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砚台

故事会 日期:2020-7-20

节外生枝

华二是个惯偷,可每次被抓后,因为案值不高,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放出来。这天,华二进了一户人家,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找着,不由得有些泄气。这时,他发现书橱里除了一大堆书,还有一个灰扑扑的旧盒子。华二顺手把盒子放进大衣兜里,心想里面说不定是个古董呢,管它值不值钱,贼不走空,这是这一行的规矩。

回家后,华二打开盒子,里面是黄布包着的一方砚台,砚台底部刻着“诚信”两个字。华二拿出砚台,来到当地最有名的古玩店“墨玉斋”。墨玉斋的老板叫胡深流,是当地响当当的古玩商,据说他出道以来,就没有“打眼”过。说来也巧,胡深流那天正好在店里,他拿起砚台端详了一会儿,随手还给华二,说:“现代工艺品,不收。”

出了墨玉斋,走到护城河边,华二觉得那块沉甸甸的砚台放在兜里挺碍事,就顺手掏出来,用力地扔向了河心。砚台在水中连续打了几个水漂,慢慢沉入了水底。华二自嘲地想,费了老大的劲,竟然只偷了个不值钱的货,真是倒霉。

只是华二没有想到,更倒霉的事还在后面呢。

没过几天,华二就被抓了起来。原来,那户失窃的户主报了案,公安机关通过小区探头,很快锁定了华二。华二被抓后,警察在他屋里找到了那个装砚台的旧盒子,这有力的物证更确定了华二的罪行。

华二见无法抵赖,低着头不再作声,心想,反正就一个破砚台,也判不了刑。警察问华二把砚台弄到哪里去了,华二吊儿郎当地说,扔河里去了。警察哼了一声说:“华二,你老实点,快主动交出砚台,要不然,十五万可够你喝一壶的。”

“十五万?”华二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作为惯犯,华二太清楚了,盗窃罪的轻重是和被盗物品的价值直接挂钩的,如果那块砚台值十五万,他可就惨了,肯定会被重判。“那块破石头凭什么值十五万?这是栽赃!我要告他诬陷。”华二此时再也无法“淡定”了。

你看,贼急了也会用法律知识保护自己。警察笑了,说:“诬陷?失主可是有证据的。”

证据确凿

失主是个老教授,姓陈。说起这方砚台,这里还有一个师生情深的故事。

五年前的一天,陈教授以前的一个得意门生何凯来拜访他。在闲聊中,何凯透露出一个意思,因为最近创业,资金跟不上,想将家传的一块老坑歙砚卖给陈教授。陈教授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用自己的全部积蓄八万元,买下了这方砚台。

陈教授买下砚台后,陈夫人有点不放心,想找人鉴定一下。为了这事,陈教授还发了一通火,说既然买下了,就应该相信自己的学生,陈夫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时间一晃过了五年。这天,陈教授意外地收到何凯发来的电邮。电邮中,何凯提到了当年的那方砚台,问还在不在。陈教授让何凯放心,并拍了照片发过去。何凯很高兴,提出要回购这方砚台,因为这砚台是家传的,当年急缺资金,又不放心卖给别人,不得已才卖给了陈教授。现在何凯已事业小成,就想把砚台赎回来,望陈教授能割爱。

陈教授看到自己的学生能有出息,当然很高兴,爽快地同意了。何凯也很公道,他说,老坑歙砚这几年价格攀升很快,那块砚台按市场价,现在能值十五万。所以,他二话没说就打了十五万元到陈教授的账户,然后,定好教师节那天来拜访陈教授,当面取回砚台。

本来是一场皆大欢喜的事,却不料冒出一个小偷,偷走了砚台。这下陈教授可着急了,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无法向学生何凯交代啊!好在华二很快被捕,谁知,他却无法归还砚台,还抵赖说,那砚台只是个工艺品。

