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留宿

故事会 日期:2020-4-30

我是个拉煤的,常在路上跑,虽然跑了不少地方,也跑了好几年了,但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九点多钟,我从一个客户那里结了两万块运煤款回来时,天上正呼啦啦地飘着雪。途经柳林镇的时候,肚子叽叽咕咕地叫个不停。这时,我看到路边有家名叫“夜来香”的小酒馆,便情不自禁地将车子熄了火。

走进酒馆,我瞥见坐在吧台处容光焕发的老板娘,她正笑吟吟地站起身来,向前厅正在忙碌的女招待招了招手,示意接待客人。我在女招待的引领下选了墙角的一张小餐桌坐了下来。这时,店里只剩下稀稀疏疏的两三个顾客。女招待拿起菜单递给我,细声细气地说:“先生,请您点菜。”

说实话,这种莺歌燕语般的服务对我这样一个常年和煤打交道的煤黑子来说,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对女招待说:“老醋花生米一盘,酱猪手一只,熘肝尖一份,老白干四两。”

不一会儿,酒菜上齐,我悠闲地喝起酒来。老白干的烈性和飘着肉香的菜肴很快驱散了我浑身的寒冷和倦怠。

当我喝得醉意蒙的时候,老板娘不声不响地溜到了我面前,绰约的风姿衬托着尖挺、丰腴的胸脯,米粉白的手里拎着一瓶刚刚开封的老白干。老板娘笑眯眯地在我对面坐下来,说:“大兄弟,看你也是个爽快人,今天大姐白送你一瓶酒,也陪你喝两杯。”

这时,我那刚刚涌来的一丝醉意瞬间便飞走了,心里也同时警觉起来,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我还从来没有摊上过。我说:“大姐陪我喝两杯倒是可以,但我不知您这是唱的哪一出?”

老板娘说:“唱啥戏?就为咱姐俩有缘,想陪大兄弟喝个痛快。”

我说:“大姐,不行,真的不行,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赶呢。”

老板娘说:“姐观察你老半天了,看你的酒量,就是再喝上一瓶也不打紧,照样赶路。”

我实在拗不过老板娘,说:“好,大姐,那我要你先告诉我,为啥白送我一瓶酒?”

老板娘说:“不忙大兄弟,咱姐俩喝干这瓶后我一定告诉你。”老板娘说完,冲我眨眨眼,诡谲地笑了笑。

我一口将杯子里剩下的酒灌进肚里,说:“好……好,我们……今天一醉方休。”

后来,我只知道老板娘为我们俩分别倒满了一杯酒;再后来,我只看到老板娘嚅动着一张小巧的嘴巴,含情脉脉地对着我说笑;再后来,我只看到老板娘不停地在我眼前晃圈圈……

就在我和老板娘的第三杯酒见底时,老板娘突然一反常态,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怒目圆睁,双手叉着腰,狠狠地从后厅喝出两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来,这两个男人按照老板娘的吩咐,一个径直朝我走来,另一个上前就去抓我座位旁的手提包……

这时候我再一次警觉起来,心里也猛然间清醒了几分。天呀,我今天是钻进黑店了,我那手提包里装的可是我刚刚结回来的两万块运煤款呀!你个挨千刀的,怎么就这样自己送上门来了呢?我自己在心里骂着自己。我不顾一切地想奋力去争抢自己的手提包,可还没站稳便不争气地倒下去了。我对着老板娘破口大骂:“你这狐狸精,真歹毒哇!”

这时的老板娘,尖挺的胸脯一起一伏,恶狠狠地说:“告诉你,今夜你必须在这里留宿。”说着,她朝两个人一挥手,吩咐道:“把他关进客房里去。”

我就这样被两个男人推推搡搡地弄到了后厅的一间客房里。

凌晨四点多钟,我的酒完全醒了,当我确认自己还活生生地躺在床上时,我突然觉得庆幸,一来呢,这帮龟孙子没有把事做绝,只图财,没害命;二来呢,房子里没有为我安排艳遇,自己的名声没有受损。唉,就自认破财免灾吧。

天蒙蒙亮的时候,紧锁着的房门被打开了,这时,老板娘竟笑盈盈地站在门口,那样子就像昨天夜里什么也没发生,她说:“大兄弟,昨夜睡得好吗?”

听到老板娘的嘲讽和讥笑,我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我也随着她的腔调说:“我的好姐姐,这次我算是栽在您手里了。”

老板娘又装疯卖傻地说:“这话咋讲?我倒想听听。”

我懒得理她,说:“算了。”心想着,等我报了警要你的好看。

不等我转身要尽快溜出这是非之地,老板娘又说话了:“这位大兄弟真是有意思,难道手提包也不要了吗?”

我说:“不要了,送你了。”老板娘说:“我可不敢要哇。”

我走出房间,来到前厅,在昨晚那张餐桌上,摆放着一桌简单而实惠的早餐,我的手提包依旧稳稳地摆放在昨晚那张椅子上。

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老板娘,说:“大姐呀,你到底和我玩的什么把戏?”

