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

故事会 日期:2019-10-14

真树子是位大家闺秀,婆家和娘家都很殷实。婚后她和丈夫住进了位于东京市中心的精美住宅,不久,真树子就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幸惠。

这天早晨,真树子一个人在家照看幸惠,突然门铃响了。真树子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个老妇人,真树子一看是她,顿时感到十分厌烦。这个老妇人叫初江,真树子在医院生幸惠时认识了她。初江是医院的女佣,也许由于真树子多付了小费,初江对真树子特别尽心服侍,简直有呼必应。

一开始真树子还感到挺庆幸,可渐渐地,她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了:她生下幸惠后,初江似乎对孩子特别喜爱,有时热心过度,竟然指挥起真树子怎么带孩子来。真树子出院后,初江不知从哪打听到了她的地址,三番两次上门拜访。医院的女佣操心出院后的病人,这真是闻所未闻啊!

初江上门,是想做真树子家的保姆,真树子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尽管这样,初江还是隔一段时间就上门一次。这会儿,真树子看到初江又不请自来,不禁有点哭笑不得。

初江似乎看出了真树子的心思,忙赔笑说:“您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刚好路过这里,想到小幸惠准保更可爱了,才过来看看。”

真树子无可奈何,只好说:“那请进来吧。”

初江像是专等着这声邀请,立刻兴冲冲地脱去鞋子。一进屋,她就向幸惠的房间张望,一边问:“幸惠睡着啦?”一边笑眯眯地靠近小床。

真树子没办法,只好跟了过去。初江探身盯着床上的婴儿,露出疼爱的神情,不停地感叹:“这孩子多可爱啊!”真树子心里烦得要命,暗想:不知这个女人住在什么肮脏地方,她把脸凑得离小幸惠那么近,传染上细菌可就糟了。想着,她忙催促初江:“孩子睡着了,你来客厅坐吧。”

初江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婴儿房,到客厅坐下。真树子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初江,她衣着寒酸,一双手无比粗糙,从这双手就能看出她吃了一辈子苦。真树子在医院时就听说,初江命运坎坷,她年轻时结过婚,男人去世后留下了孩子,她独自守寡带大孩子……

真树子脸上挂着大家闺秀的微笑,内心却像刺猬般竖起了警戒的刺。要知道,世上有生来享福的人,也有挣扎受苦的人。比如真树子自己吧,这套市中心的婚房就价值近一亿日元,真树子小两口不劳而获地从父母那里继承下来,可是初江那样的女人,就算苦干一辈子,也弄不到这笔产业的十分之一。

真树子觉得,初江那个阶层的人一定对自己满怀羡慕,甚至是一种近乎仇视的羡慕,所以她一直对初江抱有几分疑惧和警惕。这时,见初江沉默不语,真树子为了打破尴尬,只好发问:“你来有什么事吗?”

她以为初江又会请求来做保姆,不料初江只是憨憨地笑着说:“没什么特别的事,最近要出一次远门,想着可能好久看不到幸惠了,这才过来看看。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真树子冷淡地答应着,这时婴儿房里突然传来“啊啊”的呼唤声,小幸惠醒了。真树子忙走到小床边,初江也紧跟过来,伸手就想抱孩子。真树子赶忙侧身阻挡,暗想:这女人真是太没有分寸了。她抱起孩子,便对初江说:“一会儿我还有事,要是你没什么事……”

初江恋恋不舍地看着孩子,好一会儿才说:“啊,对不起,那我先告辞了。”说完,她突然出人意料地一下伸臂握住幸惠的小手,嘴里说着:“小幸惠,再见啦!”真树子顿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厌恶。

初江向真树子点了点头,再次朝幸惠摆摆手,然后才离开。

初江走后,真树子把幸惠哄睡着了,自己坐在沙发上,感到很蹊跷:这个女人到底来干什么?她说是路过拜访,可是早上十点也不是到别人家闲串的时候啊,难道是想借机诱拐孩子吗?她之前一直想来当保姆带孩子,说不定也有什么阴谋吧……

真树子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刚睡了一小会儿,突然,她被一阵门铃声吵醒。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位身穿灰色西装的男子,男子自称是警察。真树子不由一阵心悸,忙问有什么事。

警察问道:“是真树子太太吗?您认识初江吗?”

