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灵如此脆弱

故事会 日期:2020-4-30

离奇命案的背后,有令人触目惊心的缘由……

死在新婚之夜的男人

10月5日上午,冀定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冀定建成房地产公司经理梁春死在婚床上。

市刑警大队长尚可斌马上带人赶到现场。

现场全是新婚喜庆的装饰,似乎还有昨天热闹的情形,但被婚床上面目狰狞的半裸男尸大大冲淡了。

法医的初步结论是,梁春死在清晨七点半前后,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排除了暴力谋杀的可能。他临死前经受了极度的惊恐,刹那间涌向心脏的巨量血液产生血栓塞,从而导致死亡。也就是说,他是被吓死的。

死者梁春的新婚妻子叫徐晶,是冀定医学院的老师,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踪影全无。她是目前为止唯一的犯罪嫌疑人。

尚可斌首先安排人手追查徐晶下落,同时围绕梁春的所有社会关系展开调查。

他很快就看到了调查结果:八年前,徐晶和梁春是冀定医学院的同班同学。徐晶在江南出生长大,性格温和,经历简单,学业和事业一帆风顺,目前的工作也做得不错。同事和学生对她评价较好。她家庭环境优越,父母都是冀定政府官员,有一定权势。

倒是梁春的经历颇为坎坷。

他从小生长在一个充斥着暴力的家庭里,母亲是江南女子,父亲是个屠夫,有暴力倾向,且嗜酒如命。在他小时候,父母间经常发生争吵,生性残暴的梁父动不动便对梁春妈妈拳打脚踢,连年幼的梁春也不放过,不仅让他饱受皮肉之苦,有一次喝醉了酒后,竟然野性大发,逼梁春吃生猪肉。从此,梁春见了猪肉就十分反感,再也不敢碰猪肉。而梁春的妈妈也不堪忍受家庭暴力,撇下年幼的梁春远走他乡。梁春十四岁那年,梁春的姨妈来冀定把梁春带到上海。后来,梁春从上海考入冀定医学院。

尚可斌对梁春的幼年境况唏嘘不已,同时他又感到困惑:梁春和徐晶都是读医学院,为什么梁春会改行成为房地产公司的销售部经理?

突然现身的新娘子

又一个消息吓了尚可斌一跳。第二天,徐晶竟然好好地在单位上班,似乎压根儿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徐晶面对来访的尚可斌非常吃惊,一脸茫然,反问道:“你在说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尚可斌看着徐晶,这个女人身材修长,面庞俏丽,一双眼睛波光流转。对尚可斌一再提及的丈夫,徐晶十分不解,不停地问:“什么丈夫?”

尚可斌愕然。徐晶和梁春的婚姻在熟人中尽人皆知,她怎么可以矢口否认?尚可斌只好转换话题,问她这两天在干什么。徐晶回答得更简单,说:“在上班。”

“那么,10月5日早上你在哪里?”

“10月5日?我……我也不清楚,我记得前天我好像莫名其妙进了一家派出所,后来,他们给我换了一套衣服,把我送回了学校。”

尚可斌连忙安排人和各派出所联系。很快,河西派出所传来消息,说10月5日早上,他们接到报案,街上有一个非常古怪的女人在逛荡,大清早的只穿一件睡衣,淡粉色睡衣上绣着一对喜庆的鸳鸯。她神色呆滞,没有目的胡乱地走。便将她带回所里,问她的情况。她却只是发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第二天一早,那女人却在派出所大叫起来,说怎么会在这地方,接着她向干警说了自己的身份,说上课的时间快到了,要赶回学校。警方见她说话条理清晰,思维敏捷,不像在撒谎,就为她换了身衣裳,按她说的用车把她送到了学校。

尚可斌蓦然闪过一个念头,她会不会因为受的刺激过大,引起暂时选择性失忆?

于是,尚可斌不再提及结婚及丈夫,只是问她知不知道梁春这个人。

徐晶脸上颤了一下,好像在极力思索:“梁春?好熟悉的名字……”

徐晶跟着尚可斌到了她的新房。她疑惑地打量着自己新房的一切,当目光集中在床头那幅大大的婚纱照上时,面部开始不停地抽搐,嘴唇剧烈地抖动,突然间,她迸发出全身的力量,撕心裂肺地喊道:“梁春”

这是只有对爱到肺腑的人才能迸发出的悲怆的呼喊!徐晶的喊声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员。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梁春突然在惊吓中暴毙呢?

