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站,有爱情在等待

青年文摘 日期:2021-6-7

大千世界有“文盲”“舞盲”“色盲”,也有“路盲”,我就是明证。刚从老家来到北京,没见过这么宽阔的马路。一次坐地铁,从复兴门出发转了个多小时,居然又转回复兴门。

一家出版社给了我面试通知,地点在黄寺。一大早我就挤上公交车,在这辆车上认识了王浩。他开口找我借1块钱,我歪着脑袋打量:骗子,色狼?他的白T皿洗得很干净,天底下不可能有这么清爽的坏蛋。罢,花上1块钱买件功德。

谁知几站后。他凑到我身边,还给我1元硬币。他轻声说:“刚才想什么美枣呢,你差点管了小偷的午饭。”“天哪!你故意打草惊蛇々”“对呀。这年头遇见小偷得斗智。”

面试成功,一个叫苏琪的姑娘成为我的顶头上司,她只比我大两三岁,发号施令却有模有样:“你的工作很简单:一、帮我打字,我只负责出选题;二、帮我取稿子,有的老作家不习惯用电子邮件……”想起第一次坐地铁的遭遇,我的心里放进了一把剪刀。

果真,因为迷路,我不止一次挨苏琪的骂。她让我去方庄取稿,我呢,听威了黄庄,人困马乏地跑到中关村,结果是南辕北辙。苏琪很气恼,啪啪啪几乎把苹果电脑敲成了烂苹果:“招你这个路痴真是耽误事儿!”

北京的夏天真热,坐公交车回家时,那把剪刀在我心里头慢慢地铰,原本激情跳跃的能量一点点变成碎片……”“喂喂喂,钱包掉了啊!”王浩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忧伤,这一次我们聊了很多,他也是外地人,3年前来到北京。我说:“我想回老家了,北京的东南西北太难认。”

王浩笑眯眯地说: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一个民工上了公交车,甩出20元钞票,冲售票员嚷嚷,见过没?售票员不理他,他继续嚷嚷,见过没,见过没?售票员火了,掏出一张50元大钞,吼道,见过没,见过没?民工呆住了,很受伤。旁边有懂民工口音的人赶紧翻译。他是说到建国门、建国门。”

王浩又说:“在北京闹笑话的又不止你一个外地人,你问问如今那些当老板的、开大奔的,谁不曾‘迷失北京’?”

哈哈大笑中,我说:“对,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可是没几天,一则消息击沉了我的万丈雄心。

一个来北京打工的女孩,傍晚跟朋友告辞回位于通州的“北苑”。朋友把她送上车,站牌上写着终点站“北苑”。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女孩都没有出现。后来,人们在昌平附近发现了女孩的尸体。原来,北京有两个“北苑”,她坐的那辆车开往朝阳区的“北苑”,两者相距几十公里……

我含着眼泪把这个真实的故事告诉了王浩,王浩忽然紧紧抓住我的手:

“有钱人坐出租车走遍京城,我们没钱,只有一双眼睛、一双脚!你别怕,以后我这双眼睛会帮你的忙。有我在,绝不会让你迷失方向。”

有一天,我去银锭桥取稿。我翻出“2009年北京市交通旅游图”也没找到这个地方,问苏琪。她也一脸茫然:“这种地方只有那些老北京知道。”我想起了王浩,给他打了电话。王浩很快做出回答。

后来,我又给王浩打过几个求救电话,无论怎么弯弯绕绕的胡同,他似乎都知道,连见多识广的苏琪都感叹:“神人,真是神人。”

