

跟着梦想出发吧

世界上最丰盛的火车餐

有一个可怕的词叫“但是”

欠条

我那强悍的母亲

学校可以是二流的,但你不是

陪母亲旧地重游

国外顶尖大学的学习强度到底有多大

最新文章阅读

  • 七爷的故事

    七爷比我父亲还小三岁,辈分大。父亲说,七爷是他们那一拨中最风流的一个。 说七爷风流,是因为他年轻时自由恋爱过。土改那会儿,七爷是村会计,兰花是村...

    读者文摘2020-9-1
  • 情郎

    明末左都御史趙南星,受阉宦魏忠贤迫害,削籍遣戍山西代州后,以“清都散客”为笔名写了一本《笑赞》。其中一则,记北齐皇帝高洋之事。高洋有...

    读者文摘2020-9-1
  • 两公里的雪

    你的爱是沉默的黄金 我的路穿透了你的青春 今天我已独自走远 梦中还有你的泪光笑颜 父亲一直是我们所惧怕的那种人,沉默,暴躁,独断,专横,除非遇到重...

    青年文摘2020-9-1
  • 烟雨杏花寒

    一条小路蜿蜒着爬上了山坡,山坡矮矮的,几棵树惊人地粗大。 站在树下,我依稀看见唐朝的车马,踽踽而行,临近小城。车中坐的,正是杜牧,此来赴任池州牧...

    读者文摘2020-9-1
  • 铁器

    在我家的院门口,那儿有一块空地。下午来了一伙外地人,请求从我家扯出电线供他们使用,再把一只灯泡高高地吊起。 有一个男人,他为观看的人群表演。 那...

    意林2020-9-1
  • 爱入骨髓,也心甘

    1 我在走进人体临摹教室的那一刻,几乎要退出来了,这是怎样的炼狱!在众多的学子面前,我的勇气一下降为零。可高杰盯了我足足有十秒钟,我屈服在他的眼...

    青年文摘2020-9-1
  • 为什么狗是人类首先驯化成功的动物

    动物学家告诉我们,驯化实际上是一种共生现象,两种不同的生物,相互影响,彼此获益,实在是一件大好事。他们发现,有些蚂蚁伺养了一些能吸食植物汁液的...

  • 抚慰人心的歌唱

    说起鸟儿歌声,英国人戴维是相当自豪不已的,因为他搜集的鸟儿歌声在英国国家广播电台已有22年的播出历史。 戴维从小就喜欢鸟,尤其喜欢听鸟儿唱歌,长大...

    读者文摘2020-9-1
  • 自残的王鱼

    太平洋中有一个布拉特岛。在这个岛的水域中,有一种鱼,叫王鱼。王鱼分为两种,一种有鳞,一种没有鳞,有鳞没有鳞,全看自己,是由自己来选择。这个太有...

    人生感悟2020-9-1
  • 一卷情谊

    看黄裳的一篇文章,看到一个很沧桑又很温暖的人间故事,惘然情味,萦绕心间,久久不散。 1949年4月的一天,黄裳托靳以写信给远方的张充和,请她写几个字...

    青年文摘2020-9-1
  • 第二个跳楼者

    阳光中学地处中原,该校每年毕业的学生,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升入重点大学,其中,升入清华、北大的学生,竟占全省招生名额的一半以上。 有道是:树大招风。...

    故事会2020-8-31
  • 声音的琥珀

    这世间,一定有种珍贵的东西叫作“声音的琥珀”。 1 电影《邮差》里,寂寞小岛上的邮差,在他的诗人朋友离去后,以朝圣的姿态,跑遍整个岛屿,...

    读者文摘2020-8-31
  • 小说中感人的话

    小说中感人的话 等不到,也没关系的。他一样,已经习惯了。 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 仿佛什么都有期限,爱情或者友情,以及更多更多! ...

  • 不挑火候的大白菜

    前些日子在家掌勺,肉菜炒完,拿整片的大白菜叶子下热水煮熟,加虾皮提鲜,出锅浇一点儿蒸鱼豉油,味道相当不错。这是广东人蒸鱼的做法,做鱼时火候要好...

    读者文摘2020-8-31
  • 我不想做你的情人

    到今天为止,我跟你同居已经一年了,我的朋友没有人知道,在他们眼里,我不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他们只知道28岁的我能干、美丽、高傲,从不为男人侧目,...

    青年文摘2020-8-31
  • 99一族

    有位国王,天下尽在手中,照理,应该满足了吧,但事实并非如此。 国王自己也纳闷,为什么对自己的生活还不满意,尽管他也有意识地参加一些有意思的晚宴和...

    读者文摘202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