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是这块料

故事会 日期:2021-9-14

有一户人家,姓马,是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山坡上骡马成群,山庄里佣仆如云,再快的马跑上一袋烟工夫,也跑不出他们马家的地界。

按说这样的人家,过日子还有什么愁的!可偏偏不,你看男主人马大海那张老脸,整天拉得比马脸还长。原因嘛,说起来也简单,是被他的宝贝儿子马雄气的。

马雄这名字听起来挺有气势,人却是个草包。打小起文武老师给他请了一大堆,可马雄今年都二十岁了,却还是文不能拿笔、武不能提刀。

尤其让马大海发愁的是,这小子胆子特别小,看到山坡上成群的骡马,居然吓得直往人后躲。唉,眼看自己越来越老,保不定哪天就撒手归西,儿子这熊样,偌大的家产怎么放心交给他?

马大海想来想去,总觉得要想个狠招儿,让马雄威猛起来。

这天,马大海在自家山庄转悠,经过山背后那座屠宰场时,不由心里一动。这个场子才建不久,专门屠宰那些不能再劳作的老牛老马老驴老骡。平日里,这儿畜生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一般人都不会想到这里来,更不用说马雄了。马大海心想:我何不把儿子放到这地方来栽培栽培?

于是,马大海把马雄领进屠宰场,绷着脸说:“从今天开始,你天天在这里给我看着他们干活,学学怎么做我们马家的男人。听到没有?”马雄吓得簌簌发抖,可老子的威势根本不容他反抗,只能战战兢兢地答应。

不一会儿,马雄就看到一个赤膊大汉提着铁锤,三步两步走到一匹老马跟前,那老马仿佛知道自己就要挨刀子似的,眼眶里溢满了泪水,“扑通”朝大汉跪下来。可大汉脸上毫无表情,扬起手中的铁锤就朝老马脑门砸去。老马还没来得及“哼哼”,就踉跄倒地。随后,那大汉扔了铁锤,换过一柄锋利的钢刀,就开始给老马开膛剖肚、剥皮取肉。

马大海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可一旁的马雄却恶心得“哇哇”吐了一地。马大海呵斥道:“你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又吩咐管家说,“你给我盯着少爷,让他天天在这儿看着!”

一晃过了十多天。这天,马大海悄悄来到屠宰场,正好有个大汉在杀牛,那场面比杀马更加血腥,马大海偷眼看马雄,发现他正睁大眼睛看着,而且居然还要管家给他泡杯茶来。马大海心里一宽:在这种场合还有心情喝茶,可谓小成了!

马雄见马大海来了,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嚷着:“爹,你让我看到啥时候啊?我都看厌了!”

马大海点点头说:“好啊,爹就等着你这句话,从今天开始,你不必再看了。”马雄大喜。

谁知马大海接着又说:“不过,你得给我学着动手,什么时候你也会这套功夫了,爹就放你回家。”

马雄一听,伤心地哭开了:“爹,动刀子我可不敢啊……”马大海理也不理他,背起手就走了。

又过了十多天,马大海叫来管家,问:“少爷怎么样了?”管家苦着脸说:“老爷,畜生没宰成,少爷自己倒尿了一裤子。小的斗胆说一句,少爷他、他真的不是这块料啊……”

马大海一听,猛拍桌子,瞪眼喝道:“你说什么?你敢小瞧少爷?你想让他永远这副熊样,等我老了好让你欺负是不是?”

管家吓得叩头如捣蒜,“噼里啪啦”猛抽自己嘴巴:“小的该死!从今往后,小的一定盯紧少爷!”

一晃又过了十多天,这天管家得意洋洋地来向马大海禀报,说是少爷现在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请老爷过去看看。马大海大喜,连忙赶去屠宰场,果见马雄锤马杀牛都不在话下,动作凶猛彪悍,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马雄神气活现地对马大海说:“爹,现在我总可以回家了吧?再在这儿待下去,我可真要闷死了!”

谁知马大海还是摇头:“你小子真想回家,就得再给我动一次刀子。”

马雄不屑地说:“这有什么难的?畜生在哪儿?快快牵来!”

马大海一挥手,有人将畜生牵了来,马雄一见,惊得面如土色:“爹,这是我的心肝宝贝,使不得啊!”

原来牵过来的是一匹性格温良、长相俊美的小白马,它可是马雄一手喂养长大的。小白马与马雄已多日不见,今天乍一见主人,高兴得就想过来亲热。

马雄“扑通”一声跪倒在马大海面前,泪流满面地喊道:“爹,你要我杀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杀它啊!爹,你就饶了它吧!”

马大海气得脸色铁青,朝马雄吼道:“你小子太让我失望了!你对畜生都存仁慈之心,将来怎么能打理我们马家的祖业?你给我听着,今天要是不给我杀了这畜生,就再也别想做我们马家的人!”

马雄呆呆地站着,好久好久,突然他猛地仰天一声喊,举起手中的铁锤狠狠地朝小白马的脑门砸去……再回转身来的时候,他的眼神已近乎疯狂,咬牙切齿地问马大海:“爹,还要杀什么,你说,我还想杀!杀!”