王浩身上确实有很多不解之谜:我问他在哪里上班,他说在这趟车的第17站;问他的职业,他避而不谈。

日子一晃就是半年,我认识了很多路,苏琪对我也渐渐满意。王浩曾透露过他的工作,电脑推销员,业绩不错。我不太关心,与高科技沾边的东西距离我都过于遥远。

生活似乎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一个叫陈峰的人,进入我的生活。

陈峰是出版集团的网络管理工程师。月薪高不可攀。还有一辆宝蓝色的POLO。他穿白衬衣打领带,温文尔雅,不像王浩那样被烈日骄阳烤得又黑又瘦。

一天,乌云沉沉,我要去坐公交车,网络工程师把我喊住:“你是不是苏琪手下的那个姑娘?马上会有沙尘暴,你快躲到我车里来。”下面的进展有些俗套,我记住了工程师的微笑,也记住了他那句话:“注意你已经很久了,今天终于借着沙尘暴的机会向你开口。其实我们这些玩电脑的,除了写程序,什么也不会。”

我说:“我有男朋友了,他是电脑推销员。”

就这样,陈峰知道了王浩,王浩也知道了陈峰。

有一次王浩来接我,两个男人打了个照面,陈峰说“以后买你们公司的电脑”云云。分手时,王浩的神情有些慌乱。

我不明白王浩为什么慌乱,觉得自己比不过陈峰?不,完全没有必要。在我心中,永远感激迷路时给我指点方向的人。

第二天,陈峰见到我时欲言又止。我说,没关系,我不会怪你攻击情敌。陈峰说,你那个男朋友的职业。你可清楚?

他是电脑推销员啊,我说。

我判断他很可能不是,我提到的任何一个电脑品牌,他几乎一无所知,他甚至连他们公司代理什么品牌都说不上来。

我去问王浩,他说,这很重要吗,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今天做这个,明天做那个,随时都有可能跳槽。

我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记得王浩以前说过,他的公司在60路的第17站。这天,我站在60路公交车站牌前,认认真真数了一遍。16站,60路从起点到终点只有16站,没有第17站。第17站,难道是爱情的终点站?

我对王浩说,明天我就不坐这趟车跟你一块儿上下班了,陈峰会开POLO来接我。

王浩悲伤的表情逐渐转为平静,他说,你可不可以最后一次陪我坐这趟车,坐完全程?我说,好。

第16站到了。王浩拉着我继续往前走。七拐八拐,眼前出现了一栋很矮小的写字楼。“我的公司就在这里,它所处的位置太偏僻,没有公交车在这里停靠,在地图上也找不到它的名字。因此,我叫它第17站。”

公司的名称是迅驰快递公司。王浩说,送你一件礼物吧,一份北京的“地图”。虽然你以后坐POLO了,但自己记住道路比什么都强。

这哪里是一份“地图”?里面的字是手写的、粗放的、潦草的,龙飞凤舞地把北京的旮旯记在一张张普通的白纸、送牛奶单、报纸、催收水费的单据上,那种匆忙的感觉就像你急着要去洗手间,突然来了个电话,你只来得及随便抓张纸记下号码。好在它们不论纸张大小、厚薄、花还是绿,已经被一颗订书钉钉在了一起,牢牢靠靠,不可分离:东四十条,要找到这个胡同,先找到东四,就是王府井大街东边的那条银街,见一个胡同数一条,头条,二条,三条……十条;雕刻时光,在北大东门。挺好找,很多公交车都到,但是东门老在修,建议走南门,一般南门的保安不查证件;去北大办事儿,最好穿成学生样戴副眼镜,太痞太艳进不去:银锭桥烤肉季,在什刹海附近,沿着“什刹海”那块石头进去一直往里走就能到,有很多好看的房子。但门票很贵,沿着湖边走走就行了,那儿的栏杆别靠,私人老板已经在那儿圈了地,你不买杯啤酒,他们就会撵你……

市面上流行着各种五花八门的旅游书籍,在我看来,眼前这份粗糙的、浸透着汗水、灰尘和手指印的礼物比什么都珍贵,因为它是世界上一个人为另一个人用心写就的独一无二的“导游图”。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13243.html

父亲的缝纫机

为何富翁的太太多半不是美女

言论点滴

恒久的滋味

洪承畴活得不容易

创业,90后来了!

全家福

只拿六分

婚姻成本

我的北大梦

最新文章阅读

  • 单枪匹马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单枪匹马 【汉语拼音】dān qiāng pí mǎ 【近义词】: 孤军作战、单人独马、孤家寡人、单刀赴会 【反义词】: 人多势众、千军万马 【...

