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冰川上的爱

故事会 日期:2020-8-19

雪山上的情敌

在整个雄鹰登山队,拉姆尔是登山技术最好的。别人视为难点的高度,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登上,而且当其他人累得气喘吁吁时,拉姆尔却像是只爬了一个小土包。高兴时他还会吹起欢快的口哨,吹得约瑟芬钻出帐篷,扬起漂亮的脸蛋,支起可爱的耳朵认真倾听。

约瑟芬是登山队里唯一的女性,队员们有时想不通,这样一个漂亮妞怎么会选择登山这项男人的运动。但约瑟芬绝不是滥竽充数,她不仅没有拖全队的后腿,而且给队员们带来了青春活力。

约瑟芬不止一次公开声明:谁能第一个登上海拔8844米的珠穆朗玛峰,她就嫁给谁。这话与其说是公开声明,不如说是针对拉姆尔一人说的。

但是,自从队里来了那个叫黑木的小伙子后,情况起了变化。

黑木是当地的土著,长得黑黑瘦瘦,并不起眼。他原本是给登山队背送给养的,背60公斤东西送到海拔7700米的营地,可以得到10美元的报酬。那天,黑木对队长开玩笑说:“这座山峰没有什么了不起,很容易上去的。”队长笑着说:“黑木,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黑木不服,脖子一梗,说:“山鹰靠翅膀说话,山里人靠双腿说话,我们从不说谎。”结果第二天在冲击7950米的高度时,队长破例让黑木参加了。黑木呢,只用了一个小时就顺利到达了目的地,这让全队大跌眼镜。

为了增加登上珠穆朗玛峰顶的保险系数,队长经请示上级,把黑木特招为队员。可这样一来,对拉姆尔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在海拔8150米建立了最后的营地后,拉姆尔明显地感到了约瑟芬对他的冷淡。也难怪,那黑木仿佛真是只山鹰,高高的雪山对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他不怎么需要吸氧气,也没有高山反应,他的双手双脚就像壁虎似的,能牢牢地抓住溜滑的冰川,如果再借助冰镐,那就如行走在平原之上。

饭后,当拉姆尔吹起口哨时,约瑟芬不再钻出帐篷倾听;可当黑木哼哼起谁也听不懂的小曲时,约瑟芬却会开心地“咯咯”大笑,对黑木说:“小山鹰,你的歌太迷人了。”听听,她竟说“迷人”。这时,黑木问:“你愿意当我的姐姐吗?”约瑟芬点点头,把黑木一把揽到怀里,亲热地叫道:“黑木小弟!”这场景对拉姆尔太刺激了,他打开一瓶烈性酒,张开嘴,“咚咚咚”一气灌下几大口,然后钻进睡袋,想了半宿,有了主意,他决定:采取特殊战术,搞垮黑木,将本属于自己的爱情夺回来!

第二天,拉姆尔找到黑木,关心地问他:“兄弟,想不想第一个登上珠穆朗玛峰?”

黑木忽闪忽闪大眼睛,说:“当然想,队长说,谁能第一个登上山峰,就会得到一大笔奖金,有20万美元,天!那将会让我们全村的人不再受苦。”

于是,拉姆尔掏出一片药片,冲黑木扬了扬,说:“知道这是什么吗?”

黑木摇摇头。

“这是保证能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神药。你每天吃一片,到了冲顶峰的时候,你就会有足够的精力。”

黑木笑了,说:“我知道了,这是兴奋剂,不让吃的。”

拉姆尔心里一惊,直直地瞪着黑木,心想:这小子,看似老实,其实什么都明白。但他旋即笑了,故意轻松地说:“在体育界,这是公开的秘密,只要不被发现就是英雄。”

黑木拿过药片看了看,说:“这小小玩意儿,就这么管用?真好。”

“那你?”

黑木坏坏地一笑,说:“拉姆尔大哥,我吃!我要争取第一个登上山顶!”

