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爱情味道

青年文摘 日期:2019-10-23

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一个人的事。

巴黎之行可以说是一场“意外”。那时候,我在汉堡四处游荡,离回国还不到一周的时间,本打算跟朋友一起去柏林转转。可正当订票的时候,老板打来电话,让我去巴黎帮她办点事。于是,我和朋友去了巴黎。

那些著名景点就不用说了,巴黎带给我的“哇”还有很多。比如刚跳下长途客车,就有一件不明飞行物“腾”地飞过来迎接我,吓得我“哇”了一声,定睛一看是零食袋。跟着人群往车站外面走,各种垃圾散落在垃圾桶周围,过道里还散发着一股尿臊味儿……当旁边的德国朋友发出“哇哦”的感叹时,我默默地鄙视了他一下,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一出车站,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我们住的旅馆。旅馆附近有家小咖啡厅,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眼里总是带着笑意,看起来很面善。我们每次路过,都会进去喝杯可乐。天气太热了,店里没有空调,没有冰咖啡,但吹着老式吊扇,“咕咚咕咚”来杯冰镇可乐,便成了我们每天傍晚的最爱。

老板委托我办的事,最终由于对方公司的失误而没有办成,不过这倒让我多出了半天的空闲时间。在巴黎的最后一个下午,该去哪里?旅游指南上的介绍令人眼花缭乱,里面的风景照片一张比一张美,使我跟朋友的选择性障碍症同时发作。

窗外骄阳似火,朋友望了外面一眼,叹口气说道:“要不……要不我们去那家咖啡厅吧?”

咖啡厅的老板围着不太干净的围裙,在他为我们端来可乐时,我跟朋友笑呵呵地对视了一眼要是他知道自己这家咖啡店,在两个游客心里,打败了卢浮宫、凡尔赛宫、协和广场和巴黎圣母院等著名景点,不知有何感想?

店里的客人并不多。我跟朋友用英语交谈。朋友背后坐着一对老人,正用德语交谈着。天气虽然很热,但这里却没有一点浮躁的迹象,一切都沉浸在某种懒洋洋的安逸里,所有人的心情似乎都很好。

朋友突然笑了。他压低声音跟我说:“后面的人在讨论我们呢!他们刚才在猜我们是不是情侣,现在在猜我们是哪国的游客。”

这种情况,一般人笑笑就算了,但我那朋友不是一般人,他转过头去,用德语回答:“我是德国的,她是中国的。”

夫妻俩愣了一下,接着尴尬地笑了。但我那朋友从来不知道尴尬为何物,只要有人对他笑,他就会理解为:你看,他们挺喜欢我嘛!

于是,他们接下来就开始对话,滔滔不绝。

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已经被朋友拉起来,坐到了两位老人的旁边。老太太一头干练的短发,穿着白色保罗衫。老先生满脸皱纹,却有一双年轻人般的淡蓝色眼睛,忽闪忽闪的,顽皮而明亮。

老太太用英语问我:“你会说德语吗?”

我说:“一点点。”

老先生说:“那我们都讲英语吧。”

我礼貌地笑笑,回答好。

我在头脑里搜索着适合跟陌生人聊的话题,朋友开口道:“你们喝什么呢?”

“啤酒。你们呢?”两位老人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瓶子。

“可乐。”我们也晃了晃手中的可乐瓶子。

“好傻的对话。”老太太说。

然后,大家笑了。

老太太说:“你们是情侣吗?”

朋友反问:“你们觉得呢?”

“我老公觉得你们不是,我觉得是。”

朋友说:“你老公是对的我们是朋友。”

“你们结婚多少年了?”我问。

“一天。”老太太说,脸上挂着孩子气的微笑。

“哇!”我忍不住惊呼,本以为会听到一个长得不可想象的答案。

来巴黎之前,我曾决定绝不在此地提及浪漫与爱情,因为关于它的浪漫传奇已经太多太多,我只想感受一下别样的巴黎。当老太太将巴黎形容为“每个离不开爱情的女人都应该来看看的地方”时,我就知道,在巴黎,就算你躲着浪漫,它也会在冥冥中找到你,像一朵悄悄开在窗下的花,不管你愿不愿意,一推开窗,就能闻到它的气息。

“你觉得自己是个离不开爱情的女人吗?”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

“绝对是!”老太太回答。

“你第一次恋爱是什么时候?”

“第一次有男朋友是17岁的时候,但要说真正地坠入爱河……40岁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男人,特别到我想跟他过一辈子。那次恋爱让我明白,之前的那些都不是恋爱,只是一些追逐与被追逐、迷恋与被迷恋的游戏,都是为了让自己自我感觉良好而已,跟真正的爱情没多大关系。”

“然后呢?”朋友问。

“然后,我们离婚了。”老太太笑。

我瞟了一眼老先生,看起来他似乎并不介意自己的老婆提到前夫。

为了保险起见,朋友还是问了一句:“你不介意吧?”