尚可斌他们走访了参加婚宴的所有当事人,还是没有获得任何有益的线索。就目前的情况看,徐晶嫌疑最大,但看着又不像。她没有谋杀新婚丈夫的任何理由。退一步说,如果她要谋害梁春,也不会选在洞房花烛后的次日清晨。

等徐晶情绪稳定后,尚可斌继续对她进行讯问,但徐晶的回答再次让尚可斌大失所望。

徐晶说,那天早上,她一醒来就看到新郎梁春面目狰狞地暴毙在婚床上,突然觉得天塌地陷了一般。后来的事,她就完全不记得了,等她有了意识时,人已经在派出所里。

河西派出所汇报,发现徐晶是在5号早上八点半左右,离梁春死亡不到一个小时,这与徐晶的叙述相吻合。

梁春死亡时肯定发生了一件事。那到底是件什么样的事,尚可斌他们一无所知。

往事疑云

刑警查出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八年前,梁春和徐晶是冀定医学院的同班同学,关系很好。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使两个人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轨道

那天,梁春他们全班同学集中在解剖教室,上《解剖学》第一堂现场解剖课,很多学生感到既新鲜又有点害怕。主课老师余教授有条不紊地展开解剖,边切划标本边解说。几名女学生吓得脸色酱紫,但仍强忍着内心恐惧,注意着老师的一举一动。

没想到,解剖刚进行到一半,梁春却支持不住,“哇”地吐了一地,余教授没想到梁春这样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竟如此不堪,便作了个手势,示意其他同学把他扶出去。

梁春接下来一整天没吃下一口饭,整个人精神恹恹的。他后来也一直没吃饭,人一天天憔悴下去。但同学们却惊奇地发现,梁春这几天仍然能去教室上课,参加活动。

与此同时,余教授也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解剖教室里的人体标本突然变得残缺不全,缺口有刀切割的痕迹。这天夜里,他悄悄守在解剖教室。到了半夜,他看到了惊心的一幕:梁春像梦游般撬开解剖教室的窗子翻进来,将泡在福尔马林溶液里的人体标本捞上来,掏出小刀,慢慢地切割标本上的肉,放进嘴里,不停地咀嚼着……

余教授强忍着才没让自己叫出来,他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四肢也不听使唤,瘫坐在那儿,直到梁春重新翻窗出去,他才慢慢醒过神来。

第二天一早,余教授将此事报告给学院院长,学校领导马上开会研究,决定先对梁春进行精神检查。检查结果让人大吃一惊:梁春因在解剖现场过度惊吓,极有可能被吓出癔症,并产生某种联想,以致发生梦游强迫自己切割人体标本吃。

通过协商,校方做出一个决定,劝梁春自动退学,并答应为他保密,不向外面泄露此事。

就这样,梁春在第二个学年就因健康原因退学。

梁春回到家里。但他在老家除了父亲已经没什么亲人了,而父亲又是那样一个酒鬼。他没呆多久,母亲就回来找到他,把他接到了北京。原来他母亲到北京后又结了婚。又过了一段时间,梁春进了继父的房地产公司工作。今年6月,公司在冀定成立房地产公司,梁春顺理成章回到冀定,凭着个人能力当上了销售部经理。

梁春回到冀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母校里找徐晶。其实他们早在大学一年级时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只是当时学校禁止学生在校期间恋爱,才没有公开。学校劝其退学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他不敢再找在学业上非常优秀的徐晶。直到这么多年后,他以一个收入丰厚的房地产公司销售经理的身份回来,才觉得自己可以面对徐晶了。

徐晶毕业后留校任教,现在是冀定医学院的讲师。她后来也遇到不少很优秀的男士,心里却激不起火花。这是因为她太爱梁春了,她抹不掉梁春在自己心里的影子。

久别重逢,分外激动。两个人都觉得年纪不小了,谈婚论嫁很快被提到议事日程,一到10月份,他们就领了结婚证,举办了婚礼。

人心好复杂

尚可斌虽然还是不能排除对徐晶的嫌疑,但也理不出头绪。无奈之下,他到北京拜访了犯罪心理学家老严。

老严对尚可斌说:“可以考虑对徐晶实施催眠术,通过催眠让她回忆出那天清晨到底发生了什么。”

尚可斌心里一动,暗道:“我怎么没想到呢?”

尚可斌匆匆赶回局里,把情况向主管局长做了汇报,得到同意后,他立即赶到上海请来全国著名的心理医学专家。在征求徐晶意见时,徐晶表示愿意配合,因为她也很想弄清楚她深爱的丈夫究竟是怎么死的。

催眠按计划顺利地进行,尚可斌紧张地在外面等待。四个小时后,尚可斌看到专家摇着头出来,说:“我让她叙述那天发生的事,可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尚可斌大失所望:人的心灵真是复杂啊!

但专家接着又说:“在催眠过程中,她老在叫着老师,还说老师脱光了她的衣服……”

尚可斌大吃一惊,接着问:“这是什么意思?”

