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文摘 / 鲜衣怒马少年时

鲜衣怒马少年时

青年文摘 日期:2023-11-24

我一生都在向往的故事,也许就是那一小段光阴,沉默的,寡言的,白衣少年,鲜衣怒马。

那时,我是一个贪恋鲜衣怒马的少年,如今,内心仍然是这样的少年,只不过在素年锦时里,过得温柔静好。

在时间的旷野上立马横刀,放眼望去也许满目荒愁。有多少人擦肩而过再无回首,有多少人有过交集亦成陌路。

即使时光露出峥嵘白骨,你兀自缄默,阅尽风霜残雨,更加饱满、贞静、粉黛施然。

成长是一个破茧成蝶的过程。年少的轻狂、白日放歌、纵意,随着尝遍世间毒草而克制、温润、收敛。不再向似水流年索取,而是向光阴贡献渐次低温的心。那些稍纵即逝的美都被记得,那些暴烈的邪恶渐次遗忘。与生活化干戈为玉帛,任意东西,风烟俱净,不问因果。

幸福的人都喜欢沉默。一直喋喋不休说自己如何幸福的人,内心一定是虚弱的。当一个人内心足够强大时,说与不说,都已无用。最重要的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向,一意孤行走下去。找到生命中最确定的信息那些相似的人或事物终会走到一起,那些不相似的人或事物终会背道而驰。

多数时候对生命充满欣赏与敬畏。其实已看透人性深处的恶、怀疑、妒忌、绝望、深渊,但无论如何荼毒、伤害、打击,一回头,还能看到生命中的美好。那内心深处的美轻微战栗,虽然开得慢了迟了,可依然会深情开放。

文字有暮色,心还如少年,多好。心里,一直开着八九十枝花。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是非常無趣的一句话。对于有情义的朋友语言多余,用不着如此抒情。对于无情的决裂的人来说,安好或不好,早已与你没有半丝关系。最好是永远的陌路,彼此永不提及。

真正灵魂意义上的朋友超越爱情。爱情到底是小格局的感情。好到老还如初的朋友,多久不见如同初见,每日相见仍然挂念。如今交朋友的标准几乎只剩一个:善良,有情义。而你,从始至终都是。

少年时,一个人骑单车来看海。夏天的海是一个人发了疯,每一滴海水怀了诱惑与热情,裹着咸湿扑上来。你伫立海边,深吸一口气,唱一段戏,突然觉得有点老。这老又那么吸引着你,因为到老,你仍然是自己的少年,在自己的梦里邂逅自己,然后永生是个少年狂与追梦人。一意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