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奶奶的牵挂

奶奶的牵挂

青年文摘 日期:2022-4-16

电话里听到奶奶过世的消息,我愣了一下就急着往家赶,可眼泪已不知何时充满了眼眶。按理说我不是奶奶的正牌孙子,不过是个孙女婿。可我们祖孙之间却有一种不必言说的依赖和信任。

奶奶养育了6个孩子,一生操劳,却总怕给儿女添麻烦。奶奶常跟我说,自己活得年纪大了对子女是一种拖累。今年春节,我岳母执意把她接去同住。我去拜年的时候,奶奶一个劲儿跟我念叨,换了地方,一个人也不认识,晚上常常能梦到过世的爷爷。聊天中,她也不忘了给我这个孙女婿优待,把自己藏了好久不舍得喝的杏仁露打开,拿到我嘴边,硬要我喝。那次,奶奶还说了好多以前的事,没想到那竟是我们最后一次长聊。

11年前,爷爷因煤气中毒,走了。接着,她的大儿子也在那年离开了。听岳母说,奶奶那一年都没什么话,只是坐着发呆。还好,奶奶慢慢挺了过来。她说不想让子女们跟着操心。在几个儿女中,奶奶最引以为傲的是她的小女儿,因为她书读得最好,后来去了新加坡工作。前些年,奶奶腿脚方便的时候,还去新加坡住了些日子。而最让奶奶揪心的是她的小儿子,当时家里太穷,小儿子出生没几天就送了人。后来,小儿子回来认亲娘,奶奶哭成了泪人……

也许,人活到一定年纪,都能感知自己留下的时日。春节过后,奶奶总说肚子疼,说自己活不过今年了。其实,我们都知道奶奶是肺癌晚期,没多少日子了,可谁也害怕说出来,好像一说出口,奶奶就真的要走了。

奶奶让给小女儿打电话,说想看见小女儿再走。她就那么一天天盼着等着。三月中旬,小女儿回来了,在家里住了一个星期。那几日,奶奶的笑容多了,她叮嘱小女儿,不要总和女婿闹别扭,在国外就你们两人最亲了,总抬杠会伤了和气。小女儿应着她。她还说,回去要好好工作,别总想着我,你走了我也该走了。

当时我们都以为她开玩笑,因为大夫说她还有些时日。没想到,小女儿走后第三天,妻子给我打电话说奶奶病得厉害,让我跟医院的朋友找些镇痛的药来。

晚上,我去给奶奶送药时,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双眼紧闭着,头发也有些凌乱,还不时呻吟着。我看得出来奶奶疼得厉害,因为她平时不会这样见我。以前,奶奶跟我说话时,都会偷偷带上假牙,头发衣裳也都很整洁。跟我一起去的医生给奶奶打完一针后,她微微睁开眼睛,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艰难地说:“这儿疼……”随后,她又指了一下旁边的椅子,让我坐下。我点点头,告诉她一会药劲儿上来会好些。说完,我给奶奶盖好被子离开了。没想到,第二天下午三时,妻子给我打来电话,说奶奶不行了。当我赶到家时,奶奶已经走了,很安详,像睡着了一样……

奶奶的骨灰被安置在了河北宣化的草帽山。因为奶奶之前跟我说过好几次:“等我死了,你要送我到草帽山去。”我知道,他是要和爷爷在一起。前一阵子,我工作忙没去看她,她还跟我妻子说:“奶奶死了,你让我孙女婿送我到草帽山去,这是我最后求他办的事。”妻子回来跟我提了一嘴,没想到这真成了我最后为奶奶做的一件事。

安置完奶奶,我从草帽山下来的时候,回头望了望。以后奶奶就要长眠于此了,我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容,听不到她的嘱托了。不过,她会一直在我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