拉姆尔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出奇地顺利。他知道,只要黑木连续吃上几天兴奋剂,他的神经系统就会受到损害,在登顶的关键时刻就会撑不住……

5月16日,全队开始了对珠穆朗玛峰的最后冲击,他们从海拔8150米的营地出发,开始穿越世界上最最难走的一段路。

队长安排黑木、拉姆尔、佐尔明为第一梯队,黑木排在第一位置。约瑟芬在第二梯队。出发的时候,拉姆尔看到约瑟芬对黑木做了个V字型手势,他暗暗发笑,心说:一会儿,你们就知道我拉姆尔的实力了。

千万年造就的雪山冰川,让人处处无法立足,登山队员们一寸一寸地前进,每前进一寸都要付出巨大的艰辛。前方遇到了一块巨大的悬崖冰壁,有5米多高,挡住了登山队员们的去路。直立90度的冰墙让人感到大自然的力量。排在第一位置的黑木看了看,二话没说,就一下一下用冰镐开凿,他是要为后面的队友们开辟出可供攀登的立足点。冰墙十分坚硬,凿几十下才能敲出一个小坑。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后面的登山队员也陆续汇集到了这里,而黑木还在不停地工作着。约瑟芬在后边高声喊:“黑木,你要是累了就歇歇。拉姆尔,你们就不能帮帮他吗?”

拉姆尔耸耸肩。这时,黑木已经开凿出了十几个支撑点,他冲拉姆尔笑笑,说:“大哥,来!”

拉姆尔和佐尔明上前,用双手托起黑木,黑木脚踩着他们的肩膀,挥动冰镐,用最快的速度在头顶部位开凿出一个点,然后一发力“嗨”地翻了上去。黑木坐在冰壁上面,气喘吁吁。拉姆尔知道,药物开始发挥负作用了,黑木的力气快用尽了。黑木在冰壁上往支撑点里插入钢钎,然后将绳索甩下来,把队友们一个个拉上去。

眼看着就到顶峰了,黑木加快了速度。可是因为第一梯队的三个人用安全绳互相连在一起,所以黑木得时不时地等着拉姆尔和佐尔明。拉姆尔感到了呼吸困难,他大口大口地吸着氧气。这一刻,他甚至想到了放弃。可一想到荣耀,想到巨额的奖金,想到约瑟芬,他就又来了精神。

永远的山鹰

突然,黑木大喊了一声:“啊”拉姆尔抬头一看,天,黑木不见了,而他们的绳索则一下子绷紧了黑木掉到冰缝里了。拉姆尔让佐尔明在后面站稳,自己紧走了十几步,赶到了冰缝边上往下探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条冰缝宽不足一米,却深不可测,黑木悬在空中,正挥舞着双手挣扎。拉姆尔和佐尔明一下一下地拉动安全绳,想将黑木拉上来。但是,在有一定坡度的冰面上,他们每拉动一下绳索,自己就会被牵引着往下滑动。佐尔明说:“拉姆尔,我们必须固定好自己,先站稳了,否则我们都会掉下去的。”

拉姆尔立即用冰镐开凿支撑点,一边冲下面高声喊:“黑木,你自己抓着绳索往上爬呀!”

冰缝下面传来微弱的声音:“拉姆尔,我……没有力气了……”

拉姆尔浑身一震,一阵内疚袭上心头:如果不是那药,黑木一定能爬上来的……

拉姆尔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大声喊:“黑木,挺住!”说完,他发狠地挥动冰镐,他要救出黑木,他宁可得不到约瑟芬的爱,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此消逝。

这时,黑木喊道:“拉姆尔大哥,你们不要为我费力了,这样做很危险。我要告诉你一句话:约瑟芬姐姐是爱你的,你应该主动向她表白。山鹰捕获猎物时,是不会等待的……为了全队的胜利,拉姆尔大哥,永别了!”随着黑木的话音,拉姆尔感到绳索一松……黑木自己割断了生命之索,沉入了万丈冰川之中。

后面的队员赶上来,目睹了这一切。约瑟芬哭得像个泪人,可她的眼泪一出眼窝,就结成了冰。

时间不容许他们在这里再多停留,冲击顶峰开始了,拉姆尔将自己的氧气包解下来,递给了约瑟芬。

约瑟芬不解:“你这是干什么?”

拉姆尔摇摇头,说:“约瑟芬,你登顶吧。我……我不配!”

终于,队员们胜利登上了珠穆朗玛峰顶。拉姆尔是最后一个登顶的,站在这世界的顶峰,他突然想:明天的报纸就会登出我们胜利登顶的消息,但是几十年一百年后呢,谁还会想到我们?可是不论多少年,只要冰川不化,黑木兄弟就会永远保持他那年轻的笑容……

拉姆尔又吹起了口哨,不过吹的却是黑木哼过的曲调。一只山鹰盘旋在天空,那是不是黑木的灵魂呢?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72548.html

红包大比拼

神奇的广告牌

孙悟空见观音

农夫与驴

动物歇后语歪解

一根牙签一千万

幽默时尚物语

爱藏吃的媳妇

傻三姑爷传奇——吃饭

此话有理

最新文章阅读

  • 七爷的故事

    七爷比我父亲还小三岁,辈分大。父亲说,七爷是他们那一拨中最风流的一个。 说七爷风流,是因为他年轻时自由恋爱过。土改那会儿,七爷是村会计,兰花是村...