真树子心想,难道是初江干了什么不法的事?就把两人的认识经过说了一遍,还说了上午初江来拜访的事。警察似乎对这次拜访很感兴趣,连声追问:“?她几点钟来的?呆了多久走的?她有什么失态的地方吗?”

真树子左想右想,想不起初江有什么失态的地方,就说:“没什么。只是显得对小幸惠……哦,对我的小孩很喜欢。”

警察忙问:“小孩没事吧?”

给警察这么一问,真树子吓得心跳都要停了,忙慌里慌张地跑到小床旁去查看。还好,幸惠和刚才一样安睡着,摸摸脸蛋也是暖和的。真树子这才回到警察跟前说:“孩子没什么啊,睡着了。”

接着警察又问了一些问题,比如初江穿了什么衣服、有没有向真树子借钱等等。真树子一一回答后,忍不住问:“初江到底犯了什么罪,方便说吗?”

警察冷静地说:“杀人嫌疑。”

真树子吓了一大跳,问:“杀、杀谁?”

警察说:“初江在丈夫死后一直守寡,她有一个女儿,那女儿是个轻佻的女人,(www.jingdianyulu.net)到处同男人乱搞,然后又被抛弃。现在我们怀疑,初江杀死了她女儿的孩子。她女儿因为其他案子被捕后供认说,妈妈杀死了婴儿。在初江住所的院角,挖出了装进塑料袋的婴儿骸骨。初江前一天知道女儿被捕,就外逃了。她来拜访你,可能是想借点逃亡的钱,但觉得不好开口就没借。”

真树子听完警察的话,顿时感到心里充满了恐惧,那个杀过婴儿的女人,刚才还摸了幸惠!??

警察也挺感慨,继续说:“初江的女儿在医院生下了没有父亲的婴儿,第二天就离开医院走掉了,把孩子扔给了初江。初江既无力抚养,又无法安置,所以才杀死了婴儿吧。真是可恨又可怜啊,这是去年秋天的事了。”

真树子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里,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警察看出来不对劲,忙问怎么了。真树子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什么。”她不敢向警察多问,可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颤抖着问了一个问题:“那个被害的婴儿,是男孩吗?”

警察摇摇头说:“不,是女孩。”

真树子觉得浑身发冷,又问道:“您说是去年秋天……”

警察答道:“嗯,是啊,调查下来,婴儿遇害的具体日期应该是去年十月八日。”

真树子顿时感到天旋地转。警察客气地说:“那么,我先告辞了。万一初江又转回来,请跟我联系。”

警察刚走,真树子就迫不及待地赶回婴儿房。她仔细盯着幸惠的脸看,越看越觉得,幸惠的相貌竟与初江有种说不清的相似。这样一切都好解释了:难怪初江三番两次恳求来照顾孩子,难怪她在逃亡的危险关头还跑到这里来厚着脸皮探望孩子……??

幸惠的生日是十月七日。初江在医院有无数机会接触新生婴儿并掉包。在初江住处挖出的骸骨,不正是真树子的亲生骨肉吗?真树子越想越陷入了绝望。

婴儿床上,恣意享受着优裕环境的“不速之客”,仍然口含拇指安睡着……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9928.html

血饮尊

智慧家族

吉祥物

玉面琵琶重出江湖

爱无残疾

隐私的背后

指名征婚

案中案

近视眼的故事

扮狗寻爹

最新文章阅读

  • 香港有个“飞虎队”

    1941年,美国飞行教官陈纳德接受国民政府的委托,前往美国招募飞行员,在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

    青年文摘2019-12-30
  • 树木的力量

    我的家地处高层建筑林立的商业街,这里有一棵我最喜欢的道边树。某天深夜,我经过那棵树时不经意一抬头,发现它枝繁叶茂,我莫名地被它伸展出的枝条散发...

