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当能人

故事会 日期:2021-1-31

一天,阿P陪小兰回娘家,吃饭时小兰说起一件事:自己有个女同学,在乡下当老师,嫁了个城里的老公,她想调进城,也舍得花钱,可就是烧香找不着庙。

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阿P心中一动:原来几天前,阿P在酒桌上结识了一位能人。这家伙在城管局上班,门路很多,神通广大,人称“关系哥”。关系哥说他与马副县长是铁哥们,平时专门帮人搞老师调动!

想到这里,阿P“啪”地放下酒杯,豪情万丈地对小兰说:“你这个同学真舍得花钱的话,我给她办!"

“就凭你?”老丈人在一旁哈哈哈地笑出声来,“算了吧,人家可不是找厕所门!

阿P见老丈人瞧不起自己,心里不由得十分郁闷,咕哦道:“你女婿大小也是个能人,不信,咱是骡子是马拉出来瞧!"

见阿P说得铁板钉钉当当响,小兰半信半疑,赶紧给那同学打电话。对方果然求之不得,第二天两口子就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登门拜访。

两口子一脸恭敬地向阿P讲述他们的困难,诚惶诚恐地听着阿P的解释,还不停地点头,简直把阿P当成了指路明灯。

阿P有点飘飘然起来,仿佛觉得自己真成一个能人似的。他当即收下五万块钱和材料,正正经经地打了张收条,说道:“这事我一分钱不要,就为露个睑而已。”

送走客人,阿P马上去找关系哥。关系哥也爽快,收了五万块钱和材料,当场也给阿P打了收条,还特别声明,倘若在下个学期开学前办不成,当即全额退款。很快就要开学了,小兰的同学三天两头打电话来问阿P事情的进展。

接完电话,阿P转头就去问关系哥,关系哥又去问马副县长。传回来的消息令人鼓舞,办成的机会大于百分之九十九。然而一眨眼,新学期已经开学了,老师调动也已结束了,却没有小兰同学的份。

阿P有些慌了,赶紧找关系哥,对方遗憾地告诉他,因为这次马副县长接的单太多了,所以只能忍痛放弃几个。

阿P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一个副县长亲自操刀的事,还会失手?但事已至此,只得无奈地对关系哥说:“那快把钱退给人家吧!"

关系哥一口答应,但又说,钱既然进了马副县长的口袋,让他拿出来,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阿P眼冒金星,考虑来考虑去,决定还得瞒着小兰的同学,等退了钱再说。于是就对人家说,事情还在办,让她再等一个学期。哪知人家警惕起来,说不办了,要退钱。

阿P慌了神,只好一边稳住小兰的同学,一边拼命催关系哥,可等到的回答都是叫他再等等。这一等又是一个学期。眼看就快到春节了,小兰同学一天三个电话,一天比一天追得紧,口气也越来越不客气了。到后来,甚至充满了怀疑的口气,就差没说出骗子这个词了。小兰不知内情,也逼着阿P快办,这阿P后悔得真想扇自己的耳光。

到最后,阿P终干被逼急了,呸,光脚不怕穿鞋的,他决定自己去找马副县长!阿P在家里转了半天,最后咕噜咕噜灌了半瓶酒,仗着酒意,拨通了马副县长的电话。

话筒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喂,你哪位?"

阿P说:“马县长,我、我是阿P……”

“什么阿P?"

阿P说:“就是阿P啊!我请您办过事,是老师调动的事……”

马副县长沉吟片刻,说:“工作的事情,请你到办公室谈。”

阿P忙说:“不是不是,您已经办了,不过没办成。”

马副县长不耐烦了:“什么阿P阿Q,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阿P拿着手机愣了半天,恨恨地想:妈的,你以为你是县长,就可以赖账,白吃不抹嘴啊?把老子惹毛了,老子上法院告你去!