看着儿子这副豁出去的样子,马大海心里非常得意……

回家以后,马大海正在考虑接下来该怎么进一步训练马雄,忽听大门外传来管家不要命的喊叫:“老爷,老爷,不好啦!出大事啦!”

管家跌跌撞撞地跑进来,见了马大海腿都软了:“老爷,不好啦!刚才您前脚走,少爷后脚就上街去了,没来由地和人家吵架,结果、结果……”

“咣啷”一声,马大海手中正拿着的算盘掉到地上,珠子滚了一地。他抓住管家急问道:“结果怎么了?快说!”

管家哭丧着脸说:“结果少爷狂性大发,一锤砸在人家脑门上,当场就把人家给砸死了。现在他……他已经被官府逮了去……”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72261.html

鬼琴

真假厂长

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私密瑜珈课

智斗县太爷

山沟里来了个台商

一个铜钱买知县

礼物微小说二

没有秘密,就是最大的秘密

我也很无奈

最近更新的文章

  • 何处有更好的生活

    1 我,曾经逃离北京回到家乡,现在又逃了出来。 我是4年前某刊《逃离北京》一文的主人公。 2010年2月,报道发表后,一些老家单位的同事,仅点头之交,追...

    读者文摘2021-9-19
  • 倾听爱情

    有一次,我在朋友的婚纱店里遇到一个即将做新娘的女孩。女孩幸福得满脸绯红,身体镶嵌在纱羽和蕾丝花边的婚纱中,整个人显得非常妩媚。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

    青年文摘2021-9-19
  • 穿烂一百双女式球鞋

    很小的时候,母亲领着他和哥哥讨生活。母亲发现他对篮球极度热爱,就给他找了一家球馆训练。随着球技的提高,他渐渐滋长了自满的情绪。 一天,他要参加一...

    意林2021-9-19
  • 你的白发让我心动

    她年轻的时候长得漂亮,被誉为“一朵花”。她凭着一朵花的优势,找到了一生的挚爱。男人是个小文人,虽没有很多钱,却懂得风花雪月的浪漫,她...

    青年文摘2021-9-19
  • 世界之外,哪儿都可以

    人生就是一个医院,这里每个病人都被调换床位的欲望纠缠着。这一位愿意到火炉旁边去呻吟,那一位觉得在窗户旁病才能治好。 我觉得我还是到我不在的地方去...

    读者文摘2021-9-19
  • 鬼琴

    徐家成是个京剧琴师,30多岁了还没成婚。不是没有女人中意他,而是他总在冥冥中感到,他有一段刻骨铭心、充满凄惨浪漫的爱情故事。他还是个充满爱心和热...

    故事会2021-9-19
  • 真假厂长

    许来发原是镇五金厂的副厂长,因为揭发厂长侵吞国家资财之事,遭到打击报复,被开除出厂。这天,他穿戴整齐,进城上访。途中,由于班车出了故障,直到中...

    故事会2021-9-19
  • 天生聪明,还是越来越有才

    德威克在一群小学生身上发现了某种区别。其时她正在做“如何应对失败”的研究,在实验方案中,她先给孩子们一些特别难的字谜,然后观察他们的...

    读者文摘2021-9-19
  • 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一天上午,胡广来乘班车去省城看望他的老姐姐。班车开出市区不远,在大召镇上来一个和胡广来年纪差不多的男子。男子拎着一个编织袋子,上了车把编织袋子...

    故事会2021-9-19
  • 爱心换时间,在瑞士有你不知道的时间银行

    在瑞士旅居期间,我租住在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娜的老人家里。克里斯蒂娜今年66岁,退休前在一所中学教书。虽然克里斯蒂娜退休已经两年了,但她每天依然早出...

    意林2021-9-19
  • 幸福婚姻的十个钝感定律

    1别总是盯着他从中间挤牙膏,也不要总提醒他吃饭时不要出声。 有些女人天生在意的所谓优点,男人同样天生不乐意遵循,就像他喜欢啤酒,你喜欢香水一样。...

    读者文摘2021-9-19
  • 妈妈,送给你一座城市的温暖

    我是他男人和情人的私生女 8岁那年,我被妈妈扔在她家门口。那个生了我的女人说,你若跟着我,只有死路一条。你爸爸死了,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那天风很...

    青年文摘2021-9-19
  • 爱很简单

    大学毕业后一年多,我在离家最近的小城市找了份工作,结束了自己一无所获的北漂生涯。临时的租住地是座老旧的家属楼,楼下时常弥漫着一股香甜的、馋人的...

    青年文摘2021-9-19
  • 贞静的地下作物

    南在南方,是一句废话,用来写字。本名毛甲申,用来当爹、买票,等等。老家陕西镇安,现在湖北武汉。写小说一些,随笔一些。 《今生今世》里,胡兰成写和...

    意林2021-9-19
  • “玩火”的父亲

    那是半年前,我去看望父亲,发现他总喜欢玩火,有时见他擦火柴玩,有时见他看着燃烧的蜡烛发呆。但我什么也没问。 后来某一天,父亲给我打电话说:&ldquo...

    青年文摘2021-9-19
  • 娇声娇气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娇声娇气 【汉语拼音】jiāo shēng jiāo qì 【近义词】:娇里娇气 【反义词】:粗声粗气、瓮声瓮气 【成语出处】鲁迅《热风·随...

    成语故事202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