陈教授只好拿出和何凯的电邮往来和砚台的相片,以及何凯银行汇款的单据。这些交易证据,完全证明了砚台的真实价值。

这下轮到华二傻眼了。这时,他猛地想到了胡深流,自己卖砚台时就是怕受骗,才找到了信誉极高的墨玉斋。墨玉斋的老板胡深流一定可以证明砚台的真假,还原真相。在华二的恳请下,也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警察找到了胡深流。

胡深流听说了警察的来意后,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是有印象,但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同一方砚台。警察拿出砚台的相片,可胡深流看都没看,就推了回来。原来,古玩界有规矩,真正的权威鉴定只以实物为准,绝不鉴定相片,而且,法律上对此也有类似的界定。

实物,哪里还有实物?

最后,警察只好采取了一个折中方案到华二开庭的那天,让胡深流上庭,证明华二确实来鉴定过一方砚台,鉴定结果为工艺品,但实物已遗失。这个证言只给法官做参考依据,不作为证据呈现。

事已至此,警察告诉华二:“你还是等着法院公正的判决吧。”

华二哭丧着脸说:“警察同志,我知道我有罪,可是这件事我是真的冤枉啊!”

开庭风波

转眼到了开庭这天,原告席上坐着陈教授和他的学生何凯。被告席上,坐着愁眉苦脸的华二。

到了双方庭辩的阶段,陈教授起身,指着物证台上的空盒,痛心地说,自己没有保管好那方歙砚,实在是愧对学生的信任,他将会如数归还给何凯十五万元,并向他表示最真诚的道歉。说罢,陈教授转身面向何凯,深深地弯下了腰。

此时的何凯,连忙起身托住陈教授的手臂,眼里泛满了泪花,说:“老师,应该说道歉的是我呀!那方砚台,确实是一方假砚!”何凯此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

五年前,何凯创业到关键时刻,出现了资金短缺,他再也想不出办法了。最后,他想起了当年最信任自己的恩师,然后就做了一件糊涂事。他找人炮制了一方假歙砚,又回家找了个老旧的盒子装上,找到恩师,骗取了恩师的八万块钱。

几年来,这件事一直硌在何凯心头。直到今年,何凯的事业终于上了正轨,他开始谋算着要赎回那块砚台。他这哪里是想赎回砚台,他是想赎回良心啊!所以他才预先把钱打入了陈教授的账户,以买心安。不料,中间却横插一杠,砚台被盗了。今天,何凯无法再承担恩师的自责,这才决心说出真相,请求老师真正的原谅,也不冤枉了别人,哪怕那人只是一个小偷。

法庭上的变故,让事件的走向发生了质的转变,所有人都被陈教授的善良打动了,也不由得原谅了何凯的真心悔过。只有华二,不禁又得意了起来。他大叫着:“审判长,你看见了吧,他们自己都说砚台是假的,快放了我吧!”审判长让华二肃静,传最后一个证人,墨玉斋老板胡深流到庭。

胡深流走到物证台前,说:“我可以为华二作证,他当天想要卖给我的那方砚台确实是现代工艺品,根本不值钱。”说罢,胡深流扭头看了华二一眼,华二的嘴角挂起了得意的微笑。

谁知,胡深流说完后,并没有离场,而是拿起了那个装砚台的旧木盒,端详了一会儿,说:“不过,以我专业的眼光看,这旧木盒绝对是个古物,而且材质是名贵的小叶紫檀,现在的市场估价应该不低于一块老坑歙砚,请审判长定夺。”说罢,才气定神闲地退回了旁听席。

这时,被告席上的华二,彻底瘪了气,瘫坐在当场。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8274.html

公司与监狱的区别

张开你的慧眼

高手

龙虾复仇记

推理的艺术

今夜留宿

胖子伊万要减肥

失踪在隧道

生死门

赌镖

最新文章阅读

  • 独木桥上的羊和狼,哲理启示

    独木桥上的羊和狼 有一座独木桥,它的下面是万丈深渊。 A 一只羊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地走到独木桥中段,羊一抬头,遇见一只狼。 狼一抬头。看到了羊。 狼...

