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上不归路

故事会 日期:2021-9-5

有个贪官,在纪检机关发现他问题的前一刻,出逃到了欧洲,在一个小镇上买了栋房子居住下来。那栋房子建在一处山坡上,离山下的居住区约有一公里,贪官又深居简出,附近的居民谁也不知道这里住着个国外逃来的贪官。

那栋房子很大,是欧洲常见的那种两层小楼,四周是宽阔的草坪,围绕草坪的是松林,景色宜人。房子虽大,可居住在里面的只有贪官和他妻子,他唯一的宝贝儿子在离这里很远的一个城市读书。

夫妻俩平日无事可做,就养了一条狗,取名叫小白。据说小白原先在杂技团呆过,夫妻俩整天训练小白玩各种技巧,聊以打发时光。小白特别聪明,叼拖鞋、接木棒这些游戏根本不在话下,最绝的是,主人的吩咐它都能听懂。

这天早上,贪官的妻子出门去看望儿子,她走后,贪官开车带着小白去附近的湖边钓鱼。他在湖边呆了一整天,现在他最难打发的就是时间,钓鱼无疑是个消磨时间的好法子。贪官回到家时,天色已晚,他把钓来的鱼倒在盆里,然后到储藏室去取修车的工具。回来的路上,他发现这辆二手车有些不对劲,左侧震得厉害,还发出一种“咣咣”的声音,他怀疑是左侧的减震系统出了毛病。

贪官开车经验丰富,一般的问题都能解决,更何况为了掩藏身份,他也不想去修车厂。用千斤顶顶起车子左侧后,贪官钻到车子底下,检查后他发现,车子左侧底盘的钢板出了毛病,于是他又钻出车底,到储藏室找来备用零件。

贪官卸下两个左轮时,天已暗了下来,松林里归飞的鸟群叽叽喳喳地叫着,小狗小白饶有兴致地用爪子扒拉盆里的鱼,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安详。贪官更换好钢板,正想钻出车底去拿车轮,没想到身体碰了一下千斤顶,只听“吱嘎”一声怪叫,千斤顶倒下了,车子重重地压了下来!贪官毫无防备,一下被车子前部压在了地上,他只觉得胸口一阵巨痛,不由自主地发出“啊”的一声惨叫,一下痛昏了过去!

小白听到贪官发出的惨叫,撒腿跑了过来。此时贪官的胸部已满是鲜血,头歪在一边,一根肋骨从胸部戳了出来。小白不知道那是肋骨,就用爪子挠他,小声哼叫着,像是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贪官很快就恢复了知觉,他挣扎了一下,但车子纹丝不动,出于本能,他使出吃奶的劲,大声喊道:“救命!救命!”

贪官的喊声充满了恐惧,声音传出很远,但除了鸟鸣声,却没有回应。猛然间,贪官脑海里一闪,突然明白过来:他喊的是汉语!在最危急的时刻,他本能地喊出了母语,可在这异国小镇,谁能听得懂呢?贪官使出仅剩的一点力气,喃喃呻吟道:“help!help!”他不懂这个国家的语言,只好用英语,可他的声音已经十分微弱了,估计十米外都听不到。

胸口的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流,贪官觉得他的血快流干了。这时,剧烈的疼痛反倒让他清醒过来,现在他必须自救,否则必死无疑!

情急之下,贪官想到了平时和小白常做的游戏,他把小白唤到身边,一边做着手势,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小白,快,快把车、车上的电话叼给我。”小白叫了两声,像是听懂了他的话,跳上驾驶室,从里面把他的包叼了出来,放在他手边。贪官的两只手没被压着,还能动弹,他打开包,拿出手机,发现手机关了,顾不上多想,他按下开关,可手机的显示屏上却没有一丝亮光,他定睛一看,天啊,手机没电了!他这才想起,由于没有人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已经好多天没充电了!

现在充电已经来不及了,再说小白也不会充电!贪官手一松,手机一下跌落在地上。他喘息了一会,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又对小白说:“小白,快,快去书房,把书桌上的电话叼来!”他一边说一边做出打电话的动作,那是部无绳电话,他觉得那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

小白飞快地跑向房子,很快就把无绳电话的子机叼来了。重压之下,贪官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他喘息着,用最后的力量,举起电话,按下报警号码。然而,电话里却沉默着,没有发出拨号的声音。这是怎么了?贪官又努力拨了一次,还是这样!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无绳电话的主机在他的书房里,这个子机的作用距离是50米。他这栋房子外的草坪就足有50米那么宽,现在他的车停在草坪外,这距离已经超出了无绳电话子机的工作距离!