又过了几天,阿P回到家,一进门就愣了。小兰同学一家人坐在客厅里,地上放着几个大行李包。见他回来,小兰的同学说“阿P,那笔钱是我们一家的命根子,拿不回来,我们没法活了。这个年我们只能在你家过了,什么时候拿回钱,什么时候回家。”

阿P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响。接着,小兰怒气冲冲地从卧室冲出来,一点儿情面都不给他留,指着他鼻子就骂:“你猪鼻子插葱,装什么大象?你没有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你拴个死老鼠就想冒充打猎的呀?滚出去,把自己卖了还钱给人家!"阿P一时间悲愤交加,气血上冲,喊道:“你们放心,这笔钱我就是不要命,也会还给你们的!”然后一扭头,走了出去。

在街上胡乱转了几圈,阿P越想越气,小兰的同学能住到我家来讨债,我就不能住到你马副县长家吗?

干是他打听到马副县长家的地址后,提着一个行李袋就上门去了。

一个胖女人打开门,瞧了瞧他提的袋子,点点头,让他进来。接着,马副县长走了出来,阿P一见,嗽的一声扑上去,揪住马副县长的衣领就骂:“姓马的,你拿钱不办事!你就是阎王爷,也得把钱吐出来!"

马副县长勃然大怒,指着他鼻子问:“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是阿P!”阿P怒视着他,“你收了我的钱,事没办成,为什么推三阻四不退款?"

那边马夫人拿起电话正要报警,马副县长突然喊道:“等等,先别报警,让他把话说清楚。”

阿P把关系哥打的收条复印件拿出来,冲马副县长直晃:“瞧瞧,这是证据,上面说得明明白白事人是你马县长!"

马副县长拿过收据仔细看了看,哈哈一笑:“同志,你一定被骗了!"

阿P一惊:“什么?被骗?"

马副县长不慌不忙,拉他在沙发上坐下,感叹地说:“阿P同志啊,请你用脑子想一想。我就算给某些人走关系,也不至于明目张胆地到处打广告吧?"

阿P一想,额头冒出了汗:“那、那……”

马副县长严肃地说:“我以人格保证,绝对不认识这个打收据的人。”

阿P觉得脑袋嗡嗡乱响。马副县长说:“我问问城管局,到底有没有这个人。”说罢开始打电话。

阿P怀着最后一线希望,支起耳朵听。谁知越听越是心凉,对方告诉马副县长,关系哥只是他们局的一个临时工,几个月前已经辞退了,听说是跑到外省做生意了。

阿P脸色惨白,呆若木鸡。马副县长亲切地拍拍他的肩膀:“你要是还不相信,现在给他打电话,说我就在这儿。”

阿P颤抖着手打关系哥的手机,打了半天,关系哥才接电话。

阿P悲愤填膺地说:“我现在就在马副县长家,他想和你谈谈!"

“别别别!”关系哥沉默了一会儿,说,“阿P兄弟,我也不跟你打哑谜了,这笔钱我先借来做生意,一定会认账的。等生意好转了,我就还你!"

阿P气得破口大骂:“骗子!你不得好死!”

阿P心想,这下完了,小兰的同学才不管你是不是受害者呢,这五万块债看来自己是背定了。

阿P失魂落魄地走到门口,马副县长忽然叫住他:“等等。”接着叹口气说,“阿P同志,我很同情你。不过我也要批评你,不正之风就是你们这样助长起来的。但是,这个冤大头不能让老百姓当。这样吧,你把材料给我拿来,我看看符合条件的话,尽绒帮你的忙。”www.jingdianyulu.net

“真的?”阿P喜出望外,紧紧握住马副县长的双手,眼眶都红了,“马县长,以后我再助长不正之风,您把我枪毙一百遍!"

第二夭,阿P就把材料给马副县长送过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马副县长的秘书给阿P打电话,说这对夫妻分居满两年了,按照当地的规定,可以安排老婆调进城了。阿P一听,乐坏了。

小兰的同学顺利地调进了县城,有好事者传阿P上面有人,不少人提着大包小包找上门来。每当这个时候,阿P就会学着马副县长的样子,批评道:“不正之风就是你们这样助长起来的!不行,不行!"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73907.html

梅花帕奇案

叶县长卖画

谁愿买走我的人生

我不是贼

抢吉时

花花公子玩花活

一生的珍宝

股票的微小说

意外惊喜

虎鲨保险柜

最新文章阅读

  • 无根无蒂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无根无蒂 【汉语拼音】wú gēn wú dì 【近义词】:无牵无挂 【反义词】:花开并蒂、知微知彰 【成语出处】汉·班...