    读者文摘2019-12-30
  • 在爱情世界里,作一个有尊严的女子

    我曾经在网上发过一篇关于女性在生活和感情上应当保持独立的文章,当时就收到了大量的留言和回复。其中有不少女孩子对我说,你说的真容易,可我根本作不到...

    青年文摘2019-12-30
  • 傻媳妇的故事:照镜子

    有个傻媳妇,从没见过镜子,在外做生意的丈夫给她带了一面镜子回来。 傻媳妇拿过镜子一看,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哭哭啼啼地跑回娘家去了。 傻媳妇拿着镜子...

    故事会2019-12-30
  • 民国时期怎样打击空置房

    关于民国治房的文章,其宗旨就是带读者一起回首上个世纪前期的房价、房租、房产税、购房纠纷、开发黑幕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住房政策。丘吉尔说,回首越深...

    青年文摘2019-12-30
  • 何时你才能开始自己的梦想?

    你认识的人当中,有多少能够真正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指的是基于激情和渴望的梦想,而非那些基于实际需要或职业发展而设定的目标。这种梦想可以是任何形式...

    读者文摘2019-12-30
  • 以无用之事治时代焦虑症

    生活方式就是限制方式。你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就是选择了某种限制,无一例外。卢梭早就说过: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20世纪70年代安东尼奥尼所拍...

    读者文摘2019-12-30
  • 有缘总能相会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巧得真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下午快要收工时,工地李老板对张晓权说:“小张,你把我买的柑子替我送到我家。顺便跟莉琴说一下,...

    故事会2019-12-30
  • 爱久见人心

    01 这世上,至少有2万个人适合做你的伴侣,就看你先遇到哪一个。 可是,你怎么知道什么叫合适? 12岁的时候,你觉得那个陪你走夜路,把你送回家的少年,...

    青年文摘2019-12-30
  • 呕心沥血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呕心沥血 【汉语拼音】ǒu xīn lì xiě 【成语解释】 “呕心”,把心吐出来。语本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隐秀》。“...

    成语故事2019-12-30
  • 她为什么总吸引坏事

    友人开着一家小餐吧,聊起餐吧的一个主管。她说你知道吗,有些人,个人风水不好,做什么事都是错,坏事总找上她。乍一听,挺玄。但听完整个事情后,我觉...

    意林2019-12-29
  • 用味蕾留住爱

    2012年十一期间,中国传媒大学研二女孩杨涵去养老院做义工时,接触到了几位临终老人,在聊天中,老人们倾诉了一生中的愿望和遗憾,给她很大触动。 有一位...

    读者文摘2019-12-29
  • 西装革履见爹娘

    在政府机关供职的我,平日里常一副西装笔挺、皮鞋铮亮的职业装扮,总感觉太板太单调。所以,每逢双休日或是放假,便迫不及待地换上一身休闲装,也好让紧...

    青年文摘2019-12-29
  • 白米杀人之谜

    唐朝末年,朝政腐败堕落,各级官员不仅奢侈腐化,而且结党营私。以李德裕为首的“李党”,和牛僧孺为首的“牛党”互相排挤倾轧,拼...

    故事会2019-12-29
  • 人生要敢于尝试

    汤姆·邓普西生下来的时候只有半只左脚和一只畸形的右手,父母从不让他因为自己的残疾而感到不安。结果,他能做到任何健全男孩所能做的事:如果童...

    励志故事2019-12-29
  • 最孤独的虚拟饭局

    7月24日晚上,22岁的福州女生阿伦在饭店打包了几个菜回家。然后,她搬来小板凳,打开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脸和饭菜,开拍。 这是阿伦“人生中的第一个...

    意林2019-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