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小姐的奇幻城堡》观后感800字

观后感 日期:2019-10-5

《佩小姐的奇幻城堡》观后感

你在看一部哥特电影时,你看到了什么?你看到了恐怖、超自然、死亡、巫术、古堡、黑夜……没错,这是哥特电影的经典元素,是故事的一部分,是视觉元素与直观感受。它们如骷髅头酒杯,杯里盛着的液体又是什么?多半是血液,是死亡,是无助,是悲伤,是绝望。

所以,你觉得佩小姐那温馨的晚餐的杯子里,会装着什么呢?

与我同去看的小伙伴和坐在另一边的陌生女孩,都被最初的几场戏吓到,在怀疑“不会就是个鬼片吧”的心情下,进入蒂姆·伯顿打开的脑洞里,最后欢欢喜喜的看完。

虽说“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全程压抑悲伤看完此片的,一千个人里大概也只有我一个了吧。当看到“儿童之家”在1943年便被纳粹轰成为废墟,佩里格林小姐和孩子们全都死了之后,我想起英国儿童剧《神秘博士》里,第十二任博士曾说:“时间总会终结,因为必须如此,根本没有‘从此幸福生活在一起’这种事,那只是我们自欺欺人,因为现实太残酷。” 看完全片后和一些朋友说了几句观后感,没有解释原因,果然只有Doctor Who同好回应:“Time Loop本来就是个虐梗”。

杰克走进怪物见到孩子们的特异功能及与反派斗争的发展和高潮段落里,随着越来越多的喜剧桥段出现,真实的历史中无数和电影里相似的人的悲惨结局就不断从想法里往外冒。奥利芙的火焰让我想起在死在战火里的生命,双胞胎的石化技能让我想起病房里的石膏,艾玛的吐氧能力让我想起死于毒气实验的百姓……联想它们的时候还不忘对自己说一句“主观感受不代表对蒂姆·伯顿的推测”,但我也认为,赐予孩子力大无比、隐于乱世、操纵氧气与烈火的超能力暗示着后世人希望他们真正拥有的,是与敌人对抗的勇气。我知道将什么“喜剧总有一个悲剧内核”这种电影鸡汤挂在嘴边有点矫情,可我就是在这种悲伤氛围里看完这个故事的。

但是我很爱,很爱《佩小姐的奇幻城堡》批判战争的艺术表现形式。我也想姑且相信一次,真的有这样一个时光圈,孩子们在佩小姐的保护下在被轰炸的前一天快乐的生活,就像新版《神秘博士》第一季Are You My Mummy那集的结局,第九任博士开心的大喊:“今天没有人死,所有的人都活了下来!”可这部电影在我心里实在是打了一个结,回到寝室打开电脑查了一些资料,翻出一个名字——约瑟夫·门格勒,二战时期的恶魔医生。他曾经将颜料注入没有麻醉过的孩子的眼球,大多孩子因此失明,他曾用很多双胞胎做人体试验,这些双胞胎被分解、放血甚至缝在一起——听起来是不是有些熟悉?所以我又离开了佩小姐的小屋,回到《神秘博士》第七季第一集的达雷克疯人院——“它看起来真实吗?这只是一个编织的梦……因为真相实在太可怕了。”

哦对了,我还查到故事主线发生的日期,也就是佩小姐设置Time Loop的那天,1943年9月3日,意大利签署投降书,盟军在意大利登陆,二战德、意、日局面正式瓦解。

这一天,不是完美的一天——却总有希望,虽然希望总是伴随着牺牲和遗憾。

另,沉浸在忧桑的我都没精力吐槽大家关注的“time loop漏洞”问题了,但还是想问最初为什么杰克会在废墟的“儿童之家”里看见那些孩子?作为一个DW粉,再次跳跃到《神秘博士》圣诞特辑《最后一个圣诞节》那集,克拉拉问博士:“如果圣诞老人不是真实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屋顶上?”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guanhougan/98066.html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