专家说:“这说明她童年受过创伤,很可能受到过来自成人的伤害,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她那时的老师……”

尚可斌说:“这不可能。徐晶家境良好,她接触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并一直处于良好的保护中。”

于是,他建议心理专家再对徐晶实行一次催眠。

第二次催眠进行得依然顺利,并最终明白,徐晶9岁那年,家里给她请了个家庭教师。那教师是个女的,经常搂着她,抱她,还脱她的衣服,令她喘不过气来……

徐晶在催眠中进入了深度睡眠。这次,催眠师没唤醒她,她对尚可斌说:“这个可怜的孩子太疲惫,她承受了太多的打击。让她多睡会吧。到了时间她自然会醒过来的。”

尚可斌点头同意。他吩咐手下的一位女刑警看护好徐晶,自己马上赶到徐晶父母家。

徐晶的父母刚开始吞吞吐吐,犹豫半晌,还是告诉尚可斌说,在徐晶9岁那年,他们的确为她请了一个家庭教师,那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是个恋童癖患者,经常对徐晶进行骚扰,还在半夜偷偷爬上徐晶的床,做一些不堪的事,让徐晶的身心受到非常大的伤害。后来,徐晶的母亲无意中发现此事,立即赶走了那个女教师。

脆弱的心灵

尚可斌脚步沉重地离开徐晶父母家。他把梁春和徐晶的经历调查清楚了,很多谜团也解开了,但梁春的暴毙还是一个谜。这个谜底不解开,案子就依然是个悬案。

他正懊丧地走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看护徐晶的女刑警打来的,她异常惊慌地报告说:“大队长,快回来,徐晶死了!”

这句话犹如平地惊雷,顿时把尚可斌惊呆了!他来不及多想,火速赶回局里。只见徐晶躺在催眠床上,四肢僵直,嘴巴张开,舌头外吐,跟死人一般无二。在公安局里发生这样的命案,这也太离奇了,值守的警察也太不负责任了!尚可斌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负责看护徐晶的女刑警汇报说,她见徐晶睡得很沉,就打了个盹,没想到就一会儿工夫,她一睁开眼就看到徐晶死在床上。

尚可斌戴上手套,翻了翻徐晶的眼睑,没料到,他手刚伸过去,蓦地吓了一跳:徐晶还有微热的体温!

女刑警也惊奇地说:“队长,她在动……”

只见徐晶脸上慢慢有了血色,又过了好一会,她的舌头也慢慢缩了回去,身体渐渐松软下来。

尚可斌摇摇她的身子,喊道:“徐晶,徐晶……”

徐晶慢慢睁开眼睛,见眼前这么多人看着她,疑惑地问:“怎么了?”

尚可斌问:“徐晶,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又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不是在对我催眠吗?我只是睡了一觉啊。”

尚可斌命令女刑警马上带徐晶去医院检查身体,但检查结果表明,徐晶什么病也没有,除了丈夫暴毙使她精神状态不佳,她的身体非常健康。

尚可斌想了老半天,又赶到徐晶父母家,询问徐晶平时的生活状态。徐晶的父母开始还是不愿意说,直到尚可斌对他们说了徐晶在公安局莫名其妙的表现,徐晶的母亲叹了一口气,说:“自从那女人害了我女儿后,女儿的精神总有些恍恍惚惚。有时在大清早会出现一种僵死状态,四肢发硬,口张舌伸……但过一会儿又自动恢复正常。她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又不想让她自己知道,就一直没有告诉她,后来徐晶长大后,发生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也就没带她去看医生……”

尚可斌心里一动,立即告别徐晶父母,再次去北京找到了老严。

老严告诉他:“国外也报道过类似案例,一位女士在幼年时遭受过性侵犯,使她后来发生清晨形同僵死的症状,心理学上称这是一种‘转化型歇斯底里精神官能症’。这类患者多是女性,而‘结婚’是最佳的治疗方法。但徐晶的‘结婚’也可能暂时造成了她病症的恶化,这是因为在新婚之夜,丈夫的性刺激可能激发了埋藏在她潜意识深处的往事,而使‘晨间僵死’症状重新出现……”

尚可斌恍然大悟,说:“我明白了,梁春的性刺激使徐晶在新婚一大早又一次出现‘晨间僵死’症状。梁春醒过来看到这一现象,以为妻子暴死,童年时被父亲强迫吃生猪肉的经历在他的心灵形成很深的创伤,造成精神上的自我强迫症。大学时吃人体标本事件,又进一步加深了他的病症。所以新婚妻子赤裸的‘尸体’才会给他极其强烈的惊吓冲击,以致气绝身亡。而徐晶醒来后看到丈夫暴毙,本来就非常脆弱的心灵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现实,就在潜意识里强迫自己遗忘眼前的一切。她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穿上睡衣,离开了新房……”