老先生说:“一点儿也不。他们的故事可有意思了。”

当我听到她具体的离婚原因时,差点儿就笑喷了政治意见不合。

那次离婚后,老太太单身了将近10年,然后遇到了这位老先生。德国有很多园艺爱好者,家里没有花园的人,会到别的地方租上一块地种花养草,他俩租的花园正好挨着,慢慢地彼此就熟了。老太太和老先生已经在一起11年,昨天刚登记结婚,巴黎之行算是度蜜月。

那天下午,时间过得很快。说再见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兴许会写本书,把我在旅行中遇到的有趣之人都写进去。

老先生问,你会写到我们吗?我说,当然。

北京,炎热而浮躁的傍晚。电脑上弹出一个聊天窗口,朋友问我在干吗,我说我正在写在巴黎遇到的那两位老人的故事。

老太太柔和而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一句又一句,我已经分不清当时哪句话在前,哪句话在后。零星的聊天碎片散落下来,使我烦躁的心情也逐渐平静。

中国有个说法,有种女人嫁给谁都会幸福……

NO!要是嫁给谁都会幸福,爱情还有什么意义?

您别误会。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这样的女人懂得自己给自己幸福。幸福不是目标,而是种能力。

哈哈!我相信有些女人,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但女人要是跟一个不对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绝对不会幸福。再有幸福的能力,也会被错误的婚姻磨光。嫁对了人,不一定会幸福,因为有些人就是不懂幸福;但嫁不对人,肯定不会幸福。所以,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女人,嫁给谁都会幸福。

你说得太绝对。

嗯,可能是绝对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如果真的嫁给谁都会幸福,那不叫女人,叫女圣人。

当初离婚的选择,是不是很艰难?

离不开爱情,不代表离不开男人。越是真正离不开爱情的女人,越有勇气离开一个错误的男人,越有耐心去等待正确的那个人。所谓错误的男人,就是无法让你幸福的男人,或者是只能让你幸福一阵子而不是一辈子的男人。舍得下错误的男人,才有机会邂逅正确的那个人。

对于一个热爱爱情的女人来说,10年的单身生活是不是很可怕?

身边没有男人,不代表没有爱情的味道。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一个人的事。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一直都拥有爱情。我一直知道自己会遇到“那个人”。他来之前,生活也可以跟他来时来后一样激动人心,充满乐趣,因为等待幸福,也是一种幸福;时刻做好准备去迎接爱情,也是一种爱情。只不过有时候一不小心,就准备了十几年。

“你觉得我是‘那个人’吗?”老先生乐呵呵地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日子还长着呢。不过,我希望你是。”

两人温柔地对视的情景,我至今记得。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16614.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有些事是不可以开玩笑的,比如喜欢一个人

    1 小兔收到一条短信:我不喜欢你了。再见。不再喜欢你的小熊。 小兔红着眼睛把手机递到妈妈眼前,说:“妈妈你看,小熊不喜欢我了。” 妈妈摸...

    青年文摘2019-4-22
  • 外企“求生”小记

    无论国企还是外企,如下所列这八个“关键词”还是有必要了解的。 FYI:本意是“仅供参考”,后演变成白领间随意推脱,说到底就是谁...

    青年文摘2019-9-18
  • 请给我来一份夕阳

    多年前,我看过一张照片,是一张逆光的摄影图片,圆形的拱门配方格子玻璃落地窗,窗内有一张精致的方形桌,桌上有两杯咖啡,一杯尚满,一杯已空。 夕阳斜...

    青年文摘2019-1-29
  • 等待父亲和母亲

    我的妈妈和爸爸是分别在1998年和2003年的五年间,相继离世的。 我那时早已是成年人,没有脆弱到会精神失常的地步,不过我真的在下意识地等待。就像小时候...

    青年文摘2019-3-17
  • 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她承认,当她决定问他星座的时候,对他的好奇就已经开启了。 在开往千岛湖的大巴上,他坐在她旁边,用一张纸巾把窗角、窗框擦得一尘不染。用过的纸巾,他...

    青年文摘2019-7-22
  • 最后的菜单

    那时,他是一个来自乡下的穷小子,在城里作为富家公主的她,却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他在这个城市里刚刚大学毕业,才华横溢,却掩饰不住腼腆与自卑之中潜...

    青年文摘2019-5-14
  • 我和她第N次偷偷摸摸地约会

    像此前无数次约会一样,我手持一束鲜花,进了公园。我和她在凉亭下相见了,然后来到附近的竹林中。我将手中的鲜花递过去:“送你的。”她甜甜...

    青年文摘2019-5-11
  • 幸福是荒废的灵魂遇到爱的邂逅

    在《世纪末之诗》的终结篇,已经走到人生尽头的老教授说:“有所爱的人,有吃的东西,有睡觉的地方,便是幸福。” 这句话的次序也许应该倒转一...

    青年文摘2019-4-22
  • 童话里的爱情

    选人秀好看在哪里?它有闹的、笑的、雷人的、癫狂的……它吸引你看下去的理由是,你永远猜不出下一位出场者会给你带来什么。 一个小小的小姑...

    青年文摘2019-9-16
  • 日月星宿也连成一线

    巴西作家保罗·科埃略的寓言小说《炼金术士》里,一个牧羊少年追随着一个再三出现的梦境,经历了一段奇幻之旅。故事之中,老人对少年说:“当...

    青年文摘2019-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