    成语故事2021-1-31
  • 你身边有叫“清华”“北大”的朋友吗

    有一个查询同名同姓的网站,手贱输入了一下,发现:全国有22809个李清华、有21个李北大、有4个李人大、有2个李北师、有30个李复旦、有46个李同济、有1个...

    读者文摘2021-1-31
  • 为什么信息可以共享?

    当信息作为一种资源服务于大众,并在公共场所展示时,它便成为共享资源。随着电子技术的迅猛发展,人们逐步借助电话、电视、通信卫星等新载体高效率地传...

  • 蹲下来,和一头驴合影

    蹲下来,表面是低下去,实际是高起来。 偶尔在一篇纪念张中行先生的文章里读到一幅照片,题为《回家乡》,不知这标题是张中行自定,还是作者或编者所加,...

    青年文摘2021-1-31
  • 别让“手掌心煎鱼”打倒你

    如果你满怀豪情地对某人说,我要成为怎样怎样的一个人!而那人嗤之以鼻地回答你:嗨,你要是能做成,我用手掌心煎鱼给你吃! 这时候你应该怎么做? 别让...

    读者文摘2021-1-31
  • 越过那道门槛

    由于母亲的期望,居伊·德很小的时候就拜于法国当时著名的大作家居斯塔夫门下,学习写作。 这位大师级的老师,对居伊·德的要求极为严格,甚...

    青年文摘2021-1-31
  • 重口味

    刘涛是个单身汉,一日三餐常到公司附近一家叫做“格外香”的餐馆解决。这家餐馆别看不大,但炒菜的味道真的像餐馆的名字格外香,特别适合刘涛...

    故事会2021-1-31
  • 两个“声名狼藉”的古代科学家

    中国历代的科学巨匠们,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高人气的群体。但有这么几位人物,却比较例外。他们都是身负绝世大才的人物,玩票一般随手研究,竟先后开发出推...

    青年文摘2021-1-31
  • 不法古不修今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不法古不修今 【汉语拼音】bù fǎ gǔ bù xiū jīn 【近义词】:推陈出新 【反义词】:法古修今 【成语出处】《商君书·开...

    成语故事2021-1-31
  • 去讨点苦吃吧

    人,过于舒适往往会流于平淡,几遭磨难甚至会生出不凡。莫如时常对自己说:去讨点苦吃吧。 追求你未必能企及的向往,抛弃你已经拥有的安恬,尝一只你从未...

    人生感悟2021-1-31
  • 底蕴决定人生

    偶然看到一段醍醐灌顶的话:一个词汇量只有100个的人,很难理解词汇量达到1000个的人是如何思考这个世界的。这两种人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里,因为对...

    读者文摘2021-1-31
  • 世上有多少这样的母亲呢?

    “豆腐最营养了。”她说。 看着周遭餐桌上盘中的肉林,以及正大口吞噬肉食的男男女女,以及他们腰间因体脂率过高盘凸的赘肉,吃着自己盘中万年...

    青年文摘2021-1-31
  • 是妈妈,我叫她老师

    “感动中国”2011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仪式上,有一幕,深深打动了我的心。 成都支教教师胡忠、谢晓君夫妇抛弃城市的优越生活,举家扎根边疆支教,...

    意林2021-1-31
  • 吴晗:真爱一世情

    我大哥吴晗是20世纪30年代清华文学院的学生。1933年,吴晗24岁。说也新奇,当时清华大学有一位曾被誉为“校花”、比吴晗高一个年级又比吴晗大...

    读者文摘2021-1-31
  • 纯粹的夜

    夜不知道由谁在掌管,总觉得现在的夜缺少些什么,但我又搞不清楚想不明白。我想跟掌管夜的套套近乎,在他疲倦的时候,不妨让我来替班,尝尝掌管夜的滋味...

    读者文摘2021-1-31
  • 小说旅馆

    今年26岁的张丹曾梦想着当一个威风八面的女馆长。不过开旅馆并非说说那样简单,小旅馆门槛低,光张丹所在的这条短短500米的街道上就有六七家小旅馆。 除...

    意林202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