贪官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贪官的意识逐渐模糊了,想叫小白下山去找人帮忙,可他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恍惚中,他忽然想起,他接受第一笔贿赂是在一个宾馆里,一个企业老板给他送礼,当时他住在18层,那个企业老板住在2层,两人之间的垂直距离大概也就50米左右……

刚想到这里,贪官就停止了呼吸。

但他到死也不知道,从车子压在他身上到他停止呼吸,前后不到十分钟,而当年,那个老板给他送完礼,他一个人在房间里,思想斗争也持续了十来分钟,可最后没抵制住诱惑,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71401.html

鬼琴

真假厂长

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私密瑜珈课

智斗县太爷

山沟里来了个台商

一个铜钱买知县

礼物微小说二

没有秘密,就是最大的秘密

我也很无奈

最近更新的文章

  • 何处有更好的生活

    1 我,曾经逃离北京回到家乡,现在又逃了出来。 我是4年前某刊《逃离北京》一文的主人公。 2010年2月,报道发表后,一些老家单位的同事,仅点头之交,追...

    读者文摘2021-9-19
  • 倾听爱情

    有一次,我在朋友的婚纱店里遇到一个即将做新娘的女孩。女孩幸福得满脸绯红,身体镶嵌在纱羽和蕾丝花边的婚纱中,整个人显得非常妩媚。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

    青年文摘2021-9-19
  • 穿烂一百双女式球鞋

    很小的时候,母亲领着他和哥哥讨生活。母亲发现他对篮球极度热爱,就给他找了一家球馆训练。随着球技的提高,他渐渐滋长了自满的情绪。 一天,他要参加一...

    意林2021-9-19
  • 你的白发让我心动

    她年轻的时候长得漂亮,被誉为“一朵花”。她凭着一朵花的优势,找到了一生的挚爱。男人是个小文人,虽没有很多钱,却懂得风花雪月的浪漫,她...

    青年文摘2021-9-19
  • 世界之外,哪儿都可以

    人生就是一个医院,这里每个病人都被调换床位的欲望纠缠着。这一位愿意到火炉旁边去呻吟,那一位觉得在窗户旁病才能治好。 我觉得我还是到我不在的地方去...

    读者文摘2021-9-19
  • 鬼琴

    徐家成是个京剧琴师,30多岁了还没成婚。不是没有女人中意他,而是他总在冥冥中感到,他有一段刻骨铭心、充满凄惨浪漫的爱情故事。他还是个充满爱心和热...

    故事会2021-9-19
  • 真假厂长

    许来发原是镇五金厂的副厂长,因为揭发厂长侵吞国家资财之事,遭到打击报复,被开除出厂。这天,他穿戴整齐,进城上访。途中,由于班车出了故障,直到中...

    故事会2021-9-19
  • 天生聪明,还是越来越有才

    德威克在一群小学生身上发现了某种区别。其时她正在做“如何应对失败”的研究,在实验方案中,她先给孩子们一些特别难的字谜,然后观察他们的...

    读者文摘2021-9-19
  • 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一天上午,胡广来乘班车去省城看望他的老姐姐。班车开出市区不远,在大召镇上来一个和胡广来年纪差不多的男子。男子拎着一个编织袋子,上了车把编织袋子...

    故事会2021-9-19
  • 爱心换时间,在瑞士有你不知道的时间银行

    在瑞士旅居期间,我租住在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娜的老人家里。克里斯蒂娜今年66岁,退休前在一所中学教书。虽然克里斯蒂娜退休已经两年了,但她每天依然早出...

    意林2021-9-19
  • 幸福婚姻的十个钝感定律

    1别总是盯着他从中间挤牙膏,也不要总提醒他吃饭时不要出声。 有些女人天生在意的所谓优点,男人同样天生不乐意遵循,就像他喜欢啤酒,你喜欢香水一样。...

    读者文摘2021-9-19
  • 妈妈,送给你一座城市的温暖

    我是他男人和情人的私生女 8岁那年,我被妈妈扔在她家门口。那个生了我的女人说,你若跟着我,只有死路一条。你爸爸死了,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那天风很...

    青年文摘2021-9-19
  • 爱很简单

    大学毕业后一年多,我在离家最近的小城市找了份工作,结束了自己一无所获的北漂生涯。临时的租住地是座老旧的家属楼,楼下时常弥漫着一股香甜的、馋人的...

    青年文摘2021-9-19
  • 贞静的地下作物

    南在南方,是一句废话,用来写字。本名毛甲申,用来当爹、买票,等等。老家陕西镇安,现在湖北武汉。写小说一些,随笔一些。 《今生今世》里,胡兰成写和...

    意林2021-9-19
  • “玩火”的父亲

    那是半年前,我去看望父亲,发现他总喜欢玩火,有时见他擦火柴玩,有时见他看着燃烧的蜡烛发呆。但我什么也没问。 后来某一天,父亲给我打电话说:&ldquo...

    青年文摘2021-9-19
  • 娇声娇气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娇声娇气 【汉语拼音】jiāo shēng jiāo qì 【近义词】:娇里娇气 【反义词】:粗声粗气、瓮声瓮气 【成语出处】鲁迅《热风·随...

    成语故事202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