    哲理故事2020-7-24
  • 《江南Style》背后的经济秘密

    如果你无缘无故被老板一顿臭骂(老板发脾气的频率一般来说和GDP的增幅成反比),那么你比较明智的做法是回到办公桌前,偷偷打开电脑视频,看上一段韩国歌...

    读者文摘2020-7-24
  • 感动,有没有用?

    《感动中国》对于每个普通的观众来说,可能意味着无法被擦干的泪水,或者是,心灵的一次净化。 一个到海滨城市打工的年轻人,第一次见到大海,却在同时,...

    读者文摘2020-7-24
  • 不懂地理害惨项羽

    秦朝末年,群雄并起,楚汉相争。骁勇善战的偶像型领袖项羽最后输给喜欢耍无赖的刘邦,被迫乌江自刎。他在地理学上的失误,注定他失败的命运。 巨鹿之战中...

    青年文摘2020-7-24
  • 最感人的英文短句

    最感人的英文短句 1、Meeting you was fate,and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was out of my control. 遇见你是命运的安排,而爱上你是我情不...

  • 在台湾丢钱包为啥能找回来

    表面上光鲜的拾金不昧,要真正做到其实非常难,不承认人性的利己与自私,再完美的法律条文也只会是纸上谈兵。 最近,韩寒去台湾丢了钱包,蒋方舟去台湾也...

    意林2020-7-24
  • 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

    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 幸福是看出来的,痛苦是悟出来的。我们总喜欢把别人表面的幸福和我们隐藏的痛苦做比较,结果我们的痛苦指数,在不当的对比中...

  • 火车多少节

    张老太今年七十多岁了,身板硬朗得很,眼不花耳不聋,一个人住在城郊的老楼房里。这天是节假日,张老太的儿女带着孩子来看她了,小楼房里欢声笑语、人丁...

    故事会2020-7-24
  • 唐朝也有城管

    其实城管并非现代社会产物,早在周代就已出现,《庄子·知北游》记载:“正获之问于监市履豨也,每下愈况。”“监市”的职能...

    青年文摘2020-7-24
  • 有趣的广告语

    有趣的广告语 交通安全:系好安全带,阁下无法复印。 旅游:请飞往北极度蜜月吧,当地夜长24小时。 西门子公司:本公司在世界各地的维修人员都闲得无聊。...

    故事会2020-7-24
  • 电影《荒岛爱》观后感1000字

    电影《荒岛‧爱》观后感 看,使人想活着 看见远方一栋高楼,可以激起一个想自杀的人走向求生之路吗? 他正是这般前进着…… 是在跟他的...

    观后感2020-7-23
  • 飞机的机翼有什么作用?

    机翼是飞机的重要部件之一,它们最主要的作用是在飞机起飞时产生升力,助飞机起飞。在飞行过程中,机翼也能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 此外,机翼还有一些其他...

  • 没有雨伞,你必须跑

    那年,大学毕业分配前夕,班里不少同学纷纷找人托关系,往县城或条件好的乡镇分。我家世代为农,没有任何关系可依靠,我就分到了全县最偏远的一所乡村小...

    青年文摘2020-7-23
  • 我的少女岁月

    那是1966年的冬季,“革命”的狂飙已走过上海的马路,进入城市心脏的各级政府机关大楼。6月里扫“四旧”的热潮如同隔世般遥远,回想...

    读者文摘2020-7-23
  • 油布伞的记忆

    每一场雨都是一次固定的引导,指向同一个方位,我的记忆之门重重叠叠,还是要从第一扇打开。 让我们回到苏州的养育巷,在那里,有一把黄色的油布伞,它在...

    读者文摘2020-7-23
  • 我们每个人的路都不是很宽

    1 在老家工作时,有一个同事,数学老师,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可从世俗的眼光看,她当时嫁得非常不好。 她老公是高中老师,没有房子,家里还有一些外债。...

    读者文摘2020-7-23