    读者文摘2020-9-1
  • 情郎

    明末左都御史趙南星,受阉宦魏忠贤迫害,削籍遣戍山西代州后,以“清都散客”为笔名写了一本《笑赞》。其中一则,记北齐皇帝高洋之事。高洋有...

    读者文摘2020-9-1
  • 两公里的雪

    你的爱是沉默的黄金 我的路穿透了你的青春 今天我已独自走远 梦中还有你的泪光笑颜 父亲一直是我们所惧怕的那种人,沉默,暴躁,独断,专横,除非遇到重...

    青年文摘2020-9-1
  • 烟雨杏花寒

    一条小路蜿蜒着爬上了山坡,山坡矮矮的,几棵树惊人地粗大。 站在树下,我依稀看见唐朝的车马,踽踽而行,临近小城。车中坐的,正是杜牧,此来赴任池州牧...

    读者文摘2020-9-1
  • 铁器

    在我家的院门口,那儿有一块空地。下午来了一伙外地人,请求从我家扯出电线供他们使用,再把一只灯泡高高地吊起。 有一个男人,他为观看的人群表演。 那...

    意林2020-9-1
  • 爱入骨髓,也心甘

    1 我在走进人体临摹教室的那一刻,几乎要退出来了,这是怎样的炼狱!在众多的学子面前,我的勇气一下降为零。可高杰盯了我足足有十秒钟,我屈服在他的眼...

    青年文摘2020-9-1
  • 为什么狗是人类首先驯化成功的动物

    动物学家告诉我们,驯化实际上是一种共生现象,两种不同的生物,相互影响,彼此获益,实在是一件大好事。他们发现,有些蚂蚁伺养了一些能吸食植物汁液的...

  • 抚慰人心的歌唱

    说起鸟儿歌声,英国人戴维是相当自豪不已的,因为他搜集的鸟儿歌声在英国国家广播电台已有22年的播出历史。 戴维从小就喜欢鸟,尤其喜欢听鸟儿唱歌,长大...

    读者文摘2020-9-1
  • 自残的王鱼

    太平洋中有一个布拉特岛。在这个岛的水域中,有一种鱼,叫王鱼。王鱼分为两种,一种有鳞,一种没有鳞,有鳞没有鳞,全看自己,是由自己来选择。这个太有...

    人生感悟2020-9-1
  • 一卷情谊

    看黄裳的一篇文章,看到一个很沧桑又很温暖的人间故事,惘然情味,萦绕心间,久久不散。 1949年4月的一天,黄裳托靳以写信给远方的张充和,请她写几个字...

    青年文摘2020-9-1
  • 第二个跳楼者

    阳光中学地处中原,该校每年毕业的学生,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升入重点大学,其中,升入清华、北大的学生,竟占全省招生名额的一半以上。 有道是:树大招风。...

    故事会2020-8-31
  • 声音的琥珀

    这世间,一定有种珍贵的东西叫作“声音的琥珀”。 1 电影《邮差》里,寂寞小岛上的邮差,在他的诗人朋友离去后,以朝圣的姿态,跑遍整个岛屿,...

    读者文摘2020-8-31
  • 小说中感人的话

    小说中感人的话 等不到,也没关系的。他一样,已经习惯了。 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 仿佛什么都有期限,爱情或者友情,以及更多更多! ...

  • 不挑火候的大白菜

    前些日子在家掌勺,肉菜炒完,拿整片的大白菜叶子下热水煮熟,加虾皮提鲜,出锅浇一点儿蒸鱼豉油,味道相当不错。这是广东人蒸鱼的做法,做鱼时火候要好...

    读者文摘2020-8-31
  • 我不想做你的情人

    到今天为止,我跟你同居已经一年了,我的朋友没有人知道,在他们眼里,我不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他们只知道28岁的我能干、美丽、高傲,从不为男人侧目,...

    青年文摘2020-8-31
  • 99一族

    有位国王,天下尽在手中,照理,应该满足了吧,但事实并非如此。 国王自己也纳闷,为什么对自己的生活还不满意,尽管他也有意识地参加一些有意思的晚宴和...

    读者文摘202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