    成语故事2021-6-17
  • 你要是在麦田里遇到了我

    这里不是家 你却是生长根茎的影子 习惯把自己养在金黄的梦里 我在你的世界练习降落 不谈金钱权力和性 只开着一扇干净的窗户 折射低飞的阳光 我们成了假模...

    意林2021-6-17
  • 喋血大斗马

    若要富,先修路。自从十多年前紫竹村通了公路之后,紫竹村就开启了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这十几年来,紫竹村的经济水平就应了那句老话芝麻开花节节高。全...

    故事会2021-6-17
  • 弹琴的领导与熬夜的领导

    鲁国的单父县缺个县长,国君请孔子推荐一个学生,孔子推荐了宓子贱。宓子贱弹着琴、唱着小曲就到了单父县。他在官署后院建了一个琴台,终日鸣琴,悠闲自...

    读者文摘2021-6-17
  • 第一的怪逻辑

    我有一个学生,姓焦,叫焦铁,考试成绩常常第一,人称“铁第一”。进入高三的时候,因心理波动,“头把交椅”被人抢了,几次考试都...

    意林2021-6-17
  • 家是一只船,在漂流中有了亲爱

    南方水乡,我在湖上荡舟。迎面驶来一只渔船,船上炊烟袅袅。当船靠近时,我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听到了孩子的嬉笑。这时我恍然悟到,船就是渔民的家。 以船...

    读者文摘2021-6-17
  • 云愁雨怨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云愁雨怨 【汉语拼音】yún chóu yǔ yuàn 【近义词】:依依不舍、难舍难分、爱别离苦 【反义词】:一刀两断 【成语出处...

    成语故事2021-6-17
  • 你有多久没傻笑

    法国有所教人做小丑笑的学校,招收的学生包括成年人、青少年和小孩即是所有人,除了婴儿。但婴儿的笑才是最真心最可爱,且不遗余力的。 “搞笑课程&...

    读者文摘2021-6-17
  • 如果有一天我老了

    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紧死。 《肖申克的救赎》 尽管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已经放言,“老年不是一场战争,而是一场大屠杀”,但是长寿的...

    读者文摘2021-6-17
  • 药房里的照相馆

    在美国费城有一家“爱德华药房”,它的规模和面积并不大,只有200多平方米,但只要说起这家药房,没有一个当地人会说不知道,不仅如此,他们还...

    青年文摘2021-6-17
  • 富人和穷人

    从前,有一个富人。他很有钱,他本可以拥有很多小汽车,但他却宁愿开一辆福特牌汽车;他本可以拥有许多计算机,但他只用一台苹果电脑;他本可以拥有许多住...

    人生感悟2021-6-17
  • 我的树

    我收到一封昔日大学同学写来的信,他是个有钱的地主,一个贵族。他请我到他的庄园去。 我知道他患病已久,双目失明,身体瘫痪,几乎不能走路…&hel...

    读者文摘2021-6-17
  • 小三向前冲

    这天一早,龙岩赶去上班。刚走进大楼大门,就见大厅里围着很多人,正仰着脑袋看着墙上的什么。他也好奇地围过去,睁大眼睛也没看到墙上贴着什么,就问道...

    故事会2021-6-17
  • 只想帮你上一些人生的课

    我开始读博士的那年,是我们学校招收博士生最多的一年。一百多人挤在一个教室里上公共课,上面老师讲得很累,下面我们听得也累。由于繁重的研究任务,我...

    读者文摘2021-6-17
  • 为什么收音机能选择电台?

    人们在听收音机时,通过转动选台旋钮可以随意选择所要收听的广播节目,为什么呢?原来,各地的广播电台都根据预先安排好的时间和节目,按照自己的频率向空...

  • 简简单单,别那么复杂_读后感

    有些生命自然而来的缘份,是约定俗成好了的。无力改变。只能精心的筹划痴心的遥望耐心的守候动心的注目,可回忆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至美至绚的回忆需要两...

    读后感202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