老严说:“的确如此……”

尚可斌的心灵一阵震颤,梁春和徐晶童年的创伤,竟然给他们带来如此深重的灾难。

他很想现在就回家,好好看看自己刚刚6岁的女儿。他暗暗发誓,要一直陪护着女儿,直到她长大成人,不让她的心灵受到任何创伤!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72556.html

手感一点不好

我嫁给了“家庭妇男”

[传闻逸事] 皇帝不知美滋味

人生经典段子

“宰妹”带团购

美人救歹徒

享受这一夜

故乡筷子村

应聘三十六计

股票的微小说

最新文章阅读

  • 对男生表白的话

    对男生表白的话 憋死我了!你也不说,我也不说,咱俩总得有一个来挑明吧!算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说了“我爱你”!! 不见你娇美的姿...

  • 一种植物的梦想

    在商场保健品货架上,看到一款包装精致的保健茶,上面印着一种植物图片很熟悉。拿起来细瞧,上面标着“黄芪保健茶”,盒子下面写有许多关于黄...

    青年文摘2020-4-30
  • 观今宜鉴古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观今宜鉴古 【汉语拼音】guān jīn yì jiàn gǔ 【近义词】:谈古论今 【反义词】: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成语出处】《增广贤文...

    成语故事2020-4-30
  • 朋友不谈钱

    琳达的朋友安娜要结婚了,琳达为礼物发起了愁。当初她跟卡特结婚的时候,安娜送了一个提包给她,那个提包价格不菲,价值几千美元,现在她送给安娜的礼物...

    故事会2020-4-30
  • 你的心灵如此脆弱

    离奇命案的背后,有令人触目惊心的缘由…… 死在新婚之夜的男人 10月5日上午,冀定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冀定建成房地产公司经理梁春死在婚床上...

    故事会2020-4-30
  • 成功无须早规划

    年少时,父亲一再告诫我绝不要做一名酿酒师。因为我的祖父、曾祖父都在当地的酒厂以此为生,微薄的薪水只能勉强度日。他不想让我靠近啤酒桶半步。按照父...

    意林2020-4-30
  • 苦难之后

    谈谈关于苦难的问题,你们可有兴趣?有人一定会捂着耳朵说,不听不听……说句心里话,我也怕谈这个难题。对我这也是一个大考验。咱们好像共...

    青年文摘2020-4-30
  • 苍天有眼

    23岁的王小泉这两年一直在老家丰城蹬三轮车帮人运货,没想到刚挣了点钱,一天傍晚回家时,一个不留神,把车蹬进了山沟里,落了个车毁人伤。伤好后,钱也...

    故事会2020-4-30
  • 人生感悟,活法

    在回首往事77年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个词叫做“活法”。 我经历了伟大也咀嚼了渺小,我欣逢盛世的欢歌也体会了乱世的杂嚣,我见识了中国的翻天...

    人生感悟2020-4-30
  • 感动敌人的友情

    东汉时期,有一个人叫荀巨伯。 一天,苟巨伯听说一位远在千里之外、曾经给予过自己很大帮助的朋友得了重病,于是决定去探望他。荀巨伯赶了十几天的路,到...

    读者文摘2020-4-30
  • “乐”心不改

    他28岁那年,父亲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抢救室,当时,他正在录音棚里录制一首歌曲。 匆匆赶到,父亲已脱离险境。看着那张写满倦容的脸,他头一次觉得,父亲...

    意林2020-4-30
  •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来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来 那里有花香有阳光 可以容纳我的小小任性与忧伤 那小小的地方 没有大大的空间 却有小小的书房 我会把她打扮得干净漂亮 点点滴滴都饱...

    意林2020-4-30
  • 今夜留宿

    我是个拉煤的,常在路上跑,虽然跑了不少地方,也跑了好几年了,但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九点多钟,我从一个客户那里结了两万块运煤款回...

    故事会2020-4-30
  • “吃醋”的女人

    农大毕业生徐宝玲和凤鸣贸易公司经理姚玉萍是姨表姊妹。也巧,她俩同时爱上了回乡探亲的部队工程师常大江。这个常大江也怪,对她俩或点头或摇头多干脆,...

    故事会2020-4-30
  • 道理最大

    《梦溪笔谈》中记有一事:“太祖皇帝尝问赵普曰:‘天下何物最大?’普熟思未答间,再问如前,普对曰:‘道理最大。’上屡称善...

    青年文摘2020-4-30
  • 左手温暖右手

    前些日子,我来到边远的乡下看望多年没见面的二舅。 一天清晨,二舅陪我来到一条小河边散步。时值寒风刺骨的冬季,乡下旷野,显得更加寒冷。这时,我突然...

    读者文摘202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