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母亲

青年文摘 日期:2019-11-6

从十二岁出来,在外头生活了将近四十五年,才觉得我们那个县城实在是太小了。不过,在天涯海角,我都为它骄傲,它就应该是那么小,那么精致而严密,那么结实。它也实在是太美了,以至以后的几十年我到哪里也觉得还是我自己的故乡好;原来,有时候,还以为可能是自己的偏见。最近两次听到新西兰的老人艾黎说:“中国有两个最美的小城,第一是湖南凤凰,第二是福建的长汀……”他是以一个在中国生活了将近六十年的老朋友说这番话的,我真是感激而高兴。

我那个城,在湘西靠贵州省的山坳里。城一半在起伏的小山坡上,有一些峡谷,一些古老的森林和草地,用一道精致的石头城墙上上下下地修起一个圈来圈住。圈外头仍然那么好看,有一座大桥,桥上层叠着二十四间住家的房子,晴天里晾着红红绿绿的衣服,桥中间是一条有瓦顶棚的小街,卖着奇奇怪怪的东西。桥下的河流拐了一个弯,有学问的设计师在拐弯的地方使尽了本事,盖了一座万寿宫,宫外左侧还点缀一座小白塔。于是,成天就能在桥上欣赏好看的倒影。

城里城外都是密密的、暗蓝色的参天大树,街上红石板青石板铺的路,路底有下水道,蔷薇、木香、狗脚梅、橘柚,诸多花果树木往往从家家户户的白墙里探出枝条来。关起门,下雨的时候,能听到穿生牛皮钉鞋的过路人叮叮叮地从门口走过。还能听到庙檐四角的“铁马”风铃叮叮当当的声音。下雪的时候,尤其动人,因为经常一落即有二尺来厚。

最近我在家乡听到一位苗族老人这么说,打从县城对面的“累烧坡”半山下来,就能听到城里“哄哄哄”的市声,闻到油炸粑粑的香味。实际上那距离还在六七里之遥。

我爸爸在县里的男小学做校长,妈妈在女小学做校长。妈妈和爸爸都是在师范学校学音乐美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用他在当地颇有名气的拿手杰作通草刻花作品去参加了一次“巴拿马赛会”(天晓得是一次什么博览会),得了个铜牌奖,很使他生了一次大气(他原冀得到一块大金牌的)。虽然口味太高,这个铜牌奖毕竟使他增长了怀才不遇的骄傲快感。这个人一直是自得其乐的。他按得一手极复杂的大和弦风琴,常常闭着眼睛品尝音乐给他的其他东西换不来的快感。以后的许多潦倒失业的时光,他都是靠风琴里的和弦与闭着的眼睛度过的。我的祖母不爱听那些声音,尤其不爱看我爸爸那副“与世无争随遇而安”的神气,所以一经过聒噪的风琴旁边时就嘟嘟囔囔,说这个家就是让这部风琴弄败的。可是这风琴却是当时本县唯一的新事物。

妈妈一心一意还在做她的女小学校长,也兼美术和音乐课。从专业上说,她比爸爸差多了,但人很能干,精力尤其旺盛。每个月都能从上海北京收到许多美术音乐教材。她教的舞蹈是很出色而大胆的,记得因为舞蹈是否有伤风化的问题和当地的行政长官狠狠地干过几仗,而都是以她的胜利告终。她第一个剪短发,第一个穿短裙,也鼓励她的学生这么做。在当时的确是颇有胆识的。

看过几次电影,《早春二月》里那些歌,那间学校,那几位老师,那几株桃花李花,多么像我们过去的生活!

再过一段时候,爸爸妈妈的生活就寥落了,从外头回来的年轻人代替了他们。他们消沉、难过,以为是某些个人对不起他们。他们不明白这就是历史的规律,后浪推前浪啊!不久,爸爸到外地谋生去了,留下祖母和妈妈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自古相传的“古椿书屋”。每到月底,企盼着从外头寄回来的一点点打发日子的生活费。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10867.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国王的花

    有一个国王,他的每一件东西,都要比其他任何人的更大、更好。他居住在一个很大的宫殿里;他戴着很大的,实际上很不舒服的王冠;他睡在一张巨大的床上,...

    青年文摘2018-10-18
  • 一双平底鞋的爱情

    他初次约她的时候,心凉了半截。 她一米七的个子,穿着浅蓝色的长裙,蹬着一双高跟鞋,气质高雅,婷婷玉立。他站在她的身旁,很明显的矮了下去,心里很是...

    青年文摘2019-6-11
  • 我喜欢的状态叫安详

    (一) 我很喜欢,很向往的一种状态,叫做安详。 活着是件麻烦的事情,焦灼,急躁,愤愤不平的时候多,而安宁,平静,沉着有定的时候少。 常常抱怨不理解...

    青年文摘2019-6-19
  • 赤脚向前冲

    7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他跟着母亲和三个姐姐一起生活。四川郫县农村的生活是艰苦的,在他童年的时候,他没有接触过任何乐器。他对音乐的启蒙来自于当时...

    青年文摘2019-6-11
  • 15张修改过的化验单里藏大爱

    从2011年1月到2012年4月的15个月里,林芸每个月都要走进杭州市天目山路的一家复印店,办理一项特殊业务为身患绝症的丈夫祝伟修改化验单。 林芸的单位在这...

    青年文摘2018-10-17
  • 和谐处世的中道原则

    作家王蒙论自己的处世之道,提出了“中道原则”:“这生活好比是一个平行四边形,我既不走短边,也不走长边,而是走对角线。” 中道...

    青年文摘2018-10-16
  • 求求你,批评我

    二十二岁的高成从小到大听到的都是表扬,父母表扬,亲友表扬,老师表扬,邻居表扬,以及那些作为父亲的下属的表扬。 高成感到有些腻了,就像总吃山珍海味...

    青年文摘2018-12-11
  • 勇敢的表白

    在奥地利布尔根兰的一座养老院里,有个70岁的老头,每天都会牵着一个老太婆的手,坐在花坛边不停地说着什么。老头深情的眼神让人动容,而老太婆微笑的嘴...

    青年文摘2019-5-11
  • 给对方海阔天空的自由

    爱的问题真的很复杂,如果要下一个结论,我想,真正的爱是智慧。 一张法律见证、双方盖了章的婚约是一种限制,两个人一起发誓说海枯石烂也是一种限制,但...

    青年文摘2019-1-3
  • 不爱有什么用

    即使是神,也无法掌控某种动物的心。 有一个男人,他有情有义,宅心仁厚,才华盖世,文武双全,眉清目秀,敬老护幼,忠诚可靠,事业有成,富甲一方&helli...

    青年文摘2019-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