老板娘说:“兄弟呀,实话告诉你,大姐和你玩的是一场生死游戏。”她突然一反常态,捋起了包裹着假腿的裤管,说:“五年前,我那口子就是因为喝了几杯酒,驾车带着我从前面不远处的雪坡上滑了坡,结果,他一省心去那边见了阎王,我却幸运地留下了这个辛酸的纪念。后来,我拉扯着女儿,就是昨晚招待你的那个女孩,在这里开了八年这个小酒馆,凭着这点小本生意,一点一点地把孩子拉扯到现在。”说到这里,她再也抑制不住地泪如雨下。

“好了,不说这些了,昨天夜里姐姐多有得罪了,还请大兄弟多担待。还有,你的手提包我一直帮你保存着,你赶紧打开看看,清点一下物品吧。”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了。谢谢了,这位菩萨心肠的大姐!再见了,这令我终生难忘的“夜来香”小酒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8571.html

阿贵也山寨

开枪的理由

成语对话

金门匪女

乞丐的故事:乞丐郭公子

会说话的照片

良心关

寂寞中的追逐

不会忘记爱你

遗嘱

最新文章阅读

  • 对男生表白的话

    对男生表白的话 憋死我了!你也不说,我也不说,咱俩总得有一个来挑明吧!算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说了“我爱你”!! 不见你娇美的姿...

  • 一种植物的梦想

    在商场保健品货架上,看到一款包装精致的保健茶,上面印着一种植物图片很熟悉。拿起来细瞧,上面标着“黄芪保健茶”,盒子下面写有许多关于黄...

    青年文摘2020-4-30
  • 观今宜鉴古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观今宜鉴古 【汉语拼音】guān jīn yì jiàn gǔ 【近义词】:谈古论今 【反义词】: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成语出处】《增广贤文...

    成语故事2020-4-30
  • 朋友不谈钱

    琳达的朋友安娜要结婚了,琳达为礼物发起了愁。当初她跟卡特结婚的时候,安娜送了一个提包给她,那个提包价格不菲,价值几千美元,现在她送给安娜的礼物...

    故事会2020-4-30
  • 你的心灵如此脆弱

    离奇命案的背后,有令人触目惊心的缘由…… 死在新婚之夜的男人 10月5日上午,冀定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冀定建成房地产公司经理梁春死在婚床上...

    故事会2020-4-30
  • 成功无须早规划

    年少时,父亲一再告诫我绝不要做一名酿酒师。因为我的祖父、曾祖父都在当地的酒厂以此为生,微薄的薪水只能勉强度日。他不想让我靠近啤酒桶半步。按照父...

    意林2020-4-30
  • 苦难之后

    谈谈关于苦难的问题,你们可有兴趣?有人一定会捂着耳朵说,不听不听……说句心里话,我也怕谈这个难题。对我这也是一个大考验。咱们好像共...

    青年文摘2020-4-30
  • 苍天有眼

    23岁的王小泉这两年一直在老家丰城蹬三轮车帮人运货,没想到刚挣了点钱,一天傍晚回家时,一个不留神,把车蹬进了山沟里,落了个车毁人伤。伤好后,钱也...

    故事会2020-4-30
  • 人生感悟,活法

    在回首往事77年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个词叫做“活法”。 我经历了伟大也咀嚼了渺小,我欣逢盛世的欢歌也体会了乱世的杂嚣,我见识了中国的翻天...

    人生感悟2020-4-30
  • 感动敌人的友情

    东汉时期,有一个人叫荀巨伯。 一天,苟巨伯听说一位远在千里之外、曾经给予过自己很大帮助的朋友得了重病,于是决定去探望他。荀巨伯赶了十几天的路,到...

    读者文摘2020-4-30
  • “乐”心不改

    他28岁那年,父亲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抢救室,当时,他正在录音棚里录制一首歌曲。 匆匆赶到,父亲已脱离险境。看着那张写满倦容的脸,他头一次觉得,父亲...

    意林2020-4-30
  •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来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来 那里有花香有阳光 可以容纳我的小小任性与忧伤 那小小的地方 没有大大的空间 却有小小的书房 我会把她打扮得干净漂亮 点点滴滴都饱...

    意林2020-4-30
  • 今夜留宿

    我是个拉煤的,常在路上跑,虽然跑了不少地方,也跑了好几年了,但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九点多钟,我从一个客户那里结了两万块运煤款回...

    故事会2020-4-30
  • “吃醋”的女人

    农大毕业生徐宝玲和凤鸣贸易公司经理姚玉萍是姨表姊妹。也巧,她俩同时爱上了回乡探亲的部队工程师常大江。这个常大江也怪,对她俩或点头或摇头多干脆,...

    故事会2020-4-30
  • 道理最大

    《梦溪笔谈》中记有一事:“太祖皇帝尝问赵普曰:‘天下何物最大?’普熟思未答间,再问如前,普对曰:‘道理最大。’上屡称善...

    青年文摘2020-4-30
  • 左手温暖右手

    前些日子,我来到边远的乡下看望多年没见面的二舅。 一天清晨,二舅陪我来到一条小河边散步。时值寒风刺骨的冬季,乡下旷野,显得更加寒冷。这时,我突然